徐云真应该对那五个挂掉的武装佣兵说上一句谢谢啊,至少他们让他躲过了一次桃花劫。叶法拉这类女人对于徐云来说绝对不是什么桃花运,用劫来形容最恰当不过。看来以后再来了桃花运,徐云还真是要顺其自然就把那点儿事水到渠成的办了,不然以后还真经不起诱惑。

    攥了攥刚才捏到叶法拉胸部的那只手,徐云还挺回味的,不过比起秦婉儿来,叶法拉还是稍微要小了那么点吧?呃,但在弹性上应该还不相上下,不知道阮清霜和仇妍的是不是也是这种手感,或者说唐九和凌志玲的手感会更好一些……

    徐云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浑身上下散发的邪恶,怎么能歪歪那么多让人喷鼻血的画面呢。唉,徐云心暗自叹一口气,以后一定不能再拒绝送上门的肥肉了,好歹他也是二十有五的人了,比那些未成年足足大了、八岁啊,看看现在网站经常爆出那些未成年的桃色新闻,自己还真是OUT了。

    一夜无话,徐云胡思乱想就去跟周公一起下棋咯。因为有徐云在身边,叶法拉显然也放松了警惕的心境,平静的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醒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能睡着。至于后面那两辆车里的人,疯子这类没心没肺的自然睡的酣畅淋漓,而财神这类谨慎胆小者可就真的是一夜无法入眠啊。

    ……

    金角清晨的阳光要比华夏北方城市刺眼的多,所以徐云应该是被阳光叫醒的,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叶法拉依然睡的很熟,一点都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连续的赶路让他们每一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疲乏,一旦真正的入睡,自然会是酣畅淋漓。

    徐云下车之后,后面那辆黑色揽胜里的骆财就马上跳下了车,迅速向徐云走过来,一路跑,还一路低声的碎碎念叨着一些什么。

    ≈ap;quot;财神,起的挺早啊,昨晚上睡的怎么样。≈ap;quot;徐云得到充足的休息,整个人显得精神了很多,心情也不错,不然他才懒得去搭理财神这种贪生怕死的小人呢,昨天要不是叶法拉出手及时,补救了财神被吓呆了的漏洞,徐云身上估计就多一个子弹窟窿了。

    ≈ap;quot;我说你们还真的是能睡着了?≈ap;quot;财神一瞪眼:≈ap;quot;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那些人会报复啊,他们可是武装佣兵,金角到处都是他们的人,你竟然带我们在这种地方过夜,你是真不想让我们活了,还是你自己真不想活了?你自己若是不想活了的话,也别连累到我们啊……”

    徐云还真后悔跟他打招呼,这货可真够能念叨的,一开口就愣是停不下来了,满嘴都是在讲些这里有多么多么危险,万一怎么样怎么样了,就有可能引发如何如何的后果。

    或许是因为徐云没有制止他,财神竟然硬是碎碎念了分多钟。

    ≈ap;quot;我跟你讲,你是没有来过这金角,我可是来过这种地方,这种地方就根本没有谈得上安全的地方,到处都是那些武装佣兵……”

    终于,徐云忍无可忍了,他突然起手做了一个要抽嘴巴子的动作,吓得财神直接把没讲完的话都给咽进了肚子里。踉跄的往后退出去好几步,看到徐云只是吓唬他,才算是停了下来。

    徐云把那扬起的巴掌放在后脑勺上挠了挠头发,瞪眼问了一句:≈ap;quot;说完了?”

    财神神经紧绷,谨慎道:≈ap;quot;说……说完了……”

    ≈ap;quot;没什么还想再说的了吧?≈ap;quot;徐云再次确定道:≈ap;quot;有什么想说的最好一次性给我说完,以后就乖乖闭上嘴巴。”

    看到财神一脸憋屈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徐云抬头看了看,自言自语道:≈ap;quot;我最讨厌一大早便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麻雀。≈ap;quot;说罢,徐云抬手一挥,手不知何时捡起来的小石子就将树上一只麻雀击落下来,哄一声,惊起无数鸟兽狂飞逃窜。

    财神咕咚咽下一口唾沫,心想这石子在徐云手里都跟子弹似的,他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叶法拉身后比较安全。

    叶法拉被外面对话吵醒,揉了揉朦胧的双眼,打开车门走出来。抬头看看这阳光,自从他们开车离开申江之后,一路都是阴雨天气,包括昨天晚上,都一直在下雨,好多天都没有见到阳光了,叶法拉的心情也显得格外兴奋。

    ≈ap;quot;怎么了徐云?≈ap;quot;叶法拉把散乱的长发捋到耳后,浑身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

    ≈ap;quot;没事儿。≈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教训一下叽叽喳喳的小麻雀,你睡醒了?今天天不错,多休息一会儿也好。”

    财神见叶法拉醒了,急忙向叶法拉走去:≈ap;quot;叶总,我看你还是抓紧时间联系巴猜吧,万一我们再碰上什么武装佣兵的话,那岂不是……”

    ≈ap;quot;咳咳!≈ap;quot;徐云突然清了一下嗓子,财神的话就直接断了。徐云一点都不喜欢乌鸦嘴,所以他特别讨厌财神那些乱八糟的话。

    叶法拉伸了个懒腰:≈ap;quot;好,我知道了,那也让我先洗刷一下吧。”

    女人就是讲究,叶法拉带来了洗脸器之类的小电子工具,所以不需要太多水就能把脸洗的漂漂亮亮,稍加点缀之后,抚媚动人的黑寡妇再次傲然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时候疯子也已经被财神给嚷嚷醒了,他睡的很踏实,很舒服,猛吸了一克多的海洛因,让他在飘飘然就进入了梦境,所以这一觉起来浑身舒畅,一伸懒腰,浑身骨头咔咔作响,爽的疯子都有些再次的飘飘然了。

    叶法拉用车内的卫星电话很快联系上了巴猜,把最新的地理位置告诉了巴猜,并且非常严肃的告诉巴猜:≈ap;quot;我只等你两个小时,十点整,如果你的人不到,我马上走,我绝对不是再跟你开玩笑,巴猜老板!”

    巴猜打了保票之后便挂了电话,他还以为叶法拉他们连夜换了个地理坐标位置,还是怕他搞小动作呢,心也多少有些不爽,可碍于这到眼前的钱,如果不赚实在是太亏了,只能强忍住心怒意,等拿到钱,他可就不会再这么客气了。

    对于巴猜的这点小心思,叶法拉自然也已经想到了,所以她很清楚,跟巴猜谈生意的话,一定要先告诉他自己以后需要长期供货量,这个数字是可以夸张的,用更多的利益来把他给震住,这样他才不会在自己面前摆脸色。

    ≈ap;quot;两个小时,你给他的时间是不是太多了一些。≈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其实你给他一个小时,他都会想办法赶过来,巴猜能成为金角大势力之一,就说明他懂得什么样的生意是不能错过的。”

    叶法拉点点头,她认同徐云的观点,但也对徐云的观点有一些其他建议:≈ap;quot;这话的确不错,大陆的生意巴猜都会重视,但毕竟大陆跟他合作的人也有很多,他也并不是没有我们就做不成生意,我觉得还是多给他留点时间。”

    徐云竖了竖拇指:≈ap;quot;还是叶总考虑的周全,高屋建瓴,呵呵。”

    ≈ap;quot;我们还要在这里等两个小时?≈ap;quot;财神显然对等待这个词语非常敏感,他已经受够了等待,越境进入金角之后,他们已经足足十多个小时都在等待,他不知道再这么等下去,会不会发生什么其他可怕的事情。

    徐云才不惯他这些毛病:≈ap;quot;如果你不想等,那就自己去找巴猜的老窝,每人拦着你。”

    财神又被徐云堵了一句,再次闷闷不乐的低下脑袋,再也不吭声了,现在还没有轮到他施展才华,等到用得到他的时候,看他还敢不敢再这么对待他!到时候别说你徐云了,就算是叶法拉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ap;quot;大家都是自己人,干嘛火药味那么重。≈ap;quot;叶法拉似乎也已经看出了徐云对财神的不爽,笑着打圆场:≈ap;quot;财神,你可不能乱跑,我还等着你帮我验货呢。你若是先走了,再被什么豺狼虎豹的给吃了,那我去哪找人帮我验货啊。”

    听到自己的价值之后,财神再次抬起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但叶法拉又把话一转:≈ap;quot;但现在我们尽量都听徐云的,因为我们能不能安全的拿到货,还需要他呢,如果没有他给我们出主意,我还真有点害怕巴猜会吞了我们的钱,再把我们直接灭口。”

    财神这才意识到,这个团队不仅仅是他们重要,徐云也同样的重要,这下他也不敢再闹什么性子了,乖乖点头,算是答应配合徐云的一切安排,他让走就走,他让停就停吧。

    ≈ap;quot;巴猜这孙子会不会亲自来迎接我们?≈ap;quot;疯子说着就又掏出了随身带的精神粮食,一小袋白色粉末。

    叶法拉一把给他抢走:≈ap;quot;疯子,现在我需要你打起精神来,你最好别再吸了,如果你迷迷糊糊的惹出乱子,那可不只是你一条人命的事情!懂不懂?”

    疯子瘪瘪嘴,有些不乐意,又不敢违抗叶法拉:≈ap;quot;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叶子姐,那你也把东西还给我啊,我就算不吸,带在身上也觉得心里很舒服啊。这可是我的精神寄托,你就还我吧。”

    ≈ap;quot;还给你可以,但绝对不能再吸了。≈ap;quot;叶法拉非常认真道。

    这两个小时的等待显得非常漫长,就在还差两分钟十点的时候,他们终于听到了不远处的汽车发动机轰鸣声。财神警惕的站起身,躲在了所有人的身后,疯子直接端起AK-4,眼神满是期待。

    徐云跟叶法拉都非常谨慎,他们并不确定这汽车的声音是不是巴猜的人,万一不是,恐怕又是一场恶战……

    【ps:继续求花求顶求支持~!~!~!让2014有个漂亮的开始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