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一向都轻松应对各种麻烦,任何困难都不叫事儿的徐云,也忍不住在疯子车里拿出了那支在黑市上买的零件组装的81式步枪,这枪对于导气箍,调节塞还有活塞者之间的配合间隙要求很严格。间隙过小,则不灵活,间隙过大则影响能量,显然这种组装而成的81一点都不好用。

    但这种时候也没挑拣四的资格了,有枪使就不错了。看到徐云拿枪,财神也赶紧上前把那个看上去最牛逼实际却是最古董级的捷格加廖夫轻机枪拿了起来,徐云真怀疑他知道怎么开枪吗,叶法拉虽然是女人,但碰到事情却很镇定,抓起一把65式步枪扔给一个司机,自己抓起另外一把。

    显然这几个司机绝对不是拿的上台面的主儿,胆小的已经脚发软了,毕竟昨天他们可是经历了一次大冒险了,谁知道这次会不会惹上他们搞不定的武装佣兵,而且这次对方是开车来的,谁知道有多少人。

    很快,两辆越野车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车到不是什么名车豪车,但底盘都高的很,这种地方恐怕也只有这种高底盘的越野车才吃得开,这就是那两辆两百万级的揽胜为什么在这里完全抵不上六十万就能搞定的牧马人超级小越野。

    对方见到他们一行人都装备着武器,车个人走下车,手都抱着家伙,显然他们的装备要比徐云缴获来的先进的多,突击步枪,微冲,霰弹枪各式各样。徐云一眼看过去,就辨别的出这些人绝对跟昨天的几个人不是一伙的,装备差距太大了。

    对方一个黑面汉子突然大喊一声:≈ap;quot;嘿!兄弟,我们见过面的,我是亚德邦。≈ap;quot;说着,还指着旁边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道:≈ap;quot;还有她皮亚佤,我们是巴猜老板的手下,我们是来接你们的。”

    徐云定睛一看,这人正是那天在申江烂尾楼内跟他们见面交易的黑面汉子,而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就是那个吃激素长大的妖儿……呼,徐云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巴猜的人终于到了。

    ≈ap;quot;操!≈ap;quot;疯子看见这几人急眼了:≈ap;quot;你们他妈的还敢来!老子今天不干死你们,老子就不姓许!”

    话音刚落,疯子就直接端起了手的AK-4准备射击。这枪的准星和威力恐怕不用多解释,别说玩过真家伙的徐云很清楚,就算只是玩过电脑射击游戏的人也知道这玩意挺好使的。

    徐云二话不说,直接飞身一脚将疯子手的武器踹飞,一把将疯子按在了车门上,低声喝斥:≈ap;quot;我看你是真疯了吧!”

    叶法拉和财神刚才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疯子一旦犯病,那绝对是天王老子也不管,若是刚才他真的开枪了,站在他们对面那几个手抱着柯尔特微冲的家伙,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把他们统统给射成骰子……

    虽然徐云已经把疯子给控制了,但对方的人也依然是警惕的做好了随时开火的准备,只要黑面汉子亚德邦一声令下,他们马上会扣动扳机。但亚德邦却抬手示意他们都不要轻举妄动,毕竟对方是来送钱的。

    疯子被徐云按在车上,愤怒的嘶吼一声:≈ap;quot;我他妈没疯!你知道几个混蛋那天晚上差点就把我给打死吗?要不是那天老子跑得快,早就被他们给干死了,老子今天就是要跟他们好好理论理论,就算死,那也要同归于尽。”

    ≈ap;quot;同归于尽?你想得到美,你看看我们手里这是什么武器,你再看看他们!我们手里一堆淘汰的破步枪怎么跟他们比?他们只是柯尔特微冲就有把!他们用的AK系自动步枪跟你手里的那也是天壤之别,你拿什么跟人家玩儿?”

    疯子被徐云说的一句话也无法辨解,只能是咬牙忍住心不爽的那股怨恨之气。

    ≈ap;quot;叶小姐。≈ap;quot;亚德邦见他们内部已经平定了纷争,便缓缓开口了:≈ap;quot;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我有些不明白你们了,为什么会在交易的时候说自己人是卧底,现在又把这个 卧底 带过来,显然,这个肯定是你们自己人吧……”

    叶法拉无奈的看了眼徐云跟疯子:≈ap;quot;有些事情存在一点误会,也不容易解释,但我既然敢把他带来,自然就一定是自己人了。”

    亚德邦笑了笑:≈ap;quot;只要是自己人便好。”

    皮亚佤娇笑着对疯子开口道:≈ap;quot;哥哥,不要那么记仇嘛,连叶小姐都说了,那只是一场误会啊,你想啊,我们几个人孤身在华夏,听到有卧底,当然是害怕被记住面孔逃不出来,我们对你下手也是逼不得已。要怪,恐怕也不应该怪我们吧……”

    说完,皮亚佤的目光就看向了徐云。

    徐云呵了一声,对皮亚佤道:≈ap;quot;这位帅哥,千万不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可不会因为你一句话就闹矛盾的。”

    疯子一瞪眼,疑惑的看了一眼皮亚佤,傻眼的瞅着徐云:≈ap;quot;哥,你眼神出问题了吧?这……这是女人吧?”

    ≈ap;quot;你知道泰国最不缺的是什么吗?≈ap;quot;徐云挑了挑眉毛。

    疯子咕咚咽下一口唾沫,马上就心知肚明了,原来这一直对他抛媚眼的竟然是个妖啊!我擦!这可恶心坏他了。被揭穿了身份的皮亚佤并没有说什么,依然是媚笑着,对疯子风情万种的。

    ≈ap;quot;亚德邦,现在我们应该可以上路了吧。≈ap;quot;叶法拉道:≈ap;quot;我们已经等了你们很久了。”

    亚德邦抱歉的笑了笑:≈ap;quot;不好意思了,叶小姐,你看我们的车也应该知道,我们昨天也真的是不容易,实在是汽车陷入泥坑了。我们现在可以马上上路,但你们要让我知道,你们有没有带足够的尾款。老板说了,如果你们没有足够的诚意,我们是不会带你们过去的。”

    叶法拉冷笑一声,巴猜果然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如果他们带来的钱不够,恐怕这群人会直接对他们下毒手了。幸好叶法拉了解巴猜,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讲究诚信的人,不喜欢别人跟他玩太多复杂的花招,所以她一分钱都没有少带。

    叶法拉一挥手,疯子和财神把皮箱美金全部打开,让亚德邦亲自过目。

    ≈ap;quot;这样总可以了吧?≈ap;quot;叶法拉道:≈ap;quot;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如果巴猜老板还要有过多的要求……那我可不会继续让你们牵着鼻子走了。”

    亚德邦点点头:≈ap;quot;当然可以,我们马上上路。对了,还有一个问题,叶小姐,你们这次带来了几个司机?”

    叶法拉回头看了眼四个司机:≈ap;quot;他们四个都是。”

    当她话音刚落的时候,亚德邦身旁的四人突然提起手的微冲,突突突一阵横扫,四个司机还没反应过来全部应声倒地,全部挂掉。徐云手的步枪都已经提了起来,但他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安奈住了自己的冲动,在最后一刻,徐云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们不会让司机也跟着去看到他们的老窝。

    财神吓得几乎要钻入车底去了,这次死的可是自己人,他的心理防线算是彻底崩溃了,这种折磨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

    ≈ap;quot;你们这是什么意思!≈ap;quot;叶法拉强忍着心怒火,毕竟是四条人命,就算她是黑寡妇,也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亚德邦示意身旁的人把枪放下:≈ap;quot;不好意思,叶小姐,这是我们老板的命令,如果我们不按照老板的命令去做,我们回去之后的下场就会跟他们四个人一样,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我们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是迫不得已,在金角混口饭吃,真的很不容易。”

    叶法拉还想发作,徐云伸手拉了她一下,低声道:≈ap;quot;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跟他们纠缠也说不清楚,我们还是尽快去见巴猜,以免发生更多这类节外生枝的突发状况。什么事情等见了巴猜,质问他也不迟。”

    叶法拉知道徐云这番话有道理,强压着心的那股怒意,金角的地面上,每天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叶法拉在心默默为死去的几人祈祷。

    亚德邦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ap;quot;我们在前面带路,请吧,叶小姐。”

    叶法拉看都没看他一眼:≈ap;quot;我做我自己的车,你们只管带路。”

    对方没有再说什么,配合的招呼所有人上车,然后调转车头径直向前开去,因为这边只剩下了他们四人,只能徐云开车带着叶法拉,疯子和财神在后面各开一辆,叶法拉怕财神胆小扛不住压力,故让他跟在她和徐云的车后,让疯子垫后。

    一众人,五辆车,轰轰烈烈的往金角的深处开去。

    徐云即便是临时充当司机,也依然磕着开心果,自从徐云越境之后,路上就很少停嘴,这是他在申江匆匆离开的时候,唯一随身携带的东西。徐云一边吃,一边把白色硬壳吐出车外,这种素质显然跟徐云挂不上钩,但他却依然乐此不彼,吃了一路,吐了一路的开心果壳。

    叶法拉心里只想着如何对付巴猜了,眼里也完全看不到这些事情,她不知道巴猜还会对他们做什么考验,但她已经可以确定,如果巴猜再玩儿下去,那基本就说明他并没什么诚意跟自己好好谈生意了。

    如果是那样,难道真的就丢掉那一千六百五十万美元了?毕竟那是折合一个亿的人民币啊,任凭谁若是白白丢掉也会觉得不甘心吧……

    叶法拉眼露出丝丝青芒,巴猜……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

    【ps:雄起了~2014大吉大利~为了发财兄弟们一定给点2个赞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