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颠簸,众人都有种饥肠辘辘的感觉,绕了好大圈子之后,几辆车在一条河的对面停了下来。一眼望过去,徐云就已经肯定了,这条河的对面便是巴猜的基地。巴猜果然是势力够大的,徐云还真不能小看了他。

    徐云根据手GPS上的地图定位发现,其实巴猜的老窝距离他们的所在地并没有多远,只是这路走起来有些麻烦,太绕了……唉,他只希望自己的兄弟们可不要太辛苦啊……对不住咯。

    亚德邦下车之后便径直走来,邀请叶法拉跟徐云下车:≈ap;quot;叶小姐,车子暂时就放在这里,这里有我们的人看管,所以你不用担心。现在我们就渡河过去。”

    这条河还真是巴猜基地的天然屏障啊,没想到巴猜还挺懂风水的,这老窝选的位置真是不错,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啊。河流虽然不宽,水也不算深,但至少一般越野车是过不去,起码也有一米多深,必须要坐船。

    可是,船呢?就在徐云疑惑这河边连一条船都没看到的时候,皮亚佤已经在旁边密林带出了一众手下,这些手下人牵了只大象出来,大象的身上都安装有座椅,看上去霸气侧漏!

    这绝对是酷毙了有木有,徐云这二十五年经历过很多事情,接触过很多事情,也做过很多事情,但是这骑大象还真的是第一次。叶法拉也有些诧异,她虽然不是第一次来金角,但却是第一次来巴猜真正的巢穴,显然,她也是第一次骑这种庞然大物,所以表现的既有些惊奇,又有些害怕。

    ≈ap;quot;叶小姐,请。≈ap;quot;亚德邦待客之道的确很有诚意,他先让叶法拉跟徐云同乘上一头大象,徐云拎着箱子美金,直接先跨上大象,然后又把叶法拉给拉上来。亚德邦又安排了疯子和财神同乘一头大象,最后自己才跨上了皮亚佤骑着的大象。

    身下的庞然大物在人的牵引下,跨入河水,剧烈的晃动让叶法拉紧紧抓住徐云的胳膊:≈ap;quot;我这还是第一次骑大象呢,没想到真的这么刺激……呀……呼,掉下去到不可怕,万一被大象不小心踩到就真不敢想了。”

    徐云一边极力的去控制自己的身体平衡,一边安慰道:≈ap;quot;放心吧,即便是掉下去,这种训练有素的大象也绝对不会踩人的。”

    在他们的身后,疯子坐在大象上兴奋异常,搞的财神紧紧抓住座椅的护栏,一个劲儿的对疯子嚷嚷着:≈ap;quot;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疯子,我求你安静一会行不行?你他妈再闹我就掉下去了。”

    笨重的庞然大物一步一步缓缓前行,五十多米宽的河道足足走了二十分钟,徐云细心的观察到,牵象人在最深的地方,水也仅仅只是没过胸口,水深最多一米二、左右。

    巴猜的基地被长长的砖墙围绕着,几处高台上都站着手持冲锋枪的武装佣兵。倒了对岸跳下大象,继续往前走了十几米才算真正的进入了另外一个天地,眼前的罂粟园让叶法拉忍不住惊呼,然后便是各种加工的区域……因为叶法拉没接触过这些东西,所以也叫不出名字来。

    整个基地好大,真的好大,里面忙碌干活的人至少有几百人,他们分工明确,做什么事情的就只专攻一件事情。

    徐云迅速的辨别着,基地的人很多,但真正携带武装的,大约有八十人左右,其他大部分都是在这里靠干活吃饭的普通当地农民。当地农民恐怕只能是出来做这些事情才更赚钱一些。

    人活一辈子,就为了一张嘴,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辛劳的人,恐怕并不知道通过他们的双手加工出来的东西有多么的害人,他们只是为了赚口饭吃。真正赚钱暴富的人,这个硕大的基地里面只有一个,那就是巴猜。

    巴猜到底能赚多少钱,徐云也真算不出来,但他清楚现在佣兵的行情,最贵的在战乱地区已经达到了每月将近两万美金的工资,金角虽然不算是战乱地区,但也却是个充满危险的地方,在这里的佣兵至少每人每月也要一万美金以上的佣金。

    巴猜每个月只是发给这八十人左右的武装佣兵,就要高达八十万美元以上,五百万的人民币啊!

    ≈ap;quot;老板就在前面的房间里等诸位。≈ap;quot;亚德邦笑着道:≈ap;quot;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我们也不方便继续跟诸位进去,但你们进去之前,我想,我们还是有必要搜一下身的。”

    疯子呸了一声:≈ap;quot;刚才那些枪不都已经让你们收去了吗!还搜身?瘦尼玛啊!”

    亚德邦不苟言笑:≈ap;quot;这是金角的规矩,既然诸位来到了金角,那就应该守金角的规矩。这可不是我们老板针对你们,对任何人都是。”

    亚德邦话音落下,皮亚佤便带几个人上前,准备要动手搜身。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叶法拉终于开口了:≈ap;quot;你们敢碰我一下试试。≈ap;quot;她的声音低沉而阴冷,让皮亚佤和几个人不得不停下了接下来的动作。紧跟着,叶法拉突然厉声喝道:≈ap;quot;巴猜!我现在已经在你的地盘了,你觉得我会傻到在你的地盘耍花招吗!”

    声音穿透性很强,引来了各处很多的目光,但叶法拉却一点都没有犹豫,继续道:≈ap;quot;我和我的人,身上任何武器都没有携带,如果这一点你都不放心的话,那你是不是还会怀疑我带来的四千九百五十万美金也是假的!”

    呼,一阵寒风吹过,巴猜整个基地都显得鸦雀无声。

    终于,一个瘦高的身影在他们面前十几米处的房间走了出来,冷冷的声音对手下的亚德邦和皮亚佤训斥道:≈ap;quot;老板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这里对叶小姐来说没那么多规矩!你们怎么就是听不明白!滚!”

    一声怒斥之后,亚德邦和皮亚佤马上都不说话了,恭恭敬敬的面对这个高个子。

    高个子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ap;quot;叶小姐,你好,你可以叫我提必咔,我是巴猜老板的助理,请跟我来,老板已经在房间内准备了冰茶,静候叶小姐的光临。”

    叶法拉这才算消了一口气,徐云看得出来,提必咔是个高手,只是从他的精气神和行为动作上来看,就可以断定他是个泰拳高手。恐怕这巴猜助理身份是假,巴猜贴身保镖的身份才是真。

    听到有茶喝,疯子咂咂嘴,嘀咕着:≈ap;quot;渴死老子了,可算有口喝的。”

    叶法拉大步走在前面,徐云拎着钱在她右侧,财神和疯子则是一左一右跟在后面,四人在提必咔的引领下,走入了巴猜的会客室。在外面看上去并不怎么样的房子,里面却显得很有档次,装饰品和装修上都极具佛教风格,尤其是里面供奉的一具大佛头,让人甚感佛光闪现。

    可徐云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佛头有些眼熟,就在徐云盯着佛头疑惑的时候,一个厚重的身躯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紧跟着,同样厚重的声音道:≈ap;quot;这是在你们华夏万佛山搞到的佛头,呵呵呵,怎么样,算得上是世界级的物了吧?”

    面前这个长得五大粗,一脸横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凶相和混气的男人便是巴猜,四十出头的年纪让他显得历经沧桑,但眼神和语气里又无处不在显露他的那种骄傲之息。

    巴猜的一番话,让徐云瞬间记起了这件事情,万佛山大佛头被盗,一直都是个让所有人摸不到头脑的案子!没想到这个佛头竟然会在巴猜的这里!

    ≈ap;quot;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请到家里的,哈哈哈,但大佛的确对我不薄,这么多年一直保佑我平安无事,我诚心向佛,佛主也诚心向我啊。≈ap;quot;巴猜自以为自己很懂得佛法,边说,便示意众人入座:≈ap;quot;叶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叶法拉微微冷笑,并没有坐下:≈ap;quot;巴老板,我真不知道我来这里到底是对还是不对。≈ap;quot;说着,叶法拉在徐云手里拿过一个皮箱,直接扔在桌面上咔嚓打开:≈ap;quot;这些钱,我拿去送给谁,谁都会给我一个笑脸吧?何况我接下来还会源源不断的给他送去!≈ap;quot;说着,叶法拉又在徐云手里拿过一个皮箱咔嚓打开:≈ap;quot;而且每年每年,我都会源源不断的给他送去!≈ap;quot;说完最后一句话,叶法拉又把徐云手里最后一箱钱打开扔在巴猜的面前。

    四千九百五十万美元,巴猜的眼睛闪烁着贪婪的光芒,看来叶法拉还真的是他巴猜的财神爷了。在巴猜的目光,叶法拉读懂了,她已经用钱来唬住了巴猜,至少巴猜现在不敢在自己面前再搞什么飞机了。

    巴猜果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ap;quot;哈哈哈哈,叶小姐,你可是我的财神,我当然会给你一百个笑脸,一万个笑脸呀,你这可是生的什么气呢?”

    ≈ap;quot;我们昨天差点就被其他势力的武装佣兵给劫走了!≈ap;quot;叶法拉怒道:≈ap;quot;巴老板,这就是你给我说的诚信吗?我都到了,你的人竟然还没来接我,而是让我在那该死的荒郊野地里等了足足一个晚上!”

    有些女人发脾气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看,但叶法拉发脾气的时候却绝对美艳至极,这还真是邪了门了,或者说她就是一个适合做坏女人的女人吧。

    巴猜双手举起同时晃了晃:≈ap;quot;叶小姐,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要故意这么做的意思,亚德邦他们的确马上赶去了,但真的是陷入了泥坑地。叶小姐,你放心,你的钱到了,货我一定一定给你最好的,最纯的!这样总可以弥补我的过失了吧?≈ap;quot;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