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货,叶法拉的怒火才算是平息了下来,她也开门见山,把话说白了:≈ap;quot;巴老板,我是来寻求长期合作的,如果你给我的货不够纯,不够量,我可以随时终止我们的合作。我损失的只是一次的利益,而最终谁的利益损失最多,我想巴老板是聪明人,应该一眼就看的明白吧。”

    ≈ap;quot;叶小姐为人聪慧睿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了,哈哈哈,这一点你放心,只要我们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我自然不会亏待了我的合作伙伴。≈ap;quot;巴猜微微笑道:≈ap;quot;叶小姐再还没有看到货之前,就把钱给服了,就这点魄力,也实在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都这种时候了,叶法拉知道拎着钱也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他们想吞钱,即便是让你看到货,也一样可以吞你的。如果巴猜守诚信,倒不如直接把钱给他,算是卖他一个面子,让他感觉到自己对他的信任。

    ≈ap;quot;货呢。≈ap;quot;疯子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已经一口气喝掉了杯的冰茶:≈ap;quot;我们现在就想看货!”

    ≈ap;quot;不。≈ap;quot;叶法拉却制止了:≈ap;quot;巴老板,我想看的不是货,我想看的是你的实力,你每年能生产多少货,能不能保证我的货源供应,这一点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我是个专一的人,我不希望自己的货要在两家拿,到时候货跟货之间若有差异,我也不好跟我在国内的大客户们交代。”

    这番话说的巴猜心花怒放:≈ap;quot;哈哈哈哈,好,好,好!有叶小姐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我马上可以安排叶小姐参观我的罂粟田,参观我的生产加工线,我还可以详细的跟叶小姐讲述海洛因生产出来的过程。只要叶小姐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不过,在这之前,叶小姐要先答应我一件事情。”

    叶法拉微微蹙眉:≈ap;quot;你说,只要是合情合理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ap;quot;叶法拉这么说,是怕巴猜又要搞什么花花肠子。

    巴猜的目光突然扫向徐云的身上,冷冷的盯着徐云打量了十几分钟:≈ap;quot;在这之前,我想请叶小姐帮我介绍一下你身边这位兄弟。”

    看到巴猜一点都不友善的目光,叶法拉有些反感,她不知道巴猜又想要耍什么花招,但她真的没有兴趣跟巴猜玩儿下去:≈ap;quot;巴老板,你只需要知道他是我身边的人便可以,就像我不会要求你介绍你身边这位提必咔一样。”

    巴猜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ap;quot;可这里是我的地盘,如果我嗅到了危险的味道,那我一定会追究到底,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叶小姐的人,我都要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

    当巴猜的声音提高之后,亚德邦便突然率领一队人直接闯进来,哗哗啦啦全部端起了手的武器瞄准了徐云。

    虽然说徐云整个过程都没有说半个字,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但他内心此刻的感觉,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碰到这种事情,任何人都恐怕会后悔自己玩儿大了。

    ≈ap;quot;巴猜!你到底要做什么!≈ap;quot;叶法拉勃然大怒:≈ap;quot;你的手下已经杀掉了我四个司机,现在你又还要对我的人下手,如果你是想吞掉这笔钱的话,也不用找这么多的借口!就当我看错人了,咱们至此井水不犯河水。我保证,你为了这点钱,损失的是堆成山的黄金!”

    巴猜显得很淡定:≈ap;quot;叶小姐,你不要生气,我就是想跟你好好做生意,才会问你知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

    不等叶法拉开口,徐云就已经自报家门:≈ap;quot;我叫徐云,跟叶总的时间不算长,混过部队,但被开除了。”

    巴猜冷冷的盯着徐云:≈ap;quot;徐云,好名字。但我希望你搞明白,我现在没有问你,我再问叶小姐,问你的老板,我跟你老板说话的时候,恐怕没有你插嘴的份儿吧?”

    亚德邦上前就一枪托砸向徐云后背:≈ap;quot;老板面前没你说话份儿!蹲下!”

    ≈ap;quot;我草!我这暴脾气还不信了!≈ap;quot;疯子突然上前一把勒住亚德邦的脖子:≈ap;quot;你他妈就是来找茬的吧,敢跟我哥动手,老子今天废了你!”

    眼看着几把枪瞄向了疯子,叶法拉喝了一声:≈ap;quot;都给我闭嘴!”

    巴猜也适时的对亚德邦摆摆手,示意他们只需要盯着便好,不需要这么早就动手,如果要动手,他一定会示意他们的。

    ≈ap;quot;巴老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ap;quot;叶法拉道:≈ap;quot;你忘了你说的诚信吗,我诚心来跟你做生意,可你却总是鸡蛋里挑骨头,对我个人的事情干预的是不是有些太多了?我想,任何一个成功的人,都应该充分的尊重他的生意伙伴。你觉得呢?”

    ≈ap;quot;叶小姐,我的确是在帮你。≈ap;quot;巴猜依然坚持道:≈ap;quot;我在你的人身上闻到了跟我们不一样的味道,我希望你相信我,我八岁就混在金角,如今已经十八年,我见过的人太多了,我熟悉每一种人身上的味道。”

    叶法拉警惕道:≈ap;quot;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要绕弯子了吧?”

    ≈ap;quot;如果你不能说出你的人到底什么来历,我也只能违背叶小姐的意愿,对你的人下狠手了……≈ap;quot;巴猜完全没有退步的意思:≈ap;quot;叶小姐,不要让你的人欺骗了你,也不要让你的人毁了我们之间的生意。”

    ≈ap;quot;他是我最信任的人,巴老板,我敢保证你的嗅觉出了问题。你闻错了他身上的气味。≈ap;quot;叶法拉也在坚持自己,否认巴猜。

    巴猜突然在手拿出一把白色的硬壳,哗啦一声扔在桌面上。

    开心果的果壳。

    徐云心里突然沉了下去,巴猜还真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他不敢相信巴猜手下到底有什么人,竟然能观察到这么仔细。他一路上吃的这东西,每隔十几米便会丢下几个壳,就是为了给随后赶来支援他的那群龙怒特战队兄弟引个路,就连叶法拉都没有怀疑他这微小的动作。

    叶法拉似乎也想到了,自从到了边境地区,徐云就一直都在车上磕开心果吃,她一直觉得吃东西可以缓解压力,所以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要知道连她接近边境地区的时候都会感觉有几分压抑。

    ≈ap;quot;巴老板是什么意思?≈ap;quot;疯子更是一头雾水:≈ap;quot;请我们吃干果的话,那也不能只拿皮吧?”

    叶法拉瞪了疯子一眼:≈ap;quot;你闭嘴。≈ap;quot;疯子乖乖坐下,看到财神面前的那杯冰茶没喝,直接就伸手抢了过来,咕咚咕咚管进肚子里去。

    叶法拉的态度已经有了转变,巴猜微微一笑,对徐云道:≈ap;quot;兄弟,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自从我安排人在边境开始跟你们,一路过来,基本毎隔五、六米,便能捡到几颗开心果壳?呵呵呵,亚德邦可是告诉我了,他接到你们之后,看到你一边开车一边吃,依然不忘记每隔五、六米便丢掉几个开心果壳。我想知道,你是在给谁留标记?”

    虽然被揭穿了,但徐云却没有任何大动作,他知道自己再厉害也不可能躲得过八十个武装佣兵,他们手可都是有武器的,而且每一个都是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绝对没那么容易对付。

    ≈ap;quot;巴老板,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ap;quot;徐云摇头道,他无奈的耸了耸肩膀:≈ap;quot;难道我喜欢吃开心果也有错吗?”

    巴猜还是挺欣赏徐云的胆识的,事到如今了,他竟然还能如此淡定的跟自己面对面站着,绝对不是一般人啊:≈ap;quot;哈哈哈哈!没错,当然没错,但你留标记可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提必咔在巴猜身后站出来:≈ap;quot;你们入境之后,我就一直跟着你们。老板不会让任何事情出差错,所以,才得到今天的地位。叶小姐,请你相信我们老板的眼睛是不会看错的。有些人,你越是相信,反而他欺骗的你越深。你被信任蒙蔽了双眼。”

    叶法拉完全不敢相信的看向徐云,眼神充满了疑惑,她多么希望现在徐云能把这件事情给解释清楚,她绝对不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徐云怎么会骗她呢!可巴猜说的话又如此让她不得不信……

    ≈ap;quot;徐云,你解释啊,我想听你的解释。≈ap;quot;叶法拉用眼神逼问着徐云。

    但事到如今,徐云也知道自己碰上大麻烦了:≈ap;quot;我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说我根本就是无心的,你们若相信,那就相信,若不相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ap;quot;你这种解释让我怎么相信你!≈ap;quot;叶法拉急了!她很愤怒,愤怒的原因是她自己都找不到一个去相信徐云的理由了!徐云太淡定了,这种时候还能这么淡定,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相信他,她不敢相信他!

    巴猜冷笑着看着对方几人,心道这女人就是女人,一旦被小白脸给迷惑了心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呀。

    疯子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怎么转眼间徐云就成了对头?被巴猜说的他好像是要将他们都给搞死一样,这怎么可能?财神倒是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他原本就一直看徐云不顺眼,现在看到徐云沦落到这步田地,心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ap;quot;徐云,你现在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个你值得我相信你的理由!≈ap;quot;叶法拉依然不肯相信。

    但这时候巴猜已经挥手示意他的人上前,哗哗啦啦黑漆漆的枪口全部瞄准在了徐云的脑袋上,徐云没有做无畏的反抗,他可以快过一支枪,两支枪,但绝对快不过十支枪,二十支枪,况且这里甚至更多。

    【ps:土豪大哥们,求票了~只求年底之前赚个买肉馅包包子的钱~】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