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摇摇头,坦然面对:≈ap;quot;没有理由,如果你们不相信,我解释再多也没有用。我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我自己提出要求要来。”

    叶法拉仔细想想的确如此徐云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自己把他带来的:≈ap;quot;巴猜,他是我的人,我有理由相信他,你必须放人,不然的话,我们的合作就此终止。”

    巴猜皱了皱眉头,他一直都认为叶法拉是个聪明的女人,却不想现在竟然如此愚蠢,这个女人到底是再想些什么,脑子里竟然根本没办法正常的思考问题!

    ≈ap;quot;叶小姐,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有理由动你的人。≈ap;quot;巴猜道:≈ap;quot;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绝对不会让一个我无法信任的人在我的地盘晃来晃去,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不会因为这个人而搞的不欢而散,我有一个提议,希望你能考虑。”

    叶法拉点点头,巴猜的地盘,巴猜自然有开口的权利,她毕竟是客。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还是懂得。

    ≈ap;quot;人我要先扣下,但我不会要他的命,等你参观了我的地方之后,带上你满意的货离开之时,如果你还相信你的人值得信任,那你便把人带走。≈ap;quot;巴猜道:≈ap;quot;可若是途,我的基地若是发现任何可疑人员的入侵,我都不会放人。第一是对我的负责,第二也是对你叶小姐负责。”

    叶法拉咬了咬嘴唇,她抬头看了一眼徐云,徐云的脸上依然是同样的表情,风轻云淡,波澜不惊,好像自己身边一点危险都没有发生一样:≈ap;quot;徐云……我也是没有办法,这里是巴老板的地盘,入乡随俗,既然巴老板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话好说。我只希望你能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的清白。”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清者自清。”

    巴猜一声令下:≈ap;quot;把人带走!我要带叶小姐去参观,你们下去吩咐一下,安排好一切接待人员,让叶小姐清楚我们的货为什么更好,更纯!更让我们的客人喜欢,哈哈哈哈,我要跟叶小姐建立最大的合作关系。”

    看着徐云被巴猜的手下用枪顶着脑袋带走,叶法拉也没有再开口,她只能祈祷一切都是巴猜故意的安排。

    就在徐云即将被带出门的时候,叶法拉却突然起身道:≈ap;quot;等一下。他是我们几人唯一能听懂你们语言的人,如果我没有他,你们在背后说些什么,我怎么知道。巴老板,不是我不相信你,出门在外,总应该小心一些。”

    ≈ap;quot;我保证,我的人在叶小姐面前永远都说的是华夏语言。≈ap;quot;巴猜自信道:≈ap;quot;我们最多的就是跟华夏客人打交道,你们的语言就是我们的语言,这一点叶小姐总应该相信吧。”

    叶法拉再没有任何理由,而徐云也只能在他们的目光被带走。

    巴猜对徐云绝对足够的重视,一路上都是八个人压着他。很快,徐云就看到了他即将待着的地方,推开那简易的木制房之后,徐云才了解巴猜到底有多毒,竟然给他准备了一个水牢!实在是太看得起他了。

    ≈ap;quot;哗啦≈ap;quot;一声,负责看守徐云的人俯身打开脚下水牢的牢盖的铁链,将水牢牢盖子提起,这水牢是纯钢打造的,估计任何人被关在这种水牢都很难有翻身的可能,水的阻力虽然柔和同时也是可怕的,人在水的能力会骤减百分之八十以上!

    这个道理很简单,百米跑的世界纪录是九秒,而自由泳百米世界纪录却是四十秒,足足差了将近五倍!这完全可以证明水的阻力有多么的巨大。

    ≈ap;quot;进去!≈ap;quot;水牢门打开,徐云背后马上被人推嚷了一下。说真的,这时候徐云还真有了反抗的意识,因为他脑子里没有想到如何在水牢脱困的办法。一旦进去,万一真的出不来,巴猜只需要一句话,他就会被这些该死的笨蛋乱枪射杀。

    这是再赌命!在任何几率上来算,徐云这时候翻脸,存活率恐怕都要比关在这该死的水牢要高的多。可现在翻脸的话,徐云的胜算依然少的可怜,他一个人再没有任何帮手的情况下要干掉八十个武装佣兵,这难度绝对比单挑两个超级高手还要难,徐云恐怕一样会输。

    咔嚓,徐云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紧跟着便是一声怒斥:≈ap;quot;快点下去!不要耍花样!”

    最终,徐云还是选择了跳入水牢之。因为他还有一个信念,虽然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和他那群兄弟们取得联系,这种该死的地方也只有卫星电话才能收的到信号。但徐云毅然的选择了相信,既然已经早已跟他的兄弟做好了计划,他就相信他们一定能找到他。

    虽然计划出了差错,虽然他留下的做标记的开心果壳已经全部被巴猜的人给清理了,但徐云依然相信他们有办法……这个信任听起来似乎很可笑,但徐云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相信。

    这种信任只会建立在同生共死过的兄弟身上。

    扑通……水牢冰冷的地窖水让徐云浑身一阵彻骨的寒意,但他很快便运起体内真气,抵御住了寒冷的侵袭。这对于徐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考验,寒气是对修炼之人体内真气最好的考验,徐云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用这种积极的心态来面对,任何困难都都不算什么。不是有人吗,天空飘过五个字:这都不叫事!

    ……

    巴猜安排了丰盛的午餐招待了叶法拉,然后带着叶法拉和疯子、财神人参观他一望无际的罂粟园,还有他最为现代化的提炼设备,所有的东西都让叶法拉震惊不已。疯子享用了巴猜给他的极品纯度粉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之前吸的那些简直就是垃圾!财神也感慨不己,巴猜的货绝对不是他能在那些烂货提炼出来的。

    这些货拿回去,就算是搀一些别的东西,都一样能卖出个好价钱来!

    一个下午过得很快,因为叶法拉这次足足定了八百公斤的货,所以包装起来还需要一夜的时间,毕竟他们回到华夏的土地之后就不能那么明目张胆的运回去,他们找很多人分很多批次一点点往申江送。所以包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有的货巴猜和疯子都验过纯度称过总量之后,巴猜便吩咐人开始验货,这个过程叶法拉可以安排人在这里留守。但叶法拉并没有这么做,不是她有多么信任巴猜,而是她总有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她在挂念徐云,毕竟徐云午连饭都没吃。

    晚宴巴猜搞的更加隆重,美酒美食庆祝他这一单大生意的成功,最后喝的酩酊大醉,他可不知道华夏的女人多么厉害,一般不喝酒,一旦敢跟男人拼酒的女人,那就绝对是斤不醉五斤不醉的主儿。

    夜色降临的很快,这一天也是叶法拉他们离开申江之后过的最快的一天。

    但徐云却不这么认为,经过了数个小时的时间,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还不是足够的强大,只是抵御冰冷的地窖水就已经让他感觉有些吃力了,看来他这阶级突破飞速的愿意绝对跟果果有关,虽然实力提高了,但实际的真气却并没有达到那个高度,这的确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显然,想要单纯的靠果果去提升自己实力的话,低级别的还没什么伤害,真的到了超级高手的级别,若还想要通过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反而存在一定的危险。

    月亮高高挂在夜空,夜光透过木制板房的缝隙洒落在徐云所在的地牢之,黑暗,徐云的听觉和嗅觉会变的比平时更加敏锐,百米之外的脚步踩断地面纤细的枯枝,愈来愈近,徐云的心情也开始变得愈来愈澎湃。

    两个负责看管徐云的人已经倚靠在木制板房上打盹,没有人会去相信谁敢深夜乱闯巴猜的地盘,想要来这水牢,必须要过外面的好几道坎儿呢。所以这两个负责看管徐云的人都很放松,根本没把这事儿当作是一回事儿。

    事实证明,在金角这种地方混的佣兵,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金角看似比战乱地区要安全的多,但真的出了事,那就不是靠运气和信奉上帝就能解决的了。

    两道黑影闪过,两个看守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脖子就已经被人给扭断。这些双手沾满鲜血的武装佣兵,没有一个人会得到上帝的眷恋,因为天堂里不会收留他们,他们犯下的任何一桩事情,都足以让他们下地狱。

    ≈ap;quot;呼……≈ap;quot;徐云长舒了一口气,低声道:≈ap;quot;不错嘛,有进步啊,我还以为你们今天晚上来不了了呢。这么快就能摸索来,挺厉害的。”

    木制板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两个黑影垫着脚步走了进来,其一个一进来就嘘一声:≈ap;quot;嘘……老大,你能不能不这么轻松,咱这可是在毒贩子的窝里,小点声成吗?”

    另外一个则是唉声叹气道:≈ap;quot;哎,老大,这么多天不见,你怎么越混越惨烈了?这才刚进毒窝,就被人给关水牢里了,真有你的。”

    徐云还真是哭笑不得,公孙冷和花小楼这两个混蛋小子竟然敢拿自己开涮了:≈ap;quot;你俩抓点紧,把这锁给我弄开,我都快被这水给冻死了,哎哟,不行了,脚抽筋了,快点快点。”

    ≈ap;quot;嘿,没想到我冰龙也有来拯救老大的这一天。≈ap;quot;公孙冷咧嘴嘿嘿笑着,小心翼翼的打开战术手电,并且用手护住手电光芒。

    ≈ap;quot;哈哈,是呀,多谢老大给机会,让我暴龙也尝尝救你的滋味。≈ap;quot;花小楼手拿着一根铁丝,借着公孙冷打开的微弱灯光,把铁丝投入锁眼,来回扭动两下,喀嚓一声打开了水牢锁,不愧是开锁专家的后代。

    【ps:继续求打赏,这个月不求别的了,就求打赏神马的,年根儿了,为了生计木有办法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