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战和公孙冷两人的单兵作战能力要比其他人稍强一些,所以徐云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把梵双儿和花小楼带在身边,主要因为这两人尚且比他们年轻,在特战队很少执行单兵作战任务,尤其是梵双儿。而把钱风也安排在身边,则是因为徐云需要一个帮他控制局面的帮手,万一两个稚嫩些的家伙惹出乱子,他也不至于一个人束手无策。

    在徐云的带领下身后人紧跟在后迅速向海洛因加工点靠近,梵双儿在身后掏出一把手枪递给徐云,徐云微微一怔,他还真是离开特战队太久了,解决掉敌人的时候竟然连缴械都忘记了。许久不玩儿枪,还真有些不适应,总觉得这东西他已经不应该再碰了。

    接过梵双儿递过来的手枪,徐云在黑暗微微一笑,算是给了梵双儿一个感谢。

    当四人越来越接近这些加工房的时候,里面便传来越来越清晰的对话声,竟然这个时候了还有人在,徐云一个手势,所有人便停了下来。因为这里原本就是巴猜需要安排人手把守的地方,现在他又在里面,自然是安排了更多的武装佣兵守卫。

    门口六个手抱着微冲的武装佣兵都在百无聊赖的抽着烟,房间传来阵阵的对话声。

    ≈ap;quot;至于货为什么这么纯,就是因为我这套设备。≈ap;quot;巴猜的声音很浑厚,所以很容易辨别:≈ap;quot;为什么我敢说我的货在整个东南亚甚至是整个全世界都是最纯的,就是因为我的加工设备,加工人才,都是最先进的,我不惜高价请来的毒品专家能大大提升我的货源品质,叶小姐,不瞒你说,华夏大陆愿意跟我交易拿货的,有这些个。”

    因为是在外面,所以徐云他们看不到巴猜到底是伸出了几根手指。要知道一个叶法拉就足以危害到华东地区的申江市,南江,徽安,建福等六大省份了,若是华夏有那么、八个人在巴猜这里拿货,恐怕就意味着整个华夏遍地都是巴猜犯罪的痕迹。

    或许巴猜身边的得力助手都讲这一口流利的汉语,也是跟整个华夏市场有关系吧,供需关系太大了。

    ≈ap;quot;巴老板这么说是什么意思?≈ap;quot;叶法拉的声音含着笑意传出:≈ap;quot;我在这里看着你们装货上货可不是不相信你。”

    ≈ap;quot;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叶小姐,你绝对不是华夏大陆第一个跟我交易的,当然,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ap;quot;巴猜道:≈ap;quot;我祝你生意兴隆,万事如意,但同时也不得不提醒你,人心这个东西,往往很难看透。就像你现在不相信我一样,我也同样不会跟你交心,但我们突然之间有了共同的利益,所以我们才可以互相信任,做我们这行的,信任的永远是利益而已。”

    叶法拉不明白巴猜说这些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但她却不得不承认,巴猜这番话说到了她的心槛上,的确,这么多年,她信任的只有利益。在利益面前,她身边的人才会掏心掏肺的给她看。

    巴猜继续道:≈ap;quot;叶小姐,我这么说的意思你不会不明白吧。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人不是因为利益的关系而得到你的信任,那就说明这个人有问题。而且有相当大的问题……”

    叶法拉突然一怔,她明白巴猜是在说谁,他是在指徐云,徐云虽然跟她之间也存在利益关系,叶法拉开了一个亿的价,直到现在叶法拉才开始疑惑,因为徐云自始至终都没有跟自己提到过关于这笔钱的事情。

    这或许就是叶法拉越来越相信徐云的原因吧,因为徐云能给她的信任绝对不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她对徐云的信任跟利益无关,真的无关……巴猜的话让叶法拉陷入了深深的思虑之,难道徐云真的是在有意接近她?

    可是叶法拉无论如何都想不透,毕竟是她先去接近的徐云,徐云那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吧?

    ≈ap;quot;叶小姐,就算你看几部电影,也应该知道现在缉毒警有多拼命了,他们总能制造出不经意的瞬间让你发现,然后让你注意他,欣赏他,然后重用他。≈ap;quot;巴猜就像是一个看穿了世间一切卑鄙手段的老狐狸:≈ap;quot;有些人这个过程需要几年的时间,但有些人却只需要短短的几天。时间用得越短,说明这个人便越是聪明。你说呢?”

    叶法拉秀眉微蹙起:≈ap;quot;巴老板,你调查过我?”

    巴猜笑的很平淡:≈ap;quot;叶小姐,你不会以为我会放一个毫不了解的人来我的基地吧,若是一个警察跟我说来找我交易,你觉得我也会直接请他进来?那我的一切不都被摸清楚了吗,哈哈哈,叶小姐,有些时候,信任也需要建立在了解的基础上,我了解你,确定我们有共同的利益,我才能相信你。你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

    两人的对话,外面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徐云并没有因为两人的对话而分心,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的六个武装佣兵,就在其两人打哈欠,另外两人丢掉烟头继续在口袋里掏香烟的时候,徐云干净利索的做了几个手势,身后人得令,突然冲出!

    短短两秒钟的时间,四个人迅速无声解决了门口的六人,好不含糊的将六人身上的武器装备全部卸掉,能用的就塞在自己的身上,不能用的也丢入了草丛。

    钱风做了几个战术手势,意思是问:里面的人如何解决。

    徐云摇摇头,做了个手势:马上撤离,里面的人先不要理会。紧跟着,徐云又指了指武装佣兵所居住的那排房间,用战术手语道:先解决最危险的东西。

    趁着这些武装佣兵都熟睡,而且身上没有携带武器装备的时候,是最容易解决的时机。若是这一群佣兵全部都全面武装了,那打起来可就真是恶战一场,虽然也并不一定就赢不了,但存在的风险系数太大,还是先趁着他们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彻底击破,断掉这后患。

    徐云等人来到佣兵休息的那排房间的时候,寒战和公孙冷早已解决了各自手的活儿,公孙冷那边只有一个武装佣兵站岗,所以轻松搞定,而寒战去的罂粟园处有两个武装佣兵,对于经验丰富的寒战来说也不算什么,敌人在明他在暗,轻松解决搞定。

    武装佣兵的佣兵房很大,估计剩下没有值班任务的所有武装佣兵都睡在这里面,佣兵房的门口并没有任何守卫人员,恐怕他们没有一个人相信会有人敢大着胆子来这里面找麻烦。

    徐云迅速的做着战术手语,几个人接令之后坚定点头,纷纷在背后腰间掏出匕首,这是一次无声的战斗,六个人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房间内的所有武装佣兵,而且绝对不能发出任何一点声音。这绝对是一个挑战,至少对梵双儿是这样子。

    幸好这些老兄弟老哥们都够给力,在几人的配合下,房间内已经熟睡的六十多个佣兵,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被全部解决掉了。这些拿着高薪靠战争和杀人吃饭的佣兵跟地下世界里的杀手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们更有纪律了,武装更全面了。

    龙怒特战队原本就是为了对付这类人而成立的,所以他们一点都不会手软。

    幸好有他们,有这群宁愿冒着被王逸狠狠处分的危险,也要来帮自己,跟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徐云才能迅速搞定巴猜的这些人。徐云的选择是明智的,他很正确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跟巴猜的实力,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他一个人绝对搞不定一个毒枭的老窝。而他们一个小组,在这黑暗之,却能做的轻松简单……

    ≈ap;quot;我要叶法拉跟巴猜交易的证据。≈ap;quot;徐云道:≈ap;quot;谁有录像笔,刚才我的在水牢里进水了。”

    几个粗心大意的老爷们儿谁也没想到出门带这东西啊,幸亏有梵双儿,见其他几人都傻眼了,梵双儿得意的笑了笑:≈ap;quot;我有。”

    ≈ap;quot;借我用一下, 谢谢。≈ap;quot;徐云伸手出来。

    梵双儿也没矫情,直接把录像笔递给了徐云,低声嘀咕着:≈ap;quot;不是说用不着我来吗,哼,要不是我来了,看谁能借给你录像笔。看不起女人的下场就是这样的。”

    其余几人都没吭声,都怪他们自己出门没带全这些小玩意,才给了梵双儿洋洋自得的机会。

    徐云知道时间不等人,来不及继续再让梵双儿骄傲,直接下令再次包围巴猜和叶法拉他们所在的房间,他必须取得证据。交接货物的证据,是他这次出行成败的关键。

    再次接近目标人物之后,徐云轻声靠近门缝,用录像笔记录室内发生的一切,叶法拉,疯子,财神都在,巴猜身后也站着他的个得力助手,提必咔,亚德邦,皮亚佤。

    等五个加班加点搞包装的工人终于把最后一包货也包装好之后,可算是擦了把额头上的细汗。

    ≈ap;quot;叶小姐,所有的货都齐了,钱我也就收下了。希望我们以后都能愉快的合作。≈ap;quot;巴猜淡淡道:≈ap;quot;我真的希望留你在这里过一宿,但既然你执意要走,我也不会强留的。只不过,那个徐云,你觉得你是带走,还是留下给我处理?”

    叶法拉眉宇之间陷入深深的焦虑,疯子开口道:≈ap;quot;当然是带走,叶子姐,就算是处理,也应该是我们自己人处理!轮不到他们吧?”

    ≈ap;quot;疯子,我看你是真的疯了!带走?你以为一旦徐云放出来,你能制服他?≈ap;quot;财神急忙道:≈ap;quot;直接麻烦巴老板帮我们解决掉就好了,为什么非要自己找麻烦呢。叶总,你可一定要思而后行。≈ap;quot;

    【ps:求各种支持了~年底最后的冲刺~小时候年底为了考个好成绩回家过年,长大了依然为了拿个好成绩回家过年,做人不容易啊~~~做男人就更不容易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