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过程全部被徐云记录在了这支录像笔内,是时候站出来了。当徐云决定要推门而入的时候,钱风和寒战马上拿起手缴获的武器一左一右的站在徐云两侧,公孙冷和花小楼也纷纷绕前,单膝跪蹲在前排,摆出射击姿态,幸好武装佣兵团的窝里不缺武器,每个人总能找到自己顺手的。

    梵双儿拎着手枪站在徐云侧后方,她没有再往前去给他们添麻烦,这五个男人把后背全部留给了她,她的任务就只有一个,保护这五个男人的后背,任何人都绝对不能在她面前偷袭他们的后方。

    哐当--!寒战一脚踹开了房门。

    徐云瞬间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巴猜身旁的提必咔和亚德邦迅速掏枪,皮亚佤绝对肉盾保护的挡在了巴猜的面前。叶法拉和财神的下巴都几乎惊掉了,疯子到有些兴奋,可他看到徐云身旁那些全副武装的专业战士,兴奋感便消逝的无影无踪了。

    ≈ap;quot;不用考虑了,我是不会留下的。≈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肯定是没有想到我还能在那冰冷的水牢逃出来对吧?幸好我有我这些兄弟,谢谢你们没有在午的时候直接杀了我,才给了我现在的机会。”

    叶法拉嘴唇微微颤抖道:≈ap;quot;徐云……你……到底是什么人……?”

    ≈ap;quot;我是在部队被开除的,我说过的。这是实话,只不过,即便是我被开除了,我依然流着华夏军人的血液,我依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有人在华夏的大路上贩毒卷钱。≈ap;quot;徐云说完,看了眼巴猜,继续道:≈ap;quot;巴猜,你现在很后悔吧。”

    巴猜哼了一声:≈ap;quot;没错,我的确是很后悔,以后再碰到我怀疑的人,我一定马上打死!绝对不会再有今天这种犹豫的情况了!哼,我发誓!”

    钱风呸了一声:≈ap;quot;你现在发五也没用,别以为前面站着个人妖给你当肉盾我就打不死你,巴猜,你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华夏黑名单上早就有了你的名字,别以为你不去大陆,我们就拿你没办法,老子今天来就是要解决你的。”

    巴猜阴狠的瞪了钱风一眼:≈ap;quot;解决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提必咔和亚德邦手都拿着武器,现在是双方对峙,但场面上徐云他们绝对占据上风。可巴猜却以为自己还有八十多号武装佣兵,一点都没把徐云他们放在眼里,只要他能安全在后门逃出去,自己的八十多号武装佣兵可不是吃素的。

    ≈ap;quot;叶小姐,一行讲究一行的规矩,交易这事儿,前一秒被抓,货算我的,不管被毁成什么样子,我一分钱不会收你的全部退还,但后一秒被抓,货算你的,不管被毁成什么样子,钱我照收,而且一分不会退。≈ap;quot;巴猜道:≈ap;quot;现在货是你的,你自己想办法保吧。”

    叶法拉整个人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她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接受被徐云欺骗的事实。虽然巴猜把徐云关入水牢的那一秒,她已经开始怀疑徐云,一直不停的去怀疑,可她仍然无法接受,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巴猜几次试图想逃,但提必咔完全没给他发出示意,巴猜信任提必咔,他相信他的判断,他相信他能找到最好的撤离时机。显然,巴猜低估了对手,提必咔虽然是常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超级佣兵,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面前这些人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他相信只要他敢有半分动作,对手会毫不留情的开枪射击,即便他有可能击对方一人,他也百分之百会被对方击毙。

    紧张的对峙让现场的气氛越来越显得压抑,就连一向说话都不着边际的疯子这次都没敢乱说话,他似乎也感觉到身后站着的死神,一个不理智的举动,就有可能引得死神挥动镰刀……

    ≈ap;quot;为什么骗我?≈ap;quot;叶法拉的话打断了现场的安静:≈ap;quot;我那么相信你,你为什么欺骗我……徐云,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可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伤害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徐云的回答毅然决然:≈ap;quot;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做的生意是犯罪,是违法,是以对华夏人的伤害来谋取暴利的行为。叶法拉,我一直想不明白,星凯大酒店足以让你得到你想得到的,足以让你站在申江上流社会的顶峰,你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

    叶法拉冰冷的目光,犹如一潭死水:≈ap;quot;因为我就是做这件事情出身的,因为我就是一个被吸毒者遗弃了的女婴……我做的一切都是上官羽帝所做的,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有养育之恩,有我一辈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不了的恩情,他离开了,我当然要接替他所做的一切。”

    ≈ap;quot;我不明白,他对你有什么恩情?≈ap;quot;徐云冷笑道:≈ap;quot;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上官羽帝让这些害人的东西流入华夏流入申江,那你的父母还会接触到这些东西吗?如果你的父母没有接触这些害人的东西,那你还会被遗弃吗?上官羽帝不是你的恩人,他是你的仇人,如果不是他,你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被遗弃的女婴,你或许现在还在你父母的身边做一个孝敬的女儿,你或许已经结婚生子,跟你的爱人共度你人生的几十年,你或许根本不可能陷入这深深的泥潭之!”

    叶法拉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ap;quot;不!他就是我的恩人,没有他我将一无所有!”

    ≈ap;quot;你错了,没有他,你会拥有一切,你会拥有你的家人,你的爱人,你的孩子。而因为他,你才一无所有。≈ap;quot;徐云能在这种时候还跟叶法拉沟通,完全是因为他相信他身边的这些兄弟,有他们帮他盯着巴猜他们几人,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ap;quot;刑法第百四十条写的清清楚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根据情况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没收其财产!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利用教唆其他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ap;quot;那又怎么样?≈ap;quot;叶法拉一点都没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任何的愧疚感。

    徐云咬了咬牙齿:≈ap;quot;你知道你这八百公斤海洛因是多少克吗!八十万克!足够判你一百次死刑了!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而未经处理的人,毒品数量累计计算!你自从在上官羽帝手接过这个事情,你到底参与贩毒多少克,你自己清楚!”

    叶法拉一仰头,冷傲道:≈ap;quot;好啊,那你杀了我啊,现在就开枪啊,你手里不是有手枪吗。你打啊。”

    徐云目无表情道:≈ap;quot;只要你不拘捕,我就不会开枪的。我希望你配合我,你们的所有交易证据我都有录像,即便是你现在拘捕,你也不可能再回申江了,你会被通缉。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ap;quot;徐云。≈ap;quot;叶法拉的笑容特别怪异:≈ap;quot;你知道你这样有多混蛋吗?你让我爱上你,骗取我的信任,然后再撕开这信任,开始在这伤口上撒盐……你真的好狠……好狠……”

    叶法拉此话一出,顿时惊的疯子和财神差点就掉了下巴,就连巴猜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珠子。

    和他们一样吃惊的当然是徐云身后这群兄弟了,这么一个鼎鼎大名的申江女毒枭,竟然爱上了徐云!?!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消息,钱风和花小楼面面相觑,寒战和公孙冷倒抽一口凉气,梵双儿则是心恶心,暗咒骂徐云这花心大萝卜,肯定又放电勾引人家了,不然这么一个女强人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爱他呢!

    ≈ap;quot;老板!撤!≈ap;quot;就是这一刹那的时机,提必咔大喝一声,与此同时,他也扣动了扳机,他瞄准的对象当然是徐云,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都明白。以提必咔这么多年的作战经验,他显然可以清楚的知道,徐云是这些人的头,这些人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而徐云是个兵之王!

    当提必咔喊出声音的时候,徐云便做出了侧闪开的躲避,不论这时候会发生什么,徐云都非常清楚会有子弹招待自己。果然在提必咔话音落下的瞬间,徐云清楚的感觉到一颗子弹擦过他耳上的发梢,这种感觉有多么的刺激,多么的心有余悸,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

    巴猜也在这时候迅速收起那看八卦的心,在皮亚佤的掩护下迅速从后门撤离!因为徐云他们并不了解这里的路径情况,所以根本没想到还有那个暗门!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亚德邦扣下扳机的时候,还未能触发子弹射击而出,眉心就已经被寒战射出的子弹击穿,重重的后仰摔倒。同样为了掩护巴猜的皮亚佤也被钱风毫不犹豫的点杀挂掉!

    一枪没有击徐云,提必咔下一秒钟便做出了鱼跃飞身的反应,梵双儿和花小楼射击的子弹在提必咔跃出的路径哒哒哒的追随过去。而公孙冷则是直接开枪击毙了想要趁乱跟着巴猜逃出这该死地方的财神,财神挂掉之前,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徐云,他恨,非常的恨!为什么会有徐云这个人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

    【ps:2014年的1月份真的是个任务繁重的月份,想想马上过年了,还有即将快要出生的孩子,我这个月要如何存稿才能应付得来……唉,可是现在不存稿都跟不上你们的需求啊……存稿只是个梦……只求以后-2-的更新模式不被骂就好,这样起码天能让我存1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