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突然就彻底的混乱了,巴猜是绝对不能放过的人,徐云第一时间便追了出去!让谁跑了也不能让巴猜跑了,对付巴猜必须要斩草除根,这样才能对金角的其他毒枭起到警示的作用,让他们好好清醒清醒,问问自己是想要钱还是想要命。

    看到徐云冲出去,寒战起身喝道:≈ap;quot;青龙,这里交给你们!我去支援老大,事情结束还在这里集合!找不到人的话布谷鸟声为信号。≈ap;quot;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寒战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那道暗门之后,这种地方一个人的确让人不放心。有黑龙的支持,其他人到也可以安心了。

    然而他们也面对着危险,提必咔可不是亚德邦和皮亚佤那么好对付,他有多年的作战经验,什么伊拉克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都没少过他的身影,他混迹在巨大的雇佣军团,多少次死里逃生成就了今日的他。

    原本犯下巨大错误叛变的他,是想要永远藏起来的,但却最终没能抵挡的住巴猜每月高达两万美金的工资诱惑,他也迅速帮巴猜拉拢的这相当大的一批雇佣军,跟提必咔来的大部分武装佣兵,比起在战乱地区的那些人,普遍有一个情况,年龄较大,他们会把安逸看的更重要一些。

    谁都没想过,这些认为金角比较安逸的战争杀手,会在一夜之间,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就被龙怒特战队的六人迅速抹杀掉了。

    龙怒特战队的每一个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战斗专家,所以提必咔若想在钱风,公孙冷,花小楼以及梵双儿的手逃出这个房间,简直可以说是异想天开。但求生的渴望让提必咔必须去铤而走险,他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赚了四、五百万的美金,这些钱如果回到他自己那个贫瘠的小国家,足以舒舒服服的过上好几辈子了!他必须活下来,才能让他积攒的财富体现价值,他要传宗接代,要让这笔财富继承下去。这就是提必咔那么多年活下来的信念。

    可这次他真的选错了对手,真正的战斗高手和他之前面对的那些丧心病狂的战场疯子可不一样,龙怒特战队的素质是他们绝对没有办法匹敌的。

    ≈ap;quot;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ap;quot;钱风怒斥道:≈ap;quot;我们华夏军人绝对不会乱杀无辜之人!如果你执迷不悟继续反抗,就不要怪我们当场对你击毙,要做什么事情一定想清楚了再做,不要执迷不悟!机会我们给你,放下武器站出来。”

    提必咔可不会做这种傻事:≈ap;quot;我犯下的事情,即便是投降,那也只能是死刑,你们不要想骗我,我是不会投降的!世界的雇佣军世界里,一直都在传说你们华夏的军人有多么厉害,哼,那你们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让我看看你们华夏的军人是如何做事的。”

    叶法拉瞪大眼睛,军人?!徐云竟然跟部队的人有关系!她脑子瞬间嗡了一下,她早就应该想到了,之前徐云让她帮他找的人就是军方的人,徐云能轻易的在军方重要秘密人物所在的酒店出入,没有引发一丁点的动乱,显然徐云就绝对不是一般人……是她的错,她实在太信任徐云了,自始至终徐云有很多可疑的地方,但她却从未怀疑过,即便是她起了疑心,都会自己安慰自己把事情给圆过去。

    今天出的一切事情,若是归根结底做一个总结的话,叶法拉只能怪罪她自己,是她自己陷入了感情的旋窝,才让她彻底的失败了。

    疯子突然毒瘾犯了,他有些难以自控:≈ap;quot;我……我要……≈ap;quot;说着,他便已经伸手要去拿那些桌面上已经装好的那些毒品,五百克一包,总共一千六百包纯度极高的海洛因……

    ≈ap;quot;住手!≈ap;quot;梵双儿的枪已经跟着瞄准过去。

    但没想到的是,提必咔在疯子跨前一步的时候,看准时机,突然冲出一把将疯子猛推出去,疯子一脑袋撞在地上,原本就神志有些混乱的他直接两眼一黑昏死过去!就这一下扰乱其他几人视线的时候,提必咔已经一把勒住了叶法拉的脖子,并且把枪口顶在了叶法拉的太阳穴上。

    ≈ap;quot;都别动!≈ap;quot;提必咔让自己无死角的藏在叶法拉身后:≈ap;quot;我知道这个人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她是你们要抓的重犯要犯,她一定知道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知道你们华夏地下庞大的贩毒网络,如果你们不想让她死,那就把手里的武器放下!”

    梵双儿冷喝一声:≈ap;quot;你不要做白日梦了!把人质放开!”

    相比起梵双儿的冲动,钱风和公孙冷以及花小楼人就冷静的多,他们的经验毕竟要比梵双儿多,他们也知道叶法拉的重要性,绝对不能让提必咔伤到了叶法拉。

    钱风镇定道:≈ap;quot;你不要乱来,想好你自己的退路。把枪放下,回头是岸!”

    ≈ap;quot;有这个肉盾,足以让我离开这里。≈ap;quot;提必咔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后退,慢慢的移动向那后门,并且厉声喝斥道:≈ap;quot;你们若是不想让她死,那就把枪放下!我数到,如果你们不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别怪我不客气……”

    ≈ap;quot;一!”

    提必咔一边数,一边极其小心翼翼的往后门退去≈ap;quot;二!”

    这时候钱风已经犹豫了,公孙冷也不得不把目光投向钱风,他们不能让这个女人死,难道真的放下武器?可是一旦放下了武器,对方手有枪,他们更是会陷入被动之……

    然后就在这时候,后门传来的一个声音彻底打破了现有的格局。

    ≈ap;quot;四五六?提必咔,我们抓你还真是不容易。”

    这个声音的响起,让提必咔犹如五雷轰顶一般被砸在天门盖!他猛然回过头去,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忍不住惊呼出声:≈ap;quot;野狼!?”

    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让在场所有人再次提高了警惕,花小楼的手指一直都在扳机上,随时都有可能扣动。

    被称作野狼的人手拿着一把柯尔特鹰式9双动手枪,轻松怯意指着提必咔的后脑勺,一脸无奈的对钱风他们四人解释着:≈ap;quot;不好意思啊哥儿几个,我绝对不是有意打扰,只不过这王八蛋已经逃了五年了,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查到他在金角巴猜这里。我是狼牙雇佣军的野狼李伟,希望哥儿几个给个面子,我们狼牙雇佣军对杀害自己兄弟的叛徒必须亲自处理,还望高抬贵手。”

    狼牙雇佣军!这名头绝对响亮!钱风一听都傻眼了:≈ap;quot;你真的是……狼王叶谦的人?”

    ≈ap;quot;嗯。≈ap;quot;野狼李伟嘿嘿一笑:≈ap;quot;我们老大也来了,只不过这点小事儿,就没麻烦他出手。嘿嘿,我们老大对诸位也是很钦佩,龙怒特战队的成员果然不一般。”

    李伟用手枪点了点提必咔的后脑勺:≈ap;quot;快点把人放了,你是真想让狼王发怒啊?”

    事隔那么多年,听到狼王叶谦的名字,提必咔依然会双腿发抖,当年他逃出狼牙雇佣军就是为了一笔钱而杀死了自己兄弟,这在狼牙里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忌讳。所以他选择在叶谦没有发怒之前便逃离了。没想到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依然被找到了……

    提必咔把叶法拉放了,手的枪也直接丢在了地上,就在钱风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野狼李伟的身后突然冒出一个身影。黑暗,钱风等人并没有办法看清楚那个人影的面部,只有一个不算清晰的轮廓。

    ≈ap;quot;老大,你怎么来了?≈ap;quot;李伟微微一怔。

    那个身影跨前一步,露出一张充满睿智和坚毅的面孔,他微微一笑,对钱风等人道:≈ap;quot;龙怒特战队的兄弟们,如果可以的话,麻烦诸位帮我给炎龙问个好,就说我叶谦对他很是敬仰。原本我是想去帮他追捕巴猜,但我看到有兄弟去帮他了,所以才没有在多此一举。而且我们的身份多少都有些冲突,呵呵,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我对他的佩服。”

    狼牙雇佣军的首领,狼王叶谦……我擦,这绝对是一个响彻世界的名字,没想到他对徐云老大竟然是如此的惺惺相惜呢还,钱风愣了半天的神儿:≈ap;quot;一定把话带到……”

    ≈ap;quot;不介意的话,这个人就交给我们处理吧。≈ap;quot;叶谦继续谦逊的道。

    花小楼对着传奇人物也充满了佩服:≈ap;quot;不介意……”

    公孙冷也摇了摇头,这还介意什么,狼王叶谦和野狼李伟都在这金角出现了,谁知道那天才狙击手灰狼墨龙到底隐藏在哪里呀!他们若是说介意,搞不好毒狼刘天尘在外吹点毒烟进来可麻烦了。

    ≈ap;quot;不行!你拿什么证明!如果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呢!≈ap;quot;梵双儿永远都在用她的行为来诠释一句古语:初生牛犊不怕虎。

    叶谦微微一笑,将手上一串东西摘了下来,直接丢给了梵双儿:≈ap;quot;我叶谦从来都不撒谎的,请把这个转交给炎龙,我希望跟他交个朋友,手链上狼牙是我的身份证明,他拿这个,所有狼牙雇佣军的兄弟任何事情都可以为他上刀山下火海。还有,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听说过他的那些事迹,我佩服他为了国家做了这么多事情。我也听说他似乎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龙怒特战队,呵呵,帮我转达一下,狼牙雇佣军欢迎他。”

    钱风微微一笑:≈ap;quot;狼王,你可以把人带走,你的话我们也会转达给我们老大,但最后这一点,我可以先告诉你,我们老大是不会去的,虽然他暂时离开了龙怒特战队,但他永远都是龙怒特战队的老大。”

    叶谦竖了一下左手拇指点赞,然后便转身离开,李伟也押着提必咔迅速消逝在了黑暗之。

    【ps:在征求了老步的同意之后,小仙才把《超级兵王》的狼王叶谦弄来客串一下,哈,以后兄弟们有想让谁来客串的,都可以留言告诉我,我会去征求作者的同意,如果人家木有问题,大大方方的同意,那我就安排客串~写起来还挺够意思的。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