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quot;就这么让他们走了?!≈ap;quot;梵双儿杏眼一瞪:≈ap;quot;他凭什么?让炎龙知道你们把人给放走了,我看你们怎么解释!”

    提必咔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只要叶法拉和疯子还在,那就没有问题,叶法拉是最重要的人,只要叶法拉能安全被带回国内,那就万事大吉,一切顺利了。

    钱风在梵双儿手拿过那串手链,看着上面的狼牙,淡淡的笑了笑:≈ap;quot;银龙,你不懂什么是狼牙雇佣军,狼王叶谦既然来这里,他身边自然不会少了他的兄弟。就像我们老大要来,我们就算冒着回去被开除的风险,也必须来帮他一样。我不敢说他们的实力有多么强,但至少也不会比我们差太多。就说刚才那个野狼李伟,绝对是世界上数的上的追踪和反追踪高手,一点不比暴龙差。”

    花小楼一听,微微皱眉,要知道他可是整个神龙大队最优秀的追踪和反追踪人选,想不到刚才那个人竟然跟自己有一拼。他可是紧靠着一点开心果壳味道就找到这里的人呀。

    但转念一想,的确,因为对方连一点开心果壳味道的线索都没有,竟然能在这金角的原始森林找到他要找的人,虽然时间用的久了一点,但也绝对是足以让人感慨不可思议了。

    公孙冷也点点头:≈ap;quot;我听说过叶谦,这绝对是一个让国际上很多组织都头疼的超级佣兵团,但他们跟其他雇佣军不一样……”

    ≈ap;quot;我不管,反正人是你们放走的,一会儿你们就好好跟你们老大解释吧。≈ap;quot;梵双儿哼了一声,显然,她觉得那个什么狼王叶谦在他们手里把人带走,她就很不爽,很没有面子。

    花小楼耸了耸肩膀:≈ap;quot;我们要不要帮老大,他和黑龙追出去那么久还没抓到巴猜,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ap;quot;在这里等,放心吧,老大和黑龙做事情比我们强多了。≈ap;quot;公孙冷再一次打击他的搭档:≈ap;quot;黑龙哥要想玩真的,咱俩都不一定能在这种原始密林里挑的过他一个人。有他帮忙,老大绝对没问题。”

    钱风却摇了摇头:≈ap;quot;冷龙,我看还是不要这么自信的好,在原始密林里抓人不容易,巴猜在这里生活那么多年,他对这里的地形地貌要熟悉的多,而老大和黑龙都应该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这里有什么机关或者密道之类的东西也说不好。”

    ≈ap;quot;青龙说的有道理……≈ap;quot;花小楼点点头:≈ap;quot;那我看,我们还是去帮忙吧?”

    ≈ap;quot;等。≈ap;quot;钱风也一口道:≈ap;quot;如果连老大和黑龙都搞不定的事情,我们去了一点用都没有。老大现在可是超级高手,黑龙现在的实力也已经游走在突破瓶颈的渡口。说他们俩人能顶得上我们四个,一点都不为过。”

    说道徐云已经突破成为超级高手的事情上时,花小楼来了兴趣:≈ap;quot;嘿嘿,你们说刚才那狼王叶谦有什么级别的实力?至少我是感觉不出来。”

    ≈ap;quot;感觉不出来就说明人家比你强。≈ap;quot;公孙冷道:≈ap;quot;而且还不是强的一星半点,我刚才也用气息试探了一下,那个野狼李伟的实力应该跟我们差不多,而狼王叶谦的实力我一点都看不出来。恐怕他也是个突破瓶颈渡口的超级高手啊。”

    ≈ap;quot;这一点毋庸置疑。≈ap;quot;钱风肯定道:≈ap;quot;叶谦绝对是超级高手以上的实力,不然他也不可能成为世界煞魂榜上的超级新星……悬赏金那么高,哼,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梵双儿心烦意乱:≈ap;quot;你们能不能不再提那个什么叶谦了?关心关心炎龙你们会死啊!他们没回来,你们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

    人纷纷摇头,说实话,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们之间太了解了。而且巴猜基地内的危险全部清除,恐怕狼牙雇佣军的人来这里也扫荡了外围,基本就没什么危险可言了。

    几个人正聊着天呢,徐云和寒战便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叶法拉瘫坐在一旁,连抬头看徐云一眼的力气都没有,心里巨大的落差和伤害,让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只剩下空白。疯子依然昏迷在地上,一动不动。

    ≈ap;quot;老大,怎么样了?≈ap;quot;钱风起身问道。

    徐云的表情有些无奈:≈ap;quot;巴猜实在是太狡猾了,基地内绝对有他的密道,我和黑龙追出去那么远,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以巴猜的脚力不可能比我们更快,他一定是有其他路可以走。外面太黑了,我们不可能一时间找到密道。恐怕我们找到的时候,巴猜也早已经逃回泰国去了。”

    ≈ap;quot;那怎么办?≈ap;quot;梵双儿说不出来的失望:≈ap;quot;巴猜跑了,连他的手下也被人带走了,我们还真是够狼狈的。”

    徐云听到梵双儿的话,突然意识到提必咔竟然不再,就算死了也应该有个尸体吧?

    钱风把手的那串穿着狼牙的手链递给了徐云:≈ap;quot;提必咔被带走了,人家说是人家内部的处理叛徒。提必咔这人对我们并不重要,但对他们或许有不一样的意义吧。”

    徐云接过那个狼牙手链,微微一怔,表情瞬间舒展了很多,他疑惑的看着这个手链上串着的东西道:≈ap;quot;狼牙,黑宝石……难道是狼王叶谦?”

    ≈ap;quot;嗯哼。≈ap;quot;公孙冷道:≈ap;quot;我们也很惊讶会在这里放碰到狼牙雇佣军的大当家。”

    徐云笑了笑:≈ap;quot;这东西是送我的?”

    ≈ap;quot;嗯。≈ap;quot;钱风道:≈ap;quot;那个,他还有话让梵双儿帮他转达给你呢。”

    徐云好奇的向梵双儿看过去:≈ap;quot;他说什么?”

    ≈ap;quot;你们还真是英雄惜英雄啊?连表情都一样的期待。≈ap;quot;梵双儿无语了:≈ap;quot;他说他想跟你交个朋友,这个手链是他身份的象征,拿着这个,所有狼牙雇佣军的兄弟任何事情都可以为你上刀山下火海,还有,他很佩服你为国家做过那么多事,他说狼牙雇佣军的大门为你打开,欢迎你去加入。好了,我该说的说完了,你若是想去加入佣兵团,绝对没有人拦着你。”

    徐云咧嘴笑了笑,自言自语道:≈ap;quot;叶谦……≈ap;quot;突然,徐云大步走出房间,对夜空大声道:≈ap;quot;如果我不是龙怒的人,我还真的很想去你们狼牙!但很可惜,我现在不能去!就算我不是龙怒的人了,但我的心是龙怒的!如果你想来,龙怒也欢迎你!”

    梵双儿本以为徐云这是疯了,竟然这么大声喊叫,紧跟着,夜空就传来了叶谦的回复,声音已经很远很远了:≈ap;quot;谢谢!但我的心永远是狼牙的!如果有机会,请你喝酒!”

    这种夜色里荡漾的对话,瞬间惊起了所有在巴猜基地里干活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种植罂粟的当地农民,听到这声音之后就知道肯定是出事儿了,纷纷慌乱的穿衣服开始逃离。对于这些当地的农民,他们是无知的,他们只是为了讨口饭吃而已,徐云他们无权对他们进行人身伤害。

    外面乱作一团,但徐云他们在房内却纹丝不动,一直等到外面的慌乱声音慢慢消失,该逃走的人也都逃走了,徐云才安排下一步的行动,他安排钱风带公孙冷和花小楼去把他们停在河对面的辆越野车开过来,基地后面是有路的,只需要绕一点就好,不需要过河。

    寒战则是开始跟梵双儿收拾现场的赃物,八十万克海洛因,一千六百个五百克的小袋子,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这些东西带回去,肯定能震惊整个华夏的。

    徐云把疯子用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他看了一眼叶法拉:≈ap;quot;你是不是特别恨我。”

    叶法拉空洞的眼睛什么都没有,她用极其低的声音道:≈ap;quot;不恨……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恨的了,或许你说得对,原本我就是一无所有……徐云,谢谢你。”

    ≈ap;quot;对不起。≈ap;quot;徐云深呼一口气:≈ap;quot;我承认,我的确是在某种行为上伤害了你的信任,但我是没有办法的。我不希望这些东西流入国内继续害人,我希望你能理解,同时我也理解你对我的恨。叶法拉,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请你回国之后,能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

    叶法拉的嘴角露出个牵强的笑容:≈ap;quot;徐云,你要求的太多了,我已经什么都给你了,可你现在依然没有满足……呵呵呵,好啊,你想知道什么,到时候我什么都告诉你,但我是有条件的……”

    ≈ap;quot;什么条件?≈ap;quot;徐云追问。

    但叶法拉却什么都不肯再说了,她直接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这时候梵双儿走过来,看到徐云没有对叶法拉进行捆绑扣押,便想动手,但徐云却抬手示意制止了她:≈ap;quot;不用绑她了,我相信她,她不会逃走的。”

    ≈ap;quot;她可是犯罪分子,你凭什么相信她。≈ap;quot;梵双儿有些微弱的醋意。

    ≈ap;quot;因为她相信过我。≈ap;quot;徐云说完便直接转过身,因为他想到了一些什么事情,便直接大步离开了毒品所在的房间。

    看着徐云大步离开之后,梵双儿哼了一声,对叶法拉道:≈ap;quot;他相信你,但并不代表我相信你。我可以不捆你,但不代表我会放松对你的警惕。你最好不要想耍任何的花招。知道吗?”

    叶法拉却一点回应都没有,她就那么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站着,一动也不动。谁能知道,叶法拉其实也有她内心说不出口的秘密,她除了这些犯罪的事情之外,也有她自己想要守护住的东西……但是现在她知道她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守护下去,所以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ps:黑心商家实在万恶,有开店卖妇婴用品的姐姐妹妹不~求购点质量实实在在过关的东西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