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离开自然是有原因,他想到了一个地方,午巴猜跟他们见面的那个房间,房间里有万佛山被盗的佛头,既然佛头是华夏的东西,徐云自然不会让他流落在外。只记得当时传言此佛头在黑市拍出上亿圆的天价,但对于华夏来说,却绝对是无价之宝。

    想到这里,徐云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他有些担心刚才的混乱会有人把佛头带走,若是这样可就麻烦了,全是当地的农民,随便找地方挖坑把佛头一埋,那就根本不可能找到。除非你挖地尺,可金角那么多毒枭谁会答应你这么做?

    徐云终于找到了午来过的这所房间,很庆幸,房间的门还锁着。徐云提脚哐当一脚过去,房间的门瞬间被狠狠踹开,就见他大步流星走进去,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完好无损的佛头。

    他不客气的将佛头在供奉台上取下来,然后一把在窗边的窗帘上扯下大半块窗帘布,小心翼翼的将佛头包裹进去,这东西若带回去,恐怕便能轻松抵消掉那几个小子所犯下的过错了吧?

    国家的宝藏只能留在国家内,绝对不准许其他任何人通过任何手段让它流落在外,这是徐云的基本原则。

    就在徐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竟然又有了意外的发现和收获,就在这个房间的角落里,只黑色的皮箱安静的呆在那里,这个东西徐云可太熟悉了,这可都是他拎来的美金,一箱一千六百五十万,童叟无欺,白花花的美金。

    徐云大步向前打开箱子,箱美金竟然一分都没有动过。看样子是巴猜还没来得及把这些钱带走。呼,能追回这么多流入国外的金钱,这也足够让徐云感到欣慰了。带上在这房间里找到的现金和佛头回到刚才他们待过的房间,辆车都已经在后面开了进来,几个人正在把毒品分别装入辆车内。

    ≈ap;quot;你这是拿的什么?≈ap;quot;梵双儿好奇的问道。

    徐云把个黑色皮箱直接扔进车内:≈ap;quot;赃款。”

    ≈ap;quot;这个呢?≈ap;quot;梵双儿不依不饶的指着那窗帘布包裹着的东西,几千万美金徐云都敢直接乱扔进车内,而这个被窗帘布包裹着的东西,他却拿的小心翼翼的,所以她更好奇这个东西。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这可是你们回去交差的东西。相信我,只要有这个东西,你们什么处分都不会被记的。功劳大于过错的时候,一切事儿就都不叫事儿了。咱们师尊可是个明白人,他没那么死板刻薄的。”

    钱风把最后几包海洛因仍在车后备箱内:≈ap;quot;我倒是不担心师尊难为我们,我就怕影龙那小子得理不饶人,现在他是队长,我们没经过他的同意,他肯定跟我们翻脸,觉得我们没把他放在眼里之类之类的。”

    ≈ap;quot;哈哈哈,原本你就没把他放眼里啊。≈ap;quot;花小楼笑嘻嘻道:≈ap;quot;影龙又不是傻,人家看得出来。”

    ≈ap;quot;不是我们不把他放在眼里,而是如果我们一旦真的说了我们来的目的,你觉得影龙会让我们来吗?≈ap;quot;公孙冷道:≈ap;quot;肯定不会,他那么死板的性格,一定会写书面申请,然后等上面批下来,这一耽误就是两天,等我们来了之后就什么都晚了。”

    寒战无奈的笑了笑:≈ap;quot;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则,影龙会这样,也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毕竟他现在是队长,他有他的苦衷。”

    ≈ap;quot;没错。≈ap;quot;徐云点点头,拍了拍钱风的肩膀:≈ap;quot;你以后少跟影龙抬杠,毕竟他是你们的上级,他是队长,你有义务去服从他的命令和任务。这是原则上的事情,你没有任何理由来辨别。”

    钱风还是有些不服气,但他却什么都没说,花小楼的肠子就有些直了,不吐不快:≈ap;quot;不管队长是谁,我们眼里的队长只有一个,老大,队里没有给你下达除名通知,那你就永远是老大,影龙虽然是队长,但前面必须要加俩字--代理队长!”

    徐云又气又笑的在花小楼头发上揉了揉:≈ap;quot;行了,臭小子,代理队长也是队长。你就别在我面前咬嚼字了。你是不是想说你们就只服从我的命令?”

    ≈ap;quot;是!≈ap;quot;公孙冷也道:≈ap;quot;老大,这话你还真说对了。不是我们不服影龙,而是我们真没办法把他当老大,我们心里老大就只有一个,影龙也只是我们兄弟的一员,就这样。”

    ≈ap;quot;好啊,那你们听我的,我命令你们必须配合影龙的工作!既然师尊让他做代理队长,那就说明他比你们更合适!他有更清晰的思路和更理性的思想。≈ap;quot;徐云道:≈ap;quot;今天你们几个就给我下个保证,回去好好配合影龙的工作!快点,别惹我生气。”

    几人无奈,只能嗯嗯哼哼含糊过去。徐云知道说多了也没用,信仰和偶像这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认定了一个,那就很难再接受第二个了。

    ≈ap;quot;老大,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ap;quot;寒战道:≈ap;quot;这个人我们要押回去吗?”

    徐云看了眼叶法拉,点点头:≈ap;quot;对,这是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要的人,她是整个申江市地下海洛因的总枢纽,只有她才清楚所有申江市参与其的人和窝点,也只有她才能将所有的事情供出来。我们必须将她安全带回申江。”

    梵双儿轻咳一声:≈ap;quot;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由我亲自看管押送。炎龙,你别不承认,你跟这个女人之间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万一你什么时候心一耸动把人放走就麻烦了。”

    徐云苦笑一声,他虽然的确有些不想这样对叶法拉,但他还不至于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原则性的面前,徐云不会管对方是谁。即便他面前贩毒的是阮清霜,他也不会姑息。

    既然梵双儿都这么说了,徐云也没有打消她的积极态度,他本来就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叶法拉,就算梵双儿不主动担此重任,徐云也打算把这事儿直接扔给钱风处理。

    ≈ap;quot;你一个女孩看的住吗?要不还是我来吧。≈ap;quot;钱风皱眉道,梵双儿是他的搭档,他有义务帮她。

    ≈ap;quot;你?看她长得漂亮是吧?滚开,色狼。≈ap;quot;梵双儿呸了一声:≈ap;quot;你就老老实实当好司机,少动什么花花肠子了。就算是女犯人,我也不会让你对她动手动脚的。”

    我擦!钱风可算被梵双儿狠狠泼了一头的脏水啊,他发誓他绝对没想过什么歪心思,唉,这世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很快,徐云做出了安排,他和寒战两人开一辆车在前面带路,钱风开车带着梵双儿和叶法拉,叶法拉就交梵双儿看管。公孙冷开车带着花小楼和疯子,疯子就让花小楼看管。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徐云将佛头和钱都带在他的身边。

    为了斩草除根,他在车内找出了路上应急用的桶装汽油,然后开始在巴猜的基地重要的地方泼洒,寒战他们也开始帮忙,把这基地内的那些停放的汽车内的汽油也全部抽了出来,几人分别在重要的地方点燃了火。然后才开车离开,在后面开车离开基地,绕过那条河道。

    开出巴猜基地之后,徐云将车停在了河道的对岸,看着那熊熊大火足足烧了一个小时,巴猜的基地彻底陷入了火海之后,他才算是放心下来。

    当他们正准备出发离开的时候,却不知在何处开出一辆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气氛瞬间就变得紧张了起来,所有人都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包括徐云也进入了全面备战之。

    但那辆车内走下的人却单手举起,示意他没有要伤害他们的意思,竟然是一个独臂者。

    ≈ap;quot;朋友,你是谁?≈ap;quot;徐云看得懂他的意思,也在车内跳了下来,紧跟着寒战他们纷纷下车站到了徐云的身后。

    对面的人微微一笑:≈ap;quot;想必这位便是炎龙队长吧?”

    徐云一怔,马上反映过来,他晃了晃手的狼牙手链:≈ap;quot;你是狼牙雇佣军的人?”

    ≈ap;quot;是。≈ap;quot;对面的人丝毫没有犹豫:≈ap;quot;我叫吴焕锋,你可以叫我飞天狼,也可以叫我老吴。炎龙队长,我们狼王已经走了。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便留我过来通知你一声。”

    ≈ap;quot;请说。≈ap;quot;徐云暗自佩服,他真没想到飞天狼吴焕锋竟然是个独臂残疾人,要知道他的飞刀可是可以和燕门金老相媲美的。

    吴焕锋继续微笑着:≈ap;quot;狼王让我告诉你,他曾经听一个朋友说,华夏万佛山上被盗窃的佛头在巴猜这里,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找一找。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说的有些晚了,巴猜的老窝你们都已经烧了。”

    徐云淡淡的笑了笑:≈ap;quot;谢谢你和狼王的提醒,佛头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安全带回去。这是华夏的化遗产,我不会让它流落在这充满战乱和罪恶的地方。”

    ≈ap;quot;那就好,我要转达的都转达了,有缘还会再见的。≈ap;quot;吴焕锋说完便直接返回车内,迅速离开。看样子狼牙雇佣军来这里也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徐云招呼兄弟们上车,启程!

    这次金角之行实在是收获丰盛,得到了叶法拉的犯罪证据,烧毁了巴猜的老窝,找到了流失多年的万佛山佛头,还跟狼王叶谦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神交,缴获八十万克恐怖数字的海洛因,没收赃款四千九百五十万美元……这些事情,任何一样都能让徐云心情愉悦的飞上九天之上了。

    【ps:又是周一,求各种顶起~各种鲜花~ 我擦,这个月忘记了求凸票了吗~~~凸票肿么少了那么多~兄弟们手里有票的都别藏着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