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可忍不住那么多的好奇心:≈ap;quot;徐云,你说你把人在金角带回来我可以相信,可是这辆车……肯定不可能是你自己开回来的呀,到底是谁帮你?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感谢他们能帮你,你们做了一件太伟大的事情了,真的,我……我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ap;quot;保护他们的**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嘉奖。≈ap;quot;徐云笑了笑:≈ap;quot;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的了,如果没有其他要说的,我就先撤了,免得申江警方的人看到我之后会追问太多。你知道我不喜欢跟警察打交道的。”

    陈巍听了这话也是尴尬一笑,可他又能说什么,毕竟人家徐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有些话还是咽到肚子里面的好。

    ≈ap;quot;对了,还有一件事情。≈ap;quot;徐云转身对陈巍道:≈ap;quot;陈局,审讯的时候最好是你们自己人,申江警方有他们的人,那个窝在警局里的内鬼是谁我现在还不清楚,但我却记下了一个号码,是叶法拉跟他通话留下来的电话记录。我想这将会成为你们的重要线索。”

    秦婉儿已经在口袋里掏出了纸笔,徐云迅速写下一行数字,低声道:≈ap;quot;不要打草惊蛇,自己知道便好,在叶法拉的嘴里问出这个人,才是最重要的证据。不然仅凭借一个电话是顶不了罪的,婉儿,做事不要太冲动。”

    秦婉儿点点头,她知道徐云这是为她好:≈ap;quot;我知道,你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这次你把我给打晕弄回河东去,我不是也没跟你翻脸吗,我心里有数儿,知道控制自己的情绪。陈局给我上了好长一堂课呢,我可算是受教了。”

    ≈ap;quot;行了,我该走了。≈ap;quot;徐云临走之前,最后看了叶法拉一眼。

    叶法拉一路上都空洞的眼神突然有了苏醒的神色,她盯着徐云的眼睛,目不转睛,似乎是想要表达一些什么,但徐云看不懂,徐云只希望她能好好配合,让这次的海洛因大清洗可以顺利的结束。如果叶法拉不配合,他们无法挖出申江更深的毒品线路。

    徐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做错,但他还是说了一句:≈ap;quot;对不起。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希望你能清晰的认识到你自己的罪行。”

    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这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徐云,我保证我们还会再见面。”

    徐云没有说话,他盯着叶法拉的目光,丝毫都看不出来她是在挑衅还是要表达什么,她就是简单的陈述,普通的陈述,就像是在说一个简单的事情一样,告诉徐云,他们真的还会再见面的。

    但徐云并不相信,就这八十万克海洛因,就可以证明他们将会永远都别想再见面了。

    ≈ap;quot;再见。≈ap;quot;徐云没有再理会叶法拉,回头对秦婉儿和陈巍道,临走想到些什么,他在口袋里掏出了那辆保时捷卡宴的车钥匙:≈ap;quot;如果要没收她财产的话,这辆车就停在星凯大酒店楼下。”

    陈巍就要接过这把钥匙的时候,叶法拉却突然开口了:≈ap;quot;这辆车的行驶证可不是我的名字……徐云,我说过,这是我送你的,这辆车的名字是你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看看。你的照片和身份证号码,我早就在那天晚上去找你的时候,在你的钱包看到了。这辆车是你的,不是我的个人财产,谁也没有权利没收。”

    徐云这还真是有点头大了:≈ap;quot;可是我并不喜欢,怎么办?”

    秦婉儿瞪了徐云一眼:≈ap;quot;那你开走卖掉,如果汽车行驶证上都是你的名字,那我们还真没权利没收,除非你们俩都承认,这辆车是她送你的。”

    ≈ap;quot;我承认。≈ap;quot;徐云道。

    叶法拉却微微一笑:≈ap;quot;可我不承认,因为我知道,你还要开着它回来见我。”

    ≈ap;quot;叶法拉,如果你能好好招供,主动配合,说不定真会判你一个死缓。可就算你没有立即被枪决,你觉得我会来送你最后一程吗?≈ap;quot;徐云说完,苦笑着摇摇头,罢了,开走就开走,反正陈巍他们也没说非要给他扣下,似乎也默认了。毕竟他们都觉得徐云做了这么多事情,警方又不能给予什么奖励,混一辆豪车也不错。

    徐云拿着手车钥匙很快消逝在了众人的视线,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河东了。

    在星凯大酒店开车出来,徐云直接奔往加油站加了满满一箱油,马不停蹄的赶往了高速路,现在时间还在,下午之前一定能赶到河东。路上他拨通了阮清霜的电话,听到徐云说今天就能回来,阮清霜自然是非常开心,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徐云对吃没什么要求,只是让阮清霜通知强子,让强子在他回到河东市之前就到药膳大酒店里去等他,说是找他有事情。阮清霜还以为徐云是要喊他们都来吃饭,所以不但邀请了强子,还把南城虎都给喊来了。

    跟徐云一样返程的还有钱风和寒战他们五人,现在这高铁时代就是节约时间,五个人在申江高铁站买了车票,五分钟之后蹬车,高铁的时速就是快啊,一千百多公里的路程,四个多小时就能赶回去,比徐云开车回河东的距离远分之一,却到的比徐云回河东还要快呢。

    来到总部门口,寒战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对几人晃了晃手里的那个窗帘布包裹着的东西:≈ap;quot;都做好准备了吧?还有谁没吃饱的说,赶紧去吃,万一被罚的关禁闭天不给吃的,那也不至于饿死。”

    ≈ap;quot;都吃饱了。≈ap;quot;花小楼信誓旦旦说:≈ap;quot;我吃的这些东西,别说天了,天也撑得住。”

    钱风笑着打击到:≈ap;quot;就怕你没水喝渴死,哈哈,你以为你的膀胱那么牛,能把你的水循环天还能喝?”

    公孙冷闻言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搞的花小楼彻底无语这俩家伙,太恶心了,想的也太多了吧……除非是要把他们往死路上逼才不会给他们水喝吧?

    梵双儿皱了皱眉头:≈ap;quot;你们恶心不恶心?没完了?影龙已经来了,你们还真能笑得出来……”

    几人的表情开始严肃起来,玩笑也已经开不出来了,因为刚才通报之后,值班的人已经通知了龙怒特战队现在的代理队长霍雷霆,也就是影龙。看着霍雷霆一步一步的走到他们面前,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成了一个样子。

    ≈ap;quot;走。≈ap;quot;霍雷霆话不多说,接了人马上带他们进去。

    几人都很清楚,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终于,来到龙怒特战队的教官办公室之后,霍雷霆才真正的板起了脸,整个人都显得阴森森,黑着脸,憋了十几分钟都没吭声。

    ≈ap;quot;影龙,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别这样……这样对身体不好……≈ap;quot;钱风试着想缓和一下气氛。

    霍雷霆怒了,啪一巴掌拍在桌上站了起来:≈ap;quot;青龙,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服我,一直都对我有看法,但我也告诉你,请你以后叫我队长!不论我能不能让你心服口服,我都是队长,这是上级领导对我的工作安排!”

    ≈ap;quot;是。≈ap;quot;钱风心里哼了一声,霍雷霆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服气:≈ap;quot;代理队长!你说什么都对!你的话就是命令!不过你也应该把上级领导对你工作安排的全称说清楚,是代理队长,不是队长!我的话完毕!”

    霍雷霆被钱风一句话堵得半天都没回过劲儿来!

    ≈ap;quot;队长,青龙说话就这样,你千万别在意。≈ap;quot;寒战毕竟年长一些,有些事情看的开,他也知道霍雷霆这代理队长当的不容易,毕竟是在徐云手里接班,这事儿让谁来说,估计都没办法服众,谁让大家都只认徐云一个老大呢。

    霍雷霆冷笑一声:≈ap;quot;你也不用安慰我。你们都可以不把我当一回事儿,我知道,队伍里不只是你青龙不服我,黑龙,说心里话,你也不会服我,你们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都一定不服我,因为你们心里唯一的队长就只有炎龙,对吗?”

    ≈ap;quot;对。≈ap;quot;钱风回答的不假思索。

    霍雷霆点点头:≈ap;quot;没错,对,很对。那你们谁他妈的想过我!我自己也不服我自己!我心里唯一的队长也是炎龙!我心里也只有一个老大!你们谁想过我的感受!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喜欢做这个代理队长?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这么做就是想让龙怒特战队成为我的?我想吗!我他妈的才不想呢!我也希望这代理队长是你青龙来做,是你黑龙来做!我也能不服你,我也能私底下和兄弟们一起诋毁你!我心里还更爽呢!”

    这些话霍雷霆从未说到过,谁都没想到霍雷霆的内心世界竟然是如此的纠结。

    说句心里话,钱风听到霍雷霆这番话之后,真有些不是滋味,他没少私底下诋毁了霍雷霆,也没少公然跟霍雷霆对着干,反正他的不服气都写在了脸上,写在了所有的表现上。

    ≈ap;quot;影龙,对不起。≈ap;quot;自从徐云离开之后,钱风还是第一次对霍雷霆说对不起,霍雷霆直接就愣住了。

    霍雷霆深呼一口气:≈ap;quot;都是兄弟,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也理解你们的想法……这次你们出去,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大致我也猜得出来,肯定是因为老大的事情,不然你们不会违反纪律的。”

    几个人都愣住了,纷纷低头不语。

    ≈ap;quot;其实即便是你们告诉我,我也会同意,我甚至会参与……我没你们想的那么死板刻薄。≈ap;quot;霍雷霆说着,声音越来越重:≈ap;quot;其实我跟你们一样,如果是老大的事情,我也会毫不犹豫……我宁愿上刀山下火海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们!≈ap;quot;

    【ps:加更毕……】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