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离开龙怒特战队是所有人都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可生活要继续,训练要继续,一切都要继续,所以必须有人站出来,扛起龙怒特战队的旗帜让辉煌继续。这么大的压力总是需要有人承担,谁都没想过自己要去承担这个压力,王逸也没想过要强迫谁来承担这个压力,他一直都在等一个能主动站出来的人,他很清楚,只有主动站出来的人,才能真正的承受住压力,才能真正做好徐云不在之后的一切事情。而霍雷霆就是那个想明白之后站出来的人。

    当王逸宣布霍雷霆为代理队长的时候,整个龙怒特战队没有一个人开口说支持,所有人对霍雷霆都有强烈的意见,所有人都觉得他这么做是在挑战徐云的权威,所有人都觉得他是没心没肺没有良心想要顶替徐云,都觉得他是要代替徐云,崇尚权位,觉得他对徐云不尊重。

    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做的一切恰恰相反,就是因为他更尊重徐云,就是因为他不希望徐云手这支钢铁部队会在他离开之后土崩瓦解,他要守护住徐云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他只能背着一身的骂名站出来,让所有人都觉得龙怒特战队还在。不管其他人理解还是不理解,他都选择了这么去做,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徐云某一天回来的时候,依然能看到龙怒特战队,而不是一支支离破碎的颓废小分队。

    这就是霍雷霆的想法,可真的理解的有几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寒战和几个年长一些的老青年似乎慢慢理解了他的用心良苦,可是钱风和花小楼这些年少气盛的小青年却越来越不买他的账。

    终于有机会把心的不爽快全部吐出来,霍雷霆有种如获重释的感觉,压在心头千斤重的那块石头瞬间消失了似的,他没想到钱风的一句对不起,能让他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能得到理解,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他很感激这句对不起,感激钱风的理解和认可,一句对不起,足够了。

    ≈ap;quot;我希望你们把我当兄弟,这件事情你们没告诉我,我的确挺窝火。≈ap;quot;霍雷霆道:≈ap;quot;我也特别想老大了,我也想跟他诉诉苦,可是你们这些小子都不给我机会,呵呵。”

    寒战也呵呵一笑:≈ap;quot;我们是不敢冒险啊,万一你真为了原则不让我们去,那我们可就傻眼了。你也别不承认,你这家伙的原则性就是太强了,若不是你这么强的原则性,我们没准儿还真敢跟你请示。”

    霍雷霆点点头,似乎自己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但又摇了摇头:≈ap;quot;这也要看什么样子的事儿,你们平时也都那么遵守纪律呢,碰上老大的事儿,谁也不淡定了不是。我也一样。”

    几个人正聊着呢,王逸突然就推门而入,一瞬间,整个房间的空气就凝固了。谁也不敢再乱说话了。面前这个精气神十足的小老头,用那炯炯有神的小眼睛扫过每一人的目光,所有人在跟他对视之后,都忍不住深深低下了头。

    ≈ap;quot;看样子你们的气氛还挺不错的啊,很好。≈ap;quot;王逸哼哼浅笑一声:≈ap;quot;怎么样,这次出行有没有什么心得,谁先跟我聊一聊,谁先跟我谈一谈?”

    几人都耷拉着脑袋,谁也不敢吭声,这种事情在普通队伍都是非常严重的违纪行为,更何况他们是特战队的人,这种私自出行可是非常非常重的违纪行为,即便是开除也一点都不过分。

    霍雷霆突然起身走到王逸面前:≈ap;quot;对不起,师尊,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他们离开之前跟我申请过,是我让他们私自出行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有错,所谓不知者无罪,如果要处分就处分我,一切都是因为我。”

    突然站出一个无辜的人背黑锅,其他人当然是按耐不住了,钱风就是讲义气,虽然他会因为霍雷霆当了队长而跟他过不去,对着干,但真的到了事情上,他可不会让别人帮他承担责任:≈ap;quot;这事儿跟影龙无关,这事儿我是主谋者!师尊,要罚就罚我!”

    ≈ap;quot;其实事情是这样的……≈ap;quot;寒战和公孙冷也抢着说话,花小楼和梵双儿也开始往自己身上包揽责任,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所有人都抢着承担责任,都不希望其他人受惩罚。

    王逸突然运气,一股无形的威压迸发而出,一屋子人突然就没有了动静,谁都没想到师尊竟然会使用威压将他们给压制住。

    ≈ap;quot;都别说了!嘴八舌的,嚷嚷的我脑仁都大了。这事儿要怪就怪徐云那混蛋小子,若不是他,你们也不会乱来!≈ap;quot;王逸哼了一声:≈ap;quot;不过,我也相信他不会带你们去做错事。你们现在一个个都在争,是要抢功劳是吧?”

    功劳?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他们真不敢相信这事情有什么功劳可以讲。

    王逸径直走向前,一把在寒战手里拿过窗帘布包裹着的东西,轻轻放在桌子上,哗一下掀开。古铜色的佛头呈现在众人的眼前,所有人都忍不住眼前一亮,那种佛气仿佛瞬间在房间**开。这东西绝对有灵气!

    ≈ap;quot;知道这是什么吗。≈ap;quot;王逸微微一笑,一点都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ap;quot;万佛山那个流失的佛头。呵呵呵,是真没想到竟然还有一天能出现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这是我们国家的无价奎宝!他跟生肖铜兽一样,都是我们的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无价宝藏。你们这次去金角夺回佛头,完美的完成了任务,实在是让我骄傲!”

    等一下……王逸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面面相觑,都忍不住想伸手摸摸王逸的脑门是不是发烧了。

    ≈ap;quot;看什么看。≈ap;quot;王逸喝道:≈ap;quot;你们这次秘密出行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就不用装了,是我要你们去秘密执行这个任务的,不是吗?”

    恍然大悟的寒战马上一个立正敬礼:≈ap;quot;是!师尊!我们完成了您安排的任务,还有什么事情请您指示!”

    这话所有人都明白了,连王逸都跟他们站在了一条战线上,若是有他承担这件事情,那他们就绝对不会担心什么处罚了,因为王逸是神龙大队的副队长,有权利调派他们任何一个人,有权利安排神龙大队任何分队去执行任何任务。

    王逸和几人相视一笑:≈ap;quot;还能有什么指示啊,当然是给你们开表彰大会,这是你们龙怒特战队每一个成员的荣耀!哈哈哈,当然,功劳最大的那个人虽然没有在现场,但我相信,他看到你们得到嘉奖,比他自己得到嘉奖还要高兴。”

    众人仰起头,不约而同看向了墙上挂着的那一组组照片,每一张都是集体任务的奖励的留影,徐云的笑容从来都是那么的灿烂。或许这次的留影没有了他,但所有人都相信,他依然是龙怒特战队的魂魄,他才是那个龙魂……

    驱车几小时,一身倦意的徐云终于来到了河东市药膳大酒店。

    单佳豪看到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嚣张的停在酒店门口,正要出来问,就看到了下车的徐云,当时就兴奋的嚎叫一声,直接冲上来:≈ap;quot;云哥!你这是哪搞的?哇塞,发那么大的财啊!”

    徐云直接把车钥匙扔给单佳豪:≈ap;quot;帮我停一下去吧,强子他们到了没有。”

    ≈ap;quot;都在里面等你呢。≈ap;quot;单佳豪接过车钥匙兴奋的上车去停车了,这小子也是个爱车之人,无奈单洪宁一直都没淘汰他现在开着的那辆奥迪Q5,所以单佳豪也一时半会没车开,他那点钱又不足以买好车,一般的车他还看不上。

    徐云大步流星的走进大酒店,这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了单佳豪那一嗓子云哥,全部匆匆出来迎接。强子和南城虎出来的最快,阮清霜紧跟在后,仇妍抱着果果不紧不慢的,众人看到徐云,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果果还没来得及问她爸比学没学会怎么唱小星星呢,徐云就对强子勾了勾手指头:≈ap;quot;强子,过来。”

    强子咧嘴笑着走向前,还以为徐云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呢:≈ap;quot;哥,一路回来辛苦了,咱们先吃饭吧?霜姐都准备好了,都是你爱吃……”

    ≈ap;quot;哐--!”

    强子话还没说完,徐云迎着他就是暴怒一脚,直接踹在强子的小腹上。强子整个人横飞起来,扑通一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刚才徐云这一脚真是不留情面,有没有收力只有徐云知道,如果不收力,强子肯定全身骨头都断掉了,徐云还是没忍心。

    众人惊呆了,一瞬间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就在这药膳大酒店的大厅里,强子狼狈的爬起来,茫然道:≈ap;quot;哥……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咳咳!这是要打死我?”

    阮清霜在仇妍怀里接过果果,想要用手捂住果果的眼睛,仇妍和南城虎都没有一个人出声制止,谁都清楚,徐云不会无缘无故发这么大的脾气。而且他一项都重用强子,更不会没有缘故的这么对待强子。

    徐云二话不说,走到强子面前,突然又是一脚,硬生生把强子给踹飞滚出去十几米!停好车走进来的单佳豪都直接吓傻了,云哥今天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强子停下,再一次狂咳一阵,最后都咳出血来了,他眼圈有些黑,手指有些颤抖,身体也跟着不停的打颤抖。

    徐云终于停下,不再动手:≈ap;quot;强子,你现在是不是想要点什么东西?是不是觉得吸点什么东西就能止痛了?告诉我,是不是,你到底想要怎么样!?≈ap;quot;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