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次是真怒了,谁都看得出来,南城虎把目光投在了阮清霜的身上,似乎这件事情也只能是阮清霜才能解决了,可阮清霜也有些犹豫,她是真没见过徐云发这么大的火,不知道强子到底怎么惹到他了。

    ≈ap;quot;说话!≈ap;quot;徐云仍然是暴走状态,那怒发冲冠的样子让强子忍不住胆寒,他心里也已经开始明白徐云为何这么恼火了。但他不敢承认,真的不敢承认。

    徐云突然起脚又是一记爆踢,强子被踹的连续翻滚了几圈,躺在了众人的面前,大口的呼吸着,这种剧痛已经是在他身体极限的边缘了。只要徐云随时加大力度,都有可能一脚要了他的小命。

    阮清霜毕竟是阮清霜,她心头一软,终于还是出手拦在了徐云的面前,毕竟强子跟他们认识那么久,做任何事情都任劳任怨的,她真不忍心看着强子被徐云这么打下去:≈ap;quot;徐云,可以了吧!到底什么事情一定要用这种方式解决?有什么话大家不能坐下来好好说,你干嘛非要动手打人,差不多就可以了,就算强子犯了再大的错,你也应该消气了吧?”

    徐云皱了皱眉头,阮清霜的介入让他一时之间有些为难,但原则上的事情徐云必须坚守,如果不一次让强子记住,他这辈子恐怕就真的废了。想到这里,徐云也只能是狠下心来。

    ≈ap;quot;霜姐,这件事情你别插手,这是我和强子之间必须要解决的问题。≈ap;quot;徐云道:≈ap;quot;刚才那些只不过是我替他父母打的!如果是为我自己打的,我早就把他打死了。在我眼里,一个废人活着没有任何意义。”

    废人?强子做了什么?南城虎面面相觑。

    ≈ap;quot;就算是他对父母不孝,我们也应该好好跟他讲啊。≈ap;quot;阮清霜误会了:≈ap;quot;强子若是敢对父母不好,不赡养老人,不用你打他,我打!我来跟他沟通这件事情,你若真把人打死了,那他岂不是更没有办法尽孝心了!”

    强子终于开口了,看到徐云和阮清霜都对他那么好,一个心软心疼他,一个是恨铁不成钢,他真的好后悔自己所做过的那些事情!

    ≈ap;quot;霜姐,你别管我了,今天云哥就算是打死我,我也是罪有应得。≈ap;quot;强子很认真:≈ap;quot;我知道我错了,错了就是错了,不论云哥怎么惩罚我都行。我认了,我绝对没有半句怨言!云哥,只求你给我留点面子……”

    徐云又何尝不心痛,虽然强子没有跟龙怒的那群兄弟一样陪他出生入死,但自从他认识强子以来,强子对他永远都是马首是瞻,就那次他能带人冲去四狼帮的狗场帮他拼命,就足以让徐云把他当兄弟了。

    徐云深呼一口气:≈ap;quot;强子,不是我不给你留面子,面子是自己挣的,既然你做了,就别怕丢人。”

    ≈ap;quot;……≈ap;quot;强子咬着牙,把脸深深埋在地上:≈ap;quot;我错了……哥……我改,我一定改……我求求你,求求你原谅我,求求你不要说了……我改,我真的改,以后再也不敢了……”

    ≈ap;quot;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相信你?≈ap;quot;徐云深呼一口气,他真的是恨铁不成钢:≈ap;quot;我要你亲口承认。身上还有多少,都给我拿出来。”

    ≈ap;quot;没……没有了,一点都没有。≈ap;quot;强子紧张道。

    徐云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面走去。所有人都看的面面相觑,南城虎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发生什么事情,纷纷喉结耸动咽着唾沫,谁也不敢乱说话,一个个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碰那些东西。

    仇妍似乎也能看出十之八、九,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开,她知道徐云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他有办法让强子彻底戒掉。

    阮清霜仍然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徐云到底是在做什么,只见徐云走出大厅,径直走向强子的那辆奥迪车前,没等强子喊出声音,徐云就已经哐一拳砸碎了整个驾驶座的侧玻璃,他懒得跟强子要车钥匙,这辆车他也没打算继续留着,强子恐怕没少在这辆车里吸食过海洛因,徐云担心他以后一个人开车的时候也会想到,杜绝一个吸毒人员再次上瘾,就要杜绝他之前任何跟毒品有关的东西。

    很快,徐云就在强子车内控扶手下的储物空间内找到一包白色粉末的东西。

    当徐云拿着这包白色的粉末走回来的时候,阮清霜虽然没见过这东西,但电视里也看过,她终于模模糊糊的明白徐云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原来强子碰了如此不该碰的东西。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再说话了,两面作难下,她只能是抱着果果转身离开。果果这小大人也知道这时候她最好不要说话,因为爸比现在是怒火攻心……

    虽然早已猜到了强子做了什么事情,但南城虎看着徐云把那么大一包白粉扔在地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深呼一口气,这可足足有五十克海洛因啊!

    ≈ap;quot;就这些,已经足够判你了。≈ap;quot;徐云冷冷道:≈ap;quot;强子,我问你最后一句,你有没有参与贩卖,说实话。”

    强子使劲儿摇着头:≈ap;quot;没有……这个真没有,云哥,我就是一时糊涂,我知道我不该碰,我戒,我一定戒!”

    ≈ap;quot;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ap;quot;徐云指着地上那包白色海洛因,对南城虎和单佳豪他们几人道:≈ap;quot;今天他就是个例子,以后谁敢碰,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连这么点自制力都没有的人,就不配和我当兄弟。听懂了吗!”

    ≈ap;quot;听懂了。≈ap;quot;几人纷纷点头,谁都不敢多说半个不字。

    强子的泪都快出来了:≈ap;quot;哥,哥……你原谅我一次,就这一次,我发誓了,我绝对不会碰了!真的!求求你哥,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徐云一把将强子在地上拎起来:≈ap;quot;我给你机会,等秦婉儿回来之后,你自己去跟她自首,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海洛因是谁卖给你的,统统都讲明白,然后主动申请去戒毒所戒毒,能做得到,以后出来再见我,做不到就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再让我从河东市看到你。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就看你自己怎么去做了。”

    ≈ap;quot;哥,我不用去戒毒所也能戒掉!真的!我发誓!≈ap;quot;强子一听让他去戒毒所,心都凉了大半截了。

    徐云却非常坚持:≈ap;quot;我不会相信一个瘾君子的话,强子,我再强调最后一次,要么去戒毒所戒毒,要么滚出河东。你自己选。”

    说完,徐云一把将强子腰上的车钥匙扯下来,回头扔给了单洪宁:≈ap;quot;你去把他那辆车卖了,好好搜搜车上还有没有这东西,若是有,你扔了烧了泡了随便处理。”

    单洪宁点点头,没有问任何原因,反正现在云哥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ap;quot;强子。做个选择。≈ap;quot;徐云道。

    强子紧紧咬着下唇,一直到咬出血来才松口:≈ap;quot;哥,错了就是错了,我认错,我去自首,我去戒毒所,我都听你的。我就只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原谅我……”

    徐云脸上终于露出了回到河东的第一个笑容:≈ap;quot;我相信你,出来之后,你还是我兄弟。”

    这场面还挺催情的,反正南城虎是觉得挺难受的,他们跟强子也一起玩那么久了,谁也不希望看着他进里面去蹲着啊……可想而知徐云现在心里更不舒服,将心比心,一旦换位思考,所有人才更明白兄弟们的不容易。

    生活就是这样,会充满各种各样的变数,但只要肯去解决,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强子的毒瘾一定可以戒掉,徐云相信他,因为他在强子最后的眼神里看到了坚毅。

    晚上给徐云准备的接风洗尘也就这么散了,徐云随便吃了几口饭便匆匆上楼,他真的感觉累了,自从去了申江之后,一直到从金角回来,这十多天的日子让他身心疲惫,他几乎没有一天晚上是睡好的。

    躺在自己的床上,徐云能闻到被单被罩上那股清新的阳光味道,看来即便是他没回来住,阮清霜依然会每天帮他晒被子,打扫房间。

    好像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所以徐云希望留在这里的几天里能好好陪陪阮清霜。他答应佐媚烟要接手天娱集团,而现在佐媚烟又误会了他,这个如何解释也是一个问题,恐怕佐媚烟那臭脾气他真是不容易搞定,只能是通过冯颖下手了,希望冯颖姐到时候一定要帮他。

    还有就是现在唐九在河东人工河改造工程做的怎么样了,刚才因为强子的事情,徐云也没来得及问问吕峰那河道整修好了没有,唐氏集团有没有开始施工,若是开始施工了,他还真的是要去瞅一眼,虽然他去了没有任何意义,但面子上的事情总是要做到。

    就在徐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阮清霜敲了敲门,没等徐云开口,便开门直接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煮好的燕窝,看到徐云脸上的疲倦之意,心里总是特别不忍:≈ap;quot;是不是这段时间都没睡好?眼睛都有些肿了。”

    ≈ap;quot;是吗?≈ap;quot;徐云这还真是没注意,不过自从开始往金角去,一直到回来的这六天多时间里,他还真没好好睡过觉,最多就是在车上闭眼迷糊一会儿,现在一听阮清霜说,还真觉得眼皮都睁不开了,看样子是真的累了。

    ≈ap;quot;快,趁热喝了。≈ap;quot;阮清霜把燕窝粥端到徐云面前,徐云乖乖的伸手接过,当他端碗的瞬间,碰到了阮清霜的手,一股莫名其妙的旖旎竟然在心头旋起,似乎是那种少男情窦初开的瓶口被打开一样。

    这种感觉可不是徐云平时会感觉到的,他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种砰然心动的感觉。

    一时间,他就那么抱着阮清霜的手,久久没有撒开,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阮清霜也愣住了,没想到徐云会这样……

    【ps:求各种支持~话不多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