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霜脸上绯红开始慢慢犹脖颈爬上来,蔓延过耳后,直接红透脸颊……显然她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到徐云会做出这种行为,这可跟他平日里太不一样了,难道是他有什么话想要跟自己说吗?一时之间,阮清霜也茫然了,这使得她心没有来由的一阵紧张,紧张让她忍不住手一抖,哗一下,整碗热腾腾的燕窝粥直接洒了徐云满床铺……

    天呐!自己到底是再做什么呢?!阮清霜双唇微微颤抖,突发的情况让她更是手忙脚乱了起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才好。

    ≈ap;quot;对不起……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ap;quot;阮清霜一边道歉一边急忙起身,帮徐云把床上洒落的东西收拾起来,徐云也赶紧起来帮忙,他也意识到了,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失态才导致的,脸上写满了不好意思。

    床褥这东西原本就很容易吸水,刚才洒落的又是一碗热汤,虽然表面上的东西都打扫干净了,但湿啪啪的床铺显然是不可能再睡人了。

    阮清霜很是无奈,赶紧把徐云的褥子掀起来,然后去衣橱里面帮他找新的,可是谁曾想这衣橱里面的被褥放的太久,也没有晾晒,摸上去冰凉,还有些返潮的感觉,这下阮清霜就更过意不去了,她每天只顾着帮徐云晒那一套被褥,却忘记了晒一晒衣橱里面备用的褥子了。

    ≈ap;quot;徐云,这个褥子好多天没晾晒过……不然,今天你就去我房间睡吧,我在这边凑合一晚。≈ap;quot;阮清霜尴尬道:≈ap;quot;我真是够笨的,竟然连个碗都端不好,弄的你满床都是……”

    ≈ap;quot;没事儿,现在的床都软,不垫褥子也一样睡。≈ap;quot;徐云道:≈ap;quot;硬木板我都睡的习惯,随便在沙发凑合也行,霜姐,你就别麻烦了,你快回去睡吧。我没问题。”

    阮清霜有些心疼道:≈ap;quot;你肯定好多天都没好好休息了,今天你就要听我的,到床上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你肯定也闲不住,唐九在人工河的项目已经开工了,你一定在家里闲不住。所以你今天务必要好好睡一觉。”

    徐云无奈的耸耸肩膀:≈ap;quot;果果不是也在你房间,我跟她一起的话,晚上肯定被折腾死,我还是乖乖睡沙发吧。”

    ≈ap;quot;今天晚上果果跟仇妍一起睡。≈ap;quot;阮清霜道:≈ap;quot;走吧,你这根本就没办法睡觉了。这里都是自己家,又不是外人的房间,你怎么还那么拘束。≈ap;quot;说着,阮清霜就直接拉起徐云,根本不给徐云再拒绝的机会,直接把人给带到了她的房间。

    徐云一进屋子就闻到了阮清霜身上那独有的味道,清淡,清香,让人有种出身于世外桃园的感觉。

    ≈ap;quot;坐吧。≈ap;quot;阮清霜好笑道,总觉得徐云现在这状态就跟一个客人似的。

    徐云刚想坐下,却又站起身来:≈ap;quot;我看我还是先洗个澡吧,我都天没洗澡了……≈ap;quot;徐云没有再说下去,这还真是不容易,天没洗澡,还在金角那阴冷的水牢里被泡了好几个小时,身上连烘干都没烘干就往回赶,估计这身上都臭了。

    在自己房间到无所谓,但这是阮清霜的房间,徐云还真不好意思坐下去,生怕把人家的被子也给弄脏了。

    天都没洗澡了!?阮清霜还真是够震惊的:≈ap;quot;你都干什么了,忙的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吗……唉,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洗澡这事儿还用得着我嘱咐你吗?行了,快点去洗吧。”

    徐云站起身准备出去:≈ap;quot;我回屋再洗吧……”

    ≈ap;quot;你在这里洗吧,洗完直接就睡觉了,顺便把衣服放在这里,我一会儿就帮你洗了。≈ap;quot;阮清霜起身把徐云拉住:≈ap;quot;我去帮你拿睡衣,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快点把自己弄干净点去。”

    这对话就跟小两口过日子似的,徐云是真彻底陷入到温柔乡之了,不知道是不是叶法拉把他那蠢蠢欲动的情窦给撬开了,徐云浑身都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身上特别烫,又说不出来到底是怎么烫……管不了那么多了,徐云一头扎进浴室,身上这股子滚烫的感觉若是再不用冷水给激下去,恐怕自己还真会做出点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衣服都没脱就把自己冲洗了个彻彻底底,终于控制住了心那团乱糟糟的感觉,徐云才停下了水龙头。

    ≈ap;quot;衣服我就不帮你拿进去了,浴室里有浴巾,你擦干净出来再换吧。≈ap;quot;阮清霜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或许是她听到了水龙头停止,猜测徐云洗完了。

    殊不知徐云这才脱掉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然后自己动手洗出来,重新打了肥皂把一身汗冲刷干净,擦干头发裹上浴巾走出浴室。

    ≈ap;quot;干嘛呢,怎么那么慢。≈ap;quot;阮清霜说着便迎上来,指了指床上两件徐云的衣服:≈ap;quot;衣服给你拿来了,你换上吧,我去帮你把衣服洗出来。”

    徐云还没来得及解释,阮清霜就进去了,看到徐云把衣服都洗好了,她有些无奈的生气:≈ap;quot;我不是说了会帮你洗吗,你就不能好好休息一下?”

    徐云咧嘴笑了笑:≈ap;quot;霜姐,我没事儿,我还挺精神呢,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

    ≈ap;quot;跟我还用那么客气吗。≈ap;quot;阮清霜反问道:≈ap;quot;徐云,我有句话一直想问你,但一直都没有机会,今天我想问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

    ≈ap;quot;嗯,一定如实回答。≈ap;quot;徐云点头答应道。

    ≈ap;quot;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你什么人。”

    这个问题还真是把徐云给问住了,徐云愣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回答,阮清霜看得出来,他在很认真的面对这个问题,能有徐云这个认真面对的态度就足够了,阮清霜要求的并不多。

    她安静的等着徐云的答案,但是五分钟过去,徐云依然是没有说出话来。徐云承认自己真的是语没学好,没办法,小时候的语都是武术老师教的,能会说话会写字就已经非常棒了。

    ≈ap;quot;算了,呵呵,我也只是随便问问。≈ap;quot;阮清霜最终还是选择了放过徐云,她知道如果是她,同样也很难回答这种问题。毕竟刚才她能问出这个问题,就已经是鼓足了非常大的勇气。

    徐云突然深呼一口气,在背后一把将阮清霜抱入自己的怀,徐云的动作让阮清霜瞬间脑充血,都有些昏迷的状态了。徐云自己也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惊讶,但他既然已经做了,不如就鼓足了勇气一口气做下去。

    ≈ap;quot;霜姐,你在我心里很重要,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你是我……≈ap;quot;徐云结结巴巴道:≈ap;quot;我只想说,即便是在我离开河东的日子里,我心里依然会想着你跟果果,会担心你们,会希望早一点回来见到你……”

    就在徐云尴尬的第一次试图用生涩的语言去表白的时候,果果竟然莫名其妙打开门走了进来。

    两人抱在一起的一幕被果果撞破,自然是尴尬的不得了,没等果果开口,阮清霜就挣脱了徐云的胳膊,上前解释道:≈ap;quot;果果,刚才妈妈是……是在……”

    ≈ap;quot;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ap;quot;果果装傻充愣道:≈ap;quot;那个……妈妈,我是忘记拿我的小黄了,没有小黄我睡不着觉。≈ap;quot;说着,果果便冲过去拿起小黄狗的布娃娃,途还偷偷给了徐云一个抱歉的眼神。

    她这小机灵鬼是真后悔自己突然进来撞破这一幕,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果果倒是蛮期待徐云能跟阮清霜两人之间发生点什么火花,这恐怕是这个丫头最希望看到的八卦。

    临走之前,果果还鞠了一躬:≈ap;quot;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嘿嘿,妈妈,以后我都可以跟仇妍姐姐一起睡觉……呃,不,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觉得我是大孩子了,应该自己睡,能不能让爸比把房子让给我?”

    果果的话说的两人满脸羞红。

    ≈ap;quot;果果,再乱说话就小心打屁股了。≈ap;quot;阮清霜红着脸道。

    ≈ap;quot;哎呀,你们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ap;quot;果果到大方的很:≈ap;quot;这都什么年代了,未婚同居的人多了,不都还流行试婚吗?你们就当是试婚呗,我又不介意你们谈恋爱,干嘛还这么拘束。”

    阮清霜是无语了,她真不敢跟这小丫头对话了, 说不过她,真的是没办法沟通,代沟实在太大了……

    徐云脑仁都疼了,以后他可怎么面对这妖孽啊,估计她抓着自己这把柄能说好一阵子了,只是想想就头疼。唉,这辈子摊上这么一个极品女儿,真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啊。

    ≈ap;quot;哦,对了,记得下次再做这些亲密事情之前,要把门反锁好。≈ap;quot;果果都走出去了,还回来提醒了两人一句,然后帮两人把门反锁扣按下,才给两人把门给带过去。

    咔嚓一声,徐云和阮清霜被锁在了同一个房间。可是刚才那种旖旎的气氛已经被果果这丫头给搅合了,两个人是又好气又好笑,表情极其的无奈,尤其是阮清霜,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正眼面对徐云了,刚才好像是她自己表现也太主动了,一想到这里,她就羞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

    徐云也无奈的摇摇头:≈ap;quot;霜姐,我看我今天还是睡沙发吧……”

    阮清霜什么也没说,笑容尴尬的挂在脸上,随便吧,她满脑子都在想如何跟果果解释刚才的事情,唉,小孩乱想的话,很是不利于身心健康的成长。她这个做妈妈的责任太重大了。

    【ps:求点击……肿么了,都放假了不看小说了?求鲜花……放假了也别忘记了签到呀~~我终于发现学生党读者真的好多,一放假就都顾着约炮而忘记看书了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