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果果搅局之后,徐云突然想到了虞美人跟他说过的那些关于兮希霍亚人的事情,刚才果果在他面前晃过的时候,徐云又看到了她胸前那个圆形的石吊坠。难道说那个东西便是传说的珀伯玉?

    ≈ap;quot;霜姐,你先睡吧,我找仇妍有点事情要谈。≈ap;quot;徐云起身道:≈ap;quot;你放心,我保证我不去睡那个没有褥子的床,我一会儿就回来,绝对老老实实的睡觉。保证完成好你布置给我的好好休息这项任务,你也累了一天了,也抓紧时间休息吧。”

    ≈ap;quot;嗯,你去吧。≈ap;quot;阮清霜正琢磨如何找机会洗个澡呢,现在徐云说要出去,正好给了她机会,不然徐云在她房间的话,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去浴室。虽然相隔一房什么都看不到,但即便是让徐云听到,她也觉得怪不好意思呢。

    徐云来到仇妍房间的时候,果果正绘声绘色的跟仇妍讲着她刚才看到了一幕什么,仇妍无奈摇了摇头,就算是不想听,也只能硬着头皮顺着果果去讲。这丫头片子若是不一吐为快,晚上肯定会睡不着觉的。

    ≈ap;quot;你怎么来了?≈ap;quot;开门看到是徐云,仇妍真有些惊诧,她一直觉得徐云应该有很多话想要跟阮清霜讲,怎么会突然来她这里呢。

    徐云一边进屋一边道:≈ap;quot;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关于果果。”

    ≈ap;quot;关于果果?≈ap;quot;仇妍有些没明白徐云的意思:≈ap;quot;难道……你是想把我和果果送回苏杭去?”

    ≈ap;quot;当然不是。≈ap;quot;徐云道:≈ap;quot;我才舍不得呢,谁能跟我这么个年纪就有这么一个乖巧妖孽的女儿,你若是想带果果走,我还不愿意呢。而且有件事情我必须要确认,如果是真的,我就更不能让你和果果离开我身边了。”

    虽然徐云这话不是什么爱情的保证和承诺,但还是听的仇妍心一阵暖暖的,一阵娇羞之后,她才意识到这可不是什么情话,神情恢复自然平静。果果看到徐云来这里,显然满脸都是失落感,也不知道她这心里到底是想了些什么。

    ≈ap;quot;唉……≈ap;quot;果果长叹一口气,失落的神色写满整个脸庞:≈ap;quot;这才几分钟,就跑到我们房间来,肯定是又没推倒……唉,我算是彻底无语了,这么点小事儿,还非要我讲吗。”

    看着这小大人唉声叹气的样子,徐云真恨不得一头撞死,不让人活了啊。

    仇妍耸了耸肩膀,用肢体语言告诉徐云,最好不要跟果果较真,这么聊下去的话,她一定会把你带入一个精神混乱的世界,随便她吧。她说她的,你聊你的,别跟她一个频率就好。

    徐云坐到果果旁边,示意仇妍也坐下,果果警惕的看着两个把她夹在间的大人:≈ap;quot;你们要干嘛……”

    ≈ap;quot;这个东西能摘下来给我看一下吗?≈ap;quot;徐云指了指果果胸口上的那个圆形的石吊坠。

    果果和仇妍几乎是异口同声摇头道:≈ap;quot;不行,这个东西不能摘下来的,任何人都不可以,这是我爷爷(冯千岁)特别特别嘱咐过的,任何人也不可以拿下来看。”

    果然,这个东西特别的重要,对于果果,对于冯家,对于他们兮希霍亚族人非常非常的重要。

    ≈ap;quot;这个东西是叫珀伯玉吧?≈ap;quot;徐云没有强求,淡淡问道。

    ≈ap;quot;你怎么知道?≈ap;quot;果果两眼一睁:≈ap;quot;老爸,我爷爷可是说没有任何人会认得出这个东西,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显然,仇妍的表情很疑惑,连她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珀伯玉,她只知道这个小石头吊坠对于果果很重要,对于冯家很重要,却并没有听冯千岁说过这东西竟然是玉石。

    徐云点点头:≈ap;quot;果果,你带的这个东西的确非常非常重要,但以后你绝对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承认这个东西是珀伯玉,如果再有人问起,你就说这是老爸在沙滩上给你捡来的一块小石头打磨的吊坠。”

    ≈ap;quot;嗯。≈ap;quot;果果乖巧的点了点头。

    ≈ap;quot;这到底是什么。≈ap;quot;仇妍不解的看着徐云:≈ap;quot;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小石坠对果果如此重要的?徐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徐云没有否认:≈ap;quot;我的确知道了一些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仇妍,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冯千岁也从未跟你说过这个秘密,那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看好果果,我会让这个秘密永远石沉大海。”

    当徐云离开之后,仇妍好奇心番五次的扰乱自己,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有些事情的确就是这样,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连果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更别说她会知道那个石吊坠的秘密了,但石吊坠对于果果来说却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因为这个东西是她所有能量的来源。如果没有了石吊坠,她体内产生的那种能被高手隐形吸收化为己有的能量会没有产生地,她便会被抽干……

    ……

    再次回到阮清霜的房间,徐云发现阮清霜竟然已经穿着睡衣在沙发上睡着了,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那种刚刚洗过澡的味道。看看那偌大的床铺,徐云心存感激的笑了笑。

    阮清霜总是再关心徐云是不是累了,是不是没休息好,其实她自己本身就很累,而且徐云不在的时候,她几乎就没有休息好过,因为她会担心,她会胡思乱想,她会睡不好。这就是为何徐云一出现,她就终于能那么快便入睡的原因了,即便是在沙发上,她也很快便睡着了,只因她真的太累了。

    看着沙发上的阮清霜,徐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痛。即便她都已经这么累了,身心疲倦,窝在沙发里都能这么容易便睡着了,但她依然还会坚持选择把床铺留给自己。这种感动不是用言语能够形容的。

    徐云一直都觉得自己并没有给予过阮清霜什么,关心,照顾上,永远都是阮清霜给予他的要比自己给予她的多的多。徐云轻轻的俯下身,一手揽住阮清霜的后背,一手揽住她的腿弯,轻轻的,慢慢的将她抱起,然后不急不慢的轻轻放在床上。

    ≈ap;quot;这么大的床,明明睡两个人都很轻松,你怎么还傻乎乎的去睡沙发。≈ap;quot;徐云轻声自言自语道:≈ap;quot;霜姐,谢谢你对我付出那么多的关心,给予我那么多的照顾……我什么都没能给予过你,你还是依然这么无私的对我……”

    在徐云也躺在床上的那一刻,阮清霜紧闭的眼角有一道闪烁滑落在枕头上。

    没有人知道阮清霜到底睡着还是没有睡着。但是阮清霜却知道,徐云绝对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从未给与。他给予了她太多太多,如果没有徐云,她很难想像自己现在还能不能坚持在河东市,或许她已经被可恶的吕宝纠缠到无可奈何,也或许店面被金彪夫妇收回而流落街头。

    如果只是阮清霜她自己一个人,她或许还不会觉得怎么样,但那个时候果果怎么办,别说是果果上学的问题了,恐怕果果都要跟着她一起流落街头了。一想到那种画面,阮清霜就忍不住再次落泪。

    万幸,上帝对善良的人总会有好报的。徐云就像是天上安排到她们身边的天使一样。

    阮清霜想到这里,忍不住睁开眼睛转过头,想要看一看这个上帝派来的天使。

    而这时候徐云却已经睡着了,他入睡很快,尤其是在能够彻底放松心境的情况下,多天来积压的疲倦感彻底爆发,所以他睡的很熟,特别熟。身边有阮清霜在,让徐云觉得特别安心,这是这么多日子以来,他睡的最安心最放松的一晚了。

    ……

    伴着清晨的阳光,徐云醒来的时候,阮清霜早已经不在房间了。昨晚因强子的事情,没能给徐云好好接风洗尘,所以阮清霜一大早就准备了丰盛的早餐,连果果都嚷嚷妈妈偏心。

    几个人吃过早餐之后,仇妍便带果果去上学,虽然现在店里有空闲的车,别克大商务和高尔夫R都随便用,外加徐云还带回来一辆保时捷卡宴。但仇妍依然坚持自己的做法,只要天气晴朗没有阴雨,那就必须让果果步行去上学。

    生命在于运动,这话一点都没错。若是都不运动,那基因会随着人们的懒惰而发生变化,会导致退化。就像是《机器人总动员》里面演绎的一样,人类在宇宙飞船上的百年,都退化成了跌倒都没办法自己爬起来的胖子,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当有一天就连洗脸刷牙甚至拉屎都不用你亲力亲为,只需要打个响指喊一声,就会有机器人帮你搞定,你百分之百会退化成一个废物。

    目送仇妍和果果离开之后,阮清霜笑了笑:≈ap;quot;你也去吧,去人工河那边看看,最近唐九可是很积极呢。我让她晚上来这里住就可以,但她却坚持要住在人工河那边的一家快捷酒店,说是方便晚上跟工程师和设计师探讨一些不足的地方。你去劝劝她吧,可能你说比我们说都有用。还是住自己家的更舒服啊。”

    ≈ap;quot;嗯。≈ap;quot;徐云点点头,他现在从大酒店开车出发,正好是早高峰,估计到了目的地之后,人家工地的工人都开始开工了:≈ap;quot;霜姐,那我先去了。”

    阮清霜正要把车钥匙掏给徐云,徐云却晃了晃手钥匙道:≈ap;quot;我这有。”

    没等阮清霜问他在哪里搞来的汽车,徐云就驾车离开了,看着车尾远离,阮清霜对站在她身旁一起欢送徐云的单佳豪道:≈ap;quot;这个是不是那个什么哈弗什么六?平时路上白色的挺多,这个黑色还挺好看呢,跟那些白色的不一样的感觉……十几万的车真挺值的。”

    单佳豪一脑门子汗啊……这哪是什么哈弗,就看那21寸的大轮毂,就知道是263万的顶配卡宴嘛……光是购置税就够买两辆哈弗了……

    【ps:有票的给个票咯~顺道一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