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市人工河就在南城区的边缘,过了人工河便是乡镇了,这人工河要说也是河东市的面子工程,毕竟距离南高速口就只有、五里路,在河东下高速的车基本都能路过这个地方,这就是秦忠明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项目的原因了。

    当徐云驱车赶到距离施工现场指挥部还有两百米的时候,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五、六辆汽车将指挥部的院门堵了个结结实实,每辆车旁边都站着几个小青年,搭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脾气的那种。

    指挥部的门口,唐九沉着脸,她真没想到这活儿还那么难接手,开始吕峰他们处理河道的时候一点麻烦也没闹出来,就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他吕峰在河东市惹不起一样。昨天所有河道的活都结束了,吕峰也带人走了。

    他们这头一天才走,第二天就有不明身份的人来讨饭吃,简直让唐九无法安奈心的那股怒火。经过这些天,唐九也成熟了很多,她知道有些时候只通过耍脾气是无法解决问题的,问题需要耐下心来处理,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惹出什么麻烦,她只需要用最少的损失去解决麻烦就好,生气和发怒一点意义都没有,那只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傻办法。

    ≈ap;quot;哟,没想到这负责的唐老板竟然是个妞儿啊。≈ap;quot;对方为首的是一个纹身狂,不知道他穿的衣服内都纹了什么,但他露出的皮肤上,不管是脖子还是手腕,还是手指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纹身,老远看过去就像是爬了一身的绿色恶蛆一样。

    简单的纹身装饰或者是纹身身份象征,这些东西徐云到还能接受,但这些搞人体极限的,非要把自己纹成一个绿粽子的家伙,徐云还真接受不了,一点美感都没有了,如果说想要回头率,那不如干脆在背后纹一坨大便,回头率绝对比这都要高。

    ≈ap;quot;你们想要怎么样,说吧。≈ap;quot;唐九丝毫没有被对方的挑衅激怒:≈ap;quot;我的时间很紧,最好不要耽误我太久。”

    ≈ap;quot;哈哈,唐老板是爽快人啊,没想到你比男人都爽快。那好,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ap;quot;纹身男笑了笑:≈ap;quot;要说我们是来要钱的,那就是骂我们是强盗,我们可不是强盗,我们是想诚心诚意做生意的人,大家都是搞建筑的,互相理解,马上到年底了,谁都想多赚两个钱。”

    唐九哼了一声:≈ap;quot;想要活儿是吧?”

    纹身男拍手道:≈ap;quot;漂亮!唐老板果然是聪明人。我们老板就是喜欢跟聪明人合作,如果唐老板你觉得可以的话,就约个时间,我们老板定地方,请您一起去坐坐。”

    ≈ap;quot;不好意思,我的工程,不需要其他人来做。≈ap;quot;唐九淡淡道:≈ap;quot;我有我自己的工程队,我有我自己的人手,别说是你们,就连当地的吕峰也只不过是承包了我在这里处理整修河道的活儿。关于人工河商业街的建筑,我一概不外包。”

    纹身男被唐九说的脸上一阵青红皂白:≈ap;quot;唐老板,话可要想清楚再说。”

    唐九毅然决然的盯着纹身男凶残的目光道:≈ap;quot;我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听不明白,那就是你自己耳朵的问题。回去告诉你们老板,好好想清楚了再来找麻烦,不然会死的很难看。”

    纹身男一瞪眼:≈ap;quot;兄弟们操家伙!”

    说话间,这几辆车内跟来的二十多个人纷纷在车内掏出了武器,清一色的砍刀,而那个纹身男则是在身后一个小弟手里接过他递来的一把自制猎枪。一脸牛气冲天的样子,别提多猖狂了。

    ≈ap;quot;不好意思,我们老板已经想清楚了,如果今天这事儿唐老板不给个面儿,这么大的工程不分一杯羹,那就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ap;quot;纹身男哼了一声:≈ap;quot;唐老板,这河东市也不是你的地盘,我们知道你能拿下工程是你的本事,但能不能顺利完工,那就要看你是不是更有本事了。”

    唐九是真没想到这工地上的活儿会有那么多的麻烦,她一直都把这个社会想的太简单了,现在她才明白,如果你不是地头蛇,那就必须有搞定任何麻烦的本事,不然的话,一个工程做下来,赚的钱还不够去喂狗的。

    看着对方手里的枪,还有那一把把银灿灿的砍刀,唐九心里真的打起了退堂鼓,她真的不希望事情变得如此糟乱。

    一阵猛烈的发动机嗡鸣声在众人身后突然爆起,48T大排量就是不一般五百多马力猛冲上来的黑色卡宴,硬在几辆车间杀出一条血路,把那五六辆车都撞的横竖八的,虽然这辆黑色卡宴的前保险杠也受了大面积的伤,可那几辆车的下场就更可悲了,有的被撞掉了后保险杠,有的被撞掉了后视镜,有的车门也被挤压进去,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开……

    可那五、六辆车加起来的价值也不如这一辆车贵,所以所有人的目光最终还是定格在了这辆惹了大麻烦的黑色卡宴身上。

    唐九看到徐云在车内开门下来的时候,就觉得是老天爷给她变了个大魔术似的,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ap;quot;徐云?!”

    唐九的惊呼声让纹身男一众小混混纷纷打起了精神,而唐九身后那些唐氏集团的工作人员,也从刚刚被吓到双腿打哆嗦,到现在精气神十足,纷纷摩拳擦掌要跟对面混混干一架似的。

    徐云嘿嘿一笑:≈ap;quot;我发现我还真是没白来,刚到这里就碰上事儿了啊。怎么样,唐九,工程上的活儿是不是很不好干?”

    ≈ap;quot;还真是很不好干,看样子我明天就要请吕锋吃顿饭,把运输渣土的活儿直接给他咯。起码他在这里有活儿的时候,还没有这些小混混来找麻烦。≈ap;quot;唐九无奈的摇摇头,还好她跟河东市这群地头蛇们都认识,都有关系,若是在其它地方,她还真没招儿了,只能报警,警察不管的话就只能破财免灾了。

    ≈ap;quot;不用请他了,直接请我就行,我现在一个电话就让他过来。≈ap;quot;徐云一脸笑意,完全没把后面那纹身男他们放在眼里。

    纹身男自然是听说过徐云的大名,赶来河东市混口饭吃,若连点河东市的大人物都不知道,那就等于找死。虽然纹身男知道徐云不好惹,可现在他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不管怎么说,现在纹身男手里还有一把自制猎枪啊!

    纹身男实在受不了对方对他的轻蔑,怒喝一声:≈ap;quot;你他妈就是徐云?!老子告诉你,你可以看不起老子,但最好别看不起老子手里的枪!”

    徐云这才慢慢悠悠的转过头去,声音无比轻蔑道:≈ap;quot;就你手里这破玩意儿也算枪?”

    什么意思?纹身男一愣,要知道枪这玩意在很多时候都是很好使的东西。这就是为何华夏明令禁枪,依然会有很多人私藏枪支的原因,尤其是他们这种出来混的,甭管做什么生意什么买卖的,只要是在这社会上混的,几乎都会为自己准备个这玩意,第一可以在别人欺负到脸上来的时候防身,第二可以扔给小弟出去狐假虎威。

    显然,这东西在徐云面前根本起不到任何虎威的作用。尤其是徐云才刚刚在金角回来,随手带回来的枪就被他直接扔在背包里带回来了,这种自制猎枪算个毛?

    就在纹身男不懂徐云为何这么说的时候,徐云已经打开汽车后门,直接在里面就掏出一把MP5微冲,二话不说就扣动扳机!突突突突突,一拍子弹扫射在纹身男和他身后那群小弟的面前,瞬间,二十多个人就开始抱头鼠窜!

    这也太狠了吧!话都不说就开枪!这光天化日的,简直就是……纹身男根本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就在这群人已经被徐云给震傻了的时候,徐云却把手里的这把MP5直接往车里一丢,自言自语道:≈ap;quot;这玩意真不好使,还是这玩意好使……≈ap;quot;说话间,他就在车内拿出一把M16突击步枪。

    这次纹身男的下巴都几乎掉在地上了,这家伙难道随车就带了一军火库吗!而且他拿出来的这些枪他在现实根本就没见过,只能是玩电脑游戏的时候才有可能爽一爽的枪啊!

    刚从金角回来,这都是徐云和寒战他们缴械的对手手的武器,只是他赶着回河东教育强子,所以忘记了把背包里的东西一起交给陈巍和秦婉儿了。本想等着秦婉儿他们回来之后再上交,没想到这还没交上去就派上了用场。

    反正子弹没什么固定数字,开几枪也无所谓。被人听到徐云也不在乎,工地这种地方,总会能找借口蒙混过去。

    ≈ap;quot;怎么样,你是不是想玩玩真人版的CF?≈ap;quot;徐云嘴角挂着邪气凛然的笑容:≈ap;quot;我随时奉陪,但就是怕你那枪不太行。”

    纹身男软了,彻底服气了:≈ap;quot;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ap;quot;滚。≈ap;quot;徐云一个字送给他:≈ap;quot;以后别再让我在河东看到你,还有,滚之前把你的枪留下。”

    ≈ap;quot;哥,这垃圾您又看不上……我,我这若是拿不回去,也没办法交差啊……≈ap;quot;纹身男尴尬道:≈ap;quot;哥,求您了,给个活路。”

    徐云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一眼狠狠瞪过去:≈ap;quot;那就把手指头留下来。你自己选。”

    纹身男做了一分钟的思想斗争之后,才不甘心的把枪扔下,带着早已吓傻的小弟们开着那几辆被撞成乱八糟的汽车慌乱逃离了现场。看来这河东市人工河的项目还真是碰不得。

    【ps:谢谢诸位祝福小仙的兄弟~也祝你们天天捡钱天天艳遇~】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