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徐云个人而言,这份相信的确是有些沉重,但却是他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纵然是叶法拉的行为有一百万个不对,但她从未对他有过什么欺骗或者是利用,就算她带他去金角,也都是坦诚相待,直接明了的去说服他,而不是选择欺骗的方式。

    仅此一点,徐云便欠叶法拉的人情,他一直都在欺骗她,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在跟叶法拉的接触,扮演的永远都是一个欺骗者,一个利用对方感情来达到自己目的的骗子。抛出道德法律之外,徐云欠她的。

    既然欠人家的,那就必须要还,徐云对这些事情上一点都不含糊,他绝对不会因为叶法拉是个重犯就另眼相看,另外相对,该还的必须换。所以徐云没得选择,非常认真的答应了叶法拉。

    在得到徐云的回复之后,叶法拉也非常遵守自己的承诺,终于招供了跟她有关系的一切利益网,这个利益网真的全盘托出之后还真的非常恐怖,其不乏一些重要职位的官员,申江之外其他地区跟叶法拉有联系的毒贩也都有≈ap;quot;路子≈ap;quot;,所谓≈ap;quot;路子≈ap;quot;便是买通的这些白道上的人,给他们提供方便,以便于他们能安全的接头,安全的拿货出货。

    以叶法拉为首的这个巨大毒品网络绝对让人震惊,他们能在社会上屹立不倒,就是因为那些无形的手在扶持他们,支持他们,给予他们各种的方便和各种的帮助,想要真正彻底的铲除一个犯罪网络,需要的绝对不仅仅是对这些人进行抓捕,还需要对执法内部的洗牌。只有先把监守自盗的人解决,才能解决根本上的问题。

    当叶法拉把最后的名单交出来之后,徐云还真是吓了一大跳,绝对是一个可以惊呆任何一届申江市委书记的名单,上面从税务到工商,从公安到市委,到处都有收受过叶法拉好处的人,他们利益网上的保护伞相当巨大,也相当让人不可思议。

    ≈ap;quot;这些人都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但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揭发。≈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只要存在利益的地方,就存在欺骗。罪恶的根源或许不是起源于我,而是起源于那些权利……当上官羽帝离世之后,依然会有各种高官权威向我伸手索取,如果我不继续做上官羽帝的生意,我将会连星凯大酒店也保不住……有些时候看似复杂的问题,其实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切断罪恶的根源,往往是最简单杜绝罪恶的方法。很多人做事情可以不去违纪,可以不去犯法,依然能得到他所需要的利益和回报。可是有一天他们发现,他们得到的回报甚至无法满足那些管制他们的人的需求,所以他们才开始去以身犯险,不但满足了他们的利益,也满足了那些管制他们的人的利益……这才形成了罪恶。”

    这番话令人深思,也值得那些部门的人们去深刻的反省。

    徐云想到在超市里那种特别昂贵的物品专区,经常听老百姓们说的一句话:这么贵的东西卖给谁啊?哼,买的不吃,吃的不买。

    ……

    由于叶法拉名下的星凯大酒店和别墅在很早之前就都做了财产转移,而且这些东西的确不存在赃款,所以无权没收充公。当徐云再次来到这处别墅的时候,除了院子里的汽车没有了,剩下的一切东西依然都安然无损。

    就在徐云四处观望的时候,一辆骚气十足的橙色兰博基尼盖拉多,咆哮着突然霸气停在了别墅门口,车门掀起,车内走下一个长相清秀的小男孩,随后那辆骚气十足的橙色兰博基尼盖拉多便咆哮着离去。

    长相清秀的男孩看着别墅大门开着,也没多想,当他走进来的时候,才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徐云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

    ≈ap;quot;你是谁啊?≈ap;quot;男孩的口气显然不太爽:≈ap;quot;叶姨呢?”

    徐云想了一下:≈ap;quot;虽然我想说假话,但是你叶姨却跟我说过,让我把一切都如实的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的话,那我们就进屋聊吧,因为这说来话长。”

    ≈ap;quot;有病。≈ap;quot;男孩冷哼一声,然后大步走过徐云面前,熟练的打开房门,丝毫没有理会徐云的意思,进屋之后便重重将房门关上。他不希望跟任何陌生人说话,一个月才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他只想见见叶姨。以往每次他回家的时候叶姨都会在家等他。

    这个男孩便是叶法拉口的步飞梵,虽然才是年仅十二岁的初一学生,但长得却一点都不稚气,身高也已经有一米,非常清秀非常帅气。

    就在步飞梵正琢磨叶姨去了哪里的时候,徐云便开门走了进来,步飞梵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走进来的家伙,而这个家伙却对他晃了晃手的房门钥匙。

    ≈ap;quot;现在这个家里,我是你的监护人,所以你最好不要用这个态度对我。≈ap;quot;徐云没有跟他客气,最初的微笑已经用过了,显然这小子对他一点都不友好:≈ap;quot;你就是步飞梵吧?你可以不非凡,但不是在我面前,在我面前你最好乖一点,正常一点,平凡一点。因为我可没那么多的耐心。”

    ≈ap;quot;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ap;quot;步飞梵瞪眼道:≈ap;quot;你到底是什么人,叶姨到底去了哪里!”

    ≈ap;quot;之前你就问过我这两个问题,我说过我会跟你解释,但你没有听,就把我拒之门外。≈ap;quot;徐云道:≈ap;quot;所以这次我要确定你是不是要听,如果你还是这种情况,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步飞梵还真是没让徐云失望,他果然又冷哼一声:≈ap;quot;那你又能怎么样。”

    这小子说完就要往楼上走去,还是准备把徐云直接晾在一边,既然问了问题,那就要听别人的回答,这是起码的基本礼貌。看来这小子还真是不懂什么是礼貌。

    徐云已经答应过叶法拉要帮她做这小子的监护人,那就有权利教他如何做人。

    没等步飞梵跨上楼梯,背后一阵寒风袭过,他整个人便一头栽下去,眼瞅着就要被楼梯磕掉门牙破相的时候,后衣领却被徐云一把抓住。

    ≈ap;quot;没礼貌的小孩很容易摔倒,所以你上楼的时候最好悠着点。≈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我可不是每次都会救你的,如果摔残了破相了,也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步飞梵咬咬牙,狠狠的瞪了徐云一眼,他很清楚刚才就是这个人搞的鬼,可他又想不明白对方是怎么样做到的。但从小倔强的步飞梵才不会轻易认输,他毅然决然的拍掉徐云拉住他后衣领的手,继续上楼。

    但他连一步都没迈出去,就再次感到了身后那一阵威压带动的气流猛涌向自己后背!这是多么牛弊的气功才能做到如此地步!幸好步飞梵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他双手及时撑地,才使得自己没有被重重摔到脸。

    ≈ap;quot;你到底想搞什么鬼!≈ap;quot;步飞梵瞪眼道:≈ap;quot;我告诉你,你若再敢戏弄我,就别怪叶姨回来对你不客气!”

    ≈ap;quot;你叶姨回不来了。≈ap;quot;徐云不在跟他逗乐:≈ap;quot;小子,你听清楚,我只讲一遍。你叶姨去了什么地方你也别多想,但她可以肯定再也回不来了,现在你的监护人是我,如果不是你叶姨开口求我,你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没有监护人的孤儿了。她留给你的一切除了这套房子之外,还有就是星凯大酒店,别往院子外面看,那辆车是我的,不是你的名字。”

    步飞梵被徐云一顿给说懵了。

    徐云继续道:≈ap;quot;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耐心,如果不想挨打,那你最好乖乖跟我配合。我对男孩子一向苛刻,如果你是个姑娘,我或许会对你不错,可惜你投错了胎。既然是男孩,那就别在我面前叽叽歪歪抱怨什么,听懂了吗?”

    ≈ap;quot;我凭什么听你的?≈ap;quot;步飞梵冷笑一声:≈ap;quot;我凭什么相信你?”

    徐云在口袋里摸出一支录音笔扔在桌子上:≈ap;quot;你若想听,就滚回自己房间去听。哭的话别让我看见,也别让我听到,我最见不得的事情便是男孩子在我面前哭鼻子,特别的不爷们儿,没意思。”

    步飞梵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慌,他自从刚才就没相信过这个人说的任何一句话,但现在他开始觉察到,这个人没有跟自己开玩笑,而且他也肯定不是来找麻烦的,若是找麻烦的,早就把他带走了,还在这里废什么话啊?

    至于步飞梵为什么不会害怕陌生人出现在自己家里,那是因为别墅的监控系统很全面,他不是没被叶姨的对头绑走过,但叶姨一发狠,就算是申江混子头儿疯子都傻眼,所以步飞梵从小就没好怕的。

    更何况他自从记事开始,就是一个孤苦伶仃的流浪儿,捡垃圾睡桥洞,什么事情他没经历过?六岁的时候他就敢跟野狗群拼命,敢跟大他二十岁的混混手里抢烟抽。若不是叶法拉在那时候收留了他,恐怕他早就成了街边上的恶棍混子。

    所以步飞梵的世界里就没有害怕两个字,对任何人他都不怕,所以他才能在今年初一上半学期,就成了整个学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刺头,就连高部的学生都对他另眼相看,把他列入了黑名单之。

    步飞梵一把拿起徐云扔在桌上的录音笔,头也不回的就跑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他知道这肯定是叶姨要对他说的话,哐当一声关上门,步飞梵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录音笔……

    【ps:真心不知道大神们有没有身心疲惫瓶颈的时候,我这脑子里现在乱啊,有种想法,想把步飞梵列入下一本书的备选主角……一想这些就不知道如何写了,虽然自从开始码小说以来,正儿八经发布的也有八百万字了,但还是火候未到啊……勤能补拙,小仙一定努力码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