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quot;帅哥哥,你叫什么?是步飞梵的什么人?≈ap;quot;长发披肩的女孩穿着打扮挺成熟的,根本看不出来她的年龄,有十二、岁孩子的稚气感,也有十、八岁左右少女的青春感,还有二十四、五岁女孩的性感……说着,长发女孩还把手拿着的酒瓶递过来跟徐云手的酒瓶轻碰了一下。

    徐云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被小女孩搭讪,他举了一下酒瓶示意,然后便独自仰头咕咚喝了一大口,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会有种莫名其妙的崇尚感,总觉得能喝酒的人就很帅。徐云拿着威士忌当可乐喝的气势顿时让对面女孩惊叹,她也毫不犹豫拿着手那瓶天蓝色的锐澳鸡尾酒咕咚咕咚灌下半瓶。

    ≈ap;quot;我是他的监护人,徐云。≈ap;quot;徐云微微一笑,如果他是家长,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家长,合格的家长可不会让一群未成年的孩子在家里开趴,还亲自准备那么多各式各样的酒水,简直就是纵容青少年学坏。

    长发女孩抿嘴一笑:≈ap;quot;我叫林娜,是步飞梵学校里的姐们儿,真没想到他竟然能有你这样一个开明的监护人。怪不得他会请我们来家里开趴而不是去KTV开个大包厢,原来是因为你支持他,真羡慕他啊。”

    ≈ap;quot;你羡慕他?他没什么好羡慕的,你家里一定很有钱吧,他应该羡慕你。≈ap;quot;徐云一怔,心里有些触动,他想问问林娜,如果她知道步飞梵的童年,她还会不会羡慕他,如果她知道现在为什么他是步飞梵的监护人,还会不会羡慕他。

    林娜嘴角微扬:≈ap;quot;切,我家那点钱拿到叶姨面前可什么都算不上……咿?不对啊,为什么你是步飞梵的监护人,叶姨呢?”

    ≈ap;quot;你们都认识叶法拉?≈ap;quot;徐云淡淡道。

    林娜似乎很惊讶徐云敢直呼叶法拉的名字:≈ap;quot;当然,申江有几个不认识叶姨的。但可惜叶姨不认识我们。这么说的话,你认识叶姨?而且你们关系还很不错嘛?”

    徐云点点头,再次拿起手那瓶威士忌灌了两口:≈ap;quot;当然认识,我们是朋友。”

    林娜一脸花痴的看着徐云:≈ap;quot;好帅哦……跟叶姨是朋友……”

    ≈ap;quot;娜娜,你又犯花痴了?≈ap;quot;步飞梵不知何时突然走到两人面前:≈ap;quot;我跟徐云有些话想单独说,给个机会呗。”

    林娜白了步飞梵一眼,然后就起身离开了,看得出来步飞梵在他们这一群人里是比较有威信比较有威严的,至少说句话不至于一点用都没有。等到林娜离开走远之后,步飞梵才跟徐云碰了一下杯。同样,看到徐云整瓶的喝威士忌,他也很佩服。

    ≈ap;quot;徐云,我想跟你谈谈。≈ap;quot;步飞梵的状态显然是个小大人:≈ap;quot;既然叶姨说让我听你的,我想,我应该试着跟你接触。”

    ≈ap;quot;没问题。≈ap;quot;徐云瓶的酒全部喝掉之后,顺手在桌子上又拿起一瓶,直接用嘴巴将瓶塞咬开吐到垃圾桶:≈ap;quot;有什么想说的,你都可以跟我畅所欲言。”

    步飞梵的心智要比十二岁,不,应该是十岁,比十岁的孩子成熟很多,他见徐云这么畅快,也倒了满满一杯,大口干掉一半:≈ap;quot;我希望你能帮我,叶姨把星凯大酒店交给我打理,但我一点管理的经验都没有,而且我也没什么社会阅历,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处理酒店的事情,所以我想让你帮我。”

    徐云摇了摇头:≈ap;quot;我的任务只是帮她做你的监护人,她可没要求过让我帮你打理酒店,而且我也没这个时间。”

    ≈ap;quot;我知道,请人帮忙做事是需要付出诚意,只要你肯帮我,我可以把星凯每年的年收益的百分之五十给你。≈ap;quot;步飞梵道:≈ap;quot;我的诚意足够充足吧?”

    ≈ap;quot;以我对申江豪华酒店的了解,星凯每年的收入至少在十几个亿以上,除掉一切的开销和运营成本之后,至少也能有八、九千万的利润吧?≈ap;quot;徐云笑了笑:≈ap;quot;这我可是按照最少的去计算的,你愿意每年分给我几千万的收益?”

    步飞梵坚定的点点头:≈ap;quot;你如果不相信,我们现在就可以签订下合同,我马上按手印,以后你就是星凯的幕后老板。”

    ≈ap;quot;为什么相信我?≈ap;quot;徐云还真是佩服这少年的魄力,恐怕一般的成年人都做不到他这么有魄力吧,张口就送出去每年几千万甚至更多的收益,这货长大了绝对不是一般人。

    步飞梵的答案让徐云很头疼:≈ap;quot;因为叶姨相信你,所以,我也相信你。”

    又是这该死的信任。如果叶法拉不相信他,现在也不至于陷入牢狱之,他也不至于拿着每年几千万的收益来请他帮忙做事了。

    ≈ap;quot;我考虑考虑。≈ap;quot;徐云大口的喝着酒。

    步飞梵也没有在逼问,点点头,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就在他走出去两步之后,又转过身来,对徐云笑了笑:≈ap;quot;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酷,呵呵,就连我们校花林娜都看上你了。她最近一直都在想找一个她认为够资格的男人约炮,说是不能亏待了自己的第一次,说不定你有机会。”

    我擦!徐云直接一口酒就呛了出来,这年头的孩子也太不把自己的贞操当回事儿了吧?他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ap;quot;谢谢你送我的生日趴。≈ap;quot;步飞梵说完便再次融入到他那群兄弟当,看得出来,他的那群兄弟对徐云也很好奇,只是步飞梵好像还没有彻底的信任徐云,所以并没有把徐云介绍给他们。

    反正徐云也没兴趣跟这群比自己小那么多岁的家伙们喝酒,所以也并不介意,他独自喝他的酒,但刚才步飞梵的话让他很是受宠若惊,真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这群怀春少女眼的男神……

    之后的个小时里,徐云每次看到林娜以及其他几个姑娘的目光之后,都觉得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来,幸好自己喝的都是自己开瓶的酒,不然还真怕她们给自己下药,然后把自己在迷迷糊糊给办了。

    一群少年少女从八点一直喝酒到凌晨一点多才算终于结束了,每个人的脸上都红透了,酒精让他们所有人都有些摇摇欲坠。

    看时间也不早了,步飞梵委婉的下了送客令之后,所有人便开始起身,掏车钥匙的掏钥匙,互相搀扶的纷纷站起身来。

    徐云微微一笑,开口道:≈ap;quot;都喝了不少,要不要我帮你们打电话找代驾公司叫几个司机?”

    步飞梵旁边那个开着骚橙色兰博基尼盖拉多的少年哈哈大笑两声:≈ap;quot;哥们儿,你可真够逗的,找代驾公司?哪个代驾司机敢来开我这车,你问问呗,哈哈哈,放心吧,哥们儿几个还没事儿,这点酒根本就不算什么。”

    ≈ap;quot;那就打车走。≈ap;quot;徐云道:≈ap;quot;钥匙拿来。”

    ≈ap;quot;哟,这哥们儿什么意思。≈ap;quot;少年回头看了眼步飞梵:≈ap;quot;梵子,你这监护人是喝太平洋的水长大的吧?怎么什么都管啊?他恐怕没有管我的权利吧。”

    步飞梵的脸上也挺难看的:≈ap;quot;徐云,这是我哥们儿,你管不着,他们说没事儿就没事儿,这点酒不算什么。”

    徐云丝毫没有让步:≈ap;quot;要么打车走,要么找代驾,要么就留在这里别走了。”

    ≈ap;quot;怎么着,梵子,叶姨给你找来的这个保姆也太猛了吧?还准备不让哥儿几个走了?”

    林娜笑的花枝招展的:≈ap;quot;不让我们走,那我们睡哪儿呀帅哥哥?嘿嘿,难道说让我睡在你床上吗?”

    听到林娜的调戏,一群女孩更是笑的招摇,惹得小少男们纷纷嫉妒瞪眼,徐云的脸上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越来越开放了,一般人还真控制不住呢。

    ≈ap;quot;徐云,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ap;quot;步飞梵有些不耐烦了:≈ap;quot;让开。”

    ≈ap;quot;你朋友在你家里喝过酒之后开车离开,如果出了任何意外,你觉得你能脱得了关系吗?≈ap;quot;徐云道:≈ap;quot;到时候即便是他们家里人不责怪你,你自己能原谅你自己吗?我一直以为你的心智可以比他们其他人都成熟,但实际上,你依然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家伙。”

    步飞梵咬了咬嘴唇:≈ap;quot;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这边话音刚落,徐云突然出手,脚下步伐精妙,游走在这八人面前只不过是一个照面而已,手就多了数把车钥匙。

    有兰博尼基,有保时捷,有法拉利,有奥迪,有奔驰……

    八个被搜身的家伙瞬间面面相觑,纷纷伸手摸向自己的口袋,车钥匙果然已经被掏走了,他们甚至都没有丝毫感觉,就只是看到了人影在面前闪了一下而已。

    ≈ap;quot;外面九辆车,现在我手里有把钥匙。≈ap;quot;徐云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向五个女孩:≈ap;quot;还有两辆车的钥匙,我希望你们能主动交出来。”

    ≈ap;quot;……”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一个马尾辫女孩在包里掏出了自己的宝马车钥匙,非常配合的交到了徐云的手,她被这个男人的气势给折服了,选择了乖乖的听话。

    林娜也在包里拿出了一把黑色方形钥匙:≈ap;quot;我不想给你,怎么办?≈ap;quot;说话间,林娜便拉开衣领,直接把自己手的钥匙扔进了胸口的内衣之,一脸得意洋洋的神色看着徐云,似乎在挑衅的说:我赢了。

    看到校花林娜做出如此大胆的行为,几个男孩子定力最高的步飞梵都有些控制不住血液冲顶的那种感觉了……徐云会怎么办呢?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花季少女的挑衅,应该何去何从?

    【ps:下节更精彩~~求各种包养各种票~~~】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