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阮清霜面前困难重重,但徐云仍然相信她,没有任何困难能抵挡得住阮清霜,她的坚强和坚持是所有人都不可预估的。甚至是连徐云都不敢说他能比阮清霜还坚强。

    把一切交给阮清霜之后,徐云便跟仇妍和果果离开了星凯大酒店,因为秦婉儿打来电话,说已经帮果果托同事联系了学校,申江市最好的私立学校,从义务教育一直到高,全部一体化服务,一切只为了孩子。

    毕竟现在秦婉儿也是堂堂申江警局的副局长,想巴结她的人多了去了,谁都知道,凭她这年纪轻轻便可以破格提升那么快的,最终那可都是能成就一翻大仕途的牛人,谁都不敢说她上面有没有人。就连局长都对她和颜悦色的,其他同事对她自然是更加百般拍顺。

    谁不希望自己能在这大靠山还没成长起来的时候,就维护一个良好的关系呀。傻子都知道,这时候为她做一丁半点的事儿,绝对要比以后溜须拍马一千句都好使。现在才是给欠人情面儿的时候。

    所以秦婉儿就一句话,马上就有人迅速给她联系张罗,还没等秦婉儿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就给信儿回复了:≈ap;quot;随时带孩子去报名,孩子便随时上课,什么话也不用多说,一定安排到老师最好的班级里去,里面的孩子也绝对都是非富即贵的高素质家庭小孩。”

    前面的那些话徐云到很赞同,但非富即贵的高素质家庭里的小孩就素质高,这一点徐云还真有点犯嘀咕。不过徐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欺负了果果。同年龄段,恐怕只有果果欺负别人的份儿,这一点仇妍也完全放心。

    秦婉儿很快便来接走仇妍和果果去学校安排,徐云却意外接到了冯颖的电话,冯颖可从未给他打过电话,以至于徐云总觉得事情跟有诈似的,都有些不敢相信。

    ≈ap;quot;徐云,我已经听说叶法拉的事情了,我知道肯定是你把她拉下来的。≈ap;quot;冯颖语气坚定:≈ap;quot;如果你还有闲情逸致管那些闲事,倒不如想想办法帮佐媚烟把琴岛那块地拿下来,你若再不出手帮她,她恐怕就真要跟对方的人闹翻了。”

    徐云眉心皱起:≈ap;quot;闹翻了会怎么样。”

    ≈ap;quot;闹翻了肯定就拿不到那块地了,而且之前花的所有钱就完全打水漂了。≈ap;quot;冯颖道:≈ap;quot;徐云,你可是亲口说过你会接手天娱集团的,如果这种关头你不挺身而出,那可就说不过去了。你现在如果还在申江的话,可以定今天下午点半的机票,我会在琴岛机场接你。”

    没给徐云继续问话的机会,冯颖便挂掉了电话。徐云这次不但没有拒绝的理由,也没有拒绝的机会了。再说他原本也应该去找佐媚烟解释一下关于他和叶法拉之间的事情,这次琴岛之行是肯定的了。

    徐云回到别墅之后留了一张字条,把车和车钥匙都留在了家,然后便一人打车去了申江机场,果然有点半飞往琴岛的航班,看样子冯颖已经早就查好了路线,就等着徐云前去了。

    ……

    河东市药膳大酒店的豪华标准间内,一个胡茬比头发都要多的男子脸色很是凝重,他可没想到自己宿醉一宿之后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药膳大酒店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便换了老板!

    冥王吩咐他查办的事情他还没有搞清楚,现在却连人都找不到了,这可让他如何交差?心急如焚之下,他只能求助于苗刀,冥王第一次让他来办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就开了小差,这可是死罪!

    ≈ap;quot;哥,出事儿了……≈ap;quot;男子把药膳大酒店一天之间便易主的事情,尽可能清楚的告诉了苗刀。

    苗刀的脸上瞬间就变了颜色:≈ap;quot;胡来,我可是提醒过你一百次,这次冥王把事情交给你,你一定要打起一百二十个精神!你是不是又喝酒了……你个混蛋……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激怒了冥王,你会死的很惨。”

    胡来,外号醉刀仙,曾经也是跟刽子手苗刀一样,都是天子王龙皇的手下,是苗刀最忠心耿耿的小弟,和他一起投奔冥王之后,就一直在冥王手下做事,虽然平日总是无所事事,喝的酩酊大醉,但论及实力,那也是跟苗刀一样,都是超级境界的高手。

    这次冥王会安排胡来到河东来监控一切,就是因为胡来看上去丝毫不起眼,怎么看都是一个面瓜,而且这种事情只要隐藏好自己的实力即可,根本不需要动太多的脑子。

    可即便是如此简单的事情,还是被胡来给搞砸了。自从胡来被安排到河东市摸底,他就没见到过徐云,所以他得到的命令便是按兵不动,这种清闲的日子自然让胡来很是怯意,没坚持几天,他就开始了宿醉的生活。

    结果一觉醒来便再也看不到那个小丫头的身影了。

    ≈ap;quot;哥,你一定要帮我,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如果那个小丫头身上没有秘密,又怎么会突然消失呢。≈ap;quot;胡来道:≈ap;quot;哥,你说我这样跟冥王解释好不好,我就说,那小丫头身上有秘密,所以他们逃掉了,这样我也算没白在这监视这么多天,冥王或许就不会怪罪我。”

    苗刀冷哼一声:≈ap;quot;你也太天真了吧?逃掉了?逃哪里去了?让你到这里来是做什么的,不就是监视徐云和那个小丫头的吗!他们不见了,你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你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而且你说那个小丫头身上有秘密,什么秘密?如果冥王问起呢?你怎么说?”

    虽然冥王冷尘是让胡来到河东观察这小丫头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但是却并没有告诉过他,到底是什么秘密。如果胡来想要胡编乱造一个,岂不是更容易激怒冥王。

    ≈ap;quot;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查出来他们去了哪里。≈ap;quot;苗刀认真道:≈ap;quot;我可以帮你,但你别指望我可以救你,这件事情不能让冥王知道,如果冥王知道你把人给盯丢了,那就算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胡来,我告诉你,别人眼里你是醉刀仙,冥王眼里你是什么你自己清楚。青鬼是什么下场你不是没看到,如果你硬要步他的后尘,我也不拦着。”

    胡来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ap;quot;哥,我一定想办法查到他们的去处,你一定帮我在冥王面前多说点好话,我发誓,找到人之前我绝对滴酒不沾!”

    苗刀哼了一声:≈ap;quot;怎么做你自己清楚,想查到他们去了哪里也很简单,接近之前跟他们有接触的人,动动脑子就能套出来。”

    ≈ap;quot;嗯,我现在就去办这件事情。≈ap;quot;胡来点头一口答应。

    挂掉电话之后,苗刀那挂着道疤的脸上布满了阴霾,这件事情可不只是胡来一个人的事情。他很想知道青鬼所说的那个小丫头身上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让冥王冷尘也如此感兴趣。

    一旦胡来能拿到有效线索,苗刀的第一任务便是抹杀徐云,他没能查到任何徐云的资料,仅凭这一点信息,苗刀就从未小看过徐云,能让他查不到信息的人不多,这种人本身往往就是一个秘密。

    在布满了疑惑的路上,苗刀也不知道如何做才能得到冥王的欢心,自从他跟鲁南霸主,人称天子的王龙皇闹翻之后,王龙皇就一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黑虎罗星更是对他紧追不舍。他只有在冷尘这里做出点事迹来,才能得到他的欢心,到时候冥王一发话,任凭他王龙皇再厉害,也要给冥王几分薄面,他也便再也不用担心罗星的追杀了。

    这是苗刀跟胡来拜入冥王麾下第一次执行冥王的任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没得到冥王的信任,所以他们对他们做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又不敢多问,生怕多问一句都会惹来横祸。

    既然胡来一个人搞不定,苗刀也终于是坐不住了,事情越快解决,对他们就越是有利。想来想去,他都觉得自己的确有必要亲自到河东一趟。虽然罗星对他的追杀还没停止,但他也必须要挺而走险,不然的话留在冥岛上也是虚度此生了。

    ……

    申江飞琴岛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所以徐云来到琴岛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呢。

    冯颖站在出站口,笑盈盈的看着徐云:≈ap;quot;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ap;quot;让谁失望也不能让冯颖姐失望啊。≈ap;quot;徐云微微一笑道:≈ap;quot;咱们走吧,我想去看看老爷子当年就看上的那块地,到底是什么样的风水宝地。”

    ≈ap;quot;走吧,看了你就知道了。≈ap;quot;冯颖引着徐云走出机场,迅速钻入了佐媚烟的黑色奔驰内。

    伍元冬在驾驶座上冲徐云笑了笑:≈ap;quot;佐总原本是想亲自来呢,但碍于工作太忙,所以没能来。”

    ≈ap;quot;行了,你也别跟他说客套话了,就是碍于面子不肯来。≈ap;quot;冯颖无奈的摇摇头:≈ap;quot;徐云,一会儿你必须要多给她些面子,佐媚烟你又不是不了解。就算是她误会你了,但那天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让她下不来台哦。”

    ≈ap;quot;我知道。≈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冯颖姐,你就放心吧。没有人比我了解佐媚烟的脾气,今天我若是不把她给逗笑了,我就回头跟她姓佐。其实哄她特别好哄,讲一个笑话就搞定。冯颖姐,要不要我先给你讲一个?”

    冯颖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这家伙,怎么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都到这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呢,唉,心态好啊,看样子是她真的不年轻了。

    【ps:学生党大队最近应该考试了吧?嘿嘿,小仙祝你们别管抄还是蒙,都能搞个好成绩~!过年都能拿个万元大红包~~!考好拿到大红包的别忘记打赏一下贵宾票,这可都是小仙诚心向佛给你们祈祷的,哈哈哈哈哈……至于考不好的,哦买噶,那是你肯定是没有注册账户收藏本书并且在正规网站阅读,那可就不怪我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