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点一刻的时候徐云就已经到了亚马逊热带雨林洗浴心。天气越来越冷,大部分懂得享受生活的人都会选择花点小钱,出来蒸一蒸,泡一泡,在找人搓一搓背,让自己舒舒服服享受一个洗浴,而不是在家里冲冲淋浴那么简单的处理一下。

    但这种享受生活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他们也不会选择这种看上去就灯壁辉煌,广告横幅上还招贴着特别推出一百九十八元特色泰式按摩之类广告的洗浴心。

    明眼人都知道,这种奢华的洗浴心做的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生意买卖。而来这里的人,往往是不可能只花五十八块钱洗个澡而不做点其他服务的,就算是没什么钱的打工族或者学生仔,最低也要搞个一百九十八元的泰式按摩。但凡是招待客户之类的,进了这种地方若不花个几千或者上万,那还真对不起招待客户这个词儿。

    不过,现在时间还算早,大部分来这里真舍得花钱的主儿都还在酒桌上推杯换盏呢,所以这个点儿来洗澡的都是前一类人,百八十块找点刺激玩儿的穷人。

    这种场所对于这类人的服务自然不会是尽心尽力,因为他口袋里能吐的就只有那么几张票子而已。所以徐云只是在进门的时候听到了两声先生晚上好,欢迎光临的问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骚扰他的耳根。

    进入更衣室之后,徐云当然是按部就班的换下衣服去冲了个澡,来都来了,你若想穿的人模狗样的到楼上休息厅,肯定会被误认为是便衣,百分之百被轰出去。

    洗过了澡,徐云也换上一身洗浴心给准备好的浴衣,便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楼上的休息室。

    灯光昏暗的休息室内,大约有一百多张休闲单人电子调控床位,大约二十排,每一排前面都有电视机,但画面清一色的都是一个台,也不知道是现在雷剧太多,还是这一层的负责人有抗日情节,放映的是抗战片,那八路绝对各个都是超级高手,枪林弹雨横冲直撞,取敌人首级如同囊探物一般轻松简单,真是威武了我大华夏。

    徐云找了一个空位躺下,看着电视画面,心感慨现在的作者和编剧真没水平,还不如现在的网络作者吹牛逼吹的好。但凡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当年的东瀛鬼子有多狠多毒辣,他们都训练有素,装备也比我们先进很多,如果鬼子真如同电视剧里那么好杀,基本上一个配角都能干掉成千上万,抗日战争就不需要八年了,只需要什么二龙山或者清风寨来两拨子土匪,八天就能赢下这场战争了。

    当年的东瀛鬼子要多狠有多狠,他们都被狗日的天皇洗脑了,一个鬼子抗一把枪抓一把大米,就能在一颗树上活一个多星期,这都是二战时真真确确存在的,、五个一小队的鬼子就能霸占咱华夏一个县,这也是不可否认的。

    就连现在我大华夏如此繁荣富强,东瀛鬼子都还敢在钓龟岛的地方招惹是非,想要引发争端,仅凭这一点就能看透这个民主的劣根性到底有多么的不可救药。

    休息厅里零落的躺着四、五个客人,有做足疗的,有只是躺着看电视的。

    很快,便有服务生走到徐云面前:≈ap;quot;哥,做不做个足疗?一百二十八,免浴资。”

    ≈ap;quot;什么意思?≈ap;quot;徐云愣了一下,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还真不清楚:≈ap;quot;免浴资就是说不用给洗澡的那五十八块钱了?”

    ≈ap;quot;对,只需要一百二十八做个足疗,洗澡的钱就不用了。很划算的。≈ap;quot;服务生极力推荐道,毕竟洗浴心要养活的不只是小姐,还有一部分卖艺不卖身的技师呢。

    徐云皱了皱眉头:≈ap;quot;足底按摩这是要懂得穴位的,瞎按不但没有让人休息放松的效果,还有可能按出毛病来呢。你们负的起责吗?”

    负责?服务生皱了皱眉头:≈ap;quot;哥,您要是觉得普通技师不放心,咱们这里还有老医,但是价格就稍微高一些了,一百二十八做不来,二百六十八专业级医给您做足底按摩。”

    ≈ap;quot;二百六十八?我都能找个妹妹玩玩了吧?≈ap;quot;徐云切了一声:≈ap;quot;按摩就免了,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服务吗?玩玩,消遣消遣,多少钱?”

    服务生脸上露出了一股浑然不觉得笑意:≈ap;quot;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是正规洗浴店,除了正轨的技师服务,足疗或者按摩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徐云一脸不爽道:≈ap;quot;就这么点服务也敢开洗浴心?算了,一会儿我想好了再叫你。你先走吧。”

    服务生鞠躬退了下去,徐云搞不明白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所以引起了人家的怀疑才跟自己说没有其他服务。但随后看看这大厅里,也不像是能做那些见不得人事情的场所呀,搞的徐云是满头雾水,不会是来错地方了吧?

    但他可是佐夜明亲自给送来的,原本佐夜明还想跟他一起上来消遣消遣呢,却被佐媚烟一个电话就给调回去了。

    这里哪有什么他说的八十六号跟八十八号姐妹花啊,徐云绞尽脑汁也没想通,所以便想等再有客人上来,看看他们是如何提出要求的,然后跟人家学学。最终等来的五个客人都让徐云失望了,他们所有的人都是叫了足疗,没有一个提出特殊服务的。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眼看都过了九点半,就在徐云一筹莫展准备放弃离开的时候,最初那个上前招待徐云的服务生再次走向了徐云:≈ap;quot;哥,要不要给你找两个妹妹玩一玩?”

    吆喝,这是啥意思?怎么突然又有的玩了?徐云故作深沉的看了这服务生一眼:≈ap;quot;兄弟,你这是耍我呢?”

    ≈ap;quot;哥,哥,您可别误会,我哪敢啊。≈ap;quot;服务生点头哈腰道:≈ap;quot;哥,您这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玩吧?您是不知道,我们现在这里查得严,这特殊服务不敢明目张胆啊,只能等到这个时间之后,我们老板能在公安内部得到会不会突击检查的消息,才敢开玩……到年底了,您也知道,检查这玩意就是个形式,主要是那些领导收点过年过节的费用,只有喂饱了,才能避过去检查。”

    徐云意味深长的点点头:≈ap;quot;那按照你的意思说,今天晚上是可以肯定不会有检查的了?”

    服务生殷勤的点点头:≈ap;quot;哥,这你放心,我们老板的关系硬的很,只要他给了确定的信儿,那就绝对没有问题的了。您就放心大胆的上去玩吧。”

    徐云还真是佩服,这些人的道道实在太多了,有句话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什么**啊什么玩忽职守之类的事情屡禁不绝,并不是因为这些当官儿的真连那么点定力都没有,而是他们的定力真不足以抵挡得住这些个糖衣炮弹,现在的糖衣炮弹可跟以前的糖衣炮弹不一样,现在的糖衣炮弹太牛了,指哪打哪,打的就是这些人的要害。

    喜欢钱的,那就金钱加农炮打他!喜欢女人的,那就美色加农炮打他!喜欢古玩玉器的,那就古董美玉加农炮打他!反正不管他有任何的兴趣爱好,绝对都是打他没商量,最终一直打到沦为他们的保护伞才罢休。

    徐云被服务生拐八拐的带到一个小电梯处,按开电梯门对徐云做了个请的手势,等徐云上了电梯之后,他又伸出四根手指,徐云知道他的意思,便直接按下了四楼。

    这个亚马逊热带雨林的结构其实并不复杂,地下一层是洗浴的地方,一层便是接待大厅,二楼便是徐云刚才所处的休息室,楼娱乐活动的地方,每逢值得庆祝的日子,就会请来表演节目的,还会有一些抽奖的活动,其实就是一种诱导消费的形式,至于黑幕那肯定有。

    四楼显然就是做皮肉生意的地方了,徐云刚在电梯走出来,就被四楼电梯门口那两个穿着比基尼的小姑娘给吓到了,穿的也太少太透明了吧?风骚这种词语都无法形容她们了。

    ≈ap;quot;先生您好,先生里边请。≈ap;quot;两人异口同声道。

    听到门口迎宾的声音,马上就上来一位大妈级别的主管……呃,这个职位的应该是叫老鸨子吧,老鸨子笑嘻嘻的迎上来:≈ap;quot;哎呦,蓬荜生辉啊,我们这地方还真没碰到过这么帅的小哥呢,今天哪个姑娘若是得到您的光顾,那可真是生有幸,上辈子积了德呀!”

    干这行的,嘴巴就是巧。徐云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他是个大肚翩翩的肥猪老总,老鸨子依然会笑嘻嘻的迎上来对他道:哎呦,蓬荜生辉啊,我们这地方还真没碰到过您这么有气场的老板呢,今天哪个姑娘若是得到您的光顾,那可真是生有幸,上辈子修来的福呀!

    ≈ap;quot;帅哥,要个什么价位姑娘陪陪你呢?≈ap;quot;老鸨子贴上来:≈ap;quot;就您这形象,起码也要找我们模特级别以上的姑娘,那些个胭脂俗粉绝对配不上您!您说对不对?”

    徐云往后躲了一下,生怕这老鸨子的一身肥肉碰到自己身上:≈ap;quot;我这人有个嗜好,不管漂亮不漂亮,我就喜欢两个一起……”

    ≈ap;quot;哟,双飞燕呀,小哥身体好强壮哟。≈ap;quot;老鸨子满脸媚笑:≈ap;quot;放心,您是今天第一个上来的客人,我一定给您挑两个活好的姑娘,保准伺候的您飞到九天云霄之上!不过瘾不要钱……”

    徐云打断老鸨子的话:≈ap;quot;我还没说完,只是两个一起还不够过瘾,我要两个长得一样的。”

    老鸨子一拍大腿:≈ap;quot;小哥,您这次算是来对地方了,全市你去找吧,除了我们洗浴心有一对极品姐妹花,其他地方都没有!我马上给您安排,您先去前面大床房等着吧。”

    老鸨子话一说完,马上就有服务生上前带着徐云去那个什么大床房,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床大,足够多人翻滚……怪不得那铁忠华会如此喜欢叫八十六号和八十八号啊。

    【ps:推荐:《我的纯情女租客》 兄弟们若是等更可以去看看~老辰出品~ 求点击求点击求点击,求鲜花求鲜花求鲜花,求有能力的兄弟顺手一投票咯!年底最后的冲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