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大床房不到两分钟,八十六号就和八十八号两人携手来到了徐云的面前。如果抛开职业不谈,这两个女孩都还算是能拿得出门面的姑娘,真不知道长成这样为什么还需要做这种工作,还不如那些被贪官富商单独包养的小小四小五们高贵。

    至少那些女人在十过后,混的好能直接干掉正房上位,混不好也能混套房子混辆车,还能混点存款,就算东窗事发,还能被供奉为反腐英雄。十二秒把雷政富拉下马的人又不是不存在。可这些出来做这个的女孩,最后能落下什么?一身治不好的病,和满是伤痕痛苦的回忆?

    ≈ap;quot;先生你好。≈ap;quot;两人鞠躬道。

    在徐云看到这两人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这两个女孩并非是那种心甘情愿出来做的,或许每一个出来做小姐的人都不是心甘情愿的,但这两人看上去很特殊,因为他们的表情就跟当年徐云在河东去范南杰的洗浴心,见到的梁山的妹妹很相似。

    记得曾看到一篇章,是一个洗浴心从事管理工作的人写下的,他写的东西很深刻,他说她们也许会跟你做最好的朋友,会很讲义气,她们也会去深爱一个男人,但是她们不喜欢身边的人同情她们,选择了这条路,她们不愿意去承认和面对自己在这个社会是被可怜的人,要想对她们好,要想去怜惜她们,那么去光顾她们的身体才是在她们看来最实在的关心……

    这些字看起来平白无奇,但真的去认真思考一下,才会懂得这才是真正的人艰不拆!她们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如此的艰难,她们才是最希望那些事情永远不要拆穿……那人的一句话总结的好,小姐也是人,也很不容易。

    心痛归心痛,但这份不容易是她们自己选择的,徐云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ap;quot;先生,请问您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服务。≈ap;quot;八十六号首先开口道:≈ap;quot;我们的服务项目是可以做选择的,您要求做的才收费,不要求做的就不会收费的。”

    徐云哪知道这些东西,他又没有来享受过这种服务,只能求解释:≈ap;quot;那你们介绍一下,都有什么服务?”

    ≈ap;quot;这里有浴室,我们可以先进行水项目,有水蛇缠腰,水探月,环游世界,还有水天堂。≈ap;quot;八十八号道:≈ap;quot;每一项都可以单独服务的,价位都是一样的,十分钟,两百。”

    哎呦我去,还挺贵呢,徐云摇摇头:≈ap;quot;那个,我刚洗过澡,再洗就脱皮了,还是算了吧。”

    ≈ap;quot;那先生您喜不喜欢看跳舞呢?≈ap;quot;八十六号道:≈ap;quot;也是十分钟,有金蛇狂舞和野猫**可以选择,价格一百六十元。”

    我噗……这名字也太露骨了吧,而且还那么恶俗,一看起名字的人就不是什么有化的主儿。徐云仍然摇着头,他可不愿意看到两个看上去还挺静的女生在自己面前跟嗑了药一样摇头晃脑的乱甩头发。

    ≈ap;quot;看来先生是喜欢直接一些,那咱们就直接从温温柔柔开始,然后高山流水,环龙吐珠,毒龙转。≈ap;quot;八十八号继续介绍道。

    八十六号也不甘示弱:≈ap;quot;还有是十指弹琴,红唇之吻,沙漠风暴,蜻蜓点水,龙穴探险,猴子摘桃,还有排山倒海,直捣黄龙。”

    徐云听到最后,都不由觉得菊花一紧,虽然徐云没吃过猪肉,那也知道一路向西里面的台词啊,别的虽然不懂,但这直捣黄龙还是很清楚的。这服务到给钱他都不玩儿,来到这该死的地方若连郭川江和铁忠华没见到,却要唱着菊花残满地伤离开,那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看到这客人的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八十八号有些失望了:≈ap;quot;那就试一试星球大战,玉手观音,西施推磨,冰火天地?”

    ≈ap;quot;要不就感受一下特色的,倒挂金钩,天女散花,金鸡独立,一马平川?≈ap;quot;八十六号紧跟着说。

    ≈ap;quot;停,停,停!停!停!≈ap;quot;徐云一口气连续说了五个停字,他是真被说晕了,小小洗浴心还真是把华夏博大精深的成语化运用到了极致!能想到这些成语的人真他妈应该去燕京大学任职系的教授,只用有才来形容他们,那真是埋没了他们的才华。

    八十六号和八十八号看到客人急了,也就不敢在开口说话,安静的坐在一旁,想听听看客人是什么个意思。如果她们来了却什么都不肯服务的话,那可是违反规定的,这个客人可真够奇怪的,难道想只付给她们起价的出场费,就什么都不消费吗?要知道出场费是要公司全收的,做多少服务,公司跟多少服务的一半分成,才是她们的收入,如果客人什么都不做,他们就没有收入,这可如何是好。

    ≈ap;quot;你们全套的服务下来是多少时间。≈ap;quot;徐云问道。

    ≈ap;quot;一百二十分钟。≈ap;quot;八十八号低声道。

    ≈ap;quot;好,两个小时,你们就在这里待两个小时。≈ap;quot;徐云道:≈ap;quot;我什么都不需要你们做,但你们可以写上我享用了你们全套的服务,这样你们也不少赚钱,也用不着辛苦,没问题吧?”

    两个姐妹面面相觑,这客人到底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ap;quot;你……你不会是……便衣吧?”

    ≈ap;quot;便衣?≈ap;quot;徐云呸一声:≈ap;quot;你看我哪一点像警察了。算了算了,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们说实话吧。经常来找你们,光顾你们生意的是不是有一个姓铁的客人?”

    两人非常配合的点点头,因为老板培训的时候说过,进来不会对她们做什么,又还会照样付款的,肯定有诈,绝对不是正常客人,必须防范。

    ≈ap;quot;那人我认识,我跟他有矛盾,我不想他痛快。≈ap;quot;徐云道:≈ap;quot;这样你们明白了吧?”

    两人又配合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老鸨子的敲门声:≈ap;quot;先生,不好意思打扰您一下。”

    徐云喝斥一声:≈ap;quot;什么事儿!”

    ≈ap;quot;那个……这不刚来了个客人,直接点名要八十六号和八十八号的服务,我跟他说了,她们俩来给您服务了,但他说,如果你愿意换两个姑娘,甚至是换四个,都没问题,只要把八十六号和八十八号让给他,他给您买单。”

    ≈ap;quot;你给他说滚蛋!老子不缺这点钱!老子难道没告诉你,我就喜欢这一口?!≈ap;quot;徐云勃然大怒,对于心理学,徐云还是有所研究的,对这种地方的人就是要横,要愣,要硬!不然他们就以为你是软柿子好捏。

    果然那老鸨子被徐云骂了之后就安静了,很快的离开。但是徐云没能安静五分钟,就又有服务员敲门了:≈ap;quot;先生你好,我们经理给您送了饮品,为刚才的事情道歉。”

    得到徐云准许的时候,服务生才端着茶水进来,徐云听到了他低声跟八十八号说道:≈ap;quot;你们那个熟客来了,这客人不肯让,他们便先去楼看表演了,一会儿你们下了钟就马上跟我说,我好去通知那个客人。”

    ≈ap;quot;放下茶了还不滚?≈ap;quot;徐云一瞪眼,那服务生急忙匆匆退了出去。八十六号和八十八号紧张的不得了,对这客人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徐云先把这两个女孩点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知道铁忠华来没来,现在铁忠华来了,就说明郭川江也肯定来了,这两个货来了,那估计陈亚洲也应该在。这人随时都有可能达成协议,徐云必须阻止他们。

    ≈ap;quot;你们楼的节目都是几点开始?≈ap;quot;徐云问。

    八十六号小心翼翼回答一句:≈ap;quot;现在已经开始了,先生,您若是想要看节目,可以把我们的钟给退掉的……我们可以帮你去申请,把我们的出场费用也退掉,真的……”

    徐云却财大气粗道:≈ap;quot;我可不在乎这么点钱,你们所有的服务项目我都要,想赚钱的话就把所有的项目都画上勾,然后在这里待足两个小时,如果谁敢提前离开,那就别怪我投诉。”

    说完,徐云起身整理了一下松垮垮的浴衣,然后便借口去楼下储衣柜拿烟,就离开了四楼的皮肉房,直接走楼梯来到了楼。楼果然是个表演大厅,台上灯光炫目,正在表演着低俗的二人转节目,台下则是整齐的放着上百个座位,很多都是、四人围成一桌,喝着茶,磕着瓜子,看着台上表演的恶俗节目哈哈大笑。

    徐云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目光迅速在人群搜索着,很快,他就看到了郭川江那肥壮的身体。和郭川江一个桌子上喝茶聊天的有两个人,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看上去极为斯,发型和胡子都修剪的非常有形,显然是个有品位的人,而坐在郭川江和这个眼镜男间的男人就显得粗糙多了,喝茶的动作不修边幅,一看就是土大款的感觉。

    就凭借这两人的行为举止,徐云就能基本判断的出,金丝边眼镜肯定是方达地产的老板陈亚洲,而在陈亚洲和郭川江间的那个土大款,必然就是流沙村的支书铁忠华。

    台上的二人转节目表演结束,主持人上台开始了抽奖活动,抽奖活动很简单,就是一到一百,一百个翻盘的东西,十块钱可以翻一个,后面如果有字,那就是奖,一等奖是免费做新郎,字面意思就可以理解了吧?

    当台下的人开始踊跃参加抽奖的时候,徐云便悄然不觉的走向了人,并且在郭川江惊讶的目光坐在了铁忠华的对面的椅子上。

    【ps:有加更,顶顶更健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