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郭川江额头上瞬间渗出豆大的汗珠子,徐云的出现也太突然了吧?难道说佐媚烟真的是想要和他闹翻了?那样可对佐媚烟没有任何的好处,郭川江猛咽下一口唾沫,如果佐媚烟敢让徐云在这里对他动手,那这块地她也别想拿,牵扯到使用暴力,他就一告到底,大家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过的比谁舒服,谁也别想能高枕无忧。佐媚烟恐怕早已想到这一点,所以才一直没对郭川江下手的。

    而如今徐云可不会管你那么多,徐云身份的特殊性决定了他可以动粗,不是没有人管他,而是他有了名正言顺动手的身份,而这个身份便是秦婉儿和叶法拉赐予他的。要知道现在徐云背后站着可不只是佐媚烟这条竹叶青,还有申江的那个黑寡妇,以及名震华夏的缉毒警花。

    ≈ap;quot;郭总,这位是?≈ap;quot;陈亚洲能从一个做纽扣生意的混到做皮鞋生意,又从做皮鞋生意混到搞房地产,自然是有他非凡独到之处,看到郭川江看到这陌生来者的目光,他就意识到这两人认识。

    但陈亚洲完全没想过徐云可能是佐媚烟的人,他还以为徐云跟他一样,也是和郭川江勾结,想抢流沙金岸这块地的人。所以说话的口气多少都有些不善,堂堂方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大老板,哪还能没点脾气呢。

    徐云到是大方,主动伸手示好:≈ap;quot;方达的陈总,呵呵,我没猜错吧?≈ap;quot;陈亚洲被徐云这一说,心里更是没底儿了,被动的伸手去跟徐云握手,但可惜徐云已经等烦了,在陈亚洲伸出手的时候,他便收回了刚才友善伸出的手。

    徐云的这种举动,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陈亚洲的脸上瞬间变了颜色,这年轻人敢这么摆他一道,就绝非善类。

    ≈ap;quot;铁书记,幸会。≈ap;quot;徐云没有再理会陈亚洲,直接把目光转向了铁忠华,在猜对了陈亚洲之后,徐云便可以更加确定他对面的这个绝对是流沙村的支书了。

    ≈ap;quot;幸会。≈ap;quot;铁忠华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眼郭川江:≈ap;quot;小郭,这位朋友是……你就给我们介绍一下吧,别再卖关子了。”

    郭川江的脸上胀的通红,但碍于徐云太生猛,又不敢发作,只能低声伸头到徐云耳边道:≈ap;quot;徐云,你最好不要乱来,条件我已经开了,只要佐媚烟满足我的条件,我保证这块地还是天娱的。但你们要想玩硬的,就别怪我和你们死磕到底,现在国家可以严厉打击靠暴力手段强买土地,你若是不希望天娱惹上麻烦,那就别跟我玩儿那一套。”

    徐云嘴角倾斜扬起,脸上笑意邪意凛然:≈ap;quot;郭总,你好象忘了一件事情,现在是我接手天娱集团,别说是五个亿,就算是五百块,我不点头,佐媚烟也不会给你的。”

    郭川江顿时觉得一口气血涌上心头:≈ap;quot;徐云,跟我玩硬的没用……”

    不等着郭川江一句话说完,徐云坐在椅子上都没有起身,直接起腿一记下劈就将郭川江整张肥脸哐当一声压在桌上!震得桌面上的茶杯都哗啦一声全部歪倒。

    ≈ap;quot;你说没用,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有没有用。≈ap;quot;徐云脸上写满了自信,而郭川江则是痛苦挣扎,却丝毫无法动弹半分,徐云的实力甚至远比佐媚烟还要强很多,郭川江在他面前连个屁都不是。

    看着郭川江被这个叫徐云的年轻人压在脚下,陈亚洲喉结耸动,脸色有些发虚了,他是个生意人,明的生意人,但再明的生意人若是没点社会上地下势力的关系,也不可能把生意做这么大。搞房地产这事儿就是要上通神灵,下通牛马,徐云是高手,陈亚洲自然看得出来。

    铁忠华的脸色也变了,知道这是来者不善:≈ap;quot;朋友,大庭广众之下,你做出这种事情来,就不怕警察请你喝茶?”

    ≈ap;quot;铁书记开玩笑了,我刚才可是帮你点了八十六号和八十八号,两人还都在楼上包房等你呢。≈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你都不怕警察请你喝茶,我当然也不怕。”

    铁忠华冷哼一声:≈ap;quot;年轻人,说话之前最好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就算现在有警察来了,我给他十个胆子,恐怕他也不一定敢请我去局子里面喝茶。哈哈哈,跟我叫板之前,也不照照镜子?”

    徐云耸了耸肩膀:≈ap;quot;哦,是吗?铁书记,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乐极生悲。嘿嘿,你说刚才那句话之前,怎么没考虑考虑,我是不是警察?”

    徐云这话一出,铁忠华的脸刷一下就变的青红皂白,根本就不是正当颜色了。若是被警察抓住他这身份的出来嫖,以现在国家对领导干部的严厉打击处罚的形式,别说继续做村支书了,不进监狱蹲两年就是烧高香了。

    陈亚洲也怕啊,那脸也变得跟猪肝一个色,他毕竟也是有身份的人,若是传出去,那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而且他发家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功劳是因为他老婆,若是被他老婆知道了,极有可能让他净身出户,那他这辈子就算是完蛋了。

    ≈ap;quot;两位别那么紧张,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ap;quot;徐云脸上的笑容对两人来说真是越来越充满了邪异:≈ap;quot;陈总,你若想全身而退,我劝你现在就离开,流沙金岸那块地,你拿不到。你若不相信,咱俩可以打赌,我输了,命给你。你输了,切给我根手指就好。你说怎么样?”

    陈亚洲喉结耸动,连续咽下几大口唾沫,这家伙眉宇之间的那股狠劲让他心神不宁,忍不住手指头一阵发麻,他怕了,发自心底的那种害怕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徐云眯着眼睛看着他,一直到陈亚洲目光慌乱的躲避,才转移到了铁忠华的身上:≈ap;quot;铁书记,为了你们村子的那块地,天娱集团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很清楚,如果你不清楚,我可以把账单拿来给你看一看。如果你觉得你贪的那点钱不至于判个十年、八年,那你就尽管把地签给别人。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声,别以为郭胖子是什么好鸟,他对你行贿,你收贿所有的一切都做了**和录音,为了就是控制你。”

    郭川江闻言就想反驳,无奈徐云的脚后跟死死的将他的脸和桌面钉在一起,他支支吾吾根本说不出来。而现场的气氛又因为有人抽到了一等奖,今晚免费做新郎,所以乱糟糟的,就更听不到郭川江说什么了。

    铁忠华的双眼犹如死鱼一般紧紧盯在郭川江的身上,但凡是因为利益而建立的信任,都是可以在瞬间土崩瓦裂的。

    此时此刻的郭川江多么想解释,他真没做那些事情,让铁忠华不要轻信他的胡言乱语!不要因为他的一方证词而伤害了他们多年的情谊,他是真没做过那些对不起他们利益的事情。

    陈亚洲也开始打其他主意了,如果铁忠华收贿的证据真的被掌握了,那他肯定会下台,到时候流沙村就会换新的支书,届时他完全可以先下手为强,把新上任的村支书搞定,那就意味着这块地很有可能是他的了……

    就在几人各怀鬼胎的时候,现场的灯光突然被打开,在场的所有客人都惊的顿时没有了声音,来这种地方玩儿谁不害怕,就算现在没有捉奸在床,那若是碰到警察扫黄,一样尴尬。

    ≈ap;quot;不好意思,诸位,打扰了,今天所有茶水免单!算我的。≈ap;quot;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经理笑着道:≈ap;quot;突发情况,还希望诸位理解。”

    这黑西服青年的身后站着十几个精壮汉子,一看就是各个能打,而这群精壮汉子身后则是站着一对双胞胎女孩,徐云一瞅,这不正是八十六号和八十八号吗?难不成是等不到他,饥渴难耐了?

    就在徐云看到她们的时候,她们也看到了徐云,手指直接就指了过来:≈ap;quot;就是他!经理,他在那呢!”

    我擦,出卖哥?徐云无语了,亏了哥当时看到你们还挺可怜你们呢……罢了罢了,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俩女孩紧遵领班老鸨的教诲,只要是肯出钱,还不肯碰他们的客人,就一定是有诈,不管是怎么诈,碰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想办法通知领班经理。所以在徐云前脚离开四楼的大床房之后,那两个女孩后脚就跑了出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领班经理。

    领班经理知道店里来了可疑人物,也毫不犹豫的便带上这两个女孩和一群打手出来指认找人。他可不会让自己值班的时候店里出现情况,那样的话老板会对他发飙的。

    ≈ap;quot;朋友,既然是来玩的,为什么要这么不讲究。≈ap;quot;青年领班经理笑着走向前:≈ap;quot;你不会是第一次来玩吧,这么点规矩都不懂?场子里面是容不得闹事儿的。”

    徐云的脚依然在郭川江的脸上压着,他也依然按部就班的坐在椅子上,笑眯眯道:≈ap;quot;还真让你给猜对了,的确是第一次来玩儿啊,俗话说得好,不知者无罪。还望经理高抬贵手,哈哈。”

    领班经理冷笑一声:≈ap;quot;该给的面子我都给了,现在是你主动跟我离开这里,还是要怎样,你自己选择吧。≈ap;quot;话音刚落,那十几个打手就开始慢慢逼近徐云。

    徐云一脸轻松的笑意:≈ap;quot;经理,你嘴巴上说让我选择,可实际上却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啊……≈ap;quot;说着,徐云突然一脚在身旁陈亚洲的屁股下将他的座椅勾起,脚腕发力,直接将那座椅甩飞出去,狠狠砸向几个围上来的打手。

    陈亚洲完全茫然,一屁股狠狠摔在地上,被摔得荤八素,急忙连滚带爬的离开斗殴现场。铁忠华也跟着就跑,无奈却被徐云一脚踹飞的桌子给砸到在下面。

    郭川江的脸则是在桌子上重重摔在地面上,唯一不变的是,徐云的脚依然踩在他的脸上,他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不敢反抗,因为他很清楚,徐云只需要稍微发力,就能把他的脑袋给踩成摔爆了的西瓜。

    【ps:求雄起~现在小仙每章节的字数绝对够量,我每天更章字数绝对比得上2K章节的5章更新字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