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一招敲山震虎的确有效,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十几个打手气焰瞬减大半,捏软柿子他们在行,但对付真正的猛人,这些家伙还欠了点火候。敢在磊哥的场子里闹事的也绝对不是善类,毕竟在他们的心里,觉得没有人不知道这场子是磊哥的。

    ≈ap;quot;小子!你知道这是谁的地方,敢在这里闹事,我看你是太岁爷头上动土!≈ap;quot;值班经理喝斥一声,当他看清楚被徐云踩在脚下的竟然是他们的贵宾客户郭川江之后,更是瞪大了眼睛:≈ap;quot;马上把我们的客人放了,不然的话我可以报警告你危害社会治安公共安全!”

    郭川江可没少带铁忠华来这里,只是在这洗浴心每天几千块甚至是上万块的消费,加起来没一百万也有八十万了,这里的经理自然把他当财神爷一样供奉。看到财神爷被牛鬼蛇神踩在脚下,他能不急吗?

    万一这财神爷因为这点事儿以后不来场子里送钱了,他岂不是每个月都要少发几千块的绩效奖金了吗!谁会跟钱过不去,现在徐云对付郭川江,就等于妨碍了这值班经理的财路,他不急才怪呢。

    徐云冷笑一声:≈ap;quot;报警?你这里可是鸡窝,你报一个给我看看。我可没听说过什么危害社会治安公共安全的罪,但是我到听说《刑法》第百五十八条里有讲到,组织他人卖的或者强迫他人卖的,要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严重的要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我知道你不是老板,但也算个干部,知情不报,就等于包庇罪犯,最少五年。”

    值班经理哪里懂什么法律,被徐云一说,脑子就嗡了一声,他知道,这小子绝对不能放走!如果把他放走,那他们的麻烦就大了。必须要把他抓住带给磊哥处理!

    ≈ap;quot;都愣着干什么呢?上啊!磊哥养你们难道就是吃干饭的吗?≈ap;quot;值班经理一声呵斥,那十几个打手也不再摩拳擦掌的装模作样,直接就蜂拥的围扑上来,做什么都有磊哥撑腰,他们才不怕出事儿,最多打死了人跑路。

    过渡的自信往往会让人输的很彻底,至少现在是这样子,十几个原本自认为可以将徐云撕成碎片的打手,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内,全部躺在了地上,有些捂着变形了的胳膊面色痛苦,有的抱着裤裆面色青白……

    而整个过程徐云连起身都没有起身,一直都坐在椅子上,而另外一只脚也一直都没离开郭川江的脸,郭川江一直都被踩在脚下**,整张脸已经开始变形,而他只能是用双手死死抱住徐云的脚腕,生怕徐云在刚才打斗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发错了力,直接把他的脑袋给踩爆。

    看着十几个打手短短时间内被干掉,周围客人可开始纷纷要撤,这种猛人谁都不愿意惹。

    ≈ap;quot;你到底是什么人……≈ap;quot;值班经理的语气也不再如此强硬了:≈ap;quot;哥,有什么事儿咱们能不能好好说,这里是磊哥的场子,您也知道磊哥是讲义气的人,什么事儿都好商量,咱们不至于撕破脸吧。”

    徐云笑了笑:≈ap;quot;好像是你们先动手的吧?”

    ≈ap;quot;呵呵,那是我们的不对,我也是担心我的客人……≈ap;quot;值班经理把目光看向了郭川江。

    徐云挑了挑眉毛:≈ap;quot;这个人我今天一定要带走,如果你们非要强行留人,那可就别怪我不给面子,话我该说的都说了,他们在这里的消费和我在这里的消费,一分钱不会少你们的,你们就乖乖放人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突然在远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ap;quot;我的客人,如果不是自己想走,谁也带不走!”

    值班经理的脸上又惊又喜,急忙顺着声音迎了过去,嘴里毕恭毕敬的喊着:≈ap;quot;磊哥好。”

    ≈ap;quot;废物。≈ap;quot;来者冷笑一声,恐怕谁都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长相极为普通的男人,竟然便是可以统领申江整个地下势力的男人--石磊。

    石磊一个耳光扇过来,值班经理的脸上瞬间高高鼓起,但他却一个屁都没敢放,乖乖后退到一侧。石磊则是大步走到了徐云面前,拉过一把椅子,和徐云面对面坐下。

    要说起来,这石磊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只是听听他的那些事迹,就足以让一般人心生胆颤。如果放在现在来说,石磊的家庭条件相当不错,他老爸是地主级别的大户,在他们老家那六十万人口的小县城里,绝对是第一大财主。他老妈家里就是琴岛本地做生意的,经营棉花和亚麻之类的纺织品,绝对资本家啊,鼎盛时期一年收入就能过百万银圆,家里光是靠近当年蒋委员长住过的蒋公馆附近的海景别墅就有五套,周边住的非官即富。

    可是在那个刚刚解放的年代,石磊的父母出身就实在太不好了,一个地主少爷,一个资本家小姐。

    所以打石磊记事之后,他就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外号,叫地主家的狗崽子。就因为这个外号,让石磊的整个人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因为父母家境好,都是上过学的化人,所以忙于事业就疏忽了对石磊的照顾。石磊几乎就没有感受到过任何父母给予的温暖。

    当他上小学的时候,父母都因为事情去了燕京,他一个人更是没有人监管,在学校里有人欺负他,骂他,说他是地主家的狗崽子,他就有摸把菜刀剁下那些骂他人的脑袋当球踢的欲念,但苦于小时候他够不到挂在墙上的刀,便只能抓一把吃饭的小叉子放在口袋里。

    只要有小孩敢骂他,他都毫不犹豫的掏出那小叉子在对方脸上留下个窟窿!而且从小他都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觉到内疚,他觉得他这么做就是应该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看哪个还敢欺负他。

    随着年龄的长大,石磊更是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从小能和他一起玩儿到大的兄弟,说白了就没有一个不是狠角色,真是应了一句话,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

    但那时候的石磊还没至于变成现在这模样,催化他在申江成就一番地下势力大事业的,还是源于一次陷害。他当年在一家机械厂做保安,一个月百块钱的工资,一天值夜班的时候,保安队长的女人来这里,说是找她男人。石磊说人不在,结果这女人就开始脱衣服勾引他。

    那年少气壮活力旺盛的小青年怎么能抵挡得住这种诱惑,石磊也没多想,就要顺势把这女人给办了,就在他才刚把这女人给睡了之后,那保安队长却突然出来抓奸。石磊被揍一顿,还被逼迫着要求赔偿一万块钱。觉得理亏,石磊也就认栽了,毕竟是睡了人家的女人。

    幸好石磊朋友多,而且都是些做偷鸡摸狗事情的社会青年,但一万块钱在那个年代也绝对不是小数,虽然不算什么天数字,但也绝对比现在这个年代凑二十万更好凑。

    凑够了一万块,石磊赔了钱。本以为从此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但他却在一次上厕所的时候听到厂里的老员工嘀咕,说他石磊这傻小子被保安队长两口子给坑了,他们厂的保安队长和他老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老婆本就是个贱人,而这保安队长更贱,利用他老婆去勾引厂里新来的员工,然后去讹钱敲诈,这都已经是第好几次了。

    石磊知道自己被耍了,心里那股子狠劲被激发了出来,当天晚上便带着他那十几个兄弟做了他人生第一个恶事,活生生在那保安队长家里把那人给打残废了。做了这件事情之后,石磊逃走了一年,当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他的名声已经很响了。很多小混子都慕名而来,找他要跟他混。

    就这样,石磊开始拉帮结派,从开始的小打小闹,找那些小偷或者流氓收保护费,到后来所有小偷流氓都跟了他,他就到娱乐心夜总会开始收钱,一直到现在整个琴岛市百分之八十的夜场都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不过十几年的时间而已,而他能成就这番大业,靠的绝对不只是一双铁拳,还有就是胆魄和义气。

    石磊的生意场里客人多,就是因为他仗义,来他场子里玩过消费过的,那就是他朋友,他绝对不准许别人碰他的朋友。

    ≈ap;quot;兄弟,我知道你身手好,但我就一句话,把我的客人放了。≈ap;quot;石磊坐下之后,二话不说便在怀里掏出枪来:≈ap;quot;你可以在整个琴岛市打听打听,我石磊做事,说一不二,要么放了我的客人,赔礼道歉然后滚蛋,要么你把命留下。”

    徐云依然连动都没有动,坦然自若道:≈ap;quot;那就不好办了,你做事说一不二,我做事也是说一不二,你说让我放人,可我今天非要把人带走。那咱俩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必须 说一要二 了……”

    石磊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真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竟然敢这样对他说话,要知道他手里可是拿着一把黑漆闪亮的黑星手枪,而他两人之间的距离最多不过五米而已,他只需要抬头轻叩扳机,一切就都结束了。

    石磊这辈子做了那么多事情,见识过那么多猛人,但最有胆魄的,非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莫属。面对这辈子他都没听到过的回答,石磊还真是一时之间有些无言以对了。

    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僵硬,整个空间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谁都在等待石磊手抬起的手枪,毫不夸张的说,现场若是掉一根针,真的都能听得到声音。

    【ps:最近群内清除大量无事生非或者诅咒他人父母逼人转发消息的人,欢迎更多兄弟加入我们的兵痞千人超级大群: 186024——入群请验证,任何一个书人名或者自己1K的名称,都可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