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齿轮如同被带上了紧箍咒,越走越慢,石磊的额头上开始渗出细汗,作为琴岛市的一代枭雄,作为取缔了上一代老人的杰出青年的石磊,竟然忍不住先在目光的对峙上认了输,他在对面这个人身上觉察出了一股特殊的气息。

    这种气息绝对不是石磊第一次感受到,第一次给他这种感觉的,是一个叫谢飞泽(详情参考《暧昧杀手》)的男人,他们身上散发出的这种淡淡气息就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石磊能做到今天这一步,可不仅仅是凭借他一腔沸腾的黑血。

    完全是因为他的一段经历,因为琴岛拥有华北地区最大的港口,所以会有很多来自东瀛岛和朝韩岛的商人,所以这里有一部分国家设立的大使馆分理事管,曾因一东瀛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在石磊的场子里欺负小姐。

    石磊一怒之下带人砸了那东瀛国的大使馆,有幸得到了谢飞泽的赏识,所以谢飞泽才动用了关系帮他解决了。有沈宝玟和颜家姐妹花这些绝对女神外加女汉子级别的姑娘们帮助,几句话的事儿就找人把石磊的事儿给平了。从此之后石磊就只对谢飞泽一人唯命是从,若不是谢飞泽离开了琴岛,这里可绝对不是他石磊的天下。

    ≈ap;quot;兄弟,你是做什么的。≈ap;quot;石磊的口气已经开始松软下来,他只想试探一下,如果这人真的跟谢爷是一路人,那就算给他一百八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来,这么多年根基扎实的盘踞于琴岛没被什么人扳倒,足以证明石磊有多么会做人。

    徐云想了想,笑着道:≈ap;quot;这么说吧,你有没有听说申江前段日子破获的特大走私海洛因的案子?做你们这行的对这类新闻不可能不关注吧,查得紧了,自己也应该小心一点,注意一点。”

    石磊脸色凝重:≈ap;quot;你是说申江黑寡妇,叶法拉的案子?这我的确有听说,但我可以保证,我石磊虽然做的也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买卖,但起码还是本着你情我愿的道理,在我这里做事的小姐,全都是自愿的,我绝对干不来用毒品去操控小姐的这种事情。而且,我曾经发过誓,我不管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绝对不会粘碰那个东西,这一点全琴岛的人都知道,谁敢在琴岛碰那东西,就是跟我石磊过不去。和我作对的人,我敢一枪打死他。但我不会用那玩意儿去害无辜的人来发财,那种钱,我不赚,也看不上。”

    徐云拍手称赞道:≈ap;quot;好,说的好。那你知道吗,我脚下这个人,就是叶法拉的老生意伙伴了……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ap;quot;他是做那个生意的?!≈ap;quot;石磊脸上显然怒了。

    郭川江在徐云脚下≈ap;quot;唔唔嗯嗯≈ap;quot;了两声,他根本就没见过叶法拉,他哪跟叶法拉做过什么那东西的生意啊!他想反驳,却被徐云的脚紧踩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ap;quot;妈的……≈ap;quot;石磊嘴角抽搐,显然很不接受郭川江这种人,但又转念一想,为什么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凭什么相信徐云:≈ap;quot;兄弟,你别怪我多疑,以你的魄力,我敢断定你绝非警方的人。”

    徐云点点头没有否认:≈ap;quot;能在申江开这么大的场子,我也敢断定你不是初入道上的雏混混,应该知道地下世界不是那么好混的,什么人都有,老板,我不想给你惹麻烦,但前提是你别给我惹麻烦。”

    ≈ap;quot;那,你是不是认识,一个代号叫Q的人……≈ap;quot;石磊的表情变得紧张起来。

    徐云显然怔了一下,一脸震惊的看着石磊:≈ap;quot;老板,我们两人可不可以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石磊心里莫名其妙的澎湃起来,他马上命令手下的人把郭川江和陈亚洲,以及流沙村的书记铁忠华都押起来,这一瞬间,石磊已经不把徐云当外人了。

    就在石磊的人要动手的时候,铁忠华怒骂一声:≈ap;quot;我看谁敢碰我!石磊,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动我,我是流沙村的书记!你若是敢动我,你信不信我马上找警察局的人来查办你,你一个开鸡窝的混混,敢跟我耍威风,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石磊脸色一沉,冷笑一声:≈ap;quot;哟,流沙村的铁书记是吧?老子还他妈就告诉你,警察局王局长是老子拜把子的兄弟,而且老子拜把子的兄弟不仅仅有王局长,反贪局的郭局长,纪委监察局的刘局长,检察院的张局长,都他妈是老子的拜把子兄弟!你找一个试试,来,就找王局,我他妈让人帮你拨号码,你让他来查查我试试!你一个村支书在我面前算个毛?跟我诈唬,老子一会就教教你死字是怎么写的。”

    铁忠华被石磊喷的一脸愤怒,却敢怒不敢言,他知道石磊在琴岛势力大,但没想到这家伙猖狂到这个地步,竟然敢这么肆无忌惮。虽然他一直不断的告诉自己,说石磊刚才那些话都是吹牛,但最终他还是没能说服自己,他可不敢跟有那么多拜把兄弟的石磊硬抗。

    ≈ap;quot;石老板,石老板,你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ap;quot;陈亚洲紧张的满脸是汗,眼镜一次次的在鼻梁上滑落,他一次次的用食指推上去:≈ap;quot;我是方达集团的陈亚洲,我想我们一定有机会可以合作的……这位朋友跟郭总之间也一定是有误会,咱们有话好好说。”

    石磊哼了一声:≈ap;quot;方达的陈总啊,哎呀呀,原本我还以为陈总最少也要大我二十岁,没想到陈总看上去也不过四十而已,年轻有为,年轻有为。陈总,如果今天这郭总不是牵扯到那玩意的事情,我还真要认你这么一个哥们儿,但很可惜,我石磊绝对不跟碰那玩意的孙子交朋友,既然你和郭总还有铁书记都是朋友,那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陈亚洲毕竟是独身在外地,琴岛这里他人生地不熟,哪敢跟石磊这种地头蛇耍横:≈ap;quot;石老板,石老板,您听我解释,我跟他们真不熟悉,就是他们约我来谈关于流沙金岸那块地的事情,所以我才来的,我绝对跟他们谈不上是什么朋友。如果我知道铁书记和郭总都是这种人,我绝对不可能跟他们来这里谈什么生意啊。”

    这孙子,落井下石啊!铁忠华和郭川江心里都快气的冒烟了,狗日的十分钟之前还为了那块地,放下身段来端茶倒水,现在就直接翻脸不认人了。

    ≈ap;quot;陈总,我喜欢讲义气的人。≈ap;quot;石磊道:≈ap;quot;最讨厌的就是翻脸比翻书都快的小人。”

    陈亚洲脸色一变,这人是说自己呢。

    石磊继续道:≈ap;quot;不过,我给你个面子,毕竟远到是客,你如果不想插手这件事情,那我就不送了,慢走。”

    得到特赦令的陈亚洲急忙点头哈腰的道谢,这个流氓窝他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宁愿琴岛的事情不搞了,他也不愿意呆在这个地方受憋屈了。早知道郭川江这么不靠谱,还碰白粉那玩意,他打死也不跟他合作啊,搞不好哪一天就很有可能把他拖下水,受到这种牵连就麻烦了。

    郭川江被石磊的小弟在地上压起来之后,嘴里还不忘解释:≈ap;quot;徐……徐云……你冤枉我,我根本就没跟叶法拉接触过哦,你不要乱说话,没有证据就乱说话,你要为你的话负责任!”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ap;quot;徐云兄弟,请。≈ap;quot;石磊对徐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便带徐云径直去了他的办公室,很快便有人端着沏好的茶水来到房间,石磊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出去。

    徐云品了一口茶,淡淡道:≈ap;quot;刚才石老板跟我说的Q,可否姓谢……”

    石磊激动的腾一下子就在椅子上站了起来:≈ap;quot;徐云兄弟……哦,不,徐爷!您真认识谢爷?!”

    徐云看着石磊那激动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ap;quot;石老板,现在我基本可以肯定我们说的是一个人,但我在你的表情上就看得出,你肯定跟他关系非常不错,可你并不能确定我是不是他的朋友,如果我是他的仇人呢?现在恐怕你已经死了。”

    石磊被徐云一番话说的紧张起来,又把手伸到了背后别在腰间的手枪上。

    ≈ap;quot;如果我不是朋友,是敌人,你现在掏枪已经晚了。≈ap;quot;徐云继续道:≈ap;quot;既然我没对你动手,就说明我不是敌人。不但不是敌人,我跟老谢也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

    石磊瞬间松了一口气:≈ap;quot;哎呦,徐爷,您真是吓死我了……您真跟谢爷是兄弟……哎呦……太好了。”

    徐云微笑着点点头,虽然他跟谢飞泽之间应该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但谢飞泽却是杀手少有的那一类,他不是只为了钱而杀人的杀人机器,他跟狼牙佣兵团的头子叶谦一样,都有自己的原则和信仰。

    谢飞泽曾经无缘无故的帮过徐云,所以徐云才会说,他跟他是同生共死的兄弟。虽然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谢飞泽到底是什么身份,后来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也一直都没有再联系上过。

    ≈ap;quot;你和老谢是什么关系。≈ap;quot;徐云也是有好奇心的:≈ap;quot;你最好不要把Q这个名字挂在嘴边上……我怕你会惹上自己解决不了的祸。”

    石磊嘿嘿一笑:≈ap;quot;我能有今天,都是谢爷给的。我刚才在徐爷你的身上看到一股跟谢爷一样的感觉,所以我……所以我才忍不住想要问一问,真没想到,真的能碰到谢爷的朋友,哈哈哈,徐爷,以后在琴岛,什么事儿您一句话,我就算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

    这位琴岛的霸主,给徐云的第一印象就是:绝对够义气。

    【ps:点击雄起,年底雄起,点的越多,你们的年终福利和年底红包就越厚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