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对石磊还算是认可,虽然石磊是个开赌场搞鸡窝的流氓头子,但是凭本事吃饭,从不欺负老实巴交的平头百姓,要干也是干那些他同行之的败类,用石磊的话说,他觉得,只有黑吃黑,才能寻找到那种黑血沸腾的快感,靠着拎把砍刀去欺负老百姓的那种人他最看不起了,所以他也算是惩恶扬善,透着一股水泊梁山好汉的那种替天行道的味道吧。

    如果说石磊跟谢飞泽没有那么点关系,徐云还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他这个人,毕竟是**头子,但现在不一样,他完全可以利用石磊在琴岛的人际关系和势力去拿下流沙金岸那块地,就算欠老谢一个人情,等有机会再还也不迟。

    至于郭川江的事情,徐云也没有再解释,石磊也没有多问,在他的眼里,谢爷的朋友那就是他石磊的朋友,如果不是当年谢爷帮他疏通,最后找了个倒霉催的赌鬼顶罪,现在他恐怕还在牢里待着呢,先不说能成就这番枭业,这辈子能不能出来都是个头疼的大事儿。

    ≈ap;quot;石老板,既然你这么说,我还真有事情想找你帮帮忙。≈ap;quot;徐云笑了笑:≈ap;quot;你是场面儿人,我也是直肠子,所以就不拐弯抹角了。你可别觉得我这人太实在,真要麻烦你。”

    石磊受宠若惊道:≈ap;quot;徐爷,您可别再石老板石老板的叫了,叫我石头也行,叫我磊子也行,您要是觉得我够义气,值得和我交这个朋友,那就别跟我拐弯抹角,您有话直说,什么事儿一句话,只要我能办到,甭管多大代价,我绝对帮。如果我说办不到,那也只能希望徐爷别介意,我也就这么点本事,琴岛本地的事情还能插插手,什么登月登火星之类的,您就是逼我,我做不到的也真不给您打包票。”

    ≈ap;quot;石老板太会说笑话了,你真想让我叫你石头,那你也别叫我什么徐爷。≈ap;quot;徐云道:≈ap;quot;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ap;quot;别,别,千万别,徐爷,您跟谢爷是兄弟,那在我眼里都是有缘分的。≈ap;quot;石磊道:≈ap;quot;那我就不管你叫我什么了,反正我必须称呼您一声徐爷,你有事儿若不开口,那就是看不起我石磊,那我只能告诉自己,是我不配给徐爷做兄弟。”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这石磊实在是太会说话了:≈ap;quot;石老板,那我就不客气了,直言了。琴岛流沙金岸那块地我想要,但那地方是铁忠华的地盘对事情有最直接的影响,大家出钱都差不多,谁能给村民更好的条件,谁就有优势,但看上这块地的人,能出的条件也都差不多,这就要看铁忠华的嘴巴怎么说了。”

    石磊当即拍板:≈ap;quot;徐爷,您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明天我就去给您跑这个事儿,我找人给铁忠华施加压力,全都交给我了。只是不知徐爷,您要那块地是想要做什么?”

    ≈ap;quot;做全球最大的影视广场,天娱影视广场。≈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打造东方的好莱坞。”

    哎呦我去,这志气,牛逼!石磊是被震的五体投地,服服帖帖,他惊讶的瞪大眼睛:≈ap;quot;徐爷,天娱集团是您……”

    ≈ap;quot;我的。≈ap;quot;徐云既然决定要承担这个责任,当然就要肩负起天娱的未来,以前别人问他,他肯定会说天娱跟他没有关系,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答应了要肩负天娱集团的未来,就要勇于承认这个责任是他的。

    ≈ap;quot;徐爷……佩服!≈ap;quot;石磊还能说什么?

    ……

    最终铁忠华被放回去了,而郭川江则是被徐云带到了佐媚烟的面前,佐夜明上前一脚勾郭川江的膝盖腿弯处,郭川江便哐当一声跪了下去。面对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一样,到现在郭川江还隐约感觉恍恍惚惚,不相信这是真的。

    佐媚烟看着神情落魄的郭川江,冷哼一声:≈ap;quot;郭川江,你是不是觉得你躲在琴岛,我就找不到你?我早就知道你住在东海大酒店了,只不过我不想对你赶尽杀绝,我一直以为你不敢毁掉张太岁的遗愿,你再不是东西,也不会不尊敬张太岁。但现在看来我错了,如果今天不是徐云插手,恐怕已经把张太岁的遗愿给毁掉了。郭川江,你太不是东西了,忘恩负义这个词真的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

    郭川江面无表情:≈ap;quot;佐总,我承认我不是东西,我承认我忘恩负义,但这一切不也是被你逼的吗?如果你真的放权给我,我还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吗?我也是怕,我怕张太岁的一切都被你吞噬了。我忘恩负义,那你呢?”

    ≈ap;quot;满嘴胡言乱语。≈ap;quot;佐媚烟已经对这种不可理喻的人彻底失望了:≈ap;quot;郭川江,我跟你不一样,我把权利集在我的手里,是为了能更好的将天娱集团交给徐云。但你呢,你和秦天健以及周博成的那点勾当,你以为我一直都没有察觉吗?的确,我把琴岛影视广场的事情全部交给你,真的是我的错,但你不要以为是因为我相信你,才把筹建影视广场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到你的手,那是因为我认为你不敢拿张太岁的遗愿去开玩笑!没想到我真的看错了,你不只是忘恩负义,而且还长了一双狼心狗肺。”

    郭川江被骂的狗血淋头,却也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听到有些话的时候,他会神经质的笑出声来。

    ≈ap;quot;我是应该感激张太岁,但我却觉得我这一辈子不能为了一个死人而活!≈ap;quot;郭川江突然提高了声音。

    结果还回来的却是徐云一记势大力沉的耳光,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郭川江整个人都旋着侧飞出去,直接重重的撞在了墙上:≈ap;quot;郭总,我怕你是忘记了你的老本行了吧?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可以让你一无所有,只要叶法拉开口承认你跟她有过生意来往,随便编一个大数字,你这辈子都只能在牢里度过。”

    当徐云第一次这么说的时候,郭川江还有些不相信,但这一次徐云还这么说,他真不觉得这件事情是开玩笑了。

    ≈ap;quot;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把你的所有家产都交还天娱,我给你留下千块,足够你去干你的老本行,搭个棚子,弄几张桌子,卖卖刀削面,你也不用担心城管会天天抓你赶你罚你,天娱集团门口会给你专门腾出一个地方。≈ap;quot;徐云说的很平静:≈ap;quot;另外一个选择,便是去牢里做做手工艺品,吃一辈子的牢饭。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认为我做不到。我这个人向来说到做到,如果你不信,那我就今天告诉你,明天我一定拿到流沙金岸的土地买卖合同。你可以拭目以待,看看我能不能做到。”

    郭川江直愣愣的看着徐云,这种打脸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压抑,他心里一百遍的告诉自己不可能,却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自己。

    ≈ap;quot;姐夫,咱今天真要私下扣人?这可是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啊。≈ap;quot;佐夜明嘿嘿笑了笑。

    徐云无语,这小子说的跟自己多遵纪守法似的,他已经对佐夜明≈ap;quot;姐夫≈ap;quot;这个称呼彻底不做理会了:≈ap;quot;你放心,你扣人属于违反法律规定,但我可没关系。我既然说过我能把郭总送进监狱,那就说明我跟警方之间有关系。别让我把话说这么直白,这样郭总选择的时候就不至于太纠结了。”

    佐夜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因为他们都知道叶法拉的案子肯定跟徐云有关系,因为徐云之前跟佐媚烟产生误会就是因为他和叶法拉之间的接触关系过于亲近了。而且以警方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对付叶法拉,毕竟人是在金角被抓捕回来,所以徐云肯定出手了,这一点佐媚烟坚信不移。

    但现在佐媚烟依然感到吃惊的是,徐云怎么可能跟警方合作,帮警方做起了线人卧底这类工作?他不是一向都最讨厌警察的吗?

    ≈ap;quot;把人带走吧,我有话想跟徐云单独说。≈ap;quot;佐媚烟对她老弟道。

    佐夜明很明白事儿的点点头,然后一把拎起郭川江,那么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在他手里就跟拎小鸡崽子似的,不愧是天生怪力王。佐媚烟无奈的摇摇头,心感慨,这小子若是把玩车泡妞的一半功夫用在修为上,恐怕现在也已经突破超级高手的境界了吧。

    房间很快便只剩下了徐云跟佐媚烟两人,佐媚烟什么都没说,径直走到徐云面前,一个熊抱将徐云紧紧抱在怀,她太需要徐云的一个拥抱了,这么多天徐云没来,佐媚烟受尽了一切煎熬,她原本以为影视广场的项目真的会如同一只煮熟的鸭子一般飞走。

    徐云的出现改变了一切,这个以一己之力去力揽狂澜的男人,在佐媚烟的心里,永远都是最特殊最特别的存在,她多么想就一直如同一个小女人一般依偎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做这个男人背后坚强的后盾和最温暖的港湾。

    佐媚烟已经知道了河东市药膳大酒店的存在,她不会去怪徐云有其他的温暖港湾,她只希望自己是这些港湾最能给予徐云温暖的一个。显然,她现在还不知道河东市的那处温暖港湾已经转移到申江去了。

    ≈ap;quot;你来了,我真的轻松了很多。≈ap;quot;佐媚烟淡淡道:≈ap;quot;能不能以后再也不要离开了,我不希望你离开,我希望你永远都留在我身边,可以吗?”

    徐云拍了拍佐媚烟的肩膀,没有说话,他知道,考验他定力的时候又来了,恐怕这次他还真不一定能把持的住……这么多年佐媚烟为了还自己一个人情,随时随刻都准备好了以身相许,徐云又岂能不知道?

    【ps:亲,不要在Q留言催更了哦~~每次上线我也没时间一一回复,所以说……那样一点也不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