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之间的碰撞会产生一种非常微妙的东西,这种东西叫做荷尔蒙。用科学一些话来解释的话,就是由内分泌器官产生,再释放进入血液循环,并转运到靶器官或组织发挥一定效应的微量化学物质。每个内分泌腺都能产生一种或一种以上的荷尔蒙。

    当徐云感觉到自己有些热的时候,他便明白了这是自己的肾上腺素再作怪,而这时候的佐媚烟已经开始浑身发烫了,在她那几乎红透了的耳根后就能想象得出她的身体现在将会是多么的发烫。徐云深呼一口气,满脑子一片空白。

    都说孤男寡女如同与**,放在一起不可能不着,尤其是现在这个社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之后,你问一百个人,一百人都会说肯定发生了叉叉圈圈的事情,说什么纯洁男女之间的友谊那都是扯淡,什么红颜知己蓝颜知己,都是冠冕堂皇的盾牌。

    很多闺蜜之间都会相互告诫,说不能让你男朋友有红颜知己,因为红着红着,你俩就黄了。而很多哥们儿之间也会相互提醒,说不能让你女朋友有蓝颜知己,因为蓝着蓝着,你脑袋就绿了。

    这不是开玩笑的说,就是对男女之间共处一室,百分之百发生关系几率的一个变向说法。显然,徐云曾经很多次都打破了这个百分之百的几率,而现在他自己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立场已经是越来越不坚定了,很多时候他都有种冲动。

    最开始的时候徐云一直在告诫自己一定要克制住,而现在时间久而久之,他的心境也开始耸动了,他曾经会主动克制的心已经在不知不觉被消磨掉了,尤其是这一趟金角之行回来之后,徐云总觉得自己的定力远不如以前,前几天在河东市药膳大酒店的房间里,若不是果果突然闯进来,他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对阮清霜做出了些什么事情。

    而现在这一刻,他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神志开始恍惚了,若是现在在放上一首旋律优雅的舞曲,恐怕徐云都有可能会主动下手了。

    佐媚烟急促的呼吸声在徐云耳边开始微微骚动徐云的心,徐云再坚持下,终于无法继续抵抗,他忍不住紧紧抱住了佐媚烟,当他的下唇触碰到佐媚烟耳垂的刹那,佐媚烟只觉得双腿一软,整个人都瘫在了徐云的怀,她已经完全受不了了。

    融化就在一瞬间,徐云的心智也已经无法继续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当他将佐媚烟整个人抱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不理智。当他继续把佐媚烟扔到床上,甚至是用略带强硬的手段将佐媚烟领口的纽扣撕开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已经停不下了。

    怦然心动让人难以控制,这种异性之间本能的吸引让两人欲罢不能,但当徐云就要将佐媚烟横刀立马就地处罚的前一瞬间,徐云清晰的感觉到了心境≈ap;quot;砰砰≈ap;quot;一声剧烈的跳动,这种剧烈的跳动意味着心境的松动。

    突然之间徐云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他练了多年的童子功,一直都是维护他功力和心境快速进步的基本功,如果童子功被破了,意味着一个徐云丝毫没有准备的世界。

    然而就在这时候,徐云眼前一黑,接下来的一切就再也不知道了。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徐云依然躺在这张床上,但他面对的人却已经不再是佐媚烟。而是佐夜明这小子,这小子竟然不顾及昏迷病人的身体情况,悠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ap;quot;姐夫,你可算是醒了,行啊,一睡就是一夜一天,要不是找了个医生来给你看看,还以为你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呢。≈ap;quot;佐夜明把手的烟蒂掐灭:≈ap;quot;不会是昨晚上跟我姐发生什么激情戏了吧?姐夫,不至于这么激烈吧,都能把自己给整昏迷了?你也太卖力了吧……”

    徐云一头黑线,这混小子的嘴巴可真够孙子的:≈ap;quot;佐夜明,你说你姐若是听到这些话,是会把你嘴巴封起来,还是会把你舌头给剪了?”

    ≈ap;quot;嘿嘿,姐夫,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我说这些了。≈ap;quot;佐夜明挑眉得意道:≈ap;quot;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又不是那么保守的上一代人,我也知道男女之间是有需求的,就我姐这样的,哪个男人敢碰她啊,我也只能指望姐夫你来帮她排解一下寂寞空虚冷带来的后遗症了,你都不知道,我都怀疑我姐她是更年期提前来临,这若是再没个男人帮她滋润一下,我以后的日子可就更难过了。”

    这都是说的什么跟什么啊?徐云完全就听不懂这小子想要跟自己沟通什么:≈ap;quot;你姐呢?”

    佐夜明对徐云竖了竖拇指:≈ap;quot;姐夫,你是真牛弊,我不佩服都不行,我姐去签合同了啊。昨天你不是还跟郭猪头说了吗,说今天一定要把流沙金岸的土地买卖合同拿下,昨晚上你这一昏迷,搞的我们大家都以为是这事儿没戏了。没想到今天午,琴岛四石社的老大石磊就带人来找你了,说是带你去见铁忠华,处理关于流沙金岸土地的事情。你昏迷着,但这事儿也一样重要,所以我姐就让我看着你,然后她去处理关于土地合同的事情。”

    徐云也很惊讶,他昏迷这一天,竟然这事儿都处理好了:≈ap;quot;搞定了?”

    ≈ap;quot;大约半小时之前刚打来电话,说事情搞定了,合同也签完了。≈ap;quot;佐夜明道:≈ap;quot;但我姐现在回不来,应该做的礼数还是要做的,现在她正在请那些牵扯到这件事情的领导吃饭呢。姐夫,我就纳闷了,石磊那么牛气冲天的人,怎么就对你那么服服帖帖,听说你昏迷了,他差点都要给你哭丧了呢。我都不知道他这么牛,刚才我姐说石磊为了这事儿几乎把琴岛市的领导班子都给请来了,我才知道那家伙真不简单。”

    徐云无奈的摇了摇头:≈ap;quot;行了,我没事儿了,你忙你的去吧。我有点饿了,出去吃点东西。”

    佐夜明也摇摇头:≈ap;quot;主要是我没什么好忙的,我的任务就是看着你,既然你现在醒了也饿了,我也一样饿了啊,咱俩出去喝点儿?我在这里守护了你好几个小时,怎么也请我吃点好的吧?”

    ≈ap;quot;你跟我一起去吃饭,那郭川江呢?你不会把人给我放了吧?≈ap;quot;徐云怔了一下。

    佐夜明一摆手:≈ap;quot;当然不可能,放了他那就太便宜他了。哈哈,你这一昏迷,都没人有功夫理会他了,在我屋里捆着呢,这也一天没吃东西了,不知道饿死了没有。”

    徐云浅笑一声,心道,就郭川江那一身的肥膘,别说是一天不吃饭了,估计他就算是天不吃饭,那都不一定能饿死他。

    ≈ap;quot;怎么样,姐夫,请问吃点啥?≈ap;quot;佐夜明厚着脸皮道。

    徐云想了想:≈ap;quot;既然是在琴岛,那就吃点琴岛的特色,辣炒蛤蜊,海菜凉粉,鲅鱼水饺,鲜锅贴,海鲜卤面……怎么样,找个地方,咱就吃这些去,在来点扎啤?”

    佐夜明苦笑一声:≈ap;quot;姐夫,你可真会想,就这季节,你去哪里喝扎啤啊,还有一两个月就要过年了,这么冷的天,你喝扎啤……真敢想啊……”

    ≈ap;quot;别的地方可能没有,但是这里是琴岛啊,一年四季都不缺这玩意儿。≈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怎么样,敢喝的话就跟我走,今天我还不喝别的了,就喝扎啤。不敢喝的话,那你就乖乖在这里看着郭川江吧,我吃饱喝足之后就去给你打包一份鸡汤混沌。”

    佐夜明被徐云一激,直接站了起来:≈ap;quot;喝去!怎么不去喝啊,必须喝!不就是啤酒吗,谁怕谁啊,四斤一扎的不?今天咱俩谁不干个扎、五扎的,谁就不能回来。”

    ≈ap;quot;走着!有本事跟我成桶的喝。≈ap;quot;徐云的豪气也被激发了出来。

    两人直接步行离开暂住的酒店,找了一家距离他们住处不远的琴岛特色菜馆,把想吃的都点了下来,八个菜,满满一小桌子,扎啤直接就二百块钱要了一个四十斤大桶的,直接拿着大杯子开始拼酒。

    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直都在徐云脑子里乱哄哄的,佐媚烟滚烫的身体,雪白的前胸……若不是靠着这一杯杯的冷扎啤,徐云还真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冷静下心境来。很快半桶就下去了,开始还豪情万丈的佐夜明有点受不了了,这玩意太刺激肠胃了,恐怕就算琴岛本地人也没几个能受得了这天气下喝冰扎啤的吧?

    两人酒足饭饱溜着弯回到酒店的时候,就那么巧,也碰到了佐媚烟他们开车回来。车上不只是有佐媚烟和冯颖,还有开车的伍元冬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泽,显然王泽是去帮佐媚烟挡酒的。

    而佐媚烟的汽车后,跟着一辆黑光程亮的宝马X6,这宝马可没伍元冬那么讲究,要去找车位停下,直接就在酒店大门口一停,一个人影跳下来冲到徐云的面前:≈ap;quot;徐爷!你醒了啊,你可把兄弟给吓死了,我刚才还打电话联系我一个兄弟的呢,他爹是市立医院的院长,我还想让他帮我找个专家出诊来看看你呢。”

    徐云感激的笑了笑,石磊这人真是心直口快。

    酒店门口的保安刚想上前来阻拦,却看到了那五个9的连号车牌,当时就都纷纷停下了脚步,五个9的宝马X6在琴岛市就一辆,虽然这二百多万的车不能跟那些数百万上千万的车比,但这是石磊的车啊!别说他们保安不敢说什么,就算是老板来了,也同样是一个屁都不敢放。

    可徐云做过酒店,知道堵人门口很不好,他一摆手道:≈ap;quot;先把车开一边去,别挡住人家的门了。”

    石磊马上在几个保安惊讶的目光跑回车上,然后将车开进车位。几个保安的目光全部落在徐云身上,牛人啊,就这么一摆手,能使唤的石磊这么乖乖听话?前所未闻啊!

    【ps:今天有加更我就不说了……其实我的更新还是比较规律的。顺路求花求票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