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佐媚烟等人已经在车内下来,迅速向徐云走来,看到徐云清醒了,伍元冬和王泽都显得非常兴奋,之前他们一直都很担心。冯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万一这小子若是出点什么事情,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呢。

    佐夜明得意洋洋的等待着他老姐的夸奖,毕竟徐云是在他独自看护的时候醒来的,就算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蹲在原地看着,那也是功不可没,值得嘉奖一下吧。

    谁却料想,佐夜明的嘉奖没等来,倒是等来了一顿臭骂,佐媚烟刚一走近就闻到了两人浑身的酒气,这啤酒的麦芽香还真是够浓郁的:≈ap;quot;佐夜明,你脑子是被门给加了还是被驴子踢了?徐云身体刚好,你竟然带着他去喝酒,你疯了吧你?你想喝你自己去喝,没人管你,你拉上徐云干吗!”

    佐夜明心里那叫一个冤屈啊:≈ap;quot;我没啊……我,这……这又不是我叫的他,是他叫的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姐,你这冤枉人也不能这么冤枉啊,我才是被害人啊,不是我想喝的!”

    徐云尴尬的笑了笑:≈ap;quot;睡了一天一夜,身体有点乏,所以才叫夜明跟我去一起喝了两杯,就喝了一点,真的,没喝多。我们这一点事儿都没有,他都这么大人了,你以后也别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批评他了,是人都要个面子嘛。”

    佐媚烟瞪了佐夜明一眼:≈ap;quot;今天算徐云给你求情,不然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ap;quot;得得得,算我倒霉,我是真倒了八辈子的霉。≈ap;quot;佐夜明无奈的摇头道:≈ap;quot;算哥们儿衰,明明我是从犯,我是被怂恿的,一到我姐嘴里,就啥都是我成主犯了,哎哟,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时候石磊也停好了车,迅速来到了众人面前:≈ap;quot;徐爷,你快给我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儿?”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别说我了,我可能就是有点累。”

    佐夜明低声在一旁嘀咕着:≈ap;quot;还真不知道我姐需求这么高……能把一个高手都给累的虚脱昏迷……”

    虽然佐夜明这声音低,但同样作为高手的王泽和伍元冬却都纷纷忍不住偷笑了出声,当然,佐媚烟自然是听得到,佐夜明话音刚落,后脑勺上就挨了佐媚烟的巴掌,再也不敢吭声乱说话了。

    徐云依然在跟石磊说着:≈ap;quot;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让这土地合同那么快就签上了,石老板,真有你的,能在琴岛结识你,我真是不枉此行了。”

    ≈ap;quot;徐爷,你这话说的太看得起我了,是我能有幸结识谢爷跟您,我才生有幸呢。≈ap;quot;石磊爽朗道:≈ap;quot;兄弟还是那句话,只要是琴岛的事儿,一句话,我绝对帮徐爷办的妥妥当当,别的不敢吹,但这琴岛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领导,还都卖给我石磊一点薄面。”

    佐媚烟也不禁感慨:≈ap;quot;石老板在琴岛市绝对是跺跺脚震震的大人物,就你那几个电话几句话,那么多人出面给铁忠华施压,实在是让小女子佩服。”

    石磊也奉承道:≈ap;quot;佐总言重了,佐总才真正是女豪杰,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强人啊!原本我觉得这世界上就没真正的女强人,但佐总却让我认识到,我还真是井底之蛙,只看到了琴岛之内的事情,却没有看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几人一边聊天一边走回到酒店房间,佐媚烟将土地合同拿给徐云:≈ap;quot;马上可以勘探动工了,原本我以为这件事情会拖很久,所以之前联系的建筑公司也已经跟人取消了合作协议……唉,刚才在路上我联系了几个做建筑的老板,但这太突然了,他们手底下事情都多,大部分都是刚接了大单子,若不然便是年底赶工期,抽不出时间。”

    最大的土地问题解决了,但新的问题马上就面临了,徐云深深感觉到了这一个集团老总做起来到底有多么的麻烦,就算他接手天娱集团,他也绝对需要佐媚烟的帮助,没有佐媚烟他根本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ap;quot;毕竟我们的项目也算是大项目,实力一般的公司我可不敢相信。≈ap;quot;佐媚烟皱了皱眉头,叹气道:≈ap;quot;真是一抹未平一波又起,郭川江给我留下的麻烦还真是够多的。”

    徐云看了眼石磊,石磊挠挠头:≈ap;quot;我到认识不少搞建筑的朋友,但现在琴岛的居民楼早就饱和的,很多小区入住率都达不到百分之十,这些人都跑去外面开发房地产了……”

    啪!徐云一拍脑袋,真是骑驴找驴啊!他还用得着去找建筑集团吗,只需要给唐九一个电话,唐氏集团肯定轻松就把这活儿给包了。这公司绝对够大吧,双赢合作,何乐而不为?

    徐云一个电话过去,把事情大致给唐九讲了一下,唐九马上答应等她用今天最后一天确定了人工河项目的最终施工进度之后,马上就赶去琴岛市跟他们详谈。

    ≈ap;quot;还有什么麻烦的事情要处理的?≈ap;quot;徐云有些洋洋自得,这点小事儿在他面前太简单了吧。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当老总的天赋啊,搞不好他还真能把天娱集团打造成全球首屈一指的娱乐大公司呢,到时候让好莱坞去哭吧。

    ≈ap;quot;室内装修的事情,建筑设计的事情。≈ap;quot;佐媚烟道:≈ap;quot;唐氏集团的确是有实力和有资质的建筑集团,但是他们的设计师跟真正的设计大师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因为这是张太岁的遗愿,所以我吹毛求疵的说,最好能找到一个名副其实的设计师,跟唐氏集团一起参与到影视广场的建设和负责后期的装修工作,这让我更放心。”

    佐媚烟这话说的有道理,徐云点点头,虽说看上去的确有些吹毛求疵,但实际上却非常有必要,不说其他复杂的,就仅仅是一个灯光的问题,若不是真正学过灯光设计的人,都不知道如何布置灯光。他们绝对需要一个有水准的设计师。

    ≈ap;quot;这事儿交给我了!≈ap;quot;石磊一拍胸脯:≈ap;quot;这我认识啊,我哥们儿,拜把子的兄弟,业峰装饰的首席设计总监,年少有为的青年设计师王宇(详情参看《混在美女如云的办公室》)啊!他可是在国际上拿过设计大奖的,知道前不久刚建成坐落于琴岛的华夏大剧院吧,那就是他的作品!全世界数百个年轻设计师都想以拿下这个项目的设计来闻名世界呢。”

    王宇,这人徐云和佐媚烟他们都听说过,绝对是年轻才俊,华夏不可或缺的艺术型人才,可是以人家现在的身份地位,请来做设计的费用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毕竟大剧院那种项目是国家级的项目,刚建成之后,口碑就远超悉尼大剧院了。

    徐云有些不敢相信道:≈ap;quot;石老板,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你若能把王设计师请来,佐总必有重谢。”

    ≈ap;quot;徐爷,你说这个可就见外了,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可不是图什么回报,就是希望你有机会见到谢爷的时候,跟他说一声,有机会回琴岛来看一看,我真是太想再跟他喝一杯了……≈ap;quot;石磊说到动情之处,仰头长叹啊:≈ap;quot;谢爷有恩于我,我却一直都没机会报答。”

    ≈ap;quot;一定。≈ap;quot;徐云答应他:≈ap;quot;我相信我一定有机会再见到他。”

    世界很小,小到一个转身,就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人。世界同时也很大,大到一个转身,就不知道会失去什么人。这话一点都不错。

    ……

    徐云拿了流沙金岸的土地合同走到郭川江面前,郭川江一天没吃饭,已经饿的眼皮都抬不起来了,但他看到那一纸合同之后,还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ap;quot;郭总,我说了,我这个人说到做到。≈ap;quot;徐云冷冷道:≈ap;quot;任何事情都是这样,考虑了一天,差不多应该做选择了吧,是让我带你去申江坐牢,还是去天娱集团门口做刀削面,你自己选。”

    郭川江脸色瞬息万变,痛苦的扭曲着,最终理性战胜了他的侥幸心理,他答应徐云,将他在天娱得到的一切,将张太岁让他得到的一切都还给天娱,他老老实实的去天娱集团门口,卖一辈子的刀削面。

    ≈ap;quot;郭总,面摊开业之后,用料用油都实在一点,和面的时候多打几个鸡蛋,注意卫生干净一点,我一定让天娱的同事都帮衬你一些。≈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以前一直都不准带早餐到公司里面吃,以后每周一都准许带早餐到公司吃,但只能带你的刀削面。”

    郭川江面如死灰,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起身对徐云说一声谢谢,郭川江现在的状况,用一句话来形容:突入一夜冬风来,瞬间回到解放前。

    原本张太岁让他拥有的那些已经很多很多了,但他却被**和贪心控制,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明白。但贪念一旦升起,很少有人能够控制起来。

    就像当年谁都没有想到一个街边摆摊卖刀削面的郭胖子,能混到坐巴博萨,开揽胜,玩女明星的天娱集团郭总一样。也没有人会想到,天娱集团高高在上,做巴博萨,开揽胜,玩女明星的郭总,竟然重新沦落成为一个街边摆摊卖刀削面的。

    世事无常,谁也不一定一辈子平庸,谁也不一定一辈子发达。与人为善,是做人的基本。用主席当年的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才是正道,忘恩负义的人,永远都不会有好结果,这一点毋庸置疑。

    感恩之心常在,不要被金钱权利和女色蒙蔽了双眼,才能高枕无忧。这话不只是说郭川江这类人,也是说给另外一类高高在上的领导们听。

    【ps:给力更新给力点击吧……年底大冲刺,起码破掉000万点击吧!!~!战斗吧,骚年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