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也是爆脾气,毕竟是混的,面对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孙子,他真想好好教育教育,竟然还说警察来查监控也不是随便看的,若是刚才他来问,这孙子肯定马上屁颠屁颠就在前面带路,就是看徐爷面生,打扰了他泡妞儿便这态度,欠收拾。

    没等石磊再开口教训人,徐云伸手示意他可以了:≈ap;quot;时间紧迫,别在因为这些小事儿跟他计较了,马上让他带我去查监控,时间不等人。”

    ≈ap;quot;是!≈ap;quot;石磊回答的干净利索,回头就怒骂一声:≈ap;quot;听见没有?长耳朵了就他妈快点在前面带路,我和徐爷要查监控,耽误了徐爷的事儿,老子砸了你们酒店,抄了你的家!”

    值班大堂经理赶紧点头哈腰在前面带路直奔监控室,石磊能说到肯定就能做到,若是因为自己得罪了石磊这大哥大,他恐怕还真是没法在琴岛再混下去了,起码酒店老板是不可能敢在用他,当务之急就是要将这两尊大佛好好伺候着。所以徐云说什么,这值班经理就做什么,那查监控也利索多了,仅仅用时不到五分钟就找到了酒店门口监控记录胡来出现的一幕。

    胡来是乘坐出租车来的,虽然酒店门口的监控并不是特别的清晰,但还是能隐约的判断确定这家出租车公司和车牌号。不用徐云吩咐,石磊马上几个电话拨出去,找关系去联系这家出租车公司,电话两分钟之后就回过来了,那司机找到了,已经让他赶往大酒店来见石磊。

    ≈ap;quot;不用让他来,打电话问他刚才来这酒店的客人是从什么地方上的车。≈ap;quot;徐云干净利索,他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等待上,石磊处理这事儿的时候,佐媚烟等人也在楼上下来了,佐媚烟让佐夜明把在胡来身上找到的车钥匙递给徐云,玛莎拉蒂,徐云记的清楚,当唐九执掌了唐氏集团之后,就没有再不顾及身份的开那辆大众尚酷,而是换了这辆豪车。

    徐云接过车钥匙,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甚至都想到了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而且他基本敢肯定他的断言没错,唐九极有可能被胡来控制在了她自己的车内。车内的氧气有限,长时间在里面的话,百分之百会因为缺氧而导致引发生命危险。

    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十万火急,徐云一分钟都不想再等下去了。

    ≈ap;quot;徐爷,那家伙是在琴岛市北城一家大型停车场上的车,那地方我知道!≈ap;quot;石磊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予了徐云答复。

    ≈ap;quot;走!≈ap;quot;徐云当机立断,见佐媚烟等人也要跟上来,徐云停了一下,回身对他们道:≈ap;quot;这事情我自己去就可以,你们留下来想办法将他的尸体处理一下,最好是换一家酒店,毕竟天娱还要在琴岛做项目,我不想节外生枝。”

    佐媚烟似乎有些担心:≈ap;quot;如果他还有其他同伙呢?”

    徐云肯定道;≈ap;quot;如果有,那他们一定会都来这里了。毕竟他的初衷不是来抓我,而是果果,所以任何人都会想抢功劳。胡来虽然是少有的高手,但他没有那种桀骜不驯的心,所以必然是有人指使他,所以他的事情必须处理的干净一些。不然的话我们会有麻烦。”

    佐媚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点头答应徐云。

    ≈ap;quot;这事儿交给我的人。≈ap;quot;石磊又道:≈ap;quot;我打电话让我的人来帮忙。”

    ≈ap;quot;不,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安全。≈ap;quot;徐云阻止了石磊打电话:≈ap;quot;带我去那处停车场,越快越好。”

    ……

    宝马X6M绝对不是盖得,怎么说也是两百万级别的SUV,五百多马力轻松能把车拉到时速两百多,不到五秒的百公里加速也绝对是让徐云体验到了超强的推背感,本来石磊开车就硬,现在碰上事情了,石磊更是把车开到犹如螃蟹一般横行霸道。

    显然这辆车在琴岛的路面上的识别度还是很高的,绝对不是因为这车的品牌,这年头二百万以上级别的汽车虽然算不上烂大街,也绝对不是多稀罕的东西。主要就是因为他这个车牌,谁都知道这辆车是谁在开。

    石磊一路上都根本不理会什么红黄蓝绿灯,又是逆行超车又是强行加塞,反正能犯的交通规则,他基本上就全部都犯了个遍儿。不过幸好他这驾驶技术能保证一路没出什么大险情,最多就是惹得其路人敢怒不敢言。

    若是谁都这么开车,那每年就算一千两百分也不够扣的呀,但石磊不怕,他这车牌早就被过滤了,拍到也不会被纪录的。当然,录入这个过滤系统的车牌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还有就是领导的公车之类,这种事情也没啥可稀奇的,华夏各个城市里面都有这种情况。

    这是有本事的人才能这么干,若是在次一点的,关系硬一些的,也能在被拍下之后打几个电话给消掉。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你关系够硬,路子够广,一切皆有可能。

    当徐云被石磊带到北城这处停车场的时候,徐云便掏出手车钥匙开始寻找汽车,一分钟之后便在停车场的角落找到了唐九那辆银白色的玛莎拉蒂。此时此刻已经距离唐九被捆在里面两个小时了,当徐云打开车门的时候,被捆在驾驶座上的唐九已经处于轻度昏迷状态。

    跟在徐云屁股后面的石磊忍不住惊呼徐爷有艳福啊,心里更是暗自感慨,看来徐爷和谢爷他们这一类人,都是命就有桃花运的。那边有坐奔驰的白唇竹叶青一大美人对徐云鞍前马后,这里又有一开玛莎拉蒂的小美妞儿为了他连命都敢拼上。啧啧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啊,石磊混了这么多年,虽然说他身边的女人也是一茬接一茬,前仆后继的对他献殷勤,那都是为了啥,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石磊身边的女人不少,可真能这么全心全意对他而不索取回报的,他还真是挑不出来一个,人生可悲啊。

    因为唐九已经出于轻度昏迷状态,所以徐云只能把她抱出来,然后将其平放在汽车后座上,用双手挤压她的胸口,并且毫不顾忌的大口吸一口气,对唐九开始做人工呼吸。石磊还挺不好意思的,只能转过头去。

    这时候有停车场的管理工作人员跑过来试图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石磊凶神恶煞的样子,硬生生是停下了脚步,没敢上来多管闲事。而石磊的车依然是那么霸道的停在停车场门口,却没有一个人敢来对他说道四,让他如何如何。

    徐云番五次的对唐九进行胸口挤压和口对口的呼吸,终于,唐九胸口反应了一下,猛咳嗽几声,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睁大了眼睛,看着双手还压在自己胸前的徐云,唐九的脸上轰一下就彻底的红透了。

    ≈ap;quot;吓死我了。≈ap;quot;徐云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ap;quot;你还真是敢玩儿……”

    唐九迅速起身看了看四周,神情紧张道:≈ap;quot;那个人呢?”

    ≈ap;quot;他若是还在的话,你以为我还有机会救你?≈ap;quot;徐云无奈的摇摇头:≈ap;quot;你也太大胆了,若不是单佳豪打电话让我准备一下,我还真有可能被你给坑死。而且你也不想想后果,如果你把这人带来,他没有和我发生正面冲突,你的下场就惨了。”

    唐九脸上羞红,其实她现在就觉得自己挺惨的,那么狼狈,由于自己穿的是前扣的内衣,刚才被徐云那么按了几下,都给按开了……

    想到这里,唐九忍不住看过去,却发现徐云的手还在她的胸口上放着:≈ap;quot;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先把手拿开?”

    擦……徐云刚才只顾着救人了,现在被唐九提醒,都忘记了手还放在她的胸上,还真是觉得够脸红的,着急之下起身的时候还碰到了头,疼得直咧嘴,为了转移尴尬,他只能指了指石磊道:≈ap;quot;这位是石老板,如不是他全力相助,我还真怕你这条小命保不住了,晚上请客吧,真应该谢谢石老板。”

    徐云这么说也是有他的其他安排,若是琴岛影视广场的工程给唐氏集团去做,那唐九就很需要石磊在琴岛的势力帮忙,不然也会有很多事情搞的她寸步难行,焦头烂额。

    然后徐云紧跟着介绍唐九道:≈ap;quot;这便是唐氏集团的总裁,唐九,唐总。”

    石磊急忙摆手:≈ap;quot;不不不,都是应该的,应该的。唐总来到琴岛,应该是我替唐总接风洗尘,今天我请客!徐爷,你必须要让我尽到地主之谊,不然我心里可真是会过意不去。”

    两人算是认识了,唐九尴尬的向徐云招招手,徐云把耳朵贴过去,唐九低声道:≈ap;quot;咱们能不能先离开这里,让我找个地方去把内衣弄一下……刚才你给我做胸腔挤压的时候,似乎是把我的内衣给……”

    徐云没忍住,噗哧一声差点笑出声音来,唐九狠狠瞪了他一眼。

    ≈ap;quot;石老板,今天的事情真的是麻烦你了,那我们都先回去,你们谁也别争了,今天我做东,大家朋友一场,相识也算有缘分。≈ap;quot;徐云道:≈ap;quot;以后我再来琴岛,直接找你讨酒喝,绝对不会掏钱包。但今天不行。我必须表示我的感谢。”

    石磊那头还是摇的跟拨浪鼓似的:≈ap;quot;不行不行不行,这可使不得,徐爷,这里是琴岛,若是让你掏了钱包,那不是打我的脸吗。你也理解理解兄弟,若是谢爷知道我石磊竟然让他朋友在琴岛市内吃饭都掏了钱包,那我这脸可往哪里放啊?我可就真是没脸再去见谢爷了。”

    佐媚烟这时候打来电话询问,得知一切安好之后,便把新的酒店地址告诉了徐云。

    徐云见石磊坚持,便也不再提这茬:≈ap;quot;走,咱们回去再说,这事儿不用那么着急定下,佐总已经转了酒店。咱到了酒店之后再商量,说不定佐总已经给安排好了,哈哈哈。”

    石磊急忙点头回到自己车上,甭管是谁,今天这单他一定要买,跟这种猛人结下交情,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ps:急需火力支持~!今日下午又加更~~求火力~~求点击~~下面收住菊花,爆掉上面菊花~】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