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把佐媚烟更换了的酒店地址告诉石磊,石磊开车在前面带路,毕竟他是本地人,他对这里的路况更加熟悉。而徐云则是开着唐九的车跟在后面,唐九坐在后排,见汽车启动,便迅速将后风挡遮阳帘和后排侧遮阳帘全部按开。

    一开始的徐云也没想太多,现在阳光的紫外线还不至于会穿透原本就配备有后排侧**玻璃的车窗,但徐云无意的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后视镜,就差点直接喷血了!原来唐九将遮阳窗帘升起的原因不是担心太阳,而是担心她在车内脱衣服会被人看到。

    唐九将自己处身于独立空间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下,也不知道刚才徐云是怎么给她弄得,害的她前扣式的内衣弹开,如果不脱掉衣服,根本很难重新扣起来。但唐九可没想到,开着车的徐云竟然还是看到了她这一幕。

    噗!徐云强忍着涌上头顶的气血,一遍遍告诫自己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绝对不能想太多,便再也不敢抬头看那后视镜,可即便如此,刚才唐九那白花花的胸脯还是深深的刻在了徐云的脑海,太刺激了,就好像是情窦初开的小男孩无意看到了邻家妹妹洗澡似的。

    把衣服整理好之后,唐九才开口了:≈ap;quot;前面这个开宝马的是什么人,佐媚烟的人吗?看上起挺高调的呀,一身都是名牌,但搭配的却那么土里土气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徐云摇摇头:≈ap;quot;他可不是天娱的人,他是琴岛市的地下头子,天娱能拿下流沙金岸那块地,就凭借他,原本很难搞定的事情,他几个电话,喊来市里的领导一起喝喝酒吃吃饭,就那么轻松搞定了。如果你想在琴岛安稳的把天娱集团的这活儿做好,以后用得着石磊的地方还真不少。”

    ≈ap;quot;哦,这人还那么厉害,那还在你面前一口一个徐爷的叫?≈ap;quot;唐九道:≈ap;quot;你这是要跟我证明你更牛吗,才到琴岛就能搞定这么牛的人物?怎么认识的?别跟我说是不打不相识,太狗血了。”

    ≈ap;quot;还真的就是这么狗血。≈ap;quot;徐云道:≈ap;quot;虽然没打起来,但起码也是剑拔弩张了,但是我一个朋友似乎跟他有一些挺深的交情,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唐九点点头,很快又提出了疑惑:≈ap;quot;你到底跟天娱集团什么关系,当时在济北的时候,佐媚烟也是毫无条件的挺你。现在天娱集团碰到了麻烦,你也马上站出来帮忙,你们什么关系?能告诉我吧,你要知道,我也是生意人。”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怎么,你是想知道我跟天娱的关系到底近不近,然后再看我的面上来谈价钱?”

    唐九哈的笑出了声:≈ap;quot;这到不至于,但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呵呵,不过以我的观察,你跟天娱集团和佐媚烟之间的交情还真是不浅呢。”

    ≈ap;quot;如果我告诉你,以后天娱集团就是我的了,你会怎么办。≈ap;quot;徐云道:≈ap;quot;那你还收不收这影视广场建设的费用?哈哈哈,最起码也要打个五折吧?”

    吓!

    唐九瞪大眼睛看着徐云:≈ap;quot;我可没跟你开玩笑,我是跟你说正事儿呢,你跟天娱集团到底什么关系。我可不是那种人,即便你跟天娱集团没关系,我也不会乱收费,也不会影响工程质量,你放心,就算是我单独跟佐媚烟谈,我也会诚心实意的。”

    ≈ap;quot;可我真没有乱说啊,天娱集团真的是我的。≈ap;quot;徐云的脸上可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ap;quot;如果你不相信的话,那你可以问佐媚烟,虽然我对天娱集团的事情实在是一知半解,但事实就是事实。”

    唐九嘴角颤抖了一下,她还是没有办法相信:≈ap;quot;少来了,切,不说就不说,我还懒得问了呢。”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两辆豪车便一前一后的驶入佐媚烟新订好的酒店内,唐九也拨通了赶往琴岛的那些唐氏集团的工作人员电话,让他们抓紧时间赶过来。

    已经是午十二点了,所以佐媚烟安排了简单的工作餐,毕竟是下午要谈正事儿,没有吃吃喝喝的时间,所以石磊想张罗,徐云也没有让他张罗起来。

    简单的吃过了午饭之后,佐媚烟便跟唐九还有工作团队去酒店的会议室谈正事儿了。而徐云这时候就轻松多了,没他什么事儿了,见到王泽和佐夜明不在,徐云便问伍元冬那俩人去哪了。

    伍元冬低声告诉徐云,那两人找地方租了个快艇,准备去公海上把胡来的尸体给处理了。虽然说胡来这家伙是吞舌自尽的,但如果真的在这琴岛搞出动静惹出是非来,还是会带来非常不必要的麻烦。

    石磊提议带徐云和伍元冬去他的场子玩玩,洗洗澡蒸蒸桑拿,再找俩漂亮的按摩技师给好好的做个全身全套按摩,伍元冬倒是对大保健没什么忌讳的,但徐云却觉得不太好,毕竟人家那么多人都在里面辛苦的开会谈事儿,他去做大保健,实在心里过意不去。

    因为佐媚烟跟唐九直接就是谈论的细节的问题,天娱这活儿是徐云开口要找唐氏集团来做,佐媚烟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因为直接就是细节的对话,所以时间比较久,他们整整在会议室里呆了五个小时。终于在天黑之前把细节的事情全部拍板了。

    在谈完了细节的事情之后,唐九的好奇心突然再次升起,她对佐媚烟疑惑道:≈ap;quot;佐总,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徐云跟天娱集团到底是什么关系?”

    ≈ap;quot;徐云他没告诉你?≈ap;quot;佐媚烟淡淡道:≈ap;quot;他才是天娱集团真正的太子爷。”

    唐九眨了眨眼睛:≈ap;quot;佐总,你们不会是联合起来跟我开玩笑呢吧,我可不会因为天娱集团是徐云的就少收钱,也不会因为天娱集团是你的就偷工减料。他若是天娱集团的太子爷,那他怎么对天娱集团那么不了解。”

    佐媚烟笑了笑:≈ap;quot;从张太岁去世以后,天娱集团就一直都是我代替徐云打理,他不喜欢太多的枷锁把他给禁锢,所以我一直都没强求他回来执掌天娱集团。但现在是时候了,只要影视广场建好,天娱集团便将正式开起东方好莱坞的模式,既然天娱要打造新时代的娱乐帝国,徐云作为天娱集团的太子爷,当然要在这之前接过天娱的大旗。”

    唐九张大嘴巴,愣了半天:≈ap;quot;可是,张太岁……”

    ≈ap;quot;我知道,你想说,张太岁姓张,徐云姓徐。呵呵,张老爷子一辈子没有妻儿,徐云是他唯一的干儿子。≈ap;quot;佐媚烟道:≈ap;quot;而我是他的关门弟子,所以我有义务帮张太岁维护他的娱乐帝国,帮徐云来继承他应该继承的一切。”

    唐九自然是相当的惊讶,搞了半天,这华夏北方最大的娱乐公司少东家既然是徐云,她之前竟然一次都没有听徐云提起过,徐云这家伙还真是够低调的……

    ≈ap;quot;唐总,其实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必要这么见怪,我还真不是特别喜欢叫你唐总。≈ap;quot;佐媚烟又道:≈ap;quot;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姐姐,我叫你一声妹妹,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徐云救过我的命,所以,他身边在乎的朋友就是我佐媚烟在乎的。呵呵,都是为了一个男人……不是吗?”

    ≈ap;quot;佐……呵呵,媚烟姐。≈ap;quot;唐九微微一笑,马上改口了,之前她所了解到的这条白唇竹叶青可绝对没这么温柔,所有人口的佐媚烟都是脾气古怪,喜怒无常,很多时候都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一直以来佐媚烟在唐九的印象里都不是什么好人,而今天她还真的是对佐媚烟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佐媚烟拉起唐九的手:≈ap;quot;妹妹,琴岛影视广场是张老爷子的遗愿,所以徐云非常重视,别看他表面上什么都不说,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有,他之所以会找你来做这个工程,就是因为他相信你。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我给他说我找不到信任的建筑集团都是骗他的。建设琴岛影视广场这工程是块肥肉,盯上这个项目的公司多了去了,我找谁都能做,但我知道,只有你能让他信得过。”

    ≈ap;quot;媚烟姐,你为他考虑的真多。≈ap;quot;唐九发自心底的感慨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心细。

    ≈ap;quot;好了,不说了,咱们去吃饭吧。估计他们在外面都等的不耐烦了吧。≈ap;quot;佐媚烟笑着道:≈ap;quot;至少徐云肯定是等得不耐烦了,他那点耐心我太了解了,绝对是很焦躁了。”

    唐九点点头,跟佐媚烟一同迅速走出房间。果然跟他们想象一样,徐云已经是等待的非常着急了。

    石磊都已经把晚饭安排好了,甭管是佐媚烟说请客,还是唐九说她一定要买单,还是徐云说谁也别跟他抢,这些都没有用。因为吃饭的地方是石磊安排的,去了之后石磊就发话了,如果谁敢收他们任何一个人的钱,他就翻脸,这必须他亲自买单,而且这次也绝对不能免单,就是要他请。

    这家饭店的老板能做这么大,自然也跟石磊有很深厚的交情,可以说是石磊一个比较亲近的小兄弟,见大哥都这么说了,那他还能说什么,而且他很清楚石磊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他说过他要买单就证明这客人足够重要,他绝对也不敢免单。

    这顿每个人五百块钱标准的大餐绝对吃出了每个人一千八标准的档次,喝的酒也是一等一的特供,若是没点关系,你出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那种,这才叫真给足了石磊面子。

    石磊的脸上相当有光,对自己小兄弟的表现非常满意。徐云等人对这顿饭也是赞不绝口,大约吃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佐夜明便跟王泽两人搞定了胡来的事情回来了,碍于人多,他们也没多说,只是让徐云放心,一切都妥妥当当的,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ps:在等更的童鞋们可以去前倾回顾一下~别忘记重要的伏笔哦,如果我有忘记的,可以提醒我哈哈哈。我希望和所有看我书的读者做朋友,也希望所有看我书的读者能尊重我,大家有事儿好商量,火气不要那么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