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吃过饭,石磊一定要请所有人到他的洗脚城去洗脚,碍于有女士在场,他可不敢说要带着徐云去洗澡外加大保健这样的话,但是这洗个脚却绝对不过分,唐氏集团来的人都属于长途跋涉,也都累了,对这个又大方,又讲究排场面子的石老板印象非常不错。

    对于石磊的提议,佐媚烟跟唐九她们其实是挺不好意思的,至少她们觉得在琴岛的这一切事情,石磊给予她们的帮助已经足够多了,已经欠下了石磊挺多人情,现在还要他请客,实在过意不去。所以她们的目光就都停在了徐云的身上。

    ≈ap;quot;徐爷,咱们都是自己人了吧?如果算自己人了,那就是到自己的店里去洗个脚,还用这么见外吗?≈ap;quot;石磊看得出来,两个女老总的主心骨都长在了徐云的身上,便接着道:≈ap;quot;我可是掏心窝子的想跟在场的所有人交个朋友,咱们可都看着徐爷您呢。”

    人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徐云还能说什么:≈ap;quot;石老板,这些天麻烦你够多了,你的这个人情可真是让我不容易还了。”

    石磊的心要的就是徐云这句话,人在江湖飘,谁也不敢保证什么,但是若能多交接一些徐云这种猛人,那起码碰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之后,还能找到几个帮自己忙的人。这就是石磊最简单的初衷。

    ≈ap;quot;所有人都跟石老板走吧,都别客气,当是自己家。≈ap;quot;徐云道:≈ap;quot;石老板对我们不薄,如果以后石老板有什么事情开口了,那今天在场的可有一个算一个,都不能抹了嘴巴就不认人了。≈ap;quot;徐云很清楚石磊的初衷是什么,一个混社会的人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跟别人攀交情的,如果徐云一无是处,是个街头要饭的,就算跟谢飞泽认识,他石磊也不可能跟他去谈什么交情,如果徐云能在某些事情上只手遮天,就算和谢飞泽之间没有关系,石磊也绝对会能找到和徐云的共同语言,想办法和徐云交个朋友。

    五湖四海皆兄弟,混社会的能做到这一点,就能行遍天下都吃得开。

    晚上洗过脚,石磊依然是尽心尽责的将徐云他们一众人送回到他们下榻的酒店,他跟这里酒店老板也认识,这酒店老板知道他们都是石磊的客人,那态度绝对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本就客气,现在就更客气了,客气的徐云都觉得太麻了,拍马屁也不能这么拍啊……

    ≈ap;quot;你们的房间我也给安排好了。≈ap;quot;佐媚烟对唐九道:≈ap;quot;妹妹,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咱们一起到现场去看看情况,顺便认识一下这次的设计师,也是石老板介绍的。有什么细节的问题,你们双方的团队可一定要多多沟通。”

    唐九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拿过冯颖递给她的房卡。

    徐云上前道:≈ap;quot;我的房间呢,我也困了,好想马上洗澡就睡觉去。”

    ≈ap;quot;还要单独给你安排吗?≈ap;quot;佐媚烟怔了一下:≈ap;quot;你和我唐九妹妹一个套房就可以了吧,我们是临时转的酒店,人家的房间就只有这么多了,客满了,要不然,你就跟我和冯颖姐挤一张床?”

    我勒个去……徐云想都不敢想自己睡在两个御姐间会是什么下场,那还不全身的热度都能把自己给烫熟了?

    唐九可没想太多,自然的对徐云道了一声:≈ap;quot;凑合一下吧,出门在外能有酒店住就很好了,别讲究那么多了,就算你是天娱集团太子爷,也不用非要自己一个人住套房吧,太奢侈太浪费了。”

    得了,徐云也没什么可选择的了,比起跟佐媚烟和冯颖两人一起睡来说,他还是觉得跟唐九一起睡更能把持住,至少把持不住的话也不至于把自己整的太累……这想法有点邪恶了,徐云使劲儿晃了晃脑子,才将自己这无耻的想法抛到脑外。

    ……

    冯颖跟佐媚烟回到房间之后,才开口提出了自己的疑惑:≈ap;quot;为什么要这么做,媚烟,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得到徐云吗,这样,你就不怕他们会……”

    ≈ap;quot;我不知道。≈ap;quot;佐媚烟道:≈ap;quot;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冯颖姐,我的确是想得到徐云,但我到现在才发现,徐云他……至少,他不可能是我一个人的,若不然,他就不是我的。而且以我对唐九的了解,她恐怕也没有能一个人独占徐云的气场。不是吗?”

    冯颖无奈的笑了笑,摇摇头:≈ap;quot;你还真就是这个性格……罢了罢了,不论你怎么做,肯定都有你自己的理由,如果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跟我说一说,就当我是一个倾述桶吧。我不介意当你的倾述对象。”

    佐媚烟脸上的笑容很轻松:≈ap;quot;我还不至于那么小心眼,能让我佐媚烟爱上的男人就绝对不是一般的男人,如果我会傻乎乎的像小女孩一样有那种一定独占我独爱的愚蠢想法,那就说明我根本不可能配得上我爱的男人。”

    ≈ap;quot;你的想法永远都是莫名其妙,好吧,我老了,我已经不能理解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了。≈ap;quot;冯颖耸了耸肩膀:≈ap;quot;难道这就是传说的代沟吗?哈哈,媚烟,咱俩之间都有代沟了。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ap;quot;冯颖姐,你才不老呢,我今天会这么做,可都是受你启发。≈ap;quot;佐媚烟道:≈ap;quot;世界上那么多女人,冯颖姐,我是真佩服你,羡慕你。”

    冯颖苦笑:≈ap;quot;佩服我什么?羡慕我什么?羡慕我十二了还独身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吧?你知道吗,讽刺大龄女青年可是非常非常不道德的。”

    ≈ap;quot;冯颖姐,你知道咱们江北的几月最美吗?九月!因为九月的白天像八月,晚上像十月。≈ap;quot;佐媚烟道:≈ap;quot;十岁的女人怎么了,十岁的女人既有二十岁女人的脸蛋儿也有四十岁女人的智慧,这是女人一生之最美的时刻。”

    冯颖连忙摆手求饶:≈ap;quot;你就别拿电视剧里的台词教育我了,你可比我小不几岁昂,若是不想跟我一样,那你就抓紧时间把自己给处理了,女人一旦到了我这个年龄,想的可就不是那些情啊爱啊的,我只是一直在想,去哪里找个靠谱的男人,然后让我能生一个自己的孩子。虽然我这辈子不想跟男人过日子,但我还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我没丁克族那么新潮,但我又向往独身主义的自由。”

    佐媚烟竖起大拇指:≈ap;quot;冯颖姐,你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才是潮流的心态了,做独身主义却不做丁克,这么矛盾的主题你都能搅合在一起,妹妹实在是佩服,佩服的我都想去洗澡了。”

    ≈ap;quot;去去去,快去吧。≈ap;quot;冯颖哭笑不得。

    ……

    当唐九反应过来佐媚烟是有意将她和徐云安排在一个房间的时候,脸上忍不住开始发烫,当时她答应的时候还那么自然,就好像她跟徐云睡过好多次似的,虽然她承认他跟徐云绝对不是第一次在一个房间孤男寡女呆在一起了,但她可真没跟徐云发生过什么。

    ≈ap;quot;你先洗还是我先洗?≈ap;quot;徐云指了指浴室,玩笑道:≈ap;quot;还是咱俩一起?”

    唐九真想掐死他,原本人家就已经心潮澎湃略带羞涩了,现在这混蛋竟然还说这些调戏的话,简直就是想把她给羞死了。看着唐九那通红的脸颊,徐云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以前她唐九可不是这么羞涩。

    ≈ap;quot;哼。一起?≈ap;quot;唐九似乎看出了徐云的心思,一仰头道:≈ap;quot;一起就一起啊,还就怕你不敢呢。我现在就去洗,有本事你就跟我一起进来。”

    她堂堂唐氏集团大小姐的个性和脾气还是不容他人欺负的,说到做到,人家还真的就去了浴室放水洗澡。她是吃定了徐云不敢,也不能说是不敢,至少徐云绝对不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人。

    徐云还真不服气了,这是欺负他有贼心没贼胆呢?这可不行,咱老爷们儿必须争口气。但徐云那手握在门把上的时候,还是乖乖败下阵来,这种时候闯进去那不叫爷们儿,那叫龌龊。

    唐九在浴室心情也是挺忐忑的,徐云虽然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但若是因为她故意气他,真开门闯进来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可也说不定,她可真没锁门呢……这脱光光的被看到,也实在太丢人了吧?

    就在唐九心忐忑挣扎的时候,浴室房门还真的就被打开了!

    徐云的身影迅速闪进来,并且顺手就将浴室的顶灯给关掉了。唐九的心脏瞬间都快要跳出来了,徐云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难道是他兽性大发真的忍受不住了,要进来把她给那个那个那个什么了……

    唐九是越想心越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摸黑将水关掉,却瞬间感觉到徐云竟然拿着浴巾一把将她给包裹了起来。

    没等唐九喊出声音,徐云便在她耳边低声道:≈ap;quot;别出声,有人……”

    一瞬间,唐九的大脑嗡了一声,一片空白,她紧张的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徐云到底是什么意思?唐九不知道徐云是什么意思,但他说有人却让唐九心里非常紧张不安。

    整个房间都一片漆黑,徐云居住的套房是在酒店的四楼,所以窗外爬上人来非常简单。徐云会冲进浴室,第一是为了藏起来将鳖引入瓮,第二是让唐九把浴巾给裹上,万一冲进来什么人,怕她走光会发狂。

    徐云考虑的倒是挺多,但就是没料想到给唐九裹上浴巾的时候会不小心碰到了她身体的敏感处,毕竟那个突然黑下来,什么都看不到。但唐九口情不自禁发出了嗯咽声却成为了这黑夜最刺耳的声响。

    紧跟着下一秒,徐云就明显感觉到了两股气息逼近了浴室门口。虽然暴露的有点早,但也无所谓了,徐云原本就没想过躲过去。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自然是要打个招呼,问问是谁想他了。

    ps:求点击~猜剧情送实体书的活动快要结束了哦~抓紧时间到1K主站书评区留言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