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入侵室内的两个黑衣人刚围到这浴室房门口的时候,徐云便突然在浴室内冲了出来,直接将对方两人搞了个措手不及,显然对方两人也是有所准备的高手,即便是徐云突然出现,对方还是很快做出了应对,纷纷急速后撤一步。

    徐云冷笑一声:≈ap;quot;看你们这穿着打扮不是本地人吧?我也不给你们废话,是村家的老狗派你们来的吧,哼,没想到村老狗还挺有本事的,能这么短时间内就查到大荣电子是我烧的,还能跑到琴岛找到我。”

    两个全身黑色夜行衣包裹的自然是两个东瀛忍者,华夏的高手可没这么穿的,高手做事都是敢作敢为,绝不会像这些东瀛狗子一般偷偷摸摸,成不了大气候。

    两个黑衣忍者的手都拿着忍刀,月光透过被打开的窗户撒进房间,两把忍刀上泛起幽幽寒光。

    当徐云话音刚落下,两个忍者便四目相对,左侧个子稍高一些的低声道:≈ap;quot;上下分击,你主攻下,我主攻上,速战速决,千万不要拖泥带水。≈ap;quot;右侧个子稍矮的忍者迅速点了点头,看样子是级别比个子稍微高一些的忍者低一些。

    两人话音刚落,忍刀上寒光乍起。徐云忍俊不禁,这俩人也太小看他了,根本就没认为徐云能听得懂他们的倭寇语,所以直接暴露了他们的作战计划。不等两人攻上,徐云便已经将一把沙发踢出,刚要准备主攻徐云下路的矮个子忍者当即就被徐云阻击。

    独身飞扑上前的稍高个忍者脸色突变,但现在再做任何事情一切都晚了,以他个人的忍实力是不可能跟徐云相提并论的,没有了脚下危险的顾忌,徐云一手空手夺白刃轻松将对方手忍刀夺下。

    但对方也没有那么轻易就认输的意思,一个后撤跳步逃出的同时,衣袖便迅速飞出两道手里剑!幸亏徐云夺下忍刀及时招架,才没有被对方的暗器所伤。这东瀛忍者的暗器之多的确不容小瞧,这单尖手里剑俗称飞针,而紧跟着射出的双尖手里剑又被称作千本。

    数道千本让徐云只能侧步闪躲,不等徐云脚步站稳,又有两道十字车标刺向徐云的落脚之处,来着杀气腾腾,招招都想制徐云于死地,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被徐云用沙发阻击住的矮个忍者也没闲着,什么袖箭吹针的都统统往徐云身上招呼了起来。

    比起华夏的硬功夫,忍者的近战是他们非常大的破绽之处,至少徐云是这样认为,当徐云躲开所有暗器欺身到那稍高的忍者面前时,对方瞬间阵脚大乱,急忙后撤要跳窗逃窜,徐云紧跟上前,补上重重一拳,那人的身体直接就横飞出了窗外,直接摔落在数层楼下的草坪。

    另外那矮个忍者见状也迅速向窗口逃去,不等徐云动手,一边回头吹出数道吹针,一边毫不犹豫的在窗口跳了下去。

    这时候徐云心隐约有些后悔,毕竟对方是忍者,身轻如燕是做忍者的基本条件,虽然这数层楼上掉下去的话,普通人轻则重伤,重则要命,但对于忍者而言却完全没有这么严重,说不定最多也就是皮肉擦伤而已。

    徐云站在窗边,心升起莫名的担心,他迅速拨通了阮清霜的电话,如果大荣电子的村能找到他,就能知道他跟叶法拉有关系,那么住在叶法拉别墅的阮清霜和果果她们自然也就有危险。

    接到徐云来电的阮清霜心情很是不错,她笑着问:≈ap;quot;怎么样了,你的事情处理如何?”

    ≈ap;quot;还行,明天差不多就解决了。≈ap;quot;徐云到:≈ap;quot;你在哪呢?”

    ≈ap;quot;我还在星凯酒店呢。≈ap;quot;阮清霜道:≈ap;quot;你没在家,果果已经去学校了,那学校是强制性的封闭管理,仇妍又不放心,必须去陪读,婉儿好不容易才疏通了关系,让仇妍去陪读的。家里现在一个人也没有,我倒不如留在酒店,我让他们在办公室支了一张折叠床……”

    徐云听了有些心疼:≈ap;quot;你不会直接住在酒店办公室吧?酒店就那么忙,连个空房都没有?”

    ≈ap;quot;嗯,年底开年会订房间的太多了。其实办公室挺不错的啊,至少我现在觉得还不错,晚上还能跟酒店休闲健身心的健身教练锻炼一下身体呢。≈ap;quot;阮清霜道:≈ap;quot;我现在特别受不了一个人的时候,若是不把自己充实起来,我就会觉得特别不自在。”

    ≈ap;quot;那我处理完琴岛的事情就回去陪你。≈ap;quot;徐云这话说的就跟出差在外的爱人似的,搞的阮清霜心里一阵暖暖的,但他随后又提醒道:≈ap;quot;霜姐,在我回去之前,你也最好不要单独住,我有些担心最近可能会出事情。你就在酒店再委屈两天吧。”

    阮清霜点点头:≈ap;quot;住酒店里一点都不委屈,呵呵,早就习惯了。好了,我等你回来,我要去健身心做做运动了。”

    ≈ap;quot;再见。≈ap;quot;徐云挂了电话,心里踏实了很多,村家族已经开始对他下手,但至少他们还没把他的事情牵连到阮清霜她们的身上,这样徐云就放心多了,就算再来一百个东瀛鬼子,他也是见一个灭一个。

    唐九听到外面没有了声音,小心翼翼的擦干净身体穿好衣服走出来,看到室内一片狼藉,她忍不住瞪大眼睛问徐云:≈ap;quot;天呐,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人……人呢?”

    徐云指了指窗外:≈ap;quot;都跳出去跑了。放心,找我的,等我离开琴岛,你们就清静了。”

    唐九的嘴巴张的就更大了,这也太夸张了吧,直接在楼上跳下去逃走了?那就算摔不死,估计也摔成残废了吧?想到徐云惹上了麻烦,唐九心里就忍不住有些担心:≈ap;quot;不会是因为我的事情吧?是那个我带过来的人安排的吗?”

    徐云摇了摇头:≈ap;quot;如果是那些人,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不过你放心,至少他们现在一时半会是找不到我们了。”

    胡来已经被佐夜明和王泽抛入公海,石沉海底,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现在着急的不是徐云,而是冷尘和苗刀他们。不过,徐云现在还并不清楚胡来跟冷尘他们的关系,他担心的是王龙皇,毕竟胡来之前是王龙皇的人,如果知道了胡来的死跟他有关系,恐怕他天子王龙皇手下那个嗜血如麻的黑虎罗星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了。

    说起来,王龙皇还真不一定就比冷尘更好对付,都是雄踞一方的大霸主,纵然是冥王的地位更显高大,但王龙皇敢自称天子,那也就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唐九见房间里面有些乱,就想动手收拾,却被徐云直接拦住:≈ap;quot;你最好不要碰,这些东西说不定都是浸过毒的。”

    说着,徐云便撕下一块床单布,将那两个人留下的手里剑以及吹针等暗器全部清除到垃圾桶内,随后徐云用清水滴在那块床单布上,发现并没有什么反应,也算松了一口气,或许是他想多了,这些暗器上似乎没有毒。

    也或许是因为村想要抓活的,徐云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ap;quot;快去洗澡吧,早点休息,媚烟姐跟石老板介绍的设计师已经约好了,明天一早八点就在流沙金岸见面。≈ap;quot;唐九看了看表:≈ap;quot;明天要早起,绝对不可以迟到的。”

    徐云点点头,当他躺在放满热水浴缸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刚才唐九竟然叫佐媚烟什么?媚烟姐?女人还真是够可怕的啊,能这么快就成好姐妹,佐媚烟到底再想什么呢,不但跟唐九搞好了关系,还把自己和她安排进入一个房间。难道是因为那天他俩……

    一想到那天自己竟然不争气的昏迷过去,徐云的担心便再次涌上心头,他体内存在的问题或许还需要找虞美人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徐云必须回申江,找机会带果果见见虞美人。

    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徐云走出浴室的时候,唐九已经在床上侧身睡着了,吹干头发之后,徐云只能躺在唐九的身旁,心道这妞儿可够强悍的,竟然能睡得着,就不怕他会对她做点什么吗。

    唐九当然不可能睡那么快,她就是怕自己不知如何面对徐云,才闭眼装睡的,至少徐云不会趁人之危,但若是两情相悦,互相之间把持不住就不好说了。不管怎么样,唐九都必须坚持住,她可不能因为佐媚烟把她跟徐云安排在一个房间,就一定要真的跟徐云发生点什么……

    这一夜很慢,至少唐九这么觉得,她都不知道她是几点睡着的,徐云这家伙倒是没心没肺,没多久就跟周公下棋去了,还念念叨叨的说了几句唐九根本听不懂的梦话,什么≈ap;quot;一天是龙怒的人,终身是龙怒的鬼≈ap;quot;什么≈ap;quot;同生共死≈ap;quot;之类之类的。

    但唐九一直都没忍心叫醒他,因为她最后一眼看向徐云的时候,看到徐云的眼角竟然会有一些湿润……她知道他一定是在做梦了,但她不知道他到底是梦到了什么,在唐九的眼里,这个男人恐怕根本就不知道眼泪是什么东西吧?

    一夜无话,当唐九被早上六点的闹铃惊醒的时候,徐云已经不再床边了,而昨天晚上室内还乱八糟的东西也都摆放整齐了。唐九一屁股坐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然后干练的在卫生间洗刷妆容,十五分钟之内搞定一切。

    当她在房间出来的时候,佐媚烟也在房间走了出来,两人几乎同时看到对方,也异口同声的问对方一句话:≈ap;quot;早啊,徐云呢?”

    显然,徐云没有跟她们任何一个人在一起。他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但现在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徐云的事情了,反正他这么大的人是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佐媚烟跟唐九一起去餐厅吃了早餐,然后便各自带着自己的人,直接奔往流沙金岸。项目的事情才是当务之急。

    ps:一定要及时参加活动,过年之前赢得《妖孽兵王》实体书,在小伙伴们面前是多么拉风的一件事情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