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一大早起来不辞而别,是因为他实在有些担心河东市的兄弟们,胡来他们是解决了,如果还会有其他人继续来找他们的麻烦呢?在徐云没有搞清楚胡来是受谁指使之前,还是要所有人都小心为妙。

    在唐九她们都还在睡梦的时候,徐云便早早的起床离开了酒店,在琴岛有石磊的帮忙,她们应该也不会再碰到什么太大的麻烦了。之前徐云接到单佳豪电话的时候,就听到有护士在旁边说他打着吊针就不要乱动之类的话,心也明白他们肯定受伤不轻,毕竟胡来也是一等一的超级高手,不是街边上靠着装逼混口饭吃的地痞,跟他们之间有天壤之别的差距。

    徐云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赶上第一时间的高铁,做了两个多小时,在早上八点的时候就赶到了河东市。下车之后徐云便迅速拨打了小飞的电话,因为小飞一直被安排在药膳馆老店经营,而且他平日也很少出来乱窜,所以徐云能肯定他应该没有受伤。

    果然,小飞接到了徐云电话之后很是激动,他说他跟强哥一起都在医院呢,马上将电话递给了强子,让强子跟徐云讲话。

    徐云没有给强子打电话,那是因为他相信强子会听话乖乖去戒毒所,所以他才没有给强子打电话,而现在强子竟然并不在戒毒所,而是在医院跟小飞他们一起照顾南城虎以及单佳豪他们。

    强子此时此刻的心情应该更是失落,因为云哥回到河东之后要找人问情况竟然都打的不是他的电话,他虽然知道这是因为他引起的,但心里依然会有非常强大的落差感。

    ≈ap;quot;不是让你去戒毒所了,怎么,没去?≈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不想去吗,害怕?”

    强子摇摇头,咬了下嘴唇:≈ap;quot;不是怕,哥,我没去绝对不代表我就没戒。我发誓我再也不碰了,希望你相信我。”

    ≈ap;quot;强子,不是我不信你,是我知道毒瘾这东西有多么的可怕。≈ap;quot;徐云深呼一口气:≈ap;quot;我相信,但我同样也相信毒瘾……别让我难做,我是为了你好,把你当兄弟才劝你去戒毒所,如果我不把你当自己人看,你觉得我会在乎你要不要吸毒吗?你就算死,又跟我有何关系?”

    ≈ap;quot;哥……≈ap;quot;强子哽咽道:≈ap;quot;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这时候小飞抢过了强子手里的电话:≈ap;quot;云哥,这事儿我保证,我保证强哥知错就改了,他绝对没有再碰那东西。”

    徐云不想说太多:≈ap;quot;你们在哪个医院,我去了再说。”

    ≈ap;quot;云哥,你高铁站等我,我开车去接你。≈ap;quot;小飞道,这半年来的药膳生意非常好,他也赚了不少,上个月刚花二十多万买了一辆君威,开的特别上瘾。

    ≈ap;quot;我直接去。≈ap;quot;徐云的话不容质疑道:≈ap;quot;哪家医院。”

    小飞马上回答:≈ap;quot;市立医院。”

    徐云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便迅速赶往市立医院,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等待他的强子。强子看上起挺憔悴的,至少比那天瘦了十几斤的样子。

    看到强子憔悴的样子,徐云还真有些不忍心,更让他不忍心的是强子左手上厚厚的纱布绷带,小指部分处还有涂抹药水印出的颜色。

    ≈ap;quot;哥,我真戒了。≈ap;quot;强子说完,举起了那受伤的左手:≈ap;quot;犯瘾的时候,我一动那个念头就剁了一根,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碰,连想都不去想了,若是再想,我还剁,我就算是把十根手指头全都剁了,也绝对不再想那东西了。”

    徐云什么也没说,伸手拍在强子的肩膀上重重的捏了一把,他还能说什么,强子既然有这股子韧劲儿,那就一定能戒掉。虽然说这玩意很可怕,一旦沾上就很难戒掉,但你若是真的想戒掉,真的有这股子狠劲儿,那也就一定能做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强子带着徐云到了病房,通过找医院里的关系,单佳豪和南城虎他们都被安排在了一个病房里,当徐云进来的时候,小飞正在和他们几个病人聊天,几人都笑哈哈的,心情挺是不错。吕怡坐在单佳豪的床边帮他削苹果。

    见到徐云突然来到,几个人都眼前一亮,纷纷异口同声道:≈ap;quot;云哥?!你怎么来了?”

    ≈ap;quot;你们都受伤这么严重,我能放心不来看看吗。≈ap;quot;徐云看到几人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几个人伤的最重的应该便是单佳豪了,他挨打的次数太多了,其次就是被捅了一下的吕峰,四个人受伤处的淤青红肿还没消除,而且不是胳膊就是腿,不是腿就是肋骨,都有出现或轻或重骨折的地方。

    ≈ap;quot;小事儿。≈ap;quot;吕峰嘿嘿一笑:≈ap;quot;都是大老爷们儿的,谁还没挨过几顿揍啊。哈哈,反正我们仨是没什么事儿,就是不知道单佳豪这小子能不能挺过去,太逞强太逞英雄了,就他挨得狠。”

    单佳豪浑身上下都是伤,这时候竟然还能挂起笑容来:≈ap;quot;那能怎么办,你们都是当哥的,我肯定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挨揍啊,我年轻,能抗。”

    ≈ap;quot;就你厉害行了吧!还逞强!≈ap;quot;吕怡又气又笑,无奈的把苹果直接塞在单佳豪嘴里:≈ap;quot;你那么厉害,那你自己拿着苹果吃啊,连个筷子都拿不动了,还嘴巴硬。”

    单佳豪只是嘿嘿笑,南城虎和强子以及小飞也都忍不住大笑出声。

    徐云对单佳豪竖了竖拇指:≈ap;quot;行啊,看样子,我们大家伙是快要喝你的喜酒了?”

    ≈ap;quot;没,没,没有,年龄不到,年龄不到,我支持国家政策,晚婚晚育,嘿嘿,支持国家政策。≈ap;quot;单佳豪的脸上都快灿烂成花儿了。吕怡见徐云也跟着他们一起开玩笑,脸上一红,赶紧就跑出了病房。这些男人实在太坏了。

    徐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感激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了,他们能为了维护阮清霜和果果仇妍她们的安全,自己被整成这样都一点怨言都没有,的确是值得做兄弟的人。

    ≈ap;quot;这件事情恐怕还没有完,我不希望你们还会面临这种危险。≈ap;quot;徐云道:≈ap;quot;药膳大酒店想办法转让出去,现在以药膳馆在河东的影响力,转让药膳大酒店也绝对可以赚到非常大的一笔钱……≈ap;quot;突然,徐云意识到少一个人:≈ap;quot;梁山呢?”

    孔忠摸了摸下巴:≈ap;quot;云哥,梁山那妹妹你还不知道吗,不喜欢说话,不喜欢人多,说什么都非要把梁山接回家里去照顾。幸好是梁山受伤不严重,一开始被那孙子砸晕就给捆一边了,就是胳膊扭伤了,在家疗养也没大碍。”

    徐云点点头,继续道:≈ap;quot;把药膳大酒店转让出去,对方就没有头绪了。吕峰,你先想办法让人跟着你做建筑,或者将药膳大酒店的人马分别安排到所有药膳馆分店,大酒店可以转让,但药膳馆却绝对要保留,这是霜姐的祖业,绝对不能丢了。”

    ≈ap;quot;哥,这你放心,我们已经安排了。≈ap;quot;单洪宁道:≈ap;quot;现在大酒店已经暂时停业了,所有人都安排到了各个分店,我们也想过这个麻烦的问题,正琢磨着出院之后跟你商量呢。”

    单佳豪却有些心有不甘:≈ap;quot;云哥,转出去?就这么……把药膳大酒店给别人开了?”

    ≈ap;quot;必须转出去。≈ap;quot;徐云道:≈ap;quot;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

    ≈ap;quot;那我干什么呀,我这才刚……≈ap;quot;单佳豪不甘心啊,这可是他刚有了一个平台能出人头地,现在却又突然之间便一无所有了,这种落差也实在是太大了,这种失落感让单佳豪真是不想去接受。

    单洪宁白了他一眼:≈ap;quot;行了,你看你这样儿,你不就是想要做老板管酒店吗?这样,我和你孔忠哥现在正好要帮你峰哥做人工河的事情,我们就直接把药膳火锅馆交给你打理了,赚多少都算你的,但你要付给我们基本的成本,这样总可以了吧?”

    ≈ap;quot;对,我们把药膳火锅馆交给你。≈ap;quot;孔忠点头同意,他们正好想要跟吕峰商量着把建筑工程做的大一些,多靠着唐氏集团做些活儿,吸取一些经验,为以后提升职称做准备,所以恐怕也会无心去管理药膳火锅馆了。

    ≈ap;quot;真的?≈ap;quot;单佳豪不信道。

    ≈ap;quot;真的,我做主了。≈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若是连你哥的话你都不信,那你还信不信我说话啊?”

    单佳豪喜出望外:≈ap;quot;云哥,我哥的话我到真不一定敢相信,但你说的话我肯定是一百个相信,一万个相信,因为你说的话他们可不敢违背,嘿嘿,就这么说定了,那药膳火锅店就是我的了。”

    众人一拍即合。

    ≈ap;quot;唐氏集团正在琴岛做天娱集团影视广场的工程,年前应该会做好非常详细的规划和设计,等到具体施工的时候,我会让唐九安排一些事情给你们。≈ap;quot;徐云对吕峰和单洪宁以及孔忠道,他知道南城虎比起做药膳,还是更适合去做建筑做工程。

    吕峰愣了一下:≈ap;quot;天娱集团的活儿?哥……不是吧,人家那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娱乐公司,人家做影视广场的级别肯定很高,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这种小地方的公司呢。你这样做,会让唐总为难吧?”

    徐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开口:≈ap;quot;不会为难的,天娱集团,我说了算。”

    整个病房一阵寂静,那别说掉根针了,就算是掉根线,搞不好都能听到动静……一个小护士推开病房门,打断了病房里的寂静:≈ap;quot;今天你们这屋里怎么这么安静啊?不像你们这一屋人的作风啊。”

    护士一边说,一边在沉默给几人分了药,换上了吊瓶,然后又在沉默离开,心里诧异的不得了,自始至终这小护士都没敢看徐云一眼,她知道这屋里一群人都是混社会的,所以误以为徐云是年轻有为的黑老大了,连这些社会大混子都不敢吭声,她还以为这年轻黑老大发飙呢,所以也没敢吭声就跑了出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