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病房里慌张跑出来的小护士,荣升为护士组长的许雅微微蹙眉,这个病房里住着的都是什么人她很清楚,还以为是流氓病人有欺负医院新来护士的,便大步流星走向那病房,示意跑出来的小护士去忙其他的,自己一把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ap;quot;你们几个听明白,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家里,我们的护士也不是你们花钱找来什么都伺候的,所以请你们注意一下你们的言行举止,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对我们医院的护士动手动……≈ap;quot;话说到一半,许雅的目光扫过病床,最后落在了徐云的身上,顿时惊诧的叫出了声音:≈ap;quot;怎么会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天呐……这也太巧了吧。好久不见,最近如何?”

    一屋子的人都面面相觑,面前这个护士是他们在医院见过最凶的一个,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但说的话却是很有道理,又让大部分病人没话可以反驳,真不敢相信徐云竟然跟这怪脾气的护士会有瓜葛,所以谁都好奇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云哥跟人家关系好,说不定以后还能多照顾一下。

    ≈ap;quot;你是谁?我们认识?还是说,我们之前在哪见过?≈ap;quot;徐云这一句话,瞬间破灭了众病号那期待的心,这不就是等于让人家许护士的热脸碰上冷屁股吗,别说这许护士脾气不好,就算是好脾气的人也会发飙啊。丢面子这事儿,放谁身上都高兴不了。

    但许雅并没有像众人幻想着的那样勃然大怒,她却略带羞涩的咬了咬嘴唇:≈ap;quot;我们当然见过,我是做护士的,你觉得我们除了在医院,还有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不过,你的记性也太差了吧,我们不只是见过,还见过两次。一次是你入院,一次是你来看朋友。”

    徐云听的还是丈二的和尚一般,根本摸不着头脑,但看许雅说的那么自信,又好像是真的的确见过,他入院就只有一次啊……哦!徐云恍然大悟:≈ap;quot;原来是你啊,呵呵,真不好意思,你看我这脑子,锈了,真锈了。”

    许雅有些娇羞又略带生气的道:≈ap;quot;肯定不记得我叫什么了吧?贵人多忘事嘛,我可记得你,徐云。你可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受了枪伤的人,我可不会忘了。”

    徐云尴尬的笑了笑:≈ap;quot;那还不是为人民服务,配合警察工作。”

    ≈ap;quot;是吗?≈ap;quot;许雅说着,看了一眼几个病号:≈ap;quot;这些都是你朋友吧,受伤都挺重的,真不知道是跟什么人打架搞的,他们不会是警察吧?看上去……不但不像警察,还有点像……流……”

    ≈ap;quot;许护士,我们可都是正当生意人,是有人找我们的麻烦。≈ap;quot;单佳豪先忍不住开口了。

    许雅瞪了单佳豪一眼:≈ap;quot;就你受伤最狠,你还好意思说,我才不相信你没动手,你没动手的话对方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吧,除非那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对方还真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许护士,你来一下,我有话想跟你单独谈一谈。≈ap;quot;说着,徐云便先走向病房外,许雅当然是马上紧跟在徐云后面,她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好奇。

    两人刚走出房门,单洪宁就在床上感慨万分:≈ap;quot;你们说,都是男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云哥到底是比我们帅多少?来医院连个护士都对他那么另眼相待,真是让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唉,差距啊……”

    ≈ap;quot;我看你是悲剧。≈ap;quot;吕峰哈哈笑道:≈ap;quot;你弟弟的喜酒都快提前喝了,你也抓点紧吧。≈ap;quot;单佳豪和吕怡被说的满脸通红。

    ……

    病房外,徐云微笑着面对许雅:≈ap;quot;许护士,你肯定很好奇我是做什么的吧?”

    许雅点点头,一点都没有迟疑道:≈ap;quot;当然,不只是好奇,是非常好奇,第一次你来医院,有警察和你一起,这次你来医院又跟河东市的几个大混子在一起。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ap;quot;我说了怕你不相信,而且我这身份,也真是不应该给任何人说,但我相信你是一个会保守秘密的人,而且我需要你帮我照顾我这几个住院的朋友,他们都不是坏人,他们是为了帮我。≈ap;quot;徐云认真道,情不自禁便双手抱住了许雅的双肩。

    许雅都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儿来:≈ap;quot;那……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徐云贴近许雅的耳边,低声到:≈ap;quot;我是卧底,警方的线人。刚才我跟你说他们是被一个穷凶极恶的人所伤,真的没有跟你开玩笑。因为我有我的工作,他们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要尽快去抓到那个穷凶极恶的人。”

    这怎么跟看电影似的?许雅觉得什么卧底啊,线人啊这类职业只是存在于香港警匪片,她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卧底线人会出现在她的面前,简直是不可思议,天方夜谭。

    ≈ap;quot;我在这里不能够停留太久,拜托了,之后他们几个人的事情就拜托你了。≈ap;quot;徐云说完,便大步离开了医院。

    许雅傻乎乎的目送着徐云的背景,一直到总护士长走到她面前咳嗽一声,对她道:≈ap;quot;小许啊,以后男朋友可千万不要在工作的时候出现,更不能做出刚才那么亲密的行为,这是有违规订的,懂吗?”

    吓?!男朋友! 许雅急忙摇头解释道:≈ap;quot;护士长,你可千万别误会我跟他不是那个关系,我们就是……就是普通朋友,不,其实普通朋友也算不上,只是……那个,那个,病人家属……”

    ≈ap;quot;行了,不要再解释了。≈ap;quot;总护士长道:≈ap;quot;我看那小伙子挺不错的,呵呵,小许啊,如果是机会,那可一定要抓住了。我知道你年轻漂亮,不缺乏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追求,但听我一句话,我是过来人,生活可不只是有钱就能解决一切的。只要年轻人有上进心,懂得把家庭放在第一位。那才是最重要的。”

    许雅无奈的苦笑一声,算了,她还是不要再解释了,解释了也没有意义,护士长已经认定了徐云是他男朋友了。罢了罢了,这样也好,如果能传言的全医院都知道,那也就没有人会在给她介绍对象,让她去相亲了。她觉得自己才二十,还小呢,就算找,也一定要找一个……嗯……还真是要找一个徐云那种。如果要问她觉得徐云有什么,她只能说,徐云身上有种特殊的男人味,这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那种气质。

    当许雅再次走进病房之后,强子愣了一下:≈ap;quot;我哥呢?”

    ≈ap;quot;你说徐云?他已经走了。≈ap;quot;许雅道:≈ap;quot;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情,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只要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我能帮你们的,一定尽量去帮你们。”

    这时候强子已经追出了病房,看到已经没有了徐云身影之后,他知道许护士没有骗他们。

    当许雅放下话之后再次离开病房,孔忠倒抽一口凉气:≈ap;quot;哎呦,你们说云哥到底是给她吃了什么**药啊?这小暴脾气的护士竟然对咱们几个这么温柔了?”

    ≈ap;quot;作为女人,很少有人能在云哥面前还不动心的。≈ap;quot;吕怡微微一笑:≈ap;quot;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许护士一定是对云哥动心了,看样子以后你们住院可是有好日子过了。云哥想的太周到了,就算走,也给你们把环境弄好……”

    吕怡这么一说,几个人更是舍不得让云哥离开了,可不论再怎么说,徐云还有他自己的事情。对于那些个想要找到果果的人,他们几人是肯定没有什么办法,他们能做的就是祈祷,还有便是倘若真的碰上这种事情,那也绝对不会做出背叛或者出卖他们的事情。

    ……

    徐云离开医院马上赶往高铁站,在他刚到河东市之后,便马上买了前往申江的车票,今天的时间的确有点紧,不过还好,至少能尽早赶回申江看一眼,大荣电子的村既然敢动手还击,看样子上次的一记重拳还不足以让他悔改,既然他已经暴露,那也没必要跟对方藏着掖着了。

    坐在前往申江的高铁上,徐云不得不再次感激国家铁路总局,如果没有他们的辛苦,就没有他今天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赶往两个城市,飞机虽然快,但毕竟航班还是没有高铁方便。除了票价稍微有些高,其他徐云都觉得满意。

    还有,就是高铁上的咖啡不是免费的,更没有什么免费的零食或者说免费的午餐了。徐云坐的这班车正好赶上午的饭点,他也只能掏钱吃了一顿跟物美价廉八竿子都扯不上关系的盒饭。

    在下午两点一刻半的时候,徐云终于再次呼吸到了申江的空气,走出车站之后,徐云终于明白大城市的空气跟小县城空气的区别了,那PM甭管几点五的味道,绝对跟新鲜挂不上半毛钱关系。如果让徐云选择,徐云绝对不会选择在这种空气质量又差,房价物价又贵的城市生活。

    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徐云便直奔星凯大酒店。听到外地口音还去这么贵的酒店入住,个别素质不高的司机自然会不自觉的就绕那么一点路,当然,这个司机比较倒霉,因为徐云知道路线没那么远,他不但没有多赚几十块钱,反而还被徐云招呼来的保安给直接轰了出去,午饭后的第一个活儿就算是这么黄了。

    保安科的彭勇在徐云手底下吃过苦头,所以现在见到徐云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甭提多老实了,徐云说什么是什么,他屁颠屁颠的,完全配合的引领着徐云去找阮清霜了。

    【ps:朋友明天结婚,要去帮忙,所以今天不加更了,明天加更,明天帮朋友去泰安接回媳妇来,喝了喜酒就回来奋笔码字……当然,正常的0点和9点更新还是不会少的。就算我结婚都不会断更的,放心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