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之后秦婉儿并没有马上带徐云离开,而是跟阮清霜一起收拾了厨房的卫生。女人持久的美绝对不是来源于外表和风骚,反而是这种处事的方式会让她们愈发魅力而不可收拾,只知道整理自己那张脸而不懂在其他事情上懂事的女人,魅力则是会随着时间的越久而越发的黯然失色。

    对于徐云来说,他欣赏的当然是阮清霜和秦婉儿这一类女人,她们并非只是拥有惊艳的外表,还有比外在更惊艳的心灵。徐云不是那种只为享受风骚或者**的暴发户,他懂得去欣赏女人内在的东西,按照老说法,这叫知书达理。

    收拾好厨房之后,秦婉儿才带徐云离开别墅,开着她那辆高尔夫R赶往警局,阮清霜则是自己一个人打开电视去看电影,不得不说,叶法拉客厅这十寸的大电视的确能给人影院的感觉。

    秦婉儿已经连续几个晚上都在跟这些各地抓来的大毒枭斗法,但这些人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主儿,即便是叶法拉的口供确凿,但他们却都联合起来一口咬定这事儿是叶法拉栽赃嫁祸。毕竟警方一时半会找不到他们在当地销售海洛因的证据。所以一时之间也有些无可奈何,因为这事儿秦婉儿都差点要动粗,但这群人背景都深的很,若是动手打了他们,只是会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一点谁都清楚。

    徐云却让秦婉儿做了一件她完全不理解的事情,这些大混子单独对付就已经非常困难了,但徐云却让秦婉儿把他们所有人都安排到一间审讯室里面去。

    ≈ap;quot;为什么?他们若是聚在一起,指不定会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搞不好相互一串通,就更难审了。≈ap;quot;秦婉儿道:≈ap;quot;不行,绝对不行。我带你来只是让你看看那个害了强子的人,并不是让你代警察用暴力的手段去逼供。”

    徐云却轻描淡写道:≈ap;quot;有个成语叫杀一儆百,有个典故叫做杀鸡给猴看。如果你想让他们早一点老老实实的交代,那就相信我。对了,皮长的有什么特点,跟我说说。”

    秦婉儿想了下:≈ap;quot;最大的特点就是他酒糟鼻上有一个黑痣,让整个人看上去都挺逗的,很有喜感。如果他不混社会而选择去马戏团,搞不好成就比现在还要高呢。”

    徐云点点头记下了皮的特点:≈ap;quot;那就准备把,让所有人都集在一个房间,最好把房间的监控和录音都关掉,我怎么做你都可以放心,但我保证,我不会让他们抓到我的任何把柄。”

    ≈ap;quot;你……≈ap;quot;秦婉儿皱了皱眉头:≈ap;quot;你可千万别给我惹麻烦,虽然我是副局了,但我可不是这里说话当家的那个人。”

    ≈ap;quot;放心。我是不会影响你的仕途,我还指望着你能爬到省部级,做个总警监这样的大官儿,到时候我好跟着你沾点光。≈ap;quot;徐云道:≈ap;quot;等我帮你搞定这件事儿,我就不信上面不记你一大功。”

    秦婉儿当然相信徐云,因为自始至终她身上所有的大功基本都是徐云付出的,她无奈的笑了笑:≈ap;quot;我做警察可不是为了贪图功劳,我只是希望社会治安会更好一些。徐云,我相信你一定能帮我让这些坏人都罪有应得。”

    徐云淡淡的笑了笑。很快,秦婉儿就把这些叶法拉招供的各地生意伙伴全部集到了一个房间,这房间不算是审讯房,所以没有监控,没有录音,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

    当徐云和秦婉儿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里面五个长相都很是凶悍的家伙,徐云一眼就认出了皮,皮的那酒糟鼻上的大黑痣实在是太显眼了,长在正间,很是灿烂。

    ≈ap;quot;哎呦,小妞儿,你今天把哥几个招呼来是什么个意思?怎么还带着一个跟班小白脸?还怕我们把你给轮了不成,这是保镖吧?≈ap;quot;皮带头开起了黄腔:≈ap;quot;这么单薄的小保镖恐怕是保不了你,帮着哥几个扛着摄像机倒是不错。”

    ≈ap;quot;哈哈哈,那这片子咱哥几个都参演,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哈哈哈,我若是给我手底下那千把号人说我当男主角了,至少一个人也要买个十张八张的回去分给他们的小弟啊!哈哈哈!≈ap;quot;这个这种时候还能咧嘴哈哈大笑的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徽安一带那绝对跺跺脚震震,人送外号笑面虎。

    秦婉儿眼睛闪过道道杀意,这群王八蛋简直是不把警察局放在眼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实在让秦婉儿多次忍受不住都要动手。但就怕动手给他们身上留下伤痕,那就不好交代了。

    ≈ap;quot;你先出去吧。≈ap;quot;徐云转头对秦婉儿道:≈ap;quot;这里交给我了。”

    秦婉儿点点头,憋着一肚子气转身离开,能不能出这口恶气,也只能看徐云怎么帮她了。

    等到秦婉儿离开,几个大茬子的表情就铁青了起来,虽然他们手上都带着手铐,但也丝毫不怕徐云的样子,那脸上的表情分明是随时都会冲上来把徐云给勒死掐死的样子。

    徐云懒得跟他们废话:≈ap;quot;我也不做什么自我介绍了,叶法拉是我端的,包括她去金角跟巴猜交易的那片罂粟园也是我烧的。你们所有人都是我逼叶法拉招出来的……呵呵,是不是很恨我?”

    徐云说完这几句话,若不是这些人还在警局,他们绝对会马上拿刀把徐云给生生劈成两半!

    ≈ap;quot;但是恨我也任何问题都解决不了。≈ap;quot;徐云继续道:≈ap;quot;我只想告诉你们,不要以为你们不主动认罪就可以逃得过制裁,连叶法拉都没能咬住口,把你们招出来,你们以为你们能扛得过?觉得警方现在没有证据是吧,呵呵,好啊,我告诉你们,我可以随时找到你们的证据,随时找到跟你们交易的人出来做污点证人。如果你们不相信,那我们就试试。”

    皮呸了一声:≈ap;quot;做警察的,分之二的本事都长在那张嘴巴上,找污点证人?哼,那你就找一个给我们看看。”

    徐云听到皮说话,冷冷道:≈ap;quot;那我就要提醒你了,如果你们现在主动招,或许还判不了极刑,说不定蹲个二、十年还能出去给爹娘养老送终。但若是让污点证人把事儿给捅出来,那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显然这个道理谁都懂,这些人自然知道自我招供和被查出来的区别有多大,但他们坚信的是不会有人出来做污点证人的。

    ≈ap;quot;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ap;quot;皮既然已经跟徐云对峙上了,嘴巴上当然是不能认输。

    徐云看了他一眼,淡淡道:≈ap;quot;你就是江北的皮吧,这些人里你年纪最大,做这一行的时间也越久,所以查你是最好查的。你不要以为我不了解你,你在江北吃的不仅仅是一二线城市,就算是线城市你也都有染指。”

    这一番话还真是听的皮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因为徐云说道了重点,他的确已经开始向线的县城伸手了,什么河东市,义江市,同辰市,晋南市 这一类线的县城,都有他的货流入进去。但这事儿连他老妈都不知道啊!面前这人敢这么说,显然是已经调查过他的事情了。

    ≈ap;quot;这样吧,我也不把话点破,之前跟你秘密来往的那些人,我说了也显得我没有水平,因为江北省的警察早就盯上你了。我就说你最近接触的线小县城里的小人物吧。≈ap;quot;徐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ap;quot;说哪里呢……嗯,就说河东市吧,陈强你认识吧?”

    皮原本还带着一股子孤傲气儿的神情瞬间就面瘫了,他打死也不敢相信自己这点事儿都会被查到:≈ap;quot;不……不认识!”

    徐云一听皮这结巴的声音就笑了,其他几个大佬也纷纷愣了一下,皮这一句结巴,已经完全出卖了他,显然,傻子都看得出徐云戳了他的要害,皮必然认识这个叫陈强的。

    把强子拿出来说事儿,徐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当然不会让强子来做污点证人,那样强子也有可能被判刑,而且就算不判,也会成为皮手下人攻击的目标,是有危险的。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诈一下皮。

    ≈ap;quot;皮,如果你还否认的话,我明天早上就能让陈强出现在你的面前。≈ap;quot;徐云道:≈ap;quot;那时候可就不是你说不说的问题了。我给你时间考虑。”

    皮突然恼羞成怒,他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监控设备,突然就扬起双手扑向徐云,试图用手的手铐去勒住徐云的脖子!徐云懒得跟他去玩儿,侧身躲开,直接一脚就狠狠的踹在皮前胸,皮踉跄的后退出去,但没等他站稳,徐云的膝盖就狠狠的磕向了他的小腹,只是哐一脚,皮就直接跪了。

    好大的力量,简直是要把皮所有肋骨都给撞断一般。

    但皮却得逞了一般,起身之后再次向徐云身上靠,徐云毫不犹豫,又是一拳掏在了皮的肚子上!皮脸上的痛苦之色让人看的揪心,但他却依然颤抖着嘴唇道:≈ap;quot;打……打人了,警……警察打人了……”

    经过皮这一提醒,其他几人纷纷大喊大叫的嚷嚷起来:≈ap;quot;打人了!警察动手了!逼供啊!知法犯法了!”

    徐云微微一笑,在皮耳边低声道:≈ap;quot;你是不是觉得我下手挺重的,但很可惜,你身上是不可能验出伤,而且,我偷偷的告诉你,我也不是什么警察,就算我打你,你又奈我何?最后提醒你一句,陈强的事情我可没跟你玩虚的,我随时都能让他来做污点证人。”

    这时候秦婉儿带着人破门而入,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状告徐云打人,皮也挣扎的掀起衣服,但他掀起衣服的那一刻就傻眼了,因为他身上真的一点伤都没有。

    【ps:加更还是老时间,实话说,现在这更新方式,小仙也终于存下了、五天的稿子,为的就是过年的时候用,你们过年能抽出两分钟看书,但我不可能抽出两、小时码字,而且今年是我结婚后第一次过年,双方亲戚比较多,所以过年需要的时间也太多,所以只能奢望诸位理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