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想起一件事情,当时因为金彪到药膳馆找麻烦,徐云一路追到东区却被派出所的人给带回去,当时都说他动手袭警,那些派出所民警身上却一点伤都看不出来。既然当时徐云能做到,那现在他用同样的手段对付皮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ap;quot;秦局,如果他没有证据能证明我打他了,我是不是可以状告他污蔑?≈ap;quot;徐云微微一笑,上前拍了拍皮的肩膀,压低声音对皮道:≈ap;quot;想跟我斗,你还不够资格。如果你真不愿意配合,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

    皮嘴唇颤抖,眼睛盯着那钻心火辣疼痛的腹部,不论他如何认真仔细的去看,也看不到半点淤青和红肿的样子,他说他挨打了,怕是岁的小孩也不会相信吧?这家伙的手段真的太厉害了……

    而其他几人却仍然是心不服,纷纷指着徐云嚷嚷起来,说他就是打人了,还相互之间学着徐云刚才暴打皮的动作,一个个脸上要多不服气就多么不服气。当然,他们可不是因为皮挨打而帮他出气,虽然一路上的人,却都互相没什么交际,只是他们看不惯徐云刚才那跋扈的样子。

    秦婉儿一瞪眼:≈ap;quot;嚷嚷什么,嚷嚷什么!都给我闭嘴,声音再大也没有用,你们说打了就打了?他身上有点伤吗?哼,就算是装,那也装的像一点,至少你们给他身上打出淤青来栽赃陷害也好。一点伤都没有,还喊什么喊!”

    ≈ap;quot;秦局,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你去忙你的吧。≈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别人不了解我,你肯定了解我,我一向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秦婉儿若不是因为身后还跟着几个同事,早就无语的翻白眼了,她太了解徐云了,这话的意思要仔细理解,他的意思是对待君子只动口不动手,而这房间里的几个人显然不是君子,如果非要跟君子挂钩,前面也要加一个瘾字。

    当秦婉儿带领着其他几人离开之后,徐云的面目便开始变的狰狞起来。

    皮的心理明显发生了变化,他已经开始再犹豫自己要不要坚持咬下去,如果真的被人出面指证了,那他岂不是这辈子连出去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若是积极配合,争取轻判,若是能判个十年、八年的,进去之后多花点钱疏通一下关系,熬个四、五年也就出来了,若是判个死缓或者无期,那就不容易操作了,就算花钱能保住命,那若想出来恐怕也要二十年以上……

    ≈ap;quot;谁还想挨揍的就吭一声。≈ap;quot;徐云一边捏着拳头,一边面目狰狞道:≈ap;quot;老子做人一向是先礼后兵,让我想想……刚才是谁告状喊的最大声呢?≈ap;quot;说着,徐云走向笑面虎:≈ap;quot;是你,对吧?”

    笑面虎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徐云的拳头就已经狠狠掏在了肚子上!这夹带风声力道迅猛的拳头勾在肚子上,绝对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儿,只是一拳,笑面虎就瘫了,双膝重重跪倒在地,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徐云收回拳头,淡淡一笑:≈ap;quot;知道什么叫叠劲吗,告我打你们?再告一个试试。”

    笑面虎强忍着腹部剧烈的撕痛,掀开衣服,皮肤表面根本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但若是轻轻一碰,剧烈的撕痛就会让他完全难以忍受,就如同是完好无损的皮下,肉已经被绞碎了一般。

    这时候在场的几人才意识到徐云的可怕之处,都纷纷闭口再不敢多言碎语。

    ≈ap;quot;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别让我难做,我不喜欢因为零碎的事情到处乱跑。≈ap;quot;徐云道:≈ap;quot;明天就拿皮做个榜样,明天下午之前,我会把那个陈强带来,皮,你最好有些心理准备,只要有人肯出来指认,你至少是无期。”

    皮身体的颤抖已经愈发明显,当徐云离开,而他们也分别被带入各自的房间之后,他身体的颤抖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他怕了,真的怕了。

    ……

    回家的路上,秦婉儿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徐云就那么自信说明天一早皮就会招供。要知道她为了让皮招供,快说破了嘴皮,但人家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ap;quot;你不会是真把他给打招了吧?≈ap;quot;秦婉儿道:≈ap;quot;你就不怕拳劲大了会打死人吗。”

    徐云一边开车一边笑了笑:≈ap;quot;若是连这点力度都掌握不住,那我可真不敢动手了。他们这些人用拳头是吓不到的,要用脑子去对付他们。”

    ≈ap;quot;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ap;quot;秦婉儿好奇心瞬间升起,要知道警方手里并没有找到他们买卖海洛因的直接证据,若不然早就把事儿给解决了。

    ≈ap;quot;用了……强子。≈ap;quot;徐云一语道破天机:≈ap;quot;皮嘴巴再硬,也怕强子真的出来指证他。到时候他的下场可就是重判,跟主动承认的差距可不是年五年的小事儿。孰轻孰重,以他这么多年的经历经验来说,我相信他一夜可以考虑清楚。”

    秦婉儿恍然大悟,她还真就是没有想到,因为她一开始就没想把强子牵扯到这件事情来:≈ap;quot;你还真是够胆大……如果皮还嘴硬,你还真准备让强子来做指证,到时候恐怕强子也要判刑。”

    徐云想了一下才回答:≈ap;quot;我当然不希望强子跟着判刑,但如果真的为了把这些人绳之以法,我相信强子肯去牺牲。只是我会不舍得罢了……”

    秦婉儿还能说什么,只能感慨:≈ap;quot;你还真是够大义灭亲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很快就回到了家,让他们不解的是别墅大门竟然大开着。徐云心瞬间升起一股莫名心慌,他知道肯定是出了麻烦。刚停下车,秦婉儿就在车上跳下来,她看到了别墅大门上贴着的一张字条,迅速上前一把扯下来。

    ≈ap;quot;想要人,云明山顶。≈ap;quot;秦婉儿念完,脸上的颜色也瞬间难堪了很多。

    当她这刚念完之后,还没下车的徐云就迅速倒车出去,一个漂亮的甩尾掉头,迅速在控导航上输入目的地,一脚油门就轰了出去。秦婉儿只听到徐云说了一句≈ap;quot;在家等我≈ap;quot;就直接没了影子,车尾灯很快消逝在夜色茫茫。

    秦婉儿生气猛剁了一脚,清霜姐出事了,她怎么可能一个人在家里坐得住呢!再次看了一眼手的字条,秦婉儿狠狠把字条握成一团,就在她想自己怎么办的时候,便回头看到了徐云那辆黑色的保时捷卡宴。

    秦婉儿当即便迅速跑会房间,寻遍了茶几抽屉和徐云的房间,最终在阮清霜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了另外一把钥匙,按照以前的脾气,秦婉儿会报警,但久而久之跟徐云一起习惯了,她果断放弃了报警的念头。有些事情徐云喜欢自己私下处理,显然,徐云刚才让她在家等,而不是让她报警,就说明了他的用意。

    恐怕仅仅是自己去,徐云都会生气吧?若是再叫来警察,徐云岂不是会更生气。

    秦婉儿也迅速上车设定了导航目的地,一脚地板油,直接顺着徐云消逝的路径追了出去。

    云明山那地方徐云和秦婉儿都没有去过。但是喜欢玩儿车的人都知道,那里有申江最刺激的山路,山路陡,二十米一个发卡,高低落差能有一米五以上,路很窄两车道,而且还有恐怖的五连弯,所有的弯道处都特别急,车速若是上了四十,碰到对头车就很有可能引发事故。

    很多玩好车的人都说去山路不能体现他们汽车的真正性能,实际都是怕在那山路出事儿。所以敢在那地方组织飚车的人并不多,但基本只要有比赛,就必然会出事儿,非死即伤。

    徐云开车的速度很快,他已经分系过了,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把阮清霜带走的人必然是村加彦安排的人。他之前就不应该大意,就不应该把阮清霜一个人留在那地方,既然村加彦的人都能在申江去找他的麻烦,自然肯定早已经在叶法拉的别墅附近安排了盯梢的人。

    今晚上他只是想着如何去处理那个害了强子碰上毒品的家伙,却忘记了别墅周围潜在的危险。这可不是徐云应该犯下的错误,若怪就只怪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了,他还想着明天如果有时间,就再去找一下虞美人,他自己是没办法处理他这突发昏迷的状况,现在又找不到老颠头在哪,只能求助虞美人了。

    就因为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所以徐云才忽略了潜在的危险,他以为他到了申江之后阮清霜就安全了,其实不然,如果他到了之后却不能让阮清霜跟他在一起,那才会带给阮清霜更大的危险。

    徐云越想越是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对方那些东瀛人要多混蛋有多混蛋,如果阮清霜有点什么意外,徐云将会一辈子都自责,这就是完全不可原谅的愚蠢行为。

    徐云脚下的油门更深了,一点点向云明山逼近,他已经顾不上去考虑夜色到底潜在着多少危机,现在心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秦婉儿一路更是提心吊胆,她既要担心阮清霜的安危,又要担心徐云开车那么快,路上会不会碰到什么危险,心里的忐忑只有她一个人才能体会出来。

    【ps:加更咯,兄弟们有啥给点啥吧。年底都开启走亲戚模式了,能加更实在不容易啊,你们说是不?】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