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徐云赶到云明山脚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整条盘山公路上连一丝光束都没有,安静的可怕。可事情如今也由不得你去不去,即便是被骗被耍白跑一趟,他也只能上到山顶才敢确定。

    这里的山路果然不是一般的陡,更不是一般的险,因为车速过快,每每拐弯的时候都特别险,若不是徐云所开的车小容易控制,而且四驱抓地力比较大,说不定早就侧飞翻下山了。

    这山路到平整,但险就险在太陡太窄而且一路没有护栏,这也怪不得这个时间整个山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了。

    徐云尽量的把车速控制在一个他能掌控的范围内,可就在汽车行驶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亮起的两束大灯却直接把徐云眼前闪的一片空白!

    有埋伏!

    当徐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辆疯狂的越野车已经狠狠的向着徐云撞击来,徐云的下场只有一个,便是被撞下山崖,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徐云猛打方向,硬是把左侧车轮开上了山壁,使得车辆减少了对路面的占据面积,那辆疯狂的越野车一击扑空,猛跺刹车将汽车停下。徐云毫不犹豫挂上倒挡,猛烈向后撞击,哐的一声巨响,刚刚停下的那辆越野车便在徐云的撞击下一头栽向山崖下……

    这种不要命的伏击的确是骇人,这群东瀛人还真是疯子。徐云迅速呼吸尽快调整心跳,虽然汽车的前后保险杠都已经撞的面目全非,左侧车门也因刚才开上山壁而受到严重刮擦,却至少比被那辆车撞下山要好的多。

    徐云很难想象这一路到山顶还有多少伏击,可为了救人,还只能咬牙面对。汽车再次奔往山顶,徐云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注意力,随时准备迎接一切突发情况。

    这群东瀛狗到并没有一而再再而的给徐云设伏,当徐云来到山顶平台的时候,突然亮起的一圈车灯将他紧紧包围在了央。

    ≈ap;quot;好身手,真的是好身手。≈ap;quot;黑暗,村加彦拍着手出现在徐云的面前,他的身边站了一圈黑衣人,所有人手都拿着一样的忍刀,谨慎的面对赶到现场的徐云:≈ap;quot;徐云先生,我们这可是第二次见面了。”

    看到徐云之后,村加彦还能保持镇定,但他儿子村俊二却已经近乎抓狂,愤怒的用倭语嚷嚷着:≈ap;quot;爸,就是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他!今天就杀了他!”

    这也不怪村俊二发狂,任凭是哪个男人看到把自己搞的切除了命根子的仇人,恐怕也无法淡定了吧?

    徐云嘴角挂着冷笑,目光横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才缓缓对村加彦开口道:≈ap;quot;你要找的人是我,现在我来了,你也该放人了吧?”

    村加彦伸手一挥,身后两人便将阮清霜带到了徐云面前,阮清霜被黑布蒙着眼睛,嘴巴也封住了胶带,她唔唔嗯嗯用力朝着徐云的方向喊着,似乎是想要跟徐云说些什么。

    村加彦脸上的笑容是如此的牵强,颧骨上横肉颤抖,嘴角里挤出咬牙切齿娴熟的华语:≈ap;quot;徐云,你先是把我儿子弄成现在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然后又勾结申江当地的流氓头子烧了我的大荣电子大厦和大荣电子华夏总工厂。你知道这对于一个东瀛人是多么大的侮辱吗?大东瀛帝国的男儿是何等的男子汉,现在却连裤子都不敢脱!我大荣电子在世界上的声誉又是何等的高,现在却面临多少合同失约带来的巨额赔偿!徐云,你现在跟我要人,怎么也要付出点东西吧?不然的话,可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这个不久前还嚣张跋扈趾高气昂的东瀛鬼子如今混到这么悲惨的地步,徐云心里还真是要多爽就有多爽,怕是任何一个华夏人看到村加彦脸上颤抖的老肉,都会感觉到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的畅快。

    ≈ap;quot;你先是把高污染的工厂开在我们华夏,然后又利用监管上的漏洞,深夜进行放射性物质的排放。你知道这对于一个民主是多么大的侮辱吗?你们东瀛人是何等的男子汉?我只能对你说呵呵了……≈ap;quot;徐云冷笑一声:≈ap;quot;污染我们的土地,伤害我们的人民。你若是不付出点东西,恐怕也说不过去吧。你儿子变成这样完全是他自找的,而大荣电子变成这样,则是你自找的。”

    村加彦的表情越加阴狠:≈ap;quot;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ap;quot;爸!跟他废什么话,今天我若不能亲手杀了他,难解我心头之恨!≈ap;quot;村俊二咬牙切齿,几乎把眼睛都瞪出来了。

    ≈ap;quot;上!≈ap;quot;村加彦一声令下:≈ap;quot;不论死活,今天必须把这个人拿下!不然的话,你们伊贺流的人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村加彦的眼皮底下!”

    作为势力强大的村家族,在东瀛有上百年的历史,所以这些被雇佣来的做杀手的伊贺流忍者自然也非常尊崇村加彦,他下令之下,十二名伊贺流忍术高手纷纷横刀,忍刀在月光的反射下显得愈发冰寒。

    徐云出手如电,迎着数道寒芒直逼上前,脚下游龙步伐精妙绝伦,让他游刃有余的周旋在四个贴身上前的近战忍者的刀法之,还能躲避开外围各种袖箭,车剑以及苦无的偷袭。这些忍者都有二流高手到一流高手之间的实力,而且各个还都抱着敢死队的精神,所以的确没那么容易对付。

    当徐云迅速放倒两人之后,两束车灯在盘山公路上亮起,徐云心一惊,他担心的事情还真是来了,秦婉儿果然没有听他的话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等他,该来的还是来了。

    ≈ap;quot;哼,看样子你并非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还带了帮手?那好啊,那就让你的帮手给你陪葬。≈ap;quot;村加彦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发阴险,看到徐云在自己重金请来的十二个忍术高手的手还能应对自如,他已经开始按耐不住愤怒了。

    村俊二手拿着一把短刃站在了阮清霜的身后,他和徐云几次目光接触之后,感受到了徐云身上强大的杀气,这让他在心底升起了一股子寒意,他不想承认他害怕了,但他发软的双脚却已经告诉了他残酷的现状。

    徐云左勾拳右鞭腿,很快在这一场一对十二的战斗取得了先机,他必须在秦婉儿赶到山顶之前解决这些人,他有把握在阮清霜受到胁迫的时候救出她来,却没有把握在阮清霜和秦婉儿都受到胁迫的时候同时救出两人。

    村加彦可是一支老狐狸,他一眼就看出了徐云的心思,突然下令:≈ap;quot;先去把下面那辆车里的人给抓住!”

    得令之后,这十二个忍者迅速有两人抽身出来迎着盘山公路上的车灯奔去,徐云想要去追,却被其余剩下的十人直接圍住!十几个忍术高手又是近身攻击有指虎,距离攻击有忍刀,远距离的还有手里剑这种暗器,一时之间全部都往徐云身上招呼过来。

    徐云自保到没什么问题,但却根本没有机会去出手救秦婉儿。

    ≈ap;quot;姓徐的,你觉得你还有分心的资格吗?信不信我先杀了她!≈ap;quot;村俊二大声吼道。

    徐云心头突然戾气爆发,原本他真的不想痛下杀手,但是他们逼人太甚!面对突然刺来的忍刀,徐云没有选择躲避,而是迎上前去,一把扣住那使用刀者的手腕,突然侧身后刺,直接穿透身后偷袭向前的一人胸膛。紧跟着,徐云又把手持忍刀者猛推向右翼攻来的一人,那人手指虎使的虎虎生威,直接抓破了忍刀男的咽喉。

    突然两人倒地让在场其他八名忍者意识到事态严重了,刚才就能跟他们打的不相上下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全力进攻!

    既然对方痛下杀手,这八名伊贺流的忍者纷纷在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药丸服下,虽然再起刀而攻,速度和力量都大大提高了一个档次!徐云知道他们肯定是服用了跟阴阳丸差不多的禁药,能短时间内提升功力,却有着非常强烈的副作用。

    八名服下禁药的忍者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再次将徐云围绕起来,徐云虽然不至于迅速落入下风,但也却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先机,无法在占得大便宜,若是现在能有人在外围以旁观者清的身份帮他一把,那他将毫无疑问的搞定。

    就在这时候,距离徐云最近的一人突然倒地,徐云隐约听到了利器划过夜空的声音。他的气势突然暴起,回身一记漂亮的鞭腿扫翻一人,紧跟着又夺下另外一人手忍刀狠狠抹过倒地者的脖子!又是一招漂亮的双杀。

    随着能跟徐云对抗的几个忍者纷纷到底,村加彦和村俊二的脸上已经开始面色惨白,幸好在最后一个忍者倒地被徐云直接用苦无刺穿了胸膛之后,最后存留的两个忍者将秦婉儿带到了他们的面前。

    ≈ap;quot;徐云!你若再不住手,就别怪我对她们不客气!≈ap;quot;村加彦厉声道:≈ap;quot;我知道你是高手,但你也不要太高估了自己,你能救得了一个,却绝对救不了第二个!”

    村加彦的左侧,站着的是被两个忍者控制住的秦婉儿,而他的右侧则是村俊二控制住的阮清霜。此时此刻徐云的手只有一支在对方腰间掏出的四角忍者镖,显然,他不可能同时将村俊二和那另外两个忍者搞定。

    秦婉儿懵了,一开始她觉得自己应该来,可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恐怕不来对徐云来说更好,她其实很想说一声对不起,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现在她只剩下了后悔,自己不但帮不上忙,还成了一个拖油瓶……

    村加彦强颜欢笑着,他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ap;quot;想让她们活命,那就把你自己的命给我留在这里……≈ap;quot;

    【ps:今天开始采购年货了。有木有开网店买年货的兄弟,什么干货坚果零食啥的,嘿嘿,给个连接,去店里光顾一下,打个半折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