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在最后一刻占回先机,村俊二原本惊恐的脸才开始变回原来的颜色,他笑的声音比那夜猫子还要刺耳:≈ap;quot;桀桀桀……徐云,到最后你还是要乖乖听我们的话,我再告诉你,我们手里控制的可不只是这两个女人,还有一大一小在学校的女孩,也有我们村家安排去的人,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尝什么叫一无所有的滋味,你带给大荣电子的羞辱,今天我要一百倍一千倍的还给你!”

    徐云很清楚,村俊二说的一大一小在学校的是谁,当然是仇妍跟果果。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阮清霜和秦婉儿的脸色的确变得更加惨白。但徐云却并不为所动。

    刚才秦婉儿突然出现,村加彦为了对付徐云留下了十个人,只派出去其两人去抓秦婉儿,这很简单的说明了村加彦对徐云的重视,还有对其他人的轻看。既然学校里那一大一小,都是女孩,所以徐云敢断定,他派去对付仇妍跟果果的忍者绝对不会多过两人,毕竟果果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谁都不会太在意一个孩子有多么难搞定,但他忽略了仇妍……

    暴力狐尊是什么人?当年在鬼子神社里面大闹一番,两个忍者高手对他进行追捕都没能拿她怎么样,就今天村加彦这帮人的水准,恐怕还都达不到上忍的级别,最多是东瀛各忍派流战斗力极强的忍高级战斗小组。如果徐云没有猜错的话,去对付仇妍和果果的,或许还是这个忍高级战斗小组最弱的两人。

    所以徐云根本一点都不担心仇妍的安危,怎么说仇妍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绝非等闲之辈,对付两个级忍者应该不会太吃力。

    村加彦看出了徐云再想事情,便厉声制止,他担心徐云会想出什么一石二鸟的主意:≈ap;quot;徐云,你是不是以为你还有什么办法?我告诉你,既然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们也没有退路可走,如果你要反抗,这两个女人你只能救一个!一个活命,另外一个就要陪葬,如果你不投降,那就做出选择。我知道以你的身手,你是有时间救下她们两者的其一人。”

    这老狐狸虽然没猜透徐云的心思,却猜透了徐云的实力。听到村加彦这么说,他儿子忍不住又把自己的身体往阮清霜后面躲了几分。而这个忍高级战斗小组仅存的两人也忍不住将自己的身体向后撤了一些,但毕竟是两人同时控制秦婉儿,不可能像村俊二那样将整个人藏在女人身后。

    村加彦看到徐云的表情露出犹豫,自以为抓住了徐云的弱点:≈ap;quot;我看得出来,这两个女人都很在乎你,都很喜欢你,这种爱是伟大的,那就看你在乎谁了。我想……如果你动手救任何一人的话,另外那一个都会原谅对方吧?”

    阮清霜和秦婉儿的脖颈上都顶着一把匕首,只要徐云动手,必然有一人会遭到毒手。

    ≈ap;quot;唔唔嗯!唔嗯唔唔!≈ap;quot;阮清霜挣扎的用被胶带封住的嘴巴发出声音,虽然她的话根本听不清楚,但徐云却可以肯定她是在要他救秦婉儿。

    ≈ap;quot;你闭嘴!≈ap;quot;村俊二神色慌张道,这个时候他最怕的便是身边人质会影响徐云的判断,他希望的是徐云可以束手就擒,乖乖让他虐,到最后这两个女人他当然也不会放过,即便是他已经不是男人,没有了男人的功能,也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了她们。

    秦婉儿也知道阮清霜的用意,马上挣扎道:≈ap;quot;别管我!救清霜姐!”

    见到两个女人都那么不怕死,村加彦勃然大怒:≈ap;quot;徐云,这两个女人都肯为了你死,你肯定觉得很幸福吧?那你选择起来就一定更痛苦吧!把你手里的忍镖扔掉!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ap;quot;出手!≈ap;quot;徐云在最后的时刻做出了选择,他突然莫名对空气喊了一声,在村俊二侧出脑袋偷看的瞬间突然出手,手的忍镖撕破夜空,划出一道笔直的寒光,噗的一声刺入村俊二的脑门正央!

    当然,徐云做出这个选择绝对不是因为他更在乎阮清霜而不是秦婉儿,也不是因为情急之下做出的慌乱举措,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想要一石二鸟,他必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因为他必须考虑清楚,并且确定那个在暗帮助他的人会出手对付谁,不然他们的目标若是同一个,结果仍然会是可怕的。

    显然,徐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因为他不能确定那个暗帮助他的人在哪,所以他不敢确定他是否可以有一个有利的角度去击杀躲在阮清霜身后的村俊二,但他却有十足的视野去对付那两个一左一右控制着秦婉儿的忍者。

    而且徐云手只有一枚忍镖,必须做到一击双杀,他若是强行出手去解救秦婉儿,并不能排除对方忍者会有一人可以躲避开的可能性。所以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徐云做出了一个让他没有后悔的决定。

    因为在他出手让村俊二应声倒地之后的瞬间,控制秦婉儿的两个忍者也应声倒地。秦婉儿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了,得到摆脱之后迅速跑到阮清霜的面前,急忙帮她弄下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和嘴巴上的胶带封条。

    不等徐云出言邀请,山顶树丛阴暗处便闪出一个身影,脚下步法精妙绝伦,堪比凌波。那人一步抢前,一把将村加彦反扣起来,哐当一声压在一辆车前头上:≈ap;quot;想跑?晚了。”

    不只是徐云,就连阮清霜和秦婉儿都很惊奇的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面目清秀,衣着简单利索,看上去非常精炼干实的一个年轻人。

    徐云先是愣了一下,才开口道:≈ap;quot;多谢朋友,不知道我应该怎么称呼?”

    那青年微微一笑:≈ap;quot;不愧是炎龙,真是好身手,伊贺流的忍高级战斗小组的成员,都是忍的佼佼者,然而即便是服用了某种禁药,却依然不能伤到你丝毫,佩服,佩服。”

    能报出炎龙这个称号,就足以让徐云惊叹了,他离开龙怒之后一直都够低调的了。难道这也是因为果果的事情盯上他们的?嘶……徐云倒抽一口寒气,对方虽然看似年轻,但实力却绝对不可小觑。

    ≈ap;quot;不敢当,若非刚才朋友出手帮忙,恐怕我早已经葬身这些人的刀下了。≈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是否也可以自我介绍一下,今天的这个人情,我日后必定会还。”

    青年摇摇头:≈ap;quot;我帮你可不是为了让你欠我的人情,只是因为你曾经帮过我。”

    徐云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黑的缘故,总之他是无论怎么看都没看出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青年:≈ap;quot;我们见过?”

    ≈ap;quot;何止是见过。≈ap;quot;青年说了一声,突然回身转移话题对秦婉儿道:≈ap;quot;这位是个警官吧?我看你腰后面有手铐,借用一下?”

    秦婉儿起身走向前,咔嚓一声把村加彦给扣了,那青年也不客气,直接拉开一辆车门,将村加彦狠狠扔进车内,哐当一声关上门,因为村加彦的腿没及时收进去,还狠狠的夹了他一下,村加彦吃痛大叫一声,但叫声很快就被那青年再次大力关上的车门给封住了。

    面对对方说了一半的话,徐云有些忍不住了:≈ap;quot;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记得了,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提示?”

    青年微微一笑,走到徐云面前,当他距离徐云还不足两米的时候,徐云就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爆发的一股夸张的气势,他要动手?!

    徐云的感觉果然不错,就在他断定对方要出手之后,那青年的拳风已经袭向徐云双眼,徐云在第一时间便做出反应,直接向后撤腾身躲开对方的攻击。对于对方的突然袭击,徐云一时之间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是对手,对方刚才的时候完全可以将他处理掉,根本不用等到这个时候再跟自己一对一的单挑。但如果是朋友想要帮他,又为何在处理完村加彦的事情之后要对自己动手呢?

    没有理由,完全没有理由!徐云根本找不到一个对方这么做的理由,这才是让他最莫名其妙的地方。

    看到两人突然之间就动起手来,阮清霜大吃一惊,正要出声制止的时候,秦婉儿却拦住了她,秦婉儿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坏人,虽然他对徐云动手了,但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意。

    ≈ap;quot;朋友,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过节吧?≈ap;quot;徐云后退闪开对方一击,止步问道:≈ap;quot;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讲,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别因为误会伤了我们的和气。”

    青年微微一笑:≈ap;quot;恐怕现在已经伤了我们的和气了,这跟误会可没什么关系,怪就怪你。”

    怪我?徐云一怔:≈ap;quot;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朋友你是什么意思,至少你应该告诉我是谁吧?不然我怎么知道我们之间到底存在什么非要动手来解决的事情呢。”

    ≈ap;quot;别那么多废话!动手吧!≈ap;quot;那青年说着便欺身向前,虎虎生威几拳全部都击向徐云要害。

    徐云一边后退躲闪,一边道:≈ap;quot;朋友,刚才你帮了我,我原本就已经欠下你一个人情,现在自然就更不可能跟你动手了。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话还是心平气和的说清楚吧!”

    对方全力进攻,经过五回合的攻守,徐云心里已经对对方的实力有了大致的估计,至少是突破超级高手境界的猛人,虽然阶级实力或许不及自己,但若是真的全力以赴,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无法伤及自己。显然,他虽然全力出击,但并没有真的要伤到徐云的意思。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徐云这一下是真的更疑惑了,是不是友,他不敢断定,但至少不会是敌。

    【ps:继续求各种开网店的兄弟,采购年货咯~ 不管你是卖酒还是卖零食,都可以给我Q上留个地址,我去瞅瞅,有需要直接拍,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这钱也要花在超市。当然,你若打折,我更欢喜,嘿嘿】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