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见徐云全面防守,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似乎感觉无趣才停下了紧逼不停的攻势:≈ap;quot;你为什么不还手,不还手的话就没意思了。就算我赢了,那也是胜之不武。”

    徐云微微一笑,这青年还真是够有自信的,两人交手这么多招,想必这青年也应该明白,以他的实力和身手是打不过徐云的,他这么说只不过是因为占不到便宜而引发的一种心态,这种心态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ap;quot;如果你再不出手,我可是会没完没了的跟你纠缠下去,我就不信你没有心烦的那一刻。≈ap;quot;青年休息了一下,再次亮招,似乎徐云不出手,他心里就有什么过不去的疙瘩似的:≈ap;quot;我就是想看看,你若出手到底能把我打成什么样子。起码我相信自己至少还是有还手的余地吧……”

    话音刚落,青年突然一记鞭腿迅猛扫过,徐云迅速后撤一步,只觉得一阵厉风刮过面门,这小子的脚够狠的,若是被踢了肯定就肿成猪头了,看样子对方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那就真玩玩儿?来就来谁怕谁,看看他挨了打嘴还硬不硬……

    徐云扬了扬眉毛:≈ap;quot;见过讨饭的,见过讨钱的,真没见过讨打的。你还真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ap;quot;说着说着,徐云的表情愣住了,他仔细的看着面前这个青年,一时间,瞠目结舌。

    青年看到徐云愣住的表情,心里似乎豁然开朗的起来:≈ap;quot;哥,我还真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看来你还记得我呢。”

    ≈ap;quot;你……≈ap;quot;徐云这么一个铮铮铁汉,自从进了龙怒特战队就不知道眼泪是什么东西的男人,竟然会在这一瞬间红了眼眶,但铁血的汉子就是铁血的性格,红透的眼圈并没有泛起泪光便重新恢复自然:≈ap;quot;讨打的小子……我早就应该想到是你了。”

    ≈ap;quot;哥。≈ap;quot;青年这一声叫的,有心酸,又有悲凉,有兴奋,也有感恩。

    徐云上前一把将青年的脖子搂住:≈ap;quot;鸽子,十年了,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

    前一秒还打着呢,这如今就突然一见如故,像是多年没有碰面的兄弟,还真是把阮清霜给搞蒙了。秦婉儿到是见怪不怪了,这人刚才在黑暗对她施救,身手绝对不是普通人,这种怪兽一样的家伙跟徐云认识,还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ap;quot;你怎么会在这里。≈ap;quot;徐云很是诧异。

    ……

    徐云十岁的时候便在龙怒接受成人化的超极限训练,就在那个时候,五岁的林歌被带到了神龙大队。他是什么身份没有人知道,徐云只知道,他跟自己一样,是被王逸带来的,然后跟自己一样,扔到神龙大队接受一段难忘的童年。

    林歌性格孤僻,他到龙怒的时候,花小楼和公孙冷他们也都才、八岁,还没有像徐云一样扔到成年人的训练队伍。但他们每日的训练也绝对不是那么轻松的,所以小兄弟们之间都互相加油鼓劲,互相挺,互相顶,唯独林歌特立独行。

    他年纪最小,很多任务都无法按时完成,但部队的纪律就是一人做错全队受罚,因为小林歌无法完成任务,其他人总是会跟着被罚很多体能训练。但习惯了这种模式的其他人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尤其是花小楼,更能理解林歌,当年他刚到神龙大队的时候,也总是连累着徐云一起陪他受罚,但徐云从未怪过他。

    但当花小楼安慰林歌的时候,林歌却并不买账,以为花小楼是看不起他,是故意让他难堪,所以便大吼大叫的跟花小楼嚷嚷了起来。就算花小楼再懂事,那也毕竟是一个岁的孩子,当然不会吃这一套,当即翻脸,跟林歌两人大打出手。

    碍于这是小孩的事情,王逸有意安排让徐云去处理,因为年仅十岁的徐云已经显露出了他的领导才能,虽然这种事情是小事,却也能锻炼徐云处事的能力。

    当徐云拉开两人之后,林歌被打的鼻青脸肿却愣是一滴泪都没留,反而挨打较少的花小楼龇牙咧嘴的,眼睛都泛泪花子了。

    徐云什么也不问,便对花小楼道:≈ap;quot;不管是谁得错,你必须道歉,因为你比他更早来到这里,你比他更早知道这里的规矩,你比他更加了解纪律是什么东西,你比他大,你比他更有力量……所以,你必须先认错。”

    花小楼也是从到了这里就跟徐云屁股后面长大的,所以对徐云的话自然不敢不听,马上乖乖对林歌道了歉。

    但林歌却完全没有原谅花小楼的意思,感觉一直都在吃亏的他上前一巴掌就挠破了花小楼的脸!即便如此,花小楼也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此时此刻徐云就站在他的面前,他相信徐云这个当哥哥的一定能给他一个公道。

    果然,徐云二话不说一个鞭腿就把小林歌给抽出去了!甚至是倒地之后,林歌还连续打了好几个滚儿才停下,出奇意外的是,林歌爬起来非但没有哭,还瞪大眼睛看着徐云。

    徐云当时也不过十岁而已,虽然早熟懂事,但还在处理事情的方面肯定不可能做的面面俱到,他对林歌厉声喝斥道:≈ap;quot;起来!”

    花小楼可是跟在徐云屁股后面长大的小弟,看到自己的小弟被人欺负,还给破了相,他这当大哥的自然要挺身而出,即便对方是个五岁的小屁孩,那也要给他一点教训和颜色看看。

    林歌乖乖爬起身,径直走到徐云面前。

    ≈ap;quot;道歉!≈ap;quot;徐云继续发飙,指着花小楼对林歌道:≈ap;quot;你看你把他的脸抓成什么样了?以后还怎么找老婆?若是打一辈子的光棍你负的了这个责任吗你?”

    一听这破相就讨不到媳妇儿,花小楼当时脸都气绿了,但仍旧碍于徐云在场没敢出手对林歌做什么。

    原本大家伙都以为林歌会道歉,然后花小楼赶紧去医务室处理一下,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但是谁都没想到林歌的嘴巴竟然硬的很,完全就没有按照徐云意思去做的:≈ap;quot;我不,我凭什么。”

    徐云可没那么多耐心烦跟一个小鬼解释,铁打的队伍里自然有铁打的手段和办法,你不认错,那就打到你认错,徐云起脚一个正踹,再次将林歌踢倒在地,怒道:≈ap;quot;错了就是错了!哪有那么多凭什么为什么,在你们这些人,我的话就是命令,就是不可违背的!就算你没错,也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我让你道歉你就要道歉,更何况是你真的做错了。”

    林歌再次站起来:≈ap;quot;错了我也不道歉,你能把我怎么样,除非你把我给打死。”

    ≈ap;quot;你以为我不敢?≈ap;quot;徐云一听这小子还是个刺头,当时就瞪眼了:≈ap;quot;信不信我真抽你?”

    林歌摇摇头:≈ap;quot;不信。”

    徐云无语了,搞不懂师尊王逸到底是在哪里整来这么一个混小子,看这小子的样儿,绝对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都灌不进去的主儿,没那么容易对付。

    ≈ap;quot;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道歉。≈ap;quot;林歌突然开口。

    徐云愣了一下:≈ap;quot;你说。”

    ≈ap;quot;教我刚才那招鞭腿,我就跟他道歉。≈ap;quot;林歌非常认真道:≈ap;quot;我早晚会有一天,用你那一招鞭腿,也让你尝尝被踢飞的滋味。”

    哎哟哟,这屁大的小孩竟然跟徐云下了挑战书,有意思,要知道当时多少比徐云大、八岁的家伙都不敢跟徐云说这种话,徐云的潜力无限,自身又那么卖力训练,前途不可限量,实力突飞猛进。

    徐云的脸色臭了好一阵子,最终却又莫名其妙的笑了:≈ap;quot;好,我答应你。”

    林歌这才给花小楼道了歉,但这个时候的道歉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花小楼也没接受,只是面子上点点头。两个孩子从小就埋下了相互看不顺眼的祸根。

    林歌依然是那个孤僻的,特立独行的林歌,他每天脸上会充满笑容的时候,就是跟徐云在一起的时候,即便是被徐云一次次的用鞭腿掀翻,他都乐此不彼。久而久之,林歌对徐云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在整个神龙大队,也只有徐云能降服的了这个小刺头。只有徐云说话他会马上听命。

    五年时间过的很快,终于迎来林歌十岁的时候,也有资格进入真正的龙怒特战队了。他在天赋估测上,竟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比当年徐云低了微乎极微的指数,他竟然是个天才,每天被徐云掀翻在站起身的小刺头,竟然是个天才。这绝对是整个神龙大队值得庆祝的事情。

    这对于花小楼来说却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消息,因为他一直跟他不合。

    导火线已经埋下,炸弹就早晚会爆掉,虽然时隔五年,但林歌和花小楼却依然因为餐厅打饭的一点小事儿而大打出手,开始的时候两人还不相上下,但最后花小楼却被林歌一记漂亮的横鞭腿给踹飞,要知道林歌要比他小两岁,这让花小楼面子上肯定过意不去。

    两人的斗殴越发升级,但为了纪律,两人还是停手了,约好吃过饭之后楼顶天台上单练!不打到一个人求饶,那这档子事儿就不算结束。这两人的约定谁也不会知道,不然也不会出后来的事情了。

    花小楼因为失足跌落楼下,摔到后脑勺之后昏迷了整整半个月。在他还没有醒来的这短时间,林歌就已经被王逸送走了,理由很简单,这个孩子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这里,这里不是他的归宿,他不适合集体的存在。

    就这样,在徐云面前讨了五年打的林歌被送走,从此之后的十年里,徐云再也没有听到过林歌的消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林歌居然会在这种时候,以这种状态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变化也让徐云有些措手不及,认不出来也是必然的。

    若不是林歌最后那一记标准的鞭腿是徐云的招牌动作,恐怕徐云依然还想不起来面前这个家伙就是当年那个小不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