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quot;糟糕!≈ap;quot;当汽车发动机突然发动之后,林歌才突然想到这一点,毕竟现在汽车配置越来越高,什么一键启动无钥匙进入之类的功能都不算啥稀罕的,别说村加彦这雷克萨斯LS一类日系标准豪车上肯定不会少,就连我大华夏产的六万的比亚迪速锐都不缺这种配置。

    秦婉儿的脑子可没转那么快,完全懵了,根本想不通村加彦被反铐了双手怎么还能开车。若不是林歌反应快,一把将秦婉儿给拽开车前,怕是她必然会被猛踩油门的村加彦撞翻出去。

    村加彦用下巴控制着方向盘,迅速逃离了山顶的停车场,他脸上的笑容阴狠,带着一股子≈ap;quot;我胡汉还会回来的≈ap;quot;狠劲儿,今天的失利对他来说是非常沉重的打击,显然,想要对付徐云已经不是他花钱找些忍者高手就能解决的问题了,他需要更多人的支持,需要东瀛内阁的支持,需要更多高手的支持,儿子的死对于村加彦已经不算什么,毕竟他那儿子已经失去传宗接代的能力。在找个女人生孩子,恐怕也要提到村加彦的日程上了……

    ≈ap;quot;不能让他跑了!≈ap;quot;秦婉儿在村加彦那辆雷克萨斯猛冲出去之后,便迅速起身,向她开来的徐云那辆保时捷卡宴走去:≈ap;quot;如果让他逃走,他以后一定会想办法报复的,快,跟我上我的车去追,我们必须追上他,绝对不能给他逃走的机会。”

    林歌无奈的摇了摇头,脚下却纹丝未动:≈ap;quot;警察姐姐,我哥是不是经常会说你胸大无脑?你真决定要追?没跟我开玩笑?”

    秦婉儿一瞪眼,这混蛋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怪不得跟徐云是朋友!还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什么样的人跟什么样的人玩,这一点上是有绝对道理的:≈ap;quot;谁跟你开玩笑!我还有时间开玩笑吗!你不去我自己去。”

    ≈ap;quot;警察姐姐,我可不会让你去送死的。≈ap;quot;林歌说着便走到车前挡住了秦婉儿的去路:≈ap;quot;你很可能在未来让我叫一声嫂子,如果现在我让你去送死,到时候我哥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你肯定跟我哥很熟,知道他的脾气,到时候他一发火,我就遭殃了。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可打不过他。”

    秦婉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家伙到底胡说八道些什么呢:≈ap;quot;你小屁孩懂什么啊!大人的事情你少插嘴,我现在就问你,敢不敢跟我去抓人。”

    林歌看了一眼村加彦逃走的汽车:≈ap;quot;他逃不掉的。现在他肯定很后悔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跟我哥见面。他肯定没想到今天会葬身在这山崖下的人不是我哥,而是他自己。呵呵,警察姐姐,你开车上这条山路的时候,感觉怎么样?险不险?陡不陡?”

    秦婉儿冷静下来,终于明白了林歌的意思,都说上山不难下山难,这山路她来的时候都几次觉得过弯太急太陡,想要稳定车身,也就只能开到十公里时速左右,再快就有些失控了。

    若是下山的话,那种过弯,尤其是那段五连弯,恐怕更是危险……即便是双手开车的人都不容易控制车身的稳定,更何况村加彦用的是下巴。

    就算是舒马赫,恐怕也没练习过用嘴巴子开车吧?难不成他村加彦一个半大老头子比一代车神还牛逼不成?既然他敢开车上这山路,那就说明他做好了自杀的准备。

    很快,秦婉儿便知道她高估了村加彦,别说五连弯了,一路狂奔下山的村加彦在第一个弯道的时候就彻底失去了控制!当他看到弯道的时候,即便是猛踩刹车,迅速用下巴狂转方向盘,但急速下滑的汽车也已经失控,方向盘乱转打开村加彦的下巴,便直接甩尾飞下山崖……

    当汽车在盘山公路上失控打转的时候,村加彦就慌了神儿,这一刻他多么想打开车门逃出去,即便是被摔,那也肯定比在这车里逃生的机会更大。但汽车飞出盘山公路之后,一切都成了定局,村加彦惊恐的目光伴随着这辆失控的汽车,毫不犹豫的栽下山崖。

    秦婉儿忍不住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林歌拦住她,说不定她刚才脑门一热就真的追了出去,到时候恐怕连后悔都来不及了吧。

    ≈ap;quot;成,警察姐姐,这也没您什么事儿了,如果你放心,就交给我处理。≈ap;quot;林歌微微一笑:≈ap;quot;开车下山的时候慢点,我建议保持时速二十之内,反正你也不赶时间,安全第一。”

    秦婉儿皱了皱眉头,看着现场的一片狼藉:≈ap;quot;这些……你要如何处置?”

    ≈ap;quot;山人自有妙计。”

    ≈ap;quot;这里是华夏,是**制的,你不要把华夏当作国外一些无法国度。≈ap;quot;秦婉儿道:≈ap;quot;这里是不能乱来的,出这么大的事情,警方一定会调查的。”

    林歌点点头:≈ap;quot;所以我才让你先走呀警察姐姐,我要清扫你们来过的痕迹,还要把这些人跟车做成飚车事故全部坠落下山谷的现场,时间很紧迫的,您就别给我在这里添乱了,成吗?”

    ≈ap;quot;我添乱?≈ap;quot;秦婉儿气不打一处来,但相信这家伙脑子也真够聪明的:≈ap;quot;制造飚车事故……你一个人行吗?需要我帮忙吗?”

    ≈ap;quot;还真需要。≈ap;quot;林歌微微一笑,在树上撇下粗壮的树枝,然后取来东西固定在秦婉儿的汽车尾部:≈ap;quot;警察姐姐,你现在离开的话,可以顺路帮我打扫一下你和我哥他们留下的车轮印痕,等你离开之后,我会用这里的车做假现场的。等你离开山区之后,最好绕个弯,然后再把车后面的树枝取掉。其实很简单,找个路况好的地方,加速,然后来个急刹车掉头甩尾,这树枝自然就能被摔掉。”

    这家伙还真是不一般,杀手果然是杀手,只会杀人的杀手不算厉害,这种头脑和身手兼备的,才是可怕的。徐云认识的人还真是没一个善茬,秦婉儿无奈的笑了笑,这对于徐云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她还真觉得说不清楚。

    按照林歌的意思,秦婉儿开始慢慢开车下山,固定在车尾部的树枝把车轮印迹全部清除掉了。至于林歌会如何制造假现场,那就是他的事情了,以他这超强的动手能力,这点小事儿太轻松了。只是这山很邪门,出事儿的车辆从未发生过爆炸这类事情,按理说油箱一泄漏,任何刮擦发生的火花都有可能引发爆炸啊。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林歌只需要最后去坠车地点放一把火,他就不信不炸。

    村加彦这个东瀛内阁参与核武器研发的老狐狸,恐怕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跟他的儿子,还有他花了百亿日元在伊贺流请来的忍高级战斗小组,一起在这荒郊野外,死无葬身之地。

    ……

    徐云带着阮清霜先回到家,阮清霜依然有些担心:≈ap;quot;为什么不让婉儿跟我们一起回来,我真担心她会不会出其它事情。”

    ≈ap;quot;你放心,有鸽子在,他会保护她的。≈ap;quot;徐云微微一笑,淡淡道:≈ap;quot;她留下也好,因为鸽子要给她解释一些事情,不然,有些事情我永远都说不出口,或许就会成为我们之间永远的隔膜……我需要她留下,听鸽子给她解释。”

    阮清霜自然不明白徐云的意思,因为她被徐云救下来的时候一支都蒙着眼睛,她并不知道徐云出手救的她,而秦婉儿是被林歌救下来的,所以阮清霜不用去介意的东西,秦婉儿或许会很介意,或许她这辈子都不会说,但徐云却敢保证,这将会是秦婉儿心里一辈子都解不开的一个结。

    为了让她能早点解开这个结,他需要林歌帮他解释。徐云知道林歌是聪明人,所以根本不需要跟他说,他也会帮自己解释清楚。

    现在徐云担心的不是秦婉儿,而是阮清霜,把她一个留在这里,完全都是他的错误。让她受到了惊吓,也完全都是他的错误。徐云真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阮清霜,自从她跟他扯上关系之后,经历了多少她之前做梦都梦不到的可怕事情。

    ≈ap;quot;霜姐,对不起,这些事情都是我引起的。≈ap;quot;徐云内疚道:≈ap;quot;让你跟我受苦了,对不起。”

    或许是气氛太旖旎,或许是空气太暧昧,徐云道歉之后,忍不住将阮清霜轻轻的搂入自己的怀,他感觉自己欠了她太多太多,根本不知道如何弥补他对她欠下的这些事情。

    阮清霜满脸通红的贴在徐云的胸膛,她不知道徐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自从徐云出现之后,她总觉得一切麻烦都是她带给徐云的,总觉的说对不起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他。每次面对困难,不论是小流氓小混混的骚扰,还是大恶霸枭雄的劫持,最终她都能平安无事的逃出生天,全部都是因为徐云,如果没有徐云,她都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ap;quot;徐云……≈ap;quot;情到深处,不容不动,阮清霜第一次仰起头,直面徐云炙热的眼神,从小到大都特别内向被动的阮清霜,竟然鼓足了勇气,第一次主动的敞开了自己的心怀:≈ap;quot;我爱你。”

    这或许已经不能算是什么表白,这就是一种心声的吐露,阮清霜会大胆的把自己的心声吐露出来,并非是她想要霸占什么,而是她真的不想再继续隐瞒下去。

    每一次她都想告诉徐云,却一直都没有足够的勇气,而这次她再也不怕了,就连被东瀛人抓走,她都不害怕,为什么还要害怕面对自己的心声呢?爱了就是爱了,没有什么大不了,既然早晚都要承认,那就不如早一点直面自己。

    徐云闭上眼睛狠狠一口吻了上去。

    【ps:推倒?你猜……激情戏这玩意不好写,所以小仙准备沉思几个小时,找几个激情的电影看看,谁送两个经典种子?哈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