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一瞬间,阮清霜觉得自己的呼吸被毫不客气的夺去,灼热而真诚的气息扑面而来,冰冰的嘴唇紧紧压迫在她的唇上,温润的舌头辗转厮磨寻找入口,阮清霜完全被徐云压倒性的温柔给折服,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脑子嗡嗡作响,身上发烫到连自己都不敢触碰。

    等阮清霜缓过神来的时候,毕竟是女孩子,害羞总会有的,她暗挣扎使力,才发现她这点力气在徐云的面前根本就丝毫不起作用,完全无法挣脱半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徐云感觉到了阮清霜的挣扎,突然,他的右手向后抱去,托起阮清霜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阮清霜那柔软如杨柳的细腰,两具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被人彻底控制住身体,阮清霜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次,徐云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让她完全无法再去想其他的事情,慢慢的整个人都融化掉在徐云的怀。

    彻底融化掉的阮清霜配合着徐云的动作,将手绕上徐云的脖子,阮清霜的记忆,她就从没有这样的肆无忌惮过,她主动张开嘴想将徐云闯进来的舌头轻咬一下,让徐云知道她的厉害,但徐云却似乎更厉害,巧妙地避开阮清霜的追逐,舌尖你来我往间谁都不相让不妥协……

    徐云加重在阮清霜腰上的力量,阮清霜加深搂着徐云后颈的手指力道,两人在唇舌来往胸口渐渐发热发烫到一种不可救药的地步,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激情澎湃的骚动通过徐云和阮清霜舌尖相互宣泄着,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这种吻简直是场灾难,耗尽了双方体力,足足过了一分钟,两人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却都依然再不断地索取,不断地用力。

    接吻这个东西,或许真的谈不上老手新手之说,情到了不自禁的时候,谁都会成为高手,**的手段并不是练习多了就有,有些人是天生的,比如徐云,虽然说二十多年都从未有过这种激情澎湃的机会和感觉,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不就是亲个嘴吗,谁还不会啊,徐云这头一次如此情动深处,水平绝对不比拍电影的专业演员差。

    阮清霜也不敢想象自己也会有这种时刻,她抛弃了一切的害羞,赌上了身家性命一般去索求徐云的这一吻,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爱情是这么的美好,这种感觉让她有如在九霄云天之外……她完全没有想要停止的意思,她只想继续,一辈子都这样子,时间就这么停止了才好。

    徐云的双手也开始有些情不自禁,不自觉的便开始在阮清霜滚烫的身体上游走。当徐云略带冰凉的手掌在腰间扯开的衣口处探入阮清霜的肌肤时,阮清霜再次浑身打了个机灵,徐云的手完全没有那种粗糙的感觉,相反,如果让阮清霜去凭借感触去想象,她甚至会误以为这是一双钢琴家的手,手指修长而光洁,感觉不到粗糙的茧子。

    或许在经历过层层磨练后,粗糙的双手终于破茧而出,徐云的双手纵然是没有了那厚厚茧子,却也依然强劲有力,依然可以让对手胆颤心寒。

    一双大手不断在阮清霜的后背游走,然后又抚摸至前侧,当徐云不断加快手速度的时候,阮清霜的上衣也开始一点一点不断被掀起,但阮清霜已经完全陷入到了徐云那种温柔的拥吻,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反抗,只剩下情不自禁的跟随。

    当徐云生涩的将阮清霜背后胸衣的锁扣解开的刹那,阮清霜才如同被惊雷惊醒一般,她不是没想过要推开徐云,但她的双手实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无法将徐云推开,或者说,其实是她自己并没有真的想要把徐云给推开?

    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别猜,你猜来猜去也是不明白……

    徐云的身体将阮清霜重重的压在沙发上,整个房间只剩下粗重的喘息之声,暧昧的气氛蔓延到房间的每一寸角落,最后又都全部聚集到沙发的这一点上。当一团温柔被徐云彻底掌握在手的时候,徐云完全不想再去抑制自己的情绪,该来的总会来的,既然两情相悦又何必非要相互折磨?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当徐云一把脱掉外套,露出强有力的身体时,阮清霜的表情更是娇娇欲滴,犹如含苞待放的玫瑰花,然而含苞待放的玫瑰花并不是最美的,盛开灿烂的玫瑰花才最有魅力……今天,徐云就要让阮清霜这一支犹如含苞待放的女孩,真正的变成灿烂盛开的玫瑰女人。

    就在玫瑰花即将绽放的时候,汽车驶入院的声音将两个彻底忘我的人全部惊醒。

    擦!徐云心里这个恨啊,若是秦婉儿不会这么突然回来,自己岂不是就全垒打了?

    刚才的激情就如同一场梦境一般,阮清霜迅速将自己的衣服收拾好,就算她会跟徐云发生什么并且让秦婉儿发现,她也绝对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毕竟刚才秦婉儿还在外面没有回来,而他们却在房做这般事情,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徐云也挺慌神的,就好像是偷东西被捉住了的那种心态一般,这的确对秦婉儿来说有些过分。趁着秦婉儿下车还没进屋,徐云也迅速把衣服穿好,当两人都穿好了衣服之后,相互看了一眼,纷纷觉得脸上一阵滚烫。

    阮清霜都不敢相信刚才的事情会是自己能做出来的,实在是太疯狂了,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至少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来。

    秦婉儿推门而入,看到徐云和阮清霜一左一右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还真是感觉一阵子浑身不自在。

    ≈ap;quot;你们这是干嘛?门神?≈ap;quot;秦婉儿一边换鞋一边问徐云:≈ap;quot;你是钟馗,还是秦琼尉迟恭?”

    徐云愣了一下:≈ap;quot;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样子是很放心把事情交给鸽子去做。”

    ≈ap;quot;早知道就让你跟我们一起回来了。≈ap;quot;阮清霜一直都这么认为的。

    秦婉儿对阮清霜微微一笑:≈ap;quot;婉儿姐,我可是还帮着林歌处理了一下善后工作呢。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警察……当时村加彦还没死,我如果走了,多少都有违职业道德。”

    其实秦婉儿很清楚,她留下是正确的,无关职业道德,只因林歌跟他解释了徐云以什么样子的根据做出了当时的选择。不然她真的会纠结徐云在她跟清霜姐之间的选择,为什么会是清霜姐而不是她。即便她被抓都是自找的麻烦,那她也一样会纠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知道徐云并没有在她们的身上做出选择,安慰感自然更满足。

    ≈ap;quot;听你这话的意思,村加彦已经死了?≈ap;quot;徐云愣了一下:≈ap;quot;我刚才回来的路上还一直都在想,以你对你的职业道德遵守情况来看,你肯定不会同意林歌在你面前动手……即便这个人罪该万死,那你也会依据法律处理他,就算最终法律没有足够的证据去处罚她,你也不会动用私刑。现在看来,你也变了。”

    秦婉儿摇了摇头:≈ap;quot;不是林歌,是村加彦自己,他试图驾车逃跑……你知道,他的手已经被反铐,下场我也不用多说了吧。”

    徐云皱了一下眉:≈ap;quot;他还真是个疯子。”

    ≈ap;quot;不过,你或许也说对了。≈ap;quot;秦婉儿又低头深思了一下:≈ap;quot;或许我真的变了,如果有些人总是能用自身的办法去逃脱法律的制裁,那就不是法律本身的问题,而是执法者和犯法者的问题。对于这种人,我真的在想,是不是私刑真的对他们更适合……”

    ≈ap;quot;别想那么多了,即便是动私刑,也不需要你动手。≈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世界上什么样子的人都有,并非所有听上去挺坏的职业就都是坏人,杀手也分无良知的和有良知的。也并非所有的好职业就都是好人,做父母官的,一样有搜刮民脂,欺负老百姓的混蛋。”

    秦婉儿仰起头:≈ap;quot;但我相信,主席一定会改善这一切。主席说过,他要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斗争进行到底!要让每一个干部牢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道理。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

    徐云点点头:≈ap;quot;就看下面的人如何去执行了,多少年来,华夏的官场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可能所有混官场的人都会跟刘飞和柳擎宇一类(两人分别出自梦大的《官途》和《权力巅峰》的主角)。”

    阮清霜见秦婉儿能安全到家就放松多了:≈ap;quot;国家的事情自然有国家的领导人去处理,你们就别操那么多心了。现在是不是觉得饿了?要不要我准备点夜宵?”

    徐云和秦婉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实话,虽然晚饭的时候吃了挺多,但现在也还真的是饿了,毕竟云明山上这一圈下来,就算只是紧张,也把肚子里的那点东西给紧张没了。

    阮清霜无奈的笑了笑,径直走入厨房。她现在都不敢正眼去看徐云了,秦婉儿没回来的时候,两人在沙发的那画面还历历在目,只是想想都会觉得脸上特别发烫特别红。

    秦婉儿舒舒服服的坐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呼的长舒一口气:≈ap;quot;刚才我来的路上接了个电话,局里缉毒组打来的,他们说皮招了,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说了,只求从轻发落。”

    徐云愣了一下,他还以为皮能坚持一宿呢,却没想到这怂包就撑了几个小时就撑不住了。呵呵,这也不怪他,嘴巴在硬的人,在证据面前也会低头。皮是怕徐云真的会把强子带来指证他,到时候,他就硬不起来了。

    ≈ap;quot;皮一松口,其他几人也就快了。≈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相信我没错吧,你要怎么感谢我?”

    秦婉儿白了徐云一眼:≈ap;quot;我一没钱二没势,感谢?除了以身相许,没别的了。”

    ≈ap;quot;呃……那,还要不然我看看什么时候需要,到时候再找你要也不迟吧?≈ap;quot;徐云弱弱道:≈ap;quot;反正你也没别的可以给……”

    ≈ap;quot;滚!≈ap;quot;秦婉儿彻底无语。

    【ps:呃,没推……猜错的童鞋,对不住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