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宵过后,秦婉儿又接到局里人打来的电话,说皮已经全部招供了,他将他的所作所为都承认了。

    本来他们以为可以休息了。那笑面虎却也突然主动提出接受审讯,主动招供一切自己所犯下的恶性。原本嘴巴嘴硬的两个人都松口了,让缉毒组的同事们都以为是做了一场梦似的。但看看皮和笑面虎的指纹手印,就彻底放心了。

    唯一让他们不解的是,他们两人第一件事情都是掀起自己的衣服,要求及时就医,因为他们腹部都是淤青淤紫,就跟被人狠揍了一顿似的。这让在场的人都非常的不解,因为他们这些人都单独被扣押,没有人会接近他们打他们。

    而且就算他们这些人关在一起,相互之间也都知道对方是大佬的身份,也绝对根本不可能相互之间发生冲突。

    秦婉儿听到这里忍不住看了一眼徐云,看来徐云也不是真有打人不留伤的本事,而是能让那伤在一开始的时候看不出来,等到他离开,才能显露。这手段够高明的,她应该学学,以后审犯人绝对是一步好棋,看谁还敢不乖乖招供……

    因为这些要犯接二连开始主动要求招供,所以局里的同事希望秦婉儿能去一下,毕竟她是主要负责这件事情的副局长,事情有了突飞猛进的转折变化,自然她去一趟比较好。

    秦婉儿可不是那种一下班就啥事儿都不管的懒蛋官儿,她这么一个积极负责的人,即便是同事不要求她去,她也绝对要去看一看的。

    ≈ap;quot;我开你的车去了,我的车也被你撞的太狠了吧。≈ap;quot;秦婉儿挂了电话,直接就拿着徐云的车钥匙离开了。

    她说的没错,那辆高尔夫R已经是面目全非了,毕竟是前后都有碰撞,左侧还遭受了严重刮擦,徐云也只能明天打电话叫修理厂的人来拖车了。

    虽然秦婉儿再次离开了,但徐云和阮清霜之前发生的那种激情却是不能再继续了,阮清霜整个晚上都没敢再抬头看徐云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婉儿突然回来撞破了她的胆子。

    至少在秦婉儿离开之后,阮清霜依然看上去非常不自然,她匆匆说了句早点睡吧,便先快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砰的心跳让她不敢再面对徐云,因为在秦婉儿离开之后,她心里突然澎湃了一下,她发现她真的渴望继续刚才的事情……

    这个念头对于阮清霜的性格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所以她才只能是选择了逃避。但她却很清楚自己的心态,她也承认了自己的表里不一。

    但她又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一旦把那种**表现出来,她就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坏女人一般。

    徐云回到自己的房间也尽快让自己在之前的梦幻走出来,既然阮清霜选择了逃避,他也不会去强迫她怎么样,这种事情都是顺其自然,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既然会被秦婉儿打断,那就意味着徐云并不应该在今天破掉他留在身上二十五年的童子功……

    简单的冲了个澡,徐云盘膝而坐于床铺上,最近这段时间跟果果接触的少,所以他的功力并没有发生太大太不可思议的变化,并没有那种突飞猛进的意思。经过一翻运气查看,徐云对自己的心境稳固程度还算满意,至少没有那种不稳定的因素。

    但这也说不通,因为那天徐云几乎就要跟佐媚烟发生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又一次无缘无故昏迷了,这种昏迷让他很头疼,这种昏迷的突发性,不稳定性,毫无征兆,种种方面来讲,都是非常困扰徐云的事情。

    幸好他的昏迷都在无关紧要的时候,幸好他的这种昏迷都发生在有人的时候,如果换个可能性,比如今天他开车在盘山公路上的时候,若是突然昏迷,下场将会是非常可怕。

    徐云又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他决定今天早点休息,明天就去把虞美人约出来,让她仔细看看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哪方面出了问题。如果连她都没办法帮他,那他恐怕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

    秦婉儿在局里整整忙了一夜,根据叶法拉提供的供词抓到的这几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大头目,他们把事情全部招供的时候,牵扯出来的人就更多了。秦婉儿把所有的资料都连夜整理翻了一遍,最终她还是选择把皮招出来的强子抹掉了。

    强子虽然碰了这东西,但他并没有贩卖,并没有祸害自己的兄弟。虽然他和皮之间也正在进行合作谈判,但幸亏是被徐云及早的制止了。

    就在这时候,局长突然推开了秦婉儿的房门,秦婉儿急忙站起来:≈ap;quot;局长好。”

    ≈ap;quot;小秦,你们昨天晚上的收获我都听说了,干的不错,年轻人就应该有冲劲儿,我特别看好你。加油,好好做!≈ap;quot;局长微微一笑:≈ap;quot;昨天晚上都那么累了,今天就回去休息吧,去吧,我准你的假。”

    秦婉儿笑着点头道:≈ap;quot;谢谢局长。”

    目送局长离开之后,秦婉儿深深的伸了一个懒腰,在审讯室一个一个的提审,听他们招了一夜犯下的事情,真的是浑身骨头缝都觉得要裂开了。收拾好东西,秦婉儿便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这件案子已经逐渐进入尾声,她终于再也不需要每天都为了这件事情而头疼了。

    秦婉儿刚走到汽车旁,便看到了技术科的小张,技术科的小张微微一笑,对秦婉儿道:≈ap;quot;秦局长,又加班一夜啊?最近可是真的辛苦你们了。”

    ≈ap;quot;不辛苦,都是应该的。≈ap;quot;秦婉儿微微一笑,这个小张人挺好的,是个热心肠,若是按照秦婉儿的年龄,这小张还真应该叫声哥,虽然人家二十八,但也比她秦婉儿大。

    但在这种单位里混,年龄大不算本事,官儿大级别大才叫大,所以秦婉儿怎么看都要高一等。

    ≈ap;quot;开你男朋友的车来的?≈ap;quot;小张羡慕的伸手摸了摸这辆黑色保时捷卡宴的车屁股:≈ap;quot;秦局长,你可真是让我们局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的羡慕死了哦。自己那么有能力,能破了叶法拉的案子,一战成名提成处级干部,男朋友又长得帅,还那么有钱,他做什么的啊?”

    秦婉儿都被这张哥一番话给说懵,男朋友?这车?这……这车是徐云的啊……不对,虽然徐云开着车来过警局,但并没有碰到这张哥啊,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ap;quot;呵呵,不好意思说就算了,秦局长,我都听咱们单位的几个女孩说了,看到一个开卡宴的帅哥来接你。≈ap;quot;小张微微一笑:≈ap;quot;我可没别的意思,虽然我没结婚,但我也知道我绝对配不上秦局长,呵呵,秦局,您慢走,我先去那边办公室,刑侦科里的人找我有事儿。”

    ≈ap;quot;再见。≈ap;quot;秦婉儿礼貌性的道。

    呼,现在的人嘴巴可真够松的,徐云只不过才来警局门口接过她一次,就传的这么沸沸扬扬的,简直是让人无语。真搞不懂这些人脑子里到底想的什么。

    就在秦婉儿走神的时候,身后突然窜出一个人。

    ≈ap;quot;别人嚼舌头也很正常啊,毕竟我哥那么帅,又开辆两百万的车奔你面前。别人肯定印象特别深刻。≈ap;quot;林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突然出现在了警局附近。

    秦婉儿吓了一跳,回身瞪眼道:≈ap;quot;你搞什么,吓死人不偿命吧。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歌耸了耸肩膀:≈ap;quot;那我应该在哪里,你既然是警察,我自然要到警局里来看一眼了。警察姐姐,毕竟我有我们的职业特殊性,我也有我们的职业敏感性,你的职业注定是我要注意的。虽然我叫你一声姐,昨天你也没拖我的后腿,而且还有可能在未来升级为我的嫂子,但我还是没忍住来看你一眼,我就怕你会内心突然伟大,把我给卖了。”

    秦婉儿狠狠瞪了林歌一眼:≈ap;quot;小子,你去没去徐云那边?你应该先去问问你哥,问问他我还用得着怀疑吗?我给你秒钟的时间,你最好马上消逝在我的视线里,不然我马上安排人抓你,你信不信?”

    ≈ap;quot;一!”

    数数才开始,林歌直接就转身迅速离开警局,很快便消失在秦婉儿的视野。

    ≈ap;quot;气死我了!≈ap;quot;秦婉儿哼了一声。

    这时候几个局里户籍科做职的女同事正好经过,看到秦婉儿之后,纷纷道:≈ap;quot;秦局长早上好啊,这一大早就要走啊?啧啧啧,这车好气派哦,谁的哦?以咱们局这点工资,恐怕一年的收入都交不起这车的保险吧?”

    秦婉儿听得出来,这话有话,根本就是冷嘲热讽,她也不客气:≈ap;quot;对啊,我现在就要回家睡觉,局长专门批准给了我假。你们不会这个时间才来吧,难道你们户籍科就那么清闲吗?你们是不是觉得,那举报投诉的邮箱里,对关于你们工作态度恶劣的投诉还不够多?真以为考上编制就是一辈子的铁饭碗了吗?哼,优胜劣汰,在任何领域里,都是不变的法则。”

    秦婉儿说话也够狠的,对面几个人灰头鼠脸的就走了,偶尔说一两句宣泄嫉妒到也罢了,真让她们跟秦婉儿吵,她们也不敢啊,谁都知道秦婉儿年纪轻轻就到了处级,万一以后一步登天,提升成了省部级的大官,肯定还要有求她办事的时候,起码表面上的关系不要那么僵吧。

    谁让她秦大局长今天心情不好呢,徐云的小兄弟竟然敢怀疑她,这事儿她必须要给徐云探讨探讨,必须要让徐云道歉,代表他那小弟给自己道歉。什么人嘛,昨天要不是她帮着清理现场,说不定今天这事儿还就上了汪老师梦寐以求的头条呢!

    秦婉儿吐了吐舌头,收拾好心情上车,算了算了,自己的事情干嘛要吐槽人家汪老师,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太对不住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