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虞美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徐云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继续乖乖回到房间里去待着。虞美人紧跟在徐云身后也来到了他的房间。虽然昨天的检查是有意义的,但这次,徐云可绝对不如昨天好过。

    ≈ap;quot;脱衣服吧,不过……这次恐怕是要真的全都脱了。≈ap;quot;虞美人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轻描淡写的样子:≈ap;quot;因为你体内产生的冲突,我需要放掉一些不利于你筋脉疏通的积血出来,我的施针手法可比不上你,隔着衣服我恐怕没那么准。”

    任凭谁隔着衣服恐怕也没那么准,徐云很清楚这不是闹着玩,放血往往都是往严重里面说了,连虞美人都放开面子,强装镇定的面对自己,若是自己还那么扭扭捏捏,那就更说不过去了,脱就脱,大丈夫又不是小姑娘,有什么好怕的,被看几眼也不会掉块肉。

    当徐云脱掉衣服之后,心念了一百遍观音咒的虞美人依然还是没控制住羞红的脸蛋,她继续强装镇定的指着徐云道:≈ap;quot;趴到床上吧,如果一会儿感觉到不适就马上告诉我。”

    ≈ap;quot;嗯,知道了。≈ap;quot;徐云点点头,大义凛然的样子,一丝不粘的趴在床上,心只能用阿Q精神来自我安慰,暗自庆幸自己幸好是趴着……

    虞美人将自己随身的医疗包打开,拿出那存插着一百零八根银针的羊皮袋,哗一声打开,银晃晃的直闪眼:≈ap;quot;你最好做好准备,你身上的问题比较复杂,所以需要慢排放血疗法,刺激的穴位也比较多,如果怕疼的话,我可以给拿条毛巾。”

    疼?徐云微微一笑:≈ap;quot;这个还真没怕过,嘿,子弹又不是没挨过,若是连做个针灸都不敢,那还算是个爷们儿吗?”

    虞美人挑衅的摇了摇手指:≈ap;quot;你可别小看慢排放血疗法,这种疼痛虽然一开始感觉微乎其微,但当你体内有害元素被排出的瞬间,你会感觉到非常剧烈的疼痛,这并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你全身会有一百零八处穴位会在同一时间产生这种剧痛。”

    徐云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下:≈ap;quot;你没给我开玩笑吧,你这么高深的手段,难道……连这点病都要动用如此大的阵仗才能搞定?”

    ≈ap;quot;嗯哼。≈ap;quot;虞美人毫不客气地点点头:≈ap;quot;谁让你的童子功内力会跟外来兮希霍亚族人的微量元素产生那么大的反应。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对了,我还要声明一下,这都是我在理论上认为行得通的,我可没有实践过,你不会害怕我失手吧?”

    徐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ap;quot;如果连你都失手,那让谁来都肯定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咯。我相信你不会拿我这条命开玩笑的,来吧……大冷天的,我这光着身子也真怕感冒了。”

    虞美人没好气的瞪了徐云一眼,龙怒特战队当年搞训练,大冬天把身穿单衣的他们扔在东北黑江的漠河县,零下十多度也没把他们冻死不是么。现在申江起码还是零上好几度呢,而且房间有恒温央空调系统,根本不可能冻着徐云。

    慢排放血疗法需要刺激医疗者背后一百零八处穴位,虞美人说动手施针便开始动手施针,先是从徐云头部开始,先是百会穴,脑户穴,玉枕穴,风府穴位,哑门穴,天柱穴……

    然后是后背上的风门穴,肝俞穴,肾俞穴,厥阴俞,小肠俞,肺俞穴,胆俞穴,膏肓穴,焦俞,心俞穴,脾俞穴,志室穴,大肠俞,膈俞穴,胃俞穴,肩外俞,关元俞,膀胱俞……

    紧跟着是臀下承扶穴,延续到腿部的殷门穴,委穴,委阳穴,合阳穴,承筋穴,承山穴,飞扬穴,附阳穴,然后到脚后跟上的昆仑穴,再一直施针到脚底的涌泉穴。

    就在虞美人最后一针扎下之后,徐云浑身一身抽筋般的酥麻感,然后便感觉到一股外力似乎在吮吸着他整个后背被刺的一百零八道穴位。突然,一阵猛烈的剧痛,犹如万蚁食心一般,徐云没做好准备,差点就啊一声喊出来,幸好在最后关键时刻咬住了下唇。

    当着虞美人的面儿若是喊疼,那可就有些太丢人了吧……就这第一下疼痛,便使得徐云额头上开始布满了细汗。

    ≈ap;quot;我看,我还是给你拿一块毛巾咬着吧,虽然我不知道这种疼痛是什么滋味,但看你的反应,我也大致能猜想的出来。≈ap;quot;虞美人当然会心疼徐云,毕竟徐云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徐云深呼一口气,都顶住第一下了,他还就不相信自己顶不住第二下:≈ap;quot;没事儿,我还不至于那么娇气,陪我说说话,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就好了。嘿嘿,古有关羽刮骨疗伤,今有我徐云唠嗑放血。”

    虞美人无奈的摇摇头,唉,真是不知道应该说他什么才好,都到这时候了,还在咬牙硬撑着。她太了解徐云了,如果是一般的疼痛,徐云还不至于会满头冒汗。

    ≈ap;quot;你确定吗?≈ap;quot;虞美人蹙眉道:≈ap;quot;这种疼痛要出现一百零八次,疼痛的等级分为十二个级别,每九次的疼痛之后,将会提升疼楚的级别。你真准备熬着的话,那就做好心理准备。”

    徐云瞪大眼睛,哎呦我个擦……早说啊!要疼一百零八次?还越来越痛?开玩笑吗!

    ≈ap;quot;那个……那还是给我拿个毛巾吧。≈ap;quot;这种时候徐云还是别逞英雄了,谁知道她所谓的十二级疼痛是什么疼痛,若是每一级的疼痛都比下一级的疼痛翻倍,就算徐云骨子里再如何是硬汉,也绝对不愿意去想象那种疼痛。

    随着时间的推移,徐云固然没有后悔他的选择,越来越剧烈的疼痛犹如缓慢的抽出他体内的血筋一般,到最后,那种疼痛几乎让他根本无法忍受。

    虞美人一直都呆在徐云的身边,因为这种缓慢的放血疗法不会一下排空体内积血,所以不会带来生命的危险,所有需要排出的积血都是在这全身一百零八处穴位一点一点排放出来,所以虞美人需要不断的去给徐云擦拭身后流出来的紫黑色血迹。

    整整一个上午,徐云都在忍受剧痛度过。一直到午秦婉儿跟阮清霜两人回来的时候,徐云依然还在煎熬之。当阮清霜推门而入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差点就吓昏过去,因为徐云满身的黑色血迹让她实在是触目惊心。

    秦婉儿当场便忍不住要发飙:≈ap;quot;你到底对徐云做了什么!?≈ap;quot;她甚至怀疑眼前这个女人是在故意伤害徐云。

    虞美人保持着自己应该有的冷静:≈ap;quot;如果他体内这些积血无法排出,那将意味着他永远都无法摆脱突然昏迷的状况,长痛不如短痛,我也知道徐云现在很痛苦,但比起这个,我更不希望突然有一天他因为突发性昏迷而导致对他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ap;quot;可是……≈ap;quot;秦婉儿的气势瞬间消逝了,她当然知道徐云突发昏迷的危险性。

    阮清霜几乎张不开嘴吧:≈ap;quot;为什么……他会流这么多血……徐云会不会有危险……虞医生……你……你千万不要吓我们……”

    说实话,虞美人还真是不知道如何跟她们去解释,因为医学上的很多东西看上去很恐怖,解释起来就更恐怖,可是不通过这种手段,她又没有办法帮徐云,这是很矛盾的事情。

    痛疼虽然已经将徐云摧残到头脑开始不清醒,但徐云依然坚持松开了口的毛巾,对阮清霜跟秦婉儿低声道:≈ap;quot;相信她……她是在救我……唔啊!唔……≈ap;quot;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剧痛再次来袭,徐云一口咬住毛巾,忍住了叫声。

    如果他再开口喊出声,阮清霜和秦婉儿肯定更心疼,到时候恐怕阮清霜的心都会碎掉了。

    徐云熬过这一阵剧痛之后,轻轻动了动手腕,示意阮清霜跟秦婉儿出去,他不想让她们也跟着看自己现在这种受刑的模样,真的太痛苦了,徐云根本做不到强颜欢笑去骗她们说自己一点也不痛,只要是人就绝对无法做到。

    ≈ap;quot;他希望你们出去,他不想让你们看到他痛苦的样子。≈ap;quot;虞美人通过徐云的动作,便看懂了他的意思。

    阮清霜却摇了摇头:≈ap;quot;我不走,他这样还要多久?我要留下来陪他,我能做些什么吗,能帮助到他的事情,我都肯去做,虞妹妹,虞医生,你说,我可以做什么,你尽管开口。”

    虞美人摇摇头:≈ap;quot;清霜姐,我也真的很抱歉,我真的尽力了,这种疼痛如果有办法帮徐云取消的话,我一定早就做了。就不会拖到现在看着他如此痛苦了。清霜姐,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都做了,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徐云如此痛苦了。”

    阮清霜咬紧下唇,她还能说什么,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什么都帮不上,自己好没用。

    ≈ap;quot;我来帮你。≈ap;quot;秦婉儿已经拿起一包棉棒上前帮虞美人给徐云清理背后残留的血迹,现在她恐怕能做的也只有这种事情了。

    虞美人没有阻拦她,有人帮忙自然更好,越是尽快清理穴位处排除的积血,越能让剩下的积血排放更顺畅,虽然每次全身一百零八处穴位排出的积血加起来也不足两滴,但多了的话也会产生淤积。

    秦婉儿开始动手之后,阮清霜也收起悲痛的心情,跟着秦婉儿一起上前帮忙,现在她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所以对她来说就必须要尽全力。阮清霜相信,即便自己什么都不做,能站在身边陪着,徐云也会更轻松一些,人在痛苦的时候肯定希望身边能有人陪着,这一点任何人都不例外。

    个女人围绕徐云,甚至连午饭忘记吃也没觉得饿,终于在夕阳即将落下的时候,徐云嘴巴一松,湿透了的毛巾直接落地,惨白的嘴唇里,微弱的吐出几个字:≈ap;quot;一百零八……”

    虞美人彻底被徐云的毅力惊呆了,原来他一直都在数着疼痛的次数……

    【ps:周一了还是会加更的……求个点击啥的,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