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九霄冷笑一声:≈ap;quot;信不信由你,暴龙,我可没工夫跟你浪费时间。你们龙怒这么久以来都跟无头苍鹰似的,就凭影龙那点本事,连你们自己人都训服不了,你们龙怒还拿什么跟我们龙威争?”

    花小楼咬了咬牙,攥紧了拳头:≈ap;quot;狂队,你也太自信了吧?今年龙怒立下多少功你不会不知道吧,就单凭我们找回来的那尊万佛山上的佛头来讲,就要比你们龙威一年出的这种任务的功劳都要大吧?而且我们还在东欧西亚边缘解救了医疗队,这些功劳恐怕都比你们龙威的大吧?就算我们龙怒特战队是无头的苍蝇,那你们龙威特战队也只不过是有头却无脑的苍蝇。”

    ≈ap;quot;你放屁!≈ap;quot;汤昭呸了一声,这下他是真忍不住要上前动手了:≈ap;quot;少拿你们这点破功劳在我们面前显摆,我们提前解决了试图在天街大厦制造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难道这功劳不比你们大!”

    花小楼见汤昭有出手的意思,也毫不犹豫摆出架势,只要这小子敢跟自己动手,他就绝对让他跪,若是不能让汤昭跪了,他就不跟祖宗姓花!汤昭现在心里也不甘,去年比武第一轮就惨败给花小楼,成了全大队成绩垫底的搏击者……这个梁子他早就结下了,今年一整年都拼命的训练,他就不信他打不过暴龙花小楼。

    就在两人要动手的时候,宮九霄喝斥一声:≈ap;quot;住手!”

    毕竟他是汤昭的队长,若是自己的人在自己面前和其他人大打出手,就是他的监管不善,管理无方。就算上面领导知道这次斗殴是花小楼引起的,那也一定会怀疑他这个当队长的不能及时处理,会怀疑他的领导能力。

    听到宮九霄的喝斥,汤昭再次强忍着憋住自己的愤怒,若不是因为宮九霄是他心多年的偶像,他才不会乖乖停手呢。

    花小楼当然知道宮九霄的顾忌,当即竖起大拇指,然后缓缓转圈倒指向地上,向宮九霄挑衅道:≈ap;quot;没种。嘿嘿,风龙,你若不敢打就别装。我也不怪你,只有没种的队长才能教育出没种的队员来,你说是不是?”

    ≈ap;quot;狂队!!!≈ap;quot;汤昭心里的那团伙哐一声就要爆炸了,他真想现在就跟花小楼脱光了膀子狠狠干一架,就算是自己被打死了,那也要把对方打残了出出气。

    宮九霄依然没有发话,作为队长,冷静的头脑是必须的:≈ap;quot;想打,那就等比武的时候,现在打不叫本事。暴龙,不论你再如何挑衅,我都不会让我的人陪你一起犯错。”

    花小楼哼了一声:≈ap;quot;泥人都有分火气,谁还没背过几个处分。是男人就别那么多顾忌。”

    ≈ap;quot;今天你应该谢谢我,我没指望你以德报怨,但你也用不着如此狗咬吕洞宾。≈ap;quot;宮九霄道:≈ap;quot;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今天你失职就失大了,玩忽职守,擅自脱离岗位,导致外人进入神龙大队,这是多大的责任,你不会不知道吧?”

    ≈ap;quot;少吓唬我。≈ap;quot;花小楼不服气:≈ap;quot;有本事你就整我。”

    宮九霄嘴角微微扬起,冷笑一声:≈ap;quot;好,那咱们就走着瞧。”

    看着宮九霄和汤昭的身影远远离去,花小楼眉头皱起,难道说他离开的那一阵子,真的是出问题了吗?不然的话为何宮九霄会如此自信呢……途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花小楼心里有些忐忑。

    就算他跟龙威特战队的人不对眼儿,那也相当关心是不是真的有人混入神龙大队,这可是关系到秘密的事情,不是开玩笑的。

    花小楼看了看紧紧关闭的大门,心里一横,直接什么事情都抛掉了,迈开大步离开,现在都在担心老大的事情那,谁还有功夫在这里看门。反正还有几十分钟就换班了,到时候便是龙威的人来看门一天。处分就处分吧,大不了直接把他也给开了,那样他一样能出去跟老大混。

    自从这个神秘的部队组织神龙大队建立以来,门口的保安室从未出现过无人的情况,这次是第一次。

    ……

    王逸来到医务部之后,第一时间便来到了急诊室,看到躺在监护床上插满了检测仪器的徐云,王逸心里竟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悲凉,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担心徐云的安危。若不然,他也不会直接推掉了一会儿的一个会议而直奔医务部。

    ≈ap;quot;首长好。≈ap;quot;众人看到王逸之后,纷纷开口道,王逸毕竟是将衔的大领导。

    虞美人看到王逸之后,脸上显然有些焦虑不安,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如何开口跟王逸解释了,甚至连说什么都不知道,连基本的招呼都没有打,只是满脸歉意的看着王逸,一言不发。

    在六十多岁的王逸眼,这些年轻人都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都跟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了解,甚至是一个眼神,他都能读懂他们的内心。

    ≈ap;quot;你是因为他,所以才没跟队伍一起返回来的,是吗?≈ap;quot;王逸微微一笑,脸上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虞美人跟徐云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两小无猜,若不是因为部队是有纪律的,恐怕早就光明正大谈恋爱了。

    虞美人点点头:≈ap;quot;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做,但我当时真的没有选择,我……我真的不希望他出事。”

    王逸轻轻点点头:≈ap;quot;算了,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你擅自离队的事情我会处理,虽然情有可原,但纪律就是纪律,等他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会处理,现在的话,我还需要你的帮助,暂时就不处罚了。跟我说说,这臭小子到底是什么情况。”

    虞美人感激的看了王逸一眼,她一直都以为自己会被直接送到禁闭室呢,却没想到王逸竟然开口说要她帮他。可是,虞美人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说徐云的情况,毕竟这里人太多了。

    ≈ap;quot;你们先出去。≈ap;quot;王逸看出了虞美人的尴尬,一开口,让急诊室里所有人都先出去。

    虞美人眼充满了感激:≈ap;quot;首长,是这样的,徐云的心境修炼碰上一股很奇怪的外力入侵,但这种外力能嗲给他突飞猛进的心境突破。所以他会因为心境无法承受这种外力的压迫,从而产生暂时昏迷的情况。但根据我的研究,这种昏迷出现一次应该就不会再来,如果再出现,就是身体的问题。”

    王逸打断虞美人的话:≈ap;quot;奇怪的外力?能帮助心境突飞猛进?”

    ≈ap;quot;嗯……≈ap;quot;虞美人不知道应不应该实话实说。

    王逸皱起眉头,突然自言自语道:≈ap;quot;难道说徐云身边出现了兮希霍亚族人……这怎么可能……”

    虞美人眼前一亮,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之外,还有人会相信兮希霍亚族人的存在!这时候王逸已经伸手摸向徐云脉搏,虞美人知道,王逸是在感受徐云现在修为的实力。

    果然,王逸大吃一惊,真没想到徐云的心境等级突破超级高手境之后,竟然连续突破到了四阶!天呐,就算是天才,恐怕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到这个地步,除非是有高人传授内力,或者是有兮希霍亚族人在身边给予特殊的体制影响……

    ≈ap;quot;你的判断结果是什么?≈ap;quot;王逸并不需要再给徐云做检查,他相信虞美人这点能力还是有的:≈ap;quot;为什么要带他回来,你现场都做了什么急救?”

    ≈ap;quot;我用了慢性放血疗法,原本我以为这样可以,但我没想到他还是出现了昏迷状态。≈ap;quot;虞美人道:≈ap;quot;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跟徐云体内那股力量抗衡,导致他再次昏迷不醒的原因,是因为他体内童子功内力存在所造成的……”

    说完,虞美人的脸蛋微微红了一下。

    王逸眉头一挑,对于虞美人所说的这一切,他只需要分析对不对就可以,如果他刚才号脉没有出现问题的话,虞美人的诊断就没有问题。显然,徐云体内童子功的内力是一股作用很大的内力。但这股子童子功的内力在徐云十八岁之后,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个内力可以在十八岁之前帮助徐云去巩固心境,去提升实力等级,但十八岁之后就几乎没有了它的作用。或许徐云的至阳之体导致了他所练童子功的功力更深厚,所以现在存在于体内才会引发这些事情。

    ≈ap;quot;你说的不错,徐云体内的至阳童子功内力的确是不可小觑的内力。≈ap;quot;王逸皱起眉头道:≈ap;quot;如果想让徐云保住性命,就必须破了他的至阳童子功内力。”

    虞美人听到王逸这么说,心顿时一阵兴奋,因为王逸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徐云有救了:≈ap;quot;首长,您想想办法,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帮徐云度过难关的,既然他一身修为都是你传授给他的,那你一定能帮他解除掉。”

    王逸却摇了摇头:≈ap;quot;我可以教他这些修为,但是却没有办法帮他消除。或者说,即便是我有本事废掉他全身的功力,也没有办法废掉他体内至阳童子功的内力。这个不是我可以做到的。”

    虞美人的心里咯噔一声,要知道王逸可是宗师境的高手,以王逸现在的身体状况,说不定在有生之年都很有可能突破地玄境的瓶颈……如果连这样一个高手都说无法废掉徐云身上那什么至阳童子功的内力,那她去找谁才能做到?

    一瞬间,虞美人整个心都凉了,她彻底陷入了茫然,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但王逸却接着到:≈ap;quot;破掉徐云身上童子功,需要一个至阴体……”

    虞美人心再次激起了希望:≈ap;quot;去哪里找?首长,求求你告诉,我带他去找,我必须救活徐云,我答应过他的,我一定要帮他。”

    ≈ap;quot;远在天边,近在眼前。≈ap;quot;王逸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最开始虞美人还没反映过来,但后来她便恍然大悟,一瞬间,虞美人整张脸都如同红透了的苹果一般,她明白了王逸的意思,所以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ps:明天就是大年十了,小仙依然苦逼码字,有心的兄弟给个打赏吧~写手苦逼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