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点了点头:≈ap;quot;好,你自己的事情,决定权在你的身上,我只是给你一些建议,如果你有自己的做法和计划的话,我尊重你的选择。如果需要帮助的话,你可以跟我开口,鉴于事件特殊,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ap;quot;呵呵,还是师尊最关心我。≈ap;quot;徐云道:≈ap;quot;这辈子没有你,就没有徐云的今天,师尊,谢谢。”

    ≈ap;quot;怎么突然嘴巴这么甜了?≈ap;quot;王逸微微笑道:≈ap;quot;龙怒的那群臭小子恐怕都要崩溃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去安抚一下吧。”

    ≈ap;quot;青龙他们在哪?≈ap;quot;徐云心突然涌起一股澎湃,离开那么久再次回到龙怒特战队之,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王逸摆摆手:≈ap;quot;我下了死命令,都在紧急集合处等你的消息,不然他们早就炸开锅了,快去吧,去哄哄那群混小子们,昨天都无组织无纪律了一整天,今天你这个当教官的来了,若是他们再那么无组织无纪律,小心我每个人都狠狠处分。”

    徐云嘿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突然想到什么,这昏迷之后他就没喝过水,嗓子都冒烟了,徐云突然上前,直接夺过师尊王逸手的茶杯咕咚咕咚整杯子水全部灌进肚子里,然后拔腿就跑!

    一边跑还一边道:≈ap;quot;王老头,你也太奢侈了,这么好的茶竟然用你这大茶缸子泡了喝,暴殄天物!”

    ≈ap;quot;你最好别让我抓住你!≈ap;quot;王逸又气又笑,这混蛋小子看样子是真没事儿了,不然的话不会这么活泼的,唉,可惜了他这一杯子上好的金骏眉呀,还不知道是谁暴殄天物啊。

    ……

    紧急集合处聚集着二十九个无精打采的壮硕青年,和一个垂头丧气的女孩。

    现在已经早上十点了,他们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最让他们头疼的是,他们被王逸一道死命令给弄在这里,谁也不敢乱惹麻烦,虽然平日里师尊挺好说话的,但是一旦谁若是违背他的死命令,下场可绝对够受的。

    钱风就曾经因为徐云被开除的事情而违背过王逸的死命令,结果被关了十五天的禁闭,出来之后还把他开除出了龙怒特战队,当时钱风面临的路只有两条,要么去龙威特战队跟宮九霄混,要么滚蛋。

    若不是龙怒特战队所有人苦苦相求了那么多天,现在钱风说不定还真的在外面混社会呢。

    有了那一次,就没有人敢再挑战师尊王逸的权威了,就算他们在这里等死,那也要等下去,谁也不敢跑出去。

    所以当徐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傻掉了。他们以为徐云即便是醒来,也不能直接下地走路,会有人通知他们去病房看望。却没想到老大就这么完好无损的站在了他们的面前,这实在是太出乎他们的意外了,所以让他们一时半会都有些不敢接受。

    梵双儿是龙怒特战队唯一一个女孩,她可不用顾忌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样的事情,看到徐云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面前,眼泪哗一下就涌出了眼眶。搞的钱风都瞬间红了眼圈,强忍着眨了十几下才算是控制住。

    寒战第一个带头冲了上去,一把将徐云抱在怀里,兄弟们之间这种无言的问候才让人最感动。紧跟着,花小楼和公孙冷也一左一右的扑了上去,霍雷霆和曲世义也跟着包围了第二层,在他们的带动下,所有人把徐云整个围了个结结实实,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直接将徐云举了起来,使劲儿抛向了空。

    这是所有龙怒特战队成员在徐云离开之后,最开心的一天了,他们把所有的兴奋都发泄了出来,只顾狠狠将他们最想念的这个人给抛起来,不管他落在哪里,总会有人再次将他抛起来。

    徐云被抛的昏头转向,连连求饶,一直在旁边看着,并没有参与到抛人活动的梵双儿,也忍不住破涕为笑。

    ≈ap;quot;好了好了!老大有话说!都停下吧!≈ap;quot;钱风一边喊着一边示意所有人都住手,徐云这才被十几双手扶着给放在了地上,双脚踩地之后,徐云哭笑不得说了俩字:≈ap;quot;踏实。”

    看着面前一个个激动的小眼神儿,徐云内心澎湃激昂:≈ap;quot;腾龙,你这头发怎么那么长了?飞龙,你小子又吃胖了吧,小心别坏了体形。麒龙,长高了啊,青春发育期应该结束了呀!苍龙,你这胡子几天没刮了,怎么那么邋遢了?火龙,臭小子,你这笑的还是那么猥琐……”

    徐云的目光一个个巡视过当年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能再次看到他们,感觉真的太好了。

    最后,徐云的目光落在了霍雷霆的身上,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ap;quot;影龙,辛苦你了……这群混蛋都特难带吧?呵呵,你可是要有耐心啊。”

    ≈ap;quot;老大……≈ap;quot;霍雷霆感受着徐云在他肩膀传达来的信任,心一阵感动:≈ap;quot;我真希望你能回来再次带我们,龙怒没有了你,就不是以前那个龙怒了,老大,我们需要你,龙怒真的不能没有你。”

    ≈ap;quot;是啊老大!龙怒不能没有你!你好好跟师尊说说,让你回来吧!≈ap;quot;众人跟着道。

    钱风没有说话,如果可以的话,他早就求了,但他知道纪律就是纪律,即便这次徐云回来了,一样也会走。梵双儿理解钱风,伸手在钱风的后背拍了两下,以表安慰。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兄弟们的心意我知道,但我们的部队是国家的,不是我们的,也不是师尊的。不是我们说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如果有机会,我当然希望每天都可以跟兄弟在一起……如果不能,我也想说,不管龙怒特战队没有了谁,它也是我们华夏无坚不摧的国之利刃!龙怒的魂在我们所有的每一个人身上,在它自己的身上,不论是谁离开,龙怒还是龙怒!即便是战死到最后仅存一人,龙怒的魂都依然存在!”

    全员沉默,霍雷霆感觉到了强烈的震慑力,他知道他跟徐云是有差距的,但他却一直都不知道这种差距到底有多大。今天他才算是了解。原来他跟徐云的差距那么大,不仅仅是领导力上的差距,还有就是对龙怒之魂魄理解上的差距。

    龙怒之魂,在每一个龙怒特战队员的身上。

    ≈ap;quot;老大,你的身体已经好了吗?≈ap;quot;钱风依然有些担心,开口道:≈ap;quot;到底是什么问题,虞姐怎么会把你带回部队来呢……你,你身体若是好了,不会马上就离开吧?”

    徐云耸了耸肩膀,苦笑一声:≈ap;quot;当然会马上就离开,我已经不是龙怒的人了,你们不会想让我犯错误吧?作为普通人,我已经在没有上级同意的情况下擅闯军事重地了,若是还不见好就收,乖乖走人,恐怕就是错上加错咯。”

    ≈ap;quot;可是这事儿又不怪你,你是被动的啊。≈ap;quot;花小楼道:≈ap;quot;俗话说得好,不知者无罪,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是怎么进来的,当然没错。”

    ≈ap;quot;那你的意思,所有的错都要你虞姐承担?≈ap;quot;徐云伸手给花小楼的脑袋猛弹了一下,疼的花小楼直咧嘴。

    ≈ap;quot;嘶……老大,改了改了。≈ap;quot;花小楼一边躲一边道:≈ap;quot;我也不是那意思,昨天一早的确是虞姐带你回来的,但值班看门的是我,我已经看到你在车上了,还放行了,如果说到处分的话,那受处分的应该是我,什么事儿我都抗了。只要老大你能留下,罚我关一个月的禁闭我都乐意。”

    徐云苦笑一声:≈ap;quot;可惜就算是罚你一年,我还是一样不能回来。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公孙冷道:≈ap;quot;老大,你若是不回来,今年比武的时候,龙威的人肯定会特别猖狂。我最看不惯狂龙那狂妄的嘴脸了,自从你离开后,他整天都想骑在我们龙怒的脖子上拉屎。就连昨天我们都在医务部楼前等你消息的时候,他都敢一个人过来挑衅。”

    徐云听完,挑了下眉毛,原来自己离开之后,宮九霄就这么一手遮天了。他在龙威特战队作威作福徐云可管不着,但他若是想骑在龙怒特战队的头顶,那徐云可是不愿意的。即便他已经离开龙怒了,但他的身上依然有龙怒的魂!

    只要在龙怒待过一天,那生是龙怒的人,死是龙怒的鬼!都容不得别人说半点不好,有半点对龙怒不敬。

    徐云哼了一声:≈ap;quot;狂龙都敢在我们面前叫板了?影龙,这可就是你的失职了。”

    影龙闻言低下头去,的确,他做的太不好了,给龙怒丢了面子,丢了龙怒的人。若是徐云一直在,狂龙也不敢这么嚣张跋扈,虽然他也不是实力上怕狂龙,但是却一直在龙怒和龙威两队之间的挑衅时时处于下风。

    这种竞争在神龙大队不算什么违纪,甚至王逸还希望所有人都能因为这一点更能保持好胜心态。就因为这样,所以每年的比武和作战演习都搞的格外真格,对于这荣誉,所有人都是分毫必争。

    ≈ap;quot;老大,我给你丢人了。≈ap;quot;影龙道:≈ap;quot;我跟兄弟们一样,都特别希望你能留下来,龙怒一天没有你,就好像一天没有头一样……我不希望龙怒会在其他分队面前抬不起头来,老大……你想想办法,就留下来吧。”

    徐云伸手给了影龙左肩一拳:≈ap;quot;你说什么呢,你自己都不把你自己当龙头看,你还指望人家外分队的人把你当龙头看?自己家的兄弟都不把你当龙头看,你还指望谁把你当龙头看?”

    听到徐云说这话,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说句实在话,他们还真是都没把影龙当龙头看,不然也不会每次喊他的时候都要强调≈ap;quot;代理队长≈ap;quot;这个称呼。他们所有人的心,能在龙怒特战队当队长的,恐怕就只有徐云一个人了。

    ≈ap;quot;所有人都给我听好。≈ap;quot;徐云厉声道。

    瞬间,所有龙怒特战队的成员全部起立立正,根本不用徐云再多说,便迅速集合,齐刷刷的占成一排,要多整齐就多整齐,这就是龙怒特战队成员的各方面素质体现,相当的高。

    【ps:新年新气象,大家都加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