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quot;影龙既然是师尊选择的人,那就说明他的能力得到了肯定,如果你们谁不服他,那就是不服我!≈ap;quot;徐云厉声训斥道,在龙怒特战队的紧急集合室内,他没少跟这群自己最亲近的兄弟们发过火。有些时候也是逼不得已,不冒点火气,这群混蛋小子不当真事儿。

    听到徐云这么说,众人都纷纷低下头,不得不说,这些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服气,唯一比较支持霍雷霆做代理队长的,恐怕也就只有寒战一个人,当然,寒战只是更理性一些,并非他觉得霍雷霆比徐云更适合,而是除了徐云之外,也就只有霍雷霆能担当此重任了。

    见众人都低头不语,徐云才继续道:≈ap;quot;今年的比武也快开始了吧,我告诉你们,自从我徐云进入神龙大队之后,就没听说过龙怒输给过谁!但今年就你们这群混蛋的状态,我还真不相信你们能赢!老子告诉你们,你们若是敢输,别怪老子以后见了你们就翻脸!丢什么不能丢了龙怒的人!输什么不能输了比武大赛的冠军!在我的眼里,那奖杯就是龙怒的囊之物!谁也别给我扯后腿!听懂了没有!”

    ≈ap;quot;听懂了!≈ap;quot;众人的回答齐刷刷的,一点都没有迟疑的意思,对于徐云的响应和号召,他们习惯了用这种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头去面对,这才是龙怒特战队真正的精神面貌,自从徐云离开之后,他们已经很久没这么起劲儿了。

    说实话,霍雷霆挺感动的,他没想到徐云这个时候能站出来帮他,之前他都没什么信心了,不是对自己人的实力没信心,而是对整个龙怒特战队的好胜心没有了信心。说白了,龙怒和龙威的人,实力相差无几,大家之间的比武绝对没有压倒性的胜利,比的就是谁更有那颗好胜的心!

    比赛最多就是九局,先赢了五局的一方胜出,龙怒一直以来都能以五比,甚至五比二就结束比赛,靠的就是他们强大的好胜心。即便是输掉的比赛,也是抽签的时运不济,自己队伍的阶高手碰上对方阶以上的高手,是龙怒唯一输掉比赛的可能。

    ≈ap;quot;炎龙队长就是炎龙队长,看来龙怒特战队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哈哈哈,说得好,好!≈ap;quot;集合处的门被推开,宮九霄带着几人拍手走了进来:≈ap;quot;听说炎队长醒了,恭喜恭喜,好久不见,实在想念。”

    徐云看向不请自来的宮九霄,嘴角也满是邪意的扬了起来,这个一辈子都想跟自己比,一辈子都想站在自己头上的家伙,竟然挑选这么一个好日子来破坏他的大好心情:≈ap;quot;狂队,那么久不见,你说话还是那么不听啊,呵呵,我也很是想念。”

    宮九霄挥挥手:≈ap;quot;都说忠言逆耳,这话一点都没有错,我说龙怒不能没有你,可绝对不是诋毁影龙兄的意思,我就是觉得龙怒还是更适合你来带领,换个人的话,就犹如一盘散沙。炎队,你不会真的以为,一盘散沙也能在比武大赛的时候赢得我们龙威吧?”

    ≈ap;quot;狂龙,你少跟这里挑拨离间!想挑事儿你就直说,咱们训练场上去单练,在这里耍心眼儿的那叫孬种。≈ap;quot;钱风一步上前,谁敢刺激徐云,他就敢跟谁拼命。

    ≈ap;quot;青龙,一直以来不都是你最不服气你们队长吗。≈ap;quot;宮九霄道:≈ap;quot;怎么,现在当着前后两任队长,又要装好人了?你不是觊觎这队长之位很久了吗,嘿嘿,说不定现在也是你的一个机会。反正炎队长是不可能上位了,若是影队长再领导无能被撤掉,说不定就轮上你青龙做队长了。”

    青龙一瞪眼:≈ap;quot;你少放屁!再胡说八道,老子现在就跟你玩命!”

    ≈ap;quot;啧啧啧,心态太年轻啊,太年轻。≈ap;quot;宮九霄笑着道:≈ap;quot;就你们现在这表现,你让你们炎队如何放心啊,唉,幸亏我手下没有你们这样的队员,不然我这头可就真大了。”

    徐云一直都笑而不语,他能理解宮九霄的心态,当年他离开的时候,宮九霄绝对不是抱着可惜的心态,他会很开心,因为在他们这年轻一代,只有他炎龙离开了,第一人的称号才有可能转移到他狂龙的头上。

    但虽然他徐云离开,宮九霄却也一直都没有得到年轻一代≈ap;quot;第一人≈ap;quot;应该有的尊重。至少龙怒特战队的人依然是不把他当回事儿,依然把徐云奉若神明。所以宮九霄长期以来,一直都对徐云有种嫉妒恨的情绪。

    原本随着时间的流失,他对徐云的那种嫉妒恨的情绪也逐渐消逝了,他也想利用马上开始的比武大赛来证明一下,他作为神龙大队年轻一代≈ap;quot;第一人≈ap;quot;,是有实力和水平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徐云竟然阴差阳错的被虞美人给带回到神龙大队,而且宮九霄还一直都单恋虞美人。

    最初徐云没有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说虞美人跟徐云是一对,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敢去招惹虞美人,谁都怕惹怒了龙怒特战队的炎龙队长,当然这也包括宮九霄,所以他最多是偶尔幻想一下自己能跟虞美人如何多接触一下。

    徐云被开除离开神龙大队之后,宮九霄才开始有了把幻想变成现实的想法,又苦于没有办法,一直都倍受为难。

    现在徐云竟然被虞美人给带回来,彻底击垮了宮九霄的幻想,因为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徐云都被开除了,竟然还能跟虞美人有联系!

    再加上,他听说昨天徐云就是在虞美人的寝室过得夜,即便是他知道徐云昨天还是昏迷的,那也会醋意大起。毕竟徐云今天早上是站着在虞美人房间走出来的,宮九霄都不敢去想两人在房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ap;quot;狂队,青龙这样的队员可不是你能控制得住哦。≈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如果他真分在你队里,恐怕你早就欲哭无泪了。或许你以为影队没有领导能力,但是你错了,如果龙怒让你领导,那可就更糟糕了。龙怒的兄弟各个都有自己的脾气,可不像你们龙威的人,都被你管束成了一类只听你话的机器。”

    ≈ap;quot;你别自以为是乱说话!≈ap;quot;宮九霄有些怒意:≈ap;quot;徐云,你不会真以为你还是神龙大队的人?别做梦了,你早就被王逸将给开除了,现在你在这里原本就是危害国家机密安全!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板?”

    平日在神龙大队,所有的人都不会称呼对方的名称,都是以代号相称,这是规定。所以宮九霄故意喊出徐云这个名字,好让徐云清醒一下,他已经不是龙怒特战队的炎龙队长了,而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而已。

    ≈ap;quot;狂龙,你他妈喊谁呢!≈ap;quot;花小楼说话间已经撸起了袖子,只要再有一个不顺眼,他就决定上去跟宮九霄干一架,让他知道龙怒的人是不好惹的。他若是不挑起这顿打,恐怕还会总是没事儿找事儿。

    ≈ap;quot;他叫的没错。≈ap;quot;徐云却看的很淡,≈ap;quot;我已经被开除出神龙大队,也不再是龙怒特战队的炎龙。他叫我徐云没有错。”

    听到徐云认了,宮九霄有些洋洋自得,他哼了一声:≈ap;quot;徐云,你能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就好,这里是神龙大队,你一个外人最好是低调一些。不然的话,我随时有权利将你拿下。”

    徐云迎着宮九霄的目光走向前,刚才徐云那么迁就宮九霄,可绝对不是因为他的脾气好,宮九霄既然那么说了,他也要让他清楚一个事情。

    ≈ap;quot;狂龙,许久不见,你不仅仅是说话难听没有变,性格也还是那么招人讨厌。≈ap;quot;徐云站在宮九霄面前微微一笑:≈ap;quot;你是有权利将我拿下,但你要明白,有权利并不代表有本事。你拿一个给我看看?还有,我也告诉你,这里是神龙大队,你犯纪律是会被处罚的,而我犯纪律却一点事儿都没有。懂吗?因为我已经不是神龙大队的人,所以我可以为所欲为,你若逼急了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宮九霄甚至有些不敢跟徐云的目光对峙,徐云身上的气息是如此的咄咄逼人,即便是他一个一流高手,而且还身为一队之长,都有些难以承受。这种压倒性的气势,至少是要比他高出一个等级的高手才能给予施加这种威压。

    一瞬间,宮九霄的头皮有些微微发麻,他记得很清楚,徐云被开除出队的时候是一流九阶的顶级高手,而当时他则是在八阶即将突破九阶的时候,这段时间他拼命的训练修为就是为了突破九阶的实力。

    可当他现在突破九阶实力之后,足以在神龙大队年轻一代傲视群雄的时候,徐云竟然用这超级高手才会有的气势给了他当头一棒!一个被开除离开的人怎么可能还会有突破呢?当时他们可都是亲耳听说徐云的心魔会抑制他的成长,或许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再有突破了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宮九霄瞪大眼睛,难以相信现在他要面对的现实。

    ≈ap;quot;我现在随时可以离开,而你却不能。≈ap;quot;徐云眯着眼睛,用玩笑夹带威胁的语气道:≈ap;quot;如果你想好了,随时都可以对我动手。正好我也昏迷两、天了吧?还真有劳狂队帮我活动活动筋骨了呢。”

    挑衅,**裸的挑衅。宮九霄脖颈的肌肉颤抖了几下,额头上暴起的青筋也忍不住跟着微微跳动,泥人还有分血腥,更何况他,但最终他的理智还是将他的念头压制了下去,有些事情不能做……

    ≈ap;quot;炎队长,你太会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跟你动手呢。≈ap;quot;宮九霄微微一笑:≈ap;quot;咱们之间谁跟谁,呵呵,再说,我还帮你瞒着一件事情呢,等你知道了,肯定还要好好谢谢我呢……哈哈哈!”

    徐云不明白宮九霄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宮九霄却再也没多说别的,带着他的人转身就走了。

    【ps:把你新年的愿望写在书评区,今年就会实现的,我说话很邪,所以叫小仙……不相信的童鞋可以试试,但是杜绝写什么:我的愿望就是《妖孽兵王》每天爆更一百章之类坑仙的话~!】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