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quot;刚才他那话是什么意思?≈ap;quot;钱风皱了皱眉头:≈ap;quot;老大,怎么感觉就好像他抓住了你什么小辫子似的?”

    徐云耸了耸肩,不屑道:≈ap;quot;就算有什么小辫子被抓到,那也肯定不是我的而是你们的,你们仔细想想有没有做过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被狂龙给逮住过?听他这意思,是要我求他帮你们这群兔崽子做的错事保密。”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做过什么被龙威的人抓住小辫子的事儿。

    花小楼突然哦的叫了一声:≈ap;quot;我知道他的意思!老大,昨天早上是我在门口保安室值班,一大早的虞姐就把你给带回来了,我例行检查的时候打开车门发现是你,所以当时就慌神儿了,我就跟着车一起去医务部了。当时我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忘记关大门了,当我想起来的时候,再跑回去的时候,狂龙他们几个龙威的人就在门口了。”

    徐云皱了皱眉头:≈ap;quot;还真是抓住你的小辫子了,神龙大队门口保安室值班的事情可不是小事,你怎么敢擅自脱离岗位呢。”

    ≈ap;quot;我当时也是心急。≈ap;quot;花小楼不好意思的挠挠头:≈ap;quot;当时狂龙还吓唬我,说在我离开的时候有人想要进入神龙大队窃取机密。害的我当时出了一身冷汗,但现在想想,这混蛋肯定是耍我呢。”

    听到这里,徐云突然有些不淡定了,所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就算宮九霄这人有时候有些小心眼,但也不至于瞎编这种话来吓唬人。

    ≈ap;quot;好了,你们也都知道我没事儿了。都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训练继续进行,谁都别跟我扯闲篇。≈ap;quot;徐云道:≈ap;quot;我找虞美人有些事情,都散了吧。”

    ≈ap;quot;老大,你准备在这里过几天?≈ap;quot;寒战道。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ap;quot;黑龙,这话怎么是你问……你的想法应该比他们都成熟啊。我已经不是炎龙的身份了,你想,师尊会让我在这里呆得太久吗?呵呵,如果有可能,我尽量争取申请今晚上和大家伙一起吃晚餐。”

    梵双儿一直在角落没说话,她挺羡慕这种情感的,同生共死过的兄弟就是不一样。

    ≈ap;quot;老大,那你可别骗我们,真的留下陪我们一起吃晚饭。≈ap;quot;钱风试图确定道。

    ≈ap;quot;我哪知道老头准不准啊,但我能肯定如果因为我的到来,你们连例行训练都不做了,那老头肯定要催着赶我走。≈ap;quot;徐云认真道:≈ap;quot;想让我留下,那就看你们自己的表现了,若是因为我来了,你们表现好了,说不定老头心一软就让我留下吃个晚餐,若是因为我来了,你们就一整天无组织无纪律,那老头肯定现在就想赶我走了。”

    这话有道理!绝对有道理!

    ≈ap;quot;全体都有!集合!≈ap;quot;霍雷霆突然一声怒吼,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迅速列队,紧跟着一声响亮的命令:≈ap;quot;向左--转!跑步--走!”

    整齐的队伍直接跑出紧急集合处,奔着训练心就去了,为了让老大能留下和他们一起吃顿饭,每个人都发狠要好好表现,争取让师尊知道老大对他们的重要性。

    毕竟龙怒每一个人的心里,还都在奢望徐云能够回来。

    徐云再次回到虞美人寝室的时候,虞美人正坐在床上发呆,甚至连徐云推门而入的声音她都没有听到。徐云走进房间,床单上的那一抹腥红是如此的刺眼,就像是在徐云的心里钓上了一块大石头。

    一时之间徐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是默默的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陷入沉思的虞美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虞美人突然意识到门口有人,她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床单掀起来,然后装作无事人一样起身回头,见到是徐云,虞美人心里多少都松了一口气:≈ap;quot;你怎么又回来了……龙怒的那群家伙可是都很想你了,你快去跟他们叙叙旧吧。”

    ≈ap;quot;我去过了。≈ap;quot;徐云淡淡道,他走到虞美人的面前坐了下来,既然知道了一切真相,那徐云就觉得非常有必要对虞美人说一声谢谢:≈ap;quot;刚才王逸都跟我说了……我这人嘴笨,这一点你是知道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跟你说些什么,虽然说大恩不言谢,但我能说的,恐怕也只有谢谢……”

    虞美人的脸腾的一下就红透了,既然徐云都这么说了,显然就是说他知道了一切,这可就尴尬了,多不好意思啊!如果只是她自己一个人知道,虞美人到不会觉得特别尴尬,只是在面对徐云的时候会有些不好意思罢了,只要徐云不知道,那她就不会觉得太尴尬。

    而现在事情都摊开了,她也没地方可以躲避了,这下面上可就真挂不住了。

    ≈ap;quot;这……这都是……都是我应该做的……≈ap;quot;虞美人这话一出,她自己都觉得特别不对劲儿,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徐云心里虽然对虞美人这句都是她应该做的搞的哭笑不得,但感动更大于一切,他做出一个让虞美人没有想到的举动,竟然一把将其搂入怀。这让虞美人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措手不及。

    ≈ap;quot;从申江到燕京,你一个人那么远把我带到这里肯定很辛苦。从小到大,你都那么无怨无悔的照顾着我,我不知道欠了你多少的人情债。≈ap;quot;徐云紧紧搂着虞美人道:≈ap;quot;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记在心底。我知道这些东西欠下是还不起的。”

    虞美人被徐云抱的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让她有种莫名的安全感,但有些事情虞美人是要说清楚的:≈ap;quot;可不是我一个人把你在申江带来的,清霜姐和婉儿也都一起来了。”

    徐云愣了一下,皱眉道:≈ap;quot;她们也来了?可是神龙大队是机密要地,她们是不可以随便进出的,你不会因为这个违反了纪律吧?≈ap;quot;在徐云的印象,虞美人可不是一个会视纪律为无物的人。

    ≈ap;quot;我当然不可能让她们知道神龙大队总部的位置。距离部队还有里多路的时候,我就让她们下车了。≈ap;quot;虞美人道:≈ap;quot;她们或许会沿路寻找,但是看到工厂肯定就会放弃了。”

    不知道为什么,徐云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他突然想到了宮九霄下午对他说的话,宮九霄说帮着他瞒着一件事情呢……这其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徐云越来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ap;quot;秦婉儿毕竟是警察……基本的判断推理能力应该不会太差,我真的很担心她们会不会找到这里来。刚才见那群臭小子的时候,暴龙还说昨天他值班的时候,因为我的缘故离开了一阵子。若是这个时候霜姐和婉儿出现,恐怕我们谁也不知道……”

    ≈ap;quot;不会吧?即便是昨天暴龙值班的时候离开了,那也不会那么巧,如果她们真的来了,门口没有值班人员,那岂不是就找进来了?那样肯定会被部队的其他人员发现呀。≈ap;quot;虞美人道:≈ap;quot;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也应该能听到消息了。”

    徐云的脸色沉了下来,宮九霄跟他开什么玩笑都行,跟他怎么互相看不顺眼都行,但就是不能拿这种事情跟他开玩笑,徐云的声音变得阴寒起来:≈ap;quot;如果是有人故意要整出些什么麻烦,说不定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看到徐云的表情,秦婉儿瞪大了眼睛,她有些不明白徐云在说什么,可是她看得出来,徐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徐云突然起身:≈ap;quot;可能我在这里呆不多久了。有些事情我要去处理一下。”

    ≈ap;quot;嗯。≈ap;quot;虞美人点点头,她不会矫情的跟徐云缠绵什么:≈ap;quot;你去忙你的吧。对了,身体如果再有不舒服的时候,记得早一点跟我说,你这一次就差点把我吓死了。我可不希望以后你还会出这种事情,好吗?”

    徐云点点头:≈ap;quot;我会的。≈ap;quot;他已经要了虞美人的人,那就要负起一定的责任来,是男人就要承担,不管如何承担,不管对方是不是需要你承担,你的态度都要摆明了。

    徐云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当然要敢作敢当,要他承担的他绝对不会逃避,即便这一切都是虞美人自愿的,即便这一切只是为了破除他体内的那股至阳童子心法的内力,但发生了关系就是发生了,不论如何辩解也不能改变现实。

    ≈ap;quot;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ap;quot;徐云一字一句道:≈ap;quot;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记得跟我说。我就在申江,你也可以随时去找我。我想……王逸老头肯定是可以理解的。我一定会负起责任。”

    虞美人红透了脸蛋,她可不想跟徐云继续这个话题:≈ap;quot;好了啦,我知道了,你有什么事情就去做你的……我……我还要洗床单呢……”

    徐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ap;quot;那我先去了。”

    徐云离开之后,虞美人就把那床单完好无损的叠放了起来,这是属于她自己的秘密,属于她自己的纪念。昨晚的一切让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就好像一切都才刚刚发生过一样。每次想到那种感觉,虞美人都会满脸羞红。

    之前的女孩突然变成了女人,她的世界从此之后就多了一个男人,唯一的一个男人。这种感觉虽然变了,但虞美人却可以适应,因为很久之前,徐云就早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她也早已经适应了徐云不在身旁的感受。

    如果说现在有人问虞美人,问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是什么,那她一定会说,她最幸运的事情便是成为徐云的第一个女人。即便是在那种情况下,即便是在徐云生命垂危的时刻,那她依然也是徐云的第一个女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