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徐云离开神龙大队那么久,宮九霄再次跟他碰面后的第一次针锋相对就落入了下风,这对宮九霄来说是一个沉痛的打击。他一切的优越感都在再次见到徐云之后被一扫而空。

    在这个神龙大队之,即便是他徐云离开那么久,但只要他一旦回来,他就是最有影响力的那一个,而他作为现在神龙大队数个分队最优秀的队长,却仍然无法跟一个龙怒特战队的前任队长相提并论。这种鸿沟一般的差距让宮九霄感觉到莫名的巨大失落感。

    他甚至有些想要报复的**,羡慕嫉妒恨是层层攀登的高峰。

    对于宮九霄来说,徐云跟他一样的年龄,在当年也是他偶像一般的存在,他羡慕徐云,非常非常的羡慕。

    但是当他跟徐云一样也成长为一队之长的时候,他开始发现自己为什么不能得到徐云这般的拥护和支持,他开始嫉妒,嫉妒徐云的运气比自己好,进了龙怒特战队,而他却是在龙威。

    在往后,每一年的各项评分下来,龙怒特战队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第一名,而宮九霄带着他的龙威特战队即便是再怎么拼命,再怎么努力,也最多只能被人在茶余饭后的笑谈之称之为千年老二。所以他恨,恨这个永远都压制他一头的人。

    千年老二……这个称呼虽然也是一种肯定,但是宮九霄却不满足!当徐云被开除离开之后,他觉得是他的机会来了,但命运却依然跟他开了一个玩笑。龙怒特战队竟然凭借一己之力拯救出了在东欧西亚被劫持的医务小组,还在金角寻回了遗失多年的国家奎宝,万佛山佛头。

    这一切都让宮九霄知道,今年他依然还是要屈居于龙怒特战队之下!

    更让他愤怒无法接受的是,今年把他压在身下的可不是徐云,而是影龙霍雷霆!凭什么,凭什么进去龙怒特战队的人都那么幸运!这才是真正点燃宮九霄内心嫉火的导火索。

    现在徐云又在最关键的时候冒出来,鼓舞了龙怒特战队的气势,过几天的比武大赛,宮九霄原本十足的信心再次被徐云给击垮了。有句话说得好,高手之间的对战,有信心虽然不一定会赢,但是若没有信心,那将一定会输。

    被摧毁了信心的宮九霄又怎么能不恨徐云呢?虽然徐云跟他可以说是无冤无仇,从未有过任何瓜葛,但他却突然之间那么的不希望徐云好过。既然徐云什么都比他强,那他就要让徐云比自己难受……

    ≈ap;quot;老大,龙怒的炎队来找……≈ap;quot;汤昭急急忙忙的跑到宮九霄的办公室,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徐云就已经伸手将他推开到一旁,大步走进了宮九霄的办公室。

    宮九霄心里一惊,都说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他只不过是想了想,没想到徐云就突然冒了出来。还真是够邪的。

    汤昭被推开之后,内心虽然不爽,但是在徐云面前还是一点都不敢造次的,徐云是什么人他可清楚的很,他宁愿得罪自己的老大也绝对不愿意去得罪徐云的。这恐怕是他们神龙大队最惹不起的主儿,倒不是说他会翻脸,而是一旦惹了他,整个龙怒特战队会翻脸,龙怒特战队若想搞你,可不是跟脑残粉那样去爆吧或者刷微博,而是跟你玩真格的。

    徐云指了指墙边的一把椅子,笑容自若道:≈ap;quot;看到客人来了,也不主动邀请一下。狂龙,这就是你们龙威的待客之道?”

    不等宮九霄开口,汤昭便乖乖把椅子给拿过来,放在徐云的身后,若是平时对别人,他早就开口反击了,可今天却格外的乖巧。看到自己的手下那么溜须拍马,宮九霄狠狠瞪了一眼。

    ≈ap;quot;是我的人不懂事儿,还望当哥哥的见谅。≈ap;quot;宮九霄道:≈ap;quot;但搬椅子这种小事儿,亲力亲为就好了。不是我的人不懂事儿,而是我这里没有来过那么大架子的人。”

    徐云呵呵笑了一声,说他架子大,那他还真要大给他看看,落座之后,徐云就哐当一声把双脚抬起来,全部架在宮九霄的办公桌上,撑起椅子的双前腿,悠哉悠哉的晃了起来。

    显然一副霸气侧漏的神情。

    宮九霄脸上顿时不悦:≈ap;quot;炎队,你这是什么意思?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这点规矩都不会不懂吧?”

    ≈ap;quot;别,别叫我什么炎队。≈ap;quot;徐云摆摆手:≈ap;quot;叫我徐云就行,我已经不是部队的人了,也不是什么炎龙了。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是说给你们傻大兵听的,跟我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天王老子来了也管不着。”

    ≈ap;quot;可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就管得着。≈ap;quot;宮九霄的声音充满了抵触感。

    徐云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ap;quot;我说天王老子也管不着,但我没说你管不着。但我就怕你没有这个管我的本事……要不然,你试试?”

    宮九霄突然攥紧了拳头:≈ap;quot;徐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平白无故来到我的办公室出言不逊,行为挑衅,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吧?就算王逸将是你师尊,但若是你惹事儿,他恐怕也保不了你。”

    ≈ap;quot;别说废话。≈ap;quot;徐云有些不耐烦,他在口袋掏出一盒烟,弹出一支叼在嘴里,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汤昭。

    汤昭虽然刚才已经在心里提醒了自己一百遍,宮九霄才是自己的老大,自己没必要在徐云面前点头哈腰,但看到徐云目光的要求,他还是乖乖在口袋掏出打火机给徐云点着了嘴里叼着的烟。

    若不是因为不想在徐云面前丢面子,宮九霄早就跟汤昭翻脸了,这简直就是丢他这个做队长的脸面!

    徐云依然是这副姿态坐在宮九霄的办公桌面前,吞云吐雾,悠然自得:≈ap;quot;狂龙,看着那么多年的份儿上,我也不想把脸皮撕破。我今天为什么来,你比谁都清楚。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徐云能给你的面子绝对都给你,所以希望你别让我难做。”

    ≈ap;quot;我不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来找麻烦的是你,让我难做的也是你,你不摔我的面子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更别提什么给我面子了。≈ap;quot;宮九霄心里咯噔了一下,现在这一刻他以及基本肯定了徐云的来意,也已经基本肯定了那两个被他扣留起来的女孩的身份。

    徐云依然悠闲的抽着手香烟:≈ap;quot;我一直都以为神龙大队所有的兄弟都是明白人,做事都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没想到你狂龙不是。”

    宮九霄额头上的青筋明显跳动一下,他再的想了想,当时知道他抓了那两个女孩的,都是他龙威的人。绝对不可能有人出卖他,现在徐云这么说,肯定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如果承认了,那他宮九霄不就是摆明了是害怕他徐云吗?

    ≈ap;quot;说吧。≈ap;quot;徐云毫不客气的将烟灰弹落在地上:≈ap;quot;少跟我墨迹,我话都说这么明白了,你还跟我面前装?是不是觉得我离开神龙大队太久了,所以不记得我是什么性子的人了?”

    徐云一番话,句句如同利剑一般,听的宮九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发虚。

    汤昭喉结耸动,咽下一口唾沫,偷偷抬眼看向宮九霄。龙怒的炎龙队长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就是别人碰他身边的人。昨天老大软禁的那两个女人都说了,是来找徐云的。他们把人给关了,显然已经触犯了徐云的大忌。

    汤昭的小动作一眼就被徐云捕捉到了,徐云微微一笑,对汤昭道:≈ap;quot;风龙,如果你们队长忘记了我是什么脾气,那你应该提醒他一下,而不是包庇他。在我的词典里,包庇者同罪。”

    徐云这直接把矛头转移到汤昭的身上,汤昭一时半会还真是难以承受的来,若不是宮九霄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目光,恐怕他还真可能一哆嗦就给哆嗦出来。

    ≈ap;quot;炎……炎队……我们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ap;quot;汤昭狠狠咽下一口唾沫,这事儿既然已经犯下了,那就是死也要烂在肚子里。万一承认了,那他徐云还不能把他们龙威的人给生吞活剥了?

    徐云哼了一声:≈ap;quot;那好,我问你们,昨天暴龙值班离开岗位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到过神龙大队的门口!”

    汤昭听了这话赶紧低下头,生怕自己的眼神会出卖了自己,而且他不得不承认,他不敢跟徐云对视,那目光太恐怖了,让他压力倍增,无法直视。

    宮九霄轻咳一声,缓解了一下心紧张的情绪:≈ap;quot;徐云,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你无权过问我们的事情。虽然你已经被开除出神龙大队,但你应该知道神龙大队的规矩,我们是国家的秘密部门,我们做的事情无权向你汇报。”

    ≈ap;quot;狂龙。我不想把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这句话送给你。≈ap;quot;徐云将手里的烟头直接丢在地上,突然起身踩灭:≈ap;quot;虽然你跟我没有一起执行过什么同生共死的任务,但说到底我们都是为了一个使命共同在这里相处了这么久。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翻脸,那我也只能对你不客气。”

    徐云这突然起身把宮九霄吓了一跳,他还以为徐云刚才就要出手,完全做好了全部的心理准备,只要徐云敢动手,那他就一定奉陪。

    可徐云并没有直接出手:≈ap;quot;我再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的话我也就仁至义尽了。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我一定有办法让你说实话。不论是用多么大的代价。”

    宮九霄和徐云的目光终于撞击在一起,徐云的坦然自若和宮九霄的紧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仅仅是心理战上,徐云赢的很轻松。

    【ps:过年都聚会挺多的吧,喝酒之前记得灌杯牛奶~虽然干不过喝酒吃药的,至少能和喝酒脸红的拼一拼哈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