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还一副要叙旧的气氛瞬间被搞的针锋相对,龙威特战队的众人纷纷感到不解和困惑,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说龙威每年都屈居于龙怒之下,但是却并没有因此影响到他们对炎龙徐云的好感和崇拜。

    所有龙威的人其实都特羡慕龙怒的人,就因为他们有个好老大,拿奖拿到手软,谁能不羡慕?而且徐云对待下属和宮九霄完全是两种概念,虽然发火的时候都很严厉,批评和惩罚的时候都是要多狠有多很。但出发的角度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龙怒的炎龙都是站在兄弟们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即便是惩罚也是为了兄弟们好,而宮九霄却并非这个出发点,他只为了他自己。

    时间久而久之,龙威的人自然是越来越羡慕龙怒的兄弟们了。后来有龙威的人曾经去找王逸,提出过调转特战队的要求,虽然王逸没有答应,但最后这事儿还是传到了宮九霄的耳朵里。

    或许这才是他跟龙怒水火不容的导火索,自从那次事件之后,不管是任何大事小事,只要牵扯到龙怒的事情,他都比任何人都上心。用他的话来说,便是他还有他的龙威特战队,在以后的事情上,不论输给谁,也绝对不能输给龙怒的人!这是底线!

    ≈ap;quot;事已至此,我也就把话挑明了。≈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龙威的兄弟们也别怪我今天来挑你们这场子。大家在一起不是一年两年了,谁都知道谁的脾气性子,狂龙既然敢动我的人,就是不怕我来找麻烦。今儿我把话,还有我这群兄弟都带到了,就等一句话,放不放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宮九霄的身上,谁都想知道他到底扣了徐云的什么人,能让徐云这么大动干戈。要知道在队内寻衅滋事闹群殴的话,上面一旦处罚下来那就不是小事儿,扣除年福利津贴或者关个月的禁闭这种都是小事儿,就怕直接摘了军衔给开出去。

    徐云早已不是神龙大队的人,他敢这么做是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宮九霄可不敢这么做。

    同样,龙怒特战队的人也都没什么顾虑,这可不是徐云鼓动的好,而是这心都在一起呢,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闹怂。

    ≈ap;quot;徐云,你以为你带龙怒的兄弟来就能吓到我?≈ap;quot;宮九霄哼了一声,煽动道:≈ap;quot;兄弟们,你们炎队已经是被开除的人,他在这里闹事之后能跑,你们能吗?你们今天敢在龙威动一下,意味着什么惩罚你们知道吗。他是拉你们背处分呢,害你们呢!”

    花小楼冷笑一声:≈ap;quot;大老爷们儿谁身上没个处分?狂龙,我发现你这人真够孙子的,挑拨离间还真有一套。今天老子也把话放这里,我们老大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大不了开了我,我也出去跟我老大混!”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其他人也纷纷情绪激动起来,钱风咧嘴一笑:≈ap;quot;说的没错,早他妈玩够了,我到真希望上面开了我,老大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兄弟们不管谁被开了,出去都马上能有事儿做,有什么好怕的。”

    整个龙怒特战队,也就只有霍雷霆还能保持理性,但这时候他就算再理性,也不会拆龙怒自己的台,大不了就真的打起来,他这现任代理队长多背一个处分便是……能给徐云挣个面子,付出个处分不算什么。

    和龙怒特战队雄赳赳气昂昂的士气比起来,龙威的人就有些疲软了,他们可没有那么的豁达,比起一旦动手就意味着处分和开除,他们都宁愿选择沉默。这跟队长的领导是脱不了关系的,宮九霄一向对他们在纪律上的事情抓的特别紧。

    龙威的很多队员一辈子都没背过处分,也没有被关过禁闭,所以他们不想尝试这个感觉。反而观之,龙怒的人就皮实多了,除了梵双儿一个新来不到一年的妞儿,其他人有几个没犯过错的?就连一直都最理智最冷静的霍雷霆和寒战以前都没少被处分了。

    毕竟他们上面就是个行事作风大胆的队长,所以犯下的事儿都很正常。虽然龙怒经常会做一些违反纪律的事情,但都是无伤大雅,不违背原则的。再加上他们的功劳远远大于犯下的那点小错误,所以上面也一直就这么迁就着他们了。

    ≈ap;quot;今天我的矛头就只有一个,你们龙威的队长狂龙。≈ap;quot;徐云发话了:≈ap;quot;只要龙威的兄弟们不出手,那我们的人就一概不碰,但若是哪个不长眼的要出风头跟我炎龙对着干,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一起收拾了。”

    这番话说完,在场所有人的心里也就有数了,应该如何做,双方的人都有了一个清晰的框框。现在就看双方的人怎么去做了,谁的团队更胆大,更团结,更对他们的老大依赖,马上就能揭晓。

    看着龙怒围上来的人,龙威的队员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他们不是不敢打架,而是顾忌打架之后如何善后。

    再说了,徐云说宮九霄扣了他的人,对这事儿宮九霄一直都没一个解释,如果真的是私自扣人,那本身就是一违纪的事情,若是因为违纪的事情还跟宮九霄一起和龙怒的人打架,那处分恐怕是要更严重了。

    面对种种的困难,龙威队员内心的退堂鼓打的越来越响。

    在龙怒的人全部逼近之后,竟然有龙威的人开口放弃了:≈ap;quot;我退出,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你们谁要参与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突然听到手下的人说退出,宮九霄的头顶犹如五雷轰顶,这是多么丢面子的一件事儿啊!这可是在自己龙威的地盘上,人家的人骑到脖子上拉屎,而自己的人却说随便拉吧,不管他的事儿!

    有了第一个开口的,就马上会有第二个退出的:≈ap;quot;我也不想参与,我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个架打完无缘无故背一个处分,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吧。”

    当第二个退出的开口了,跟风的自然而然就形成了,零零散散四、五处都冒出人说话:≈ap;quot;老大,你们的私人事情就应该私了,别牵扯我们。”

    ≈ap;quot;扣人的事儿原本就违纪,老大,你若是再带兄弟们和炎队长大打出手,那就真是想要害了兄弟们……≈ap;quot;众人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的,全部都是打退堂鼓的,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宮九霄说话。

    自己人打脸要比对方打脸更让宮九霄无法忍受:≈ap;quot;今天这事儿谁他妈退出就不是我龙威的人!怕事儿的人就全都给我滚!!滚了就永远别回来!”

    宮九霄这一怒,众人就更是沉默不语了,谁能爽?龙怒的人跟着队长来玩命儿,那是他们有一个对他们那么好那么负责的炎龙队长,而他们呢?他们的队长就是会下死命令,就是会用这滚蛋的言语来威胁他们。这样即便是给他卖命的人也心不甘情不愿的。

    徐云知道,根本不需要兄弟们动手,宮九霄便大势已去,他不应该说这种话,实在太伤人了。

    都是一个队伍里的兄弟,那就不能拿他们当下属去看,大家都是兄弟,当队长的只不过是一个发号施令的人而已,并没有什么好特殊的。这就是徐云的带兵之道,所以徐云才能受到兄弟们如此的拥护。

    一个兵之王,最先应该学会的就是尊重。徐云很清楚,如果他不去尊重别人,就肯定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不论他在队伍里的地位有多么高,不论是他受到到了上面多么高的器重,但是他在他的兄弟们面前都绝对不会有高人一等的表现,他对所有人都一样,把他自己当作他们的一员。

    当他融入到龙怒这几十个兄弟们之,他才能真正感觉到自己是这些人的灵魂,用灵魂去指挥,才能得到最大的团结。

    即便面对的是惩罚和处分,依然没有一个退缩,因为他们都在守护同一个灵魂。徐云会闹今天这么一档子事儿,为的就是看一看现在的龙怒还团不团结。为的就是教育霍雷霆,让他知道,他应该如何融入群体之。

    霍雷霆没有辜负徐云的良苦用心,他清晰的感觉到,他对徐云如此唯命是从,绝对不是因为他当年是队长是教官是老大,而是他当年一直把他当兄弟,从未用高姿态面对过他。

    这一刻霍雷霆终于明白了宮九霄和徐云的差距,也终于明白了自己跟徐云之间的差距。他们相差的并非是什么所谓的能力,而是他们的带兵之道。兄弟这两个字不是挂在嘴边上就行的,而是用行为去证明的。

    徐云能得到所有兄弟的拥护,就是因为他从未把兄弟两个字挂在嘴边,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的兄弟们,他就是他们的兄弟!

    霍雷霆想通了一切,瞬间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而这个时候,徐云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询问他到底有没有顿悟,有没有明白他的良苦用心。霍雷霆只能报以感激的目光,徐云是他永远的队长,永远的老大和老师。

    跟徐云完全相反的是,自从宮九霄说完那句话之后,他身边的几十个人陆陆续续有人退到后面,最后站在宮九霄身边的、五个人也一直都犹犹豫豫的,就连平日里最忠于他的汤昭和马腾飞都动摇了。

    宮九霄知道自己输了,还没打就输了,他输的太彻底了!输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徐云哗一声举起手,这是他们集注意力的战术手语。只要徐云现在一臂挥下,绝对是指哪打哪儿。就算宮九霄天大的本事,也肯定瞬间被龙怒的几十个高手给秒杀。除非有天玄境的变态实力……但那可是只有传说才存在的高手。

    千钧一发之际,宮九霄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