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开车迅速离开神龙大队总部之后才把手里的那张纸条展开,这是刚才杜跟他道别握手的时候塞给他的。杜是个做事光明磊落的人,不然王逸也不会把他留在身边,因为他不是喜欢搞这种秘密小动作的人,今天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特别用意。

    果然不出徐云所料,杜给他的纸条上写着一行字:今晚九点半,距总部最近的苏荷酒吧,我帮你和王逸将定了位置,不见不散。

    杜的良苦用心瞬间让徐云感动的一塌糊涂,他知道王逸肯定有很多话还没跟他说,毕竟两人真的是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但碍于部队里面的规矩,王逸又不可能留徐云在总部太久的时间。所以杜才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酒吧的雅座。

    至于他为何会写在纸条上偷偷塞给徐云,是怕他一开口会被龙怒的那帮混蛋小子听到,若是被一个人听到,今天晚上恐怕又是一个集体违纪的大过,这群家伙肯定宁愿回来关十五天的禁闭,也会偷跑出去到苏荷找徐云好好喝几杯的。

    杜一直以来对徐云都很好,徐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次他会这么做,徐云的确是挺感动的,有时候两个人的关系不是看说多少话,而是这些细微的小事情上。即便是曾经整天跟在徐云屁股后面的钱风,恐怕也没想到过其实王逸是有很多话要跟徐云谈的。

    既然杜给了徐云这个机会,徐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跟王逸喝酒谈天的机会。他曾经很多茫然的事情都是王逸开导他的,虽然平日他也会偶尔叫他一声王逸老头,但是王逸和徐云,即是父亲,也是师傅,更是战友,更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徐云的第一次境外危险任务就是王逸带他的,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就是有不一样的感情,若不是王逸用身体给徐云挡了一枪,现在徐云恐怕还不知道在地下跟第几代阎罗王下象棋呢。

    就算是在强大的**,面对枪枪都能爆头的狙击高手,那也是有巨大的危险……

    徐云欠王逸的可不仅仅是一条人命,还有太多太多。张太岁把徐云交到王逸手里,是非常正确的循选择,幸亏有王逸这么多年的磨练,不然他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大纨绔呢。

    见徐云握着字条,一脸浅浅的笑意,阮清霜和秦婉儿都面面相觑,阮清霜忍不住问道:≈ap;quot;男人之间还传纸条?”

    ≈ap;quot;情书?≈ap;quot;秦婉儿故意道:≈ap;quot;不会吧,徐云,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爱好啊,基佬啊?行呀你……以前没看出来呐,这么重的口味你都能降服,佩服佩服。”

    徐云心情好,也没跟秦婉儿争辩:≈ap;quot;今天咱不回了,既然都到燕京了,那就好好玩一圈呗。霜姐,你没来过燕京吧。”

    ≈ap;quot;嗯,第一次。≈ap;quot;阮清霜点点头,她还真有玩一天的想法,只不过,她又担心秦婉儿会耽误工作,于是问道:≈ap;quot;婉儿呢?你来过没有,你若是来过,那咱们就先别玩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婉儿知道阮清霜心细,所以即便她上小学的时候就来过,也一口否认道:≈ap;quot;没有,没来过,现在就是个机会。徐云算是半个本地人呗,那必须要让他尽一下地主之谊。”

    阮清霜心情大好:≈ap;quot;真的吗,那太好了,那我们就痛痛快快玩一天?”

    ≈ap;quot;必须的。≈ap;quot;徐云道:≈ap;quot;时间也不早了,我现在就先带你们去吃最正宗的烤鸭,然后你们想去哪玩儿咱就去哪玩,绝对尽到地主之谊,燕京这点地方我太熟了,一句话,想吃还是想喝,想看古建还是想看自然风景,全都包在我身上。”

    作为爷们儿,做事儿就要如此痛快才行。

    燕京一日游在徐云的带领下进行的如火如荼。而此时此刻神龙大队里却严肃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一旦牵扯到东瀛鬼子的事情,神龙大队每一个人都恨的咬牙切齿。这是老仇了,不只是祖宗辈上的侵略,还有就是徐云再前一任的队长,就是在东瀛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踪的。

    这件事情对于神龙大队来说一直都是个忌讳,从没有人敢乱说出来,对于神龙大队的每一个成员,尤其是龙怒特战队的每一个成员,这种悲痛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谁都能猜得到,他的失踪一定跟东瀛的机密组织有关,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困的住他。一旦受困,他必然是经历了各种的严刑拷打,东瀛人肯定想知道华夏神龙大队的秘密。

    可神龙大队能出去执行任务的人就没有一个孬种,宁愿下十八层地狱死一万次,也绝对不会出卖组织的。所以这里面让人幻想的事情就多了,因为东瀛机密部门一点神龙大队的消息都没打听到。这就意味着龙怒队长把一切的严刑折磨都忍住了。

    东瀛人心狠手辣,没有他们想不到的办法,锯割断椎灌铅这些恶毒到丧心病狂的极刑恐怕都能使的出来。总之在那之后,人就彻底的消逝了。每次想到这些,神龙大队里的气氛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次又是东瀛人想要惹麻烦,这让战士们感觉到了一股痛彻心扉的恨意,他们恨不得现在就直接全面武装直接登录东瀛岛,把他们的内阁全部都给灭了。

    总队带回来的消息让每一个人都攥紧了拳头,东瀛的自卫队的船只竟然那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我们华夏,东瀛无非就是仗着有一个≈ap;quot;干爹国家≈ap;quot;给他撑腰。

    这次总队让所有人都做好作战准备,为的就是随时随刻都能直接出发迎敌,只要东瀛的自卫队敢违背原则性的问题,神龙大队的战士们就应该全力出击,对敌人一丝毫都不能报以心软。

    东瀛国就是一条蛇,即便农夫好心的把冻僵的它暖热,它依然会在醒来的时候给农夫一口。所以东瀛的干爹国即便是给它撑腰,却也不会全心全意的帮它,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

    一级战备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即便是王逸再希望自己能去跟徐云喝一杯,也只能收回所有的心。甚至是他都不可能派人去跟徐云通知解释一声。这是国家机密,按照原则,徐云已经是离开神龙大队的人了,所以无权知道。

    事已至此,杜也知道自己是好心办了坏事儿,他只希望徐云今天等不到人,不会责怪王逸,怪他就好,都是他自作主张。

    ……

    燕京的夜晚很漂亮,到处的高楼大厦,满眼的灯火阑珊。阮清霜忍不住感慨这夜色甚至比申江还要漂亮,她出生在小地方的乡下,即便是自己想闯荡一番,也只是闯荡到了河东市那种小县城。

    曾几何时她都不敢去想自己能有机会到燕京,或者到申江。但现在申江外滩上最豪华的酒店之一星凯大酒店就是她管着,她就住在了申江。更让她像做梦一般的是,第一次来燕京,她就到了一个所有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进去过的地方。

    人吃过晚饭,徐云便开车把她们带到了苏荷酒吧,选择这里不是因为这里环境好,或者因为这里美女多。而是因为这里距神龙大队总部,相对说是最近的一家酒吧。

    所以兄弟们偶尔放松一下,也都是来这里。杜选择这里,是因为他不知道还有其他的地方,他只来过这里,所以只能给预定这里。

    ≈ap;quot;你还真来酒吧,在申江,你都有星凯大酒店八十八楼上的酒廊了,还能喝得进去酒吧里对饮料喝的洋酒?≈ap;quot;秦婉儿无语道:≈ap;quot;我还以为你的品味肯定能增长到不是拉菲便是拉图的地步,现在看看,还是这样嘛,是芝华士或者杰克丹尼就能打发?”

    徐云切了一声:≈ap;quot;雅座都定好了,肯定有最低消费,咱是出来玩的,要玩儿就玩个痛快,喝酒起码也是轩尼诗VSOP吧?你若想喝芝华士,那咱就上十八年。今天算我的,你们使劲儿造就行,我买单。”

    ≈ap;quot;为什么要约你在这地方见面。≈ap;quot;阮清霜道:≈ap;quot;你们部队规矩那么多,酗酒也是犯错误吧?怎么不找一家咖啡厅,也安静。”

    徐云咧嘴嘿嘿一笑:≈ap;quot;这我可真不知道了,如果让我猜,我怀疑他就只知道这么一个地方,也就只来过这一个地方。这里对于我们队上的人,那就是地标性的存在。再说了,我已经是被开除的人,有什么好违纪的。王逸可是我们首长,他喝酒谁敢管?”

    秦婉儿白眼一翻:≈ap;quot;真**。”

    ≈ap;quot;说谁呢,我们这是自己掏腰包,不是花公家钱。≈ap;quot;徐云一瞪眼:≈ap;quot;别往我师尊头上泼脏水,这样的事儿他最烦了。今天你说话可小心点,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正儿八经九死一生立功换回来的军衔,绝对不是那些什么红几代凭关系挂的。”

    人一边说便一边走了进去,徐云跟服务生提了杜的名字之后,很快就被带到了一个位置和视角都很舒服的角落上。

    ≈ap;quot;先拿两瓶轩尼诗VOSP,两瓶芝华士十八年,那个什么红牛脉动的每样来个六瓶八瓶的,再来个鲜榨的芒果汁和鲜榨的橙汁,什么零食小吃果盘的,看着来。≈ap;quot;徐云豪爽的点了东西,这种雅座肯定有最低消费,他要这些东西在燕京这么大的地儿,还真不算多。

    有些土豪二代在这里面喝酒,直接拿着皇家礼炮对瓶吹,那样一桌的消费有些时候都超过六位数。徐云这点东西撑死几千块而已。

    ≈ap;quot;先生请稍候。≈ap;quot;服务生迅速转身离开,看这点酒不眨眼的,一般都是有钱人。因为**丝都是喜欢埋头酷看一阵子酒水表,然后挑一个最合适的套餐,必须送饮料送果盘的那种,徐云觉得与其这样倒不如找个地摊喝扎啤吃撸串去来的爽呢,甭管去哪,玩爽了才最重要。

    【ps:过年那么多“马上”的祝福,现在是该说“马上上班”或者“马上开学”的时候了吧?我也要“马上码字”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