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林雪柔又转念一想,特战队成员那必须是以人民群众的利益为己任,怎么可能选择在酒吧人那么多的地方大打出手呢,这不符合常理啊:≈ap;quot;徐云,你又忽悠我呢对吧,你叫了这么多瓶酒,显然是约会朋友一起出来喝酒,之前那两个女孩跟你大约谈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只有一个喝酒了,而另外一个一杯酒都没有碰,显然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哼哼,你是不是在帮人做事,那个喝酒的女孩是委托人吧,而那个没喝酒的,是你派过去照顾委托人的。”

    ≈ap;quot;林小姐,你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丰富的让我五体投地。≈ap;quot;徐云无奈的摇摇头:≈ap;quot;得了,想坐就坐吧。还有,让你的那些姐妹也都过来吧,别在那边杵着脖子伸着脑袋看了,累不累的慌啊,我又不是外星人,至于这么好奇吗。”

    ≈ap;quot;那当然了,我这几个姐妹还都没见过你呢,你当然是很有吸引力了。≈ap;quot;林雪柔道:≈ap;quot;刚才你一个人守着那么两个大美女,要多闪眼就多闪眼,切,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嫉妒你呢,以后少带着美女到酒吧来臭显摆,也不怕惹上麻烦。”

    说完,林雪柔一摆手,她那、八个姐妹马上一哄而起,似乎等待已久的信号终于响起了,全部起身走过来,迅速来到徐云所在的雅座,把徐云彻底围了个水泄不通,也真是够要命的。

    ≈ap;quot;呵呵……≈ap;quot;徐云干笑两声,刚才他就带了两个美女,林雪柔就说他会遭人嫉妒,现在倒好,她直接给他招呼过来、八个,虽然不是各个美若天仙,但最起码都化妆化的让人看的下去,这下徐云才更是招风了,整个酒吧就没哪一桌的男人能有他这么好的艳福。

    林雪柔的这群姐妹也都不是纯纯的,怕怕的,那种没见过什么场面的人,所以一个个相当大方,最主动的是那个头发烫着答卷的利娜,直接就要往徐云大腿上坐,惊的徐云迅速闪身。

    ≈ap;quot;嘻嘻嘻,我就知道我们雪柔的眼光好,找的男朋友一看就不是**她男朋友那种花心大萝卜。≈ap;quot;利娜笑的花枝招展坐在徐云的旁边:≈ap;quot;我们这可是第一次见面哦,一会要多喝两杯。”

    徐云没说话,但他可不是默认,这怎么突然就冒出一句他是林雪柔的男朋友,林雪柔也太大度了,他当时离开的时候可是一声都没吭。若是正常人,再次见到他,肯定会骂死他这个大骗子吧?

    不过应该也没这么严重,毕竟徐云没对林雪柔怎么样,也不算欺骗人家感情和人家的身体。只不过就是应了她老爸的要求,控制住她不会被其他有目的人追上而已。但林雪柔的反应也实在是太淡定了,就好像只不过跟徐云几天没见一样,要知道这事儿已经过去一年之久了。

    至于这男朋友一说,徐云还真没承认过这个称呼……

    **是一个留着沙宣短发的女孩:≈ap;quot;我当然比不上人家雪柔啦,你拿我开什么玩笑呢。你男朋友好,你男朋友高富帅行了吧,昨天是谁啊,男朋友在KTV喝多了,和包厢公主搂搂抱抱在一起哦?”

    ≈ap;quot;不是说好不提这茬吗,**,你这不是往人家利娜伤口上撒盐嘛~≈ap;quot;听到**这么说,有人开口帮利娜解围。

    利娜倒是看得开:≈ap;quot;就那种垃圾货色,连包厢公主的便宜都赚,切,老娘还看不上呢。想女人了花钱去***呀,对人家包厢公主动手动脚的还不给钱,这种没品位的人老娘当场就直接甩了。”

    ≈ap;quot;真的呀?≈ap;quot;**惊讶道。

    徐云微微皱了皱眉头,林雪柔看得出来,徐云不太喜欢现在这个话题,便直接开口:≈ap;quot;行了,你们别再乱八糟的说了,来来,喝酒,今天我开心,我请客,随便喝。”

    徐云淡淡的接了一句:≈ap;quot;这是我的局,怎么能让你请。≈ap;quot;说完便对站在不远处的服务生招招手。

    服务生屁颠屁颠的跑到徐云面前:≈ap;quot;哥,还有什么吩咐的?您说。”

    ≈ap;quot;问问她们喝什么,她们喝什么,你就给她们上什么,管饱。≈ap;quot;徐云道,不难看得出,徐云现在有些微弱的情绪,当然,这种情绪只有接触过他的人才能感觉得到,不然的话是不会感觉到的。

    利娜和**闻言纷纷感慨说雪柔的男朋友才是真正有钱的主儿,这话都敢说,也不怕她们把酒吧最贵的酒都点一个遍儿。当然,她们也不会这么坑林雪柔,毕竟她们跟林雪柔还是好姐妹,也知道林雪柔对徐云不是玩玩的。

    喝酒的女人都比男人能喝,一点都不假,这、八个女人边聊便喝,很快、八瓶洋酒都空了,什么威士忌伏特加,她们一点都不含糊,什么都敢喝。徐云也知道了她们来这里聚会的原因,因为今天是林雪柔二十二岁的生日,她会选择在这个酒吧,原因竟然简单的让徐云心灵颤抖。

    因为之前徐云带她来过一次,并且还跟她说过,女孩子千万不要自己去酒吧,就算想来,也来这一家,因为这一家的老板他太熟悉了,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来,即便是有人想对她动手动脚,也能直接跟老板提他徐云的名字,绝对摆平。

    正当一群人喝的开心,那个在外面试图挑衅徐云的付天突然带着人来了,就那么一个眨眼的功夫,徐云所在的雅座就被一群青年给围了起来。徐云淡定的很,依然端着酒杯,闲庭信步。林雪柔的小姐妹们可就不淡定了。

    这一下出现的大人物太多了,这可都是京城里有名的纨绔子弟,光是BBA超跑俱乐部的就好几个,什么付天、黄绍翰、伍旭诚、高纨亚、聂力这些名声特响亮的大纨绔都出现了。

    恐怕只要是妹子,看到这么多高富帅突然出现,那都是会震惊不已吧。

    ≈ap;quot;行啊哥们儿,我说你是人才,你他妈还真是个人才,你不光是泡那两个妞儿,还准备把这酒吧变成你的后宫了?≈ap;quot;付天出现之后,重重的哼了一声,刚才那妞给他的一脚,他必须要找徐云算账讨回来。

    ≈ap;quot;天哥,你行啊,这地方离我们经常聚的地方又不近,你怎么找到的,没想到这地方的美眉还那么养眼呢。≈ap;quot;高纨亚嘴角扬起,露出一个标准的得意笑容:≈ap;quot;而且这里的妹子看上去还都特别好泡的样子。一个开卡宴的都能混的这么吃香,咱们可都是玩法拉利的……”

    林雪柔显然不太喜欢这群人打扰了她跟徐云说话的环境,微微皱眉起身瞪眼道:≈ap;quot;你们什么人?有病吧都!”

    付天切了一声,今天真是邪门了,碰到的妞儿都这么大的火气,都吃错药了,还是周期混乱了啊?

    利娜在林雪柔身后轻轻拽了她一下,低声到:≈ap;quot;这是付天,他们这群人都是BBA超跑俱乐部的,都是家底子特别厚的,当年海淀银枪小霸王李某某想要跟他们一起玩儿,他们都不带他……”

    聂力似乎听到了利娜的话,先是不屑的笑了笑,然后淡淡开口:≈ap;quot;李某某算什么?呵……弄一辆05年产的宝马25i改装成宝马M的样子,就想混进我们BBA超跑俱乐部?哈哈,就算是真的M也不过一百来万,在我们俱乐部也就是入门级别。我们当然不会带他玩了,小屁孩不大,脾气不小,总以为自己爹娘特别有本事,殊不知充其量就是个棒槌。这里可是燕京,他打肿了脸也就算流纨绔,不配跟我们玩儿也很正常。”

    徐云终于开口了:≈ap;quot;既然连海淀银枪小霸王都不配跟你们玩儿,那你们找我玩什么?”

    ≈ap;quot;哥们儿,你能有这本事,我也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但我把话说明白,你至少把那踢了我的小妞交出来,不然这事儿就不算完了。≈ap;quot;付天坚持道:≈ap;quot;这口气我咽不下。”

    ≈ap;quot;之前不是让你看车牌了,申江的车。≈ap;quot;徐云道:≈ap;quot;想找人,去申江找去吧。”

    看到徐云不耐烦的样子,脾气最不好的伍旭诚怒了,当场发飙:≈ap;quot;找不到人,那今天就只能让你受点罪了,小子,面子给你留了,是你自己不要的!”

    不等徐云开口,便有人站出来帮徐云解围了:≈ap;quot;我当是什么人来我场子里面闹事,原来是玩车的哥几个来了。”

    酒吧老板司徒星的出现让这几个超跑俱乐部的大纨绔们多少都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司徒星也称得上十年前京城的顶级纨绔了,虽然说他已经退出江湖,但江湖上却依然还有他的传说。

    ≈ap;quot;来我大星的场子喝酒,就都是好哥们儿,若是来我大星的场子找我徐云兄弟的麻烦,那就是不给我大星面子咯。≈ap;quot;司徒星先是对付天等人道,才转过头有些责怪的对徐云道:≈ap;quot;老弟,你来了也不说一声,不够意思啊。”

    徐云无奈的耸耸肩膀:≈ap;quot;不是我不想说,是这群美女太能喝,我怕你非要免单,我心里上过意不去,你是开门做生意的,我每次来你都不收钱,我来了也不敢说了啊。”

    ≈ap;quot;这点钱我还真不在乎。≈ap;quot;司徒星哈哈笑了笑。

    看到司徒星跟这徐云的关系都如此铁的样子,付天一伙人还真有些傻眼了,脾气最大的伍旭诚也没再说啥,毕竟司徒星身后带着二十多个专业级的酒吧打手。谁也不想把事儿闹大。

    付天毕竟是这事儿的导火索,他必须站出来说句话:≈ap;quot;不好意思了,大星哥,弟弟还真不知道这是你的场子,刚才的事儿冒昧了。弟弟先告辞,回头再跟你道歉。”

    说完,付天一摆手,直接带人出去。

    这么好说话?不能吧,徐云心里有些犯嘀咕,毕竟这都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这么做最多是给司徒星面子,肯定还掖着什么坏心眼儿呢。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善罢甘休呢。

    【ps:年声已逝,该收心了~《妖孽兵王》争取在新的一年再创辉煌~!雄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